第一百三十章來襲

時間流逝,不住不覺,一周的時間就這麽的過去了。

在這一周之中,幸存者基地還是個幸存者基地,特種小隊也還是個特種小隊,喪屍大軍四支也還是這麽一個數。大家之間都很和諧,也沒有戰鬥呀啥的,好像,天下就這麽的進入到了太平的階段一般,太平的讓人都有點難以適應了。

今日,鄭小天就處在了會議室之中。來的第一天幹的那些事情,順帶還弄回來了一些物資當證據,他的威嚴已經算是撤離的立下了。特種大隊,那就是特種大隊,看看這隊長,這單兵作戰的實力,這末日之中生存的能力,簡直……

“什麽時候撤退呢。”領導人看著鄭小天。畢竟人家才是護衛隊,他的護衛隊也就隻能尋覓一下食物,達不到那種掩護上萬人撤退的戰鬥數值。

“你難道不知道麽?你都處在了三百萬喪屍大軍的包圍之中,並且,三百萬那是四舍五入的。也是不精準的,保不齊你被三百五十萬,三百八十萬包圍都有可能性。而且,幸存者也沒有聚集完畢,先不談你撤不撤的了,哪怕是你撤退成功了,那些個可能存在的幸存者就這麽的舍棄了?”鄭小天看著領導人。

“這……”領導人無言以對。這裏的幸存者自然不是所有的幸存者。也就是因為喪屍大軍都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裏,所以那些散亂的幸存者才有生存的空間,而,也是因為喪屍大軍包圍這裏,所以,幸存者簡直就是不可能進來會師。所以,他才迫切的想要走。當上峰說是讓他撤離到市中心的時候,他那叫一個開桑啊。

“我的意見是,先想辦法探索一下幸存者。這幾天的功夫,我的小隊做了很多。已經是做出來了一條路可以通向一環之內的各處,溜達一圈,看看有沒有幸存者,若是有就帶回來。當我們做的已經是仁至義盡了的時候,我們撤離也沒有什麽了。至於撤離的計劃,我心中也有,說出來給你們聽聽也無妨。”鄭小天一笑。

“說!”領導人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知道。

“我們隻能走海路,但是,若是從我們的後方走海路的話,十個一百個,乃至於一千個都有可能性,上萬個,哪怕是我的特種小隊都消耗了一個幹淨,你們也不可能順利跑掉。而且,潛水艇也鋪不開。所以,我的想法是撤離分成兩片進行,一片就走安全通道,撤離人員按照一萬來算,剩下的全部從後方直接明麵撤離。我的小隊會負責明麵,你帶著你的護衛負責另外一條道。保守估計,八成以上可以成功撤離。運氣好的話,可能損失不會超過三五十。”鄭小天道。

鄭小天所說的那個三五十的損失並不是幸存者,而是他的特種小隊。如果幸存的人員是八成,那就說明他的小隊已經犧牲殆盡,喪屍已經是開始剪尾巴。那麽,這個時候的傷亡那就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了。

“都聽你的!”領導人道。

能夠當領導人的人,這大局觀絕對是一等一的好。他知道在什麽時候應該做什麽樣子的決定,比如說此刻,那就應該無條件的相信鄭小天。相信,才有可能有出路,不相信,那就真的是沒有了出路。

“那行,散會吧。剩下的事情我的小隊來操作就可以了,你們呢,該過日子過日子,不過將想要帶走的提前都收拾起來,重點是食物,其餘的東西不要太多,不好!”鄭小天搖頭道:“少一個包,那可是能夠多坐一個人,誰知道最後是不是會超載呢?”

會議開完了,大家散會。

在這麽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有著這麽三道身影潛入到了幸存者基地之中。來人,萌貨。她可是一方霸主,讓這一方霸主幹這麽危險的事情,由此可見她是有著多麽不甘心的願望非要去完成。

萌貨這一次的到來那就是為了找鄭小天這個貨的,她一直都是記著對方的威脅。既然對方都已經是威脅她了,她也不介意自己出馬將這個威脅給徹底的幹掉。

她這個行動很危險,一旦是被幸存者基地發現,上萬之數,其中有著戰鬥力的超過五千,第一時間可以拿起武器的超過三千。這三千戰士絕對可以將她一個屍王都覆滅掉,但是,她也有著絕對的自信心自己不會被發現。隻要是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之下找到鄭小天,隨即將其幹掉,那麽,其餘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萌貨帶著兩人前進,前方有著幾位戰士神鬼莫測的出現在了她們的麵前。其實對方隻是巡邏,隻是巡邏的也是那麽的神鬼莫測而已。

萌貨右手抬起,打了一個響指。

戰士們迷迷瞪瞪的處在了原處,萌貨帶著人趕忙撤離與此處。她是幻術大能,所以要是帶著兩位下屬玩潛伏的話,她有絕壁的把握讓人無法發現。這幻術之上的造詣,她認第一又有誰敢於來認第二?

萌貨在幸存者基地之中轉了一個圈,她聳動著鼻子找尋著那屍王的味道。

幾日之前的一戰,萌貨和精貨進行了一個私下的探討。最後得出來了驚人的答案,蠢貨準備對幸存者基地下手,這個家夥已經是將人徹底的滲透進去到了戰士的高層。這從蠢貨的古怪種種可以得出百分之百的確定。

萌貨和精貨坐不住了,兩個人思緒著一種能夠將蠢貨百分之百收拾而不會讓對方有機會禍禍幸存者基地的方式。幾天,沒有一個統一的意見。心煩氣躁,閑著也是閑著,萌貨就帶著人來偷襲鄭小天。

如果萌貨將鄭小天給幹掉的話,那麽,蠢貨的戰士高層就掛掉,那麽,蠢貨就少了一個爪牙。精貨對於萌貨的提議表示讚同,對方一個屍王都親自出馬了,他不得有點表示?這兩個跟隨在萌貨身邊的屍將就是被精貨給派遣出來的。

找到了!萌貨打了一個響指,頓時就是帶著兩位下屬靠近而去。

樓頂之上,鄭小天看著風景,感受著太陽光的沐浴。這一天天的,也沒個事情幹幹,這喪屍大軍那邊也是需要時間練兵。鎧甲到手了,大家也經過一戰開過光,但是,還需要熟練。如果熟練了,外帶上那一戰的經驗,那就美死了。

幾天,隻需要這麽的在渡過幾天,鄭小天就可以在暗地裏帶著革新大軍開始玩蠶食了。這幾天幹脆就是找一找幸存者好了。

鄭小天那一條所謂安全的道路那就是地鐵。即便是軌道之上有著地鐵,在地鐵之中還是可以行進的。所以,在有地鐵的地方,行進就慢一點,過了地鐵的車身,一片空曠。這絕壁是一條好路,通向三鎮市各處。要不是被地鐵給卡著,要不是地鐵沒有電力供應,他都恨不得直接坐地鐵上市中心算了。

現在,地鐵的路就被用來找尋幸存者和最後的時候帶著大家撤離到江邊另外一處了。到時候,隻要是撤離到了革覺的地盤,大家就可以安然的上船。

鄭小天站起身來。

不對,不對!鄭小天搖頭,為什麽剛才的時候自己會閑著無聊去想那麽多無聊的東西?很不對勁啊。

鄭小天隨手就將意念的狙擊槍拿到了手心之中,他抬起槍原地轉動了一個圈。三點鍾方向,他扣動了扳機。

噗噗噗!

一顆一顆的子彈從鄭小天的槍管之中激射了出去。

噗噗噗!

子彈打穿了牆壁,子彈還打穿了什麽。

安全通道之處兩位身形,顯現了出來。一道是那麽的俏麗,一道是那麽的血腥。

“喲喲喲,這兩位。”鄭小天看著兩位來人。

“嗬嗬!”萌貨一笑,右手抬起,在指甲縫之中喲組合這麽幾顆子彈,完完全全就是出自於對方的手筆。

“我覺得你沒有全部的抵擋住這些子彈。嗯嗯,我是這麽覺得的。”鄭小天點頭。

“是,我承認。你的子彈的確是幹掉了我一枚戰士。但是,選擇一的時候你對了,選擇二的時候你錯了。你要是選擇另外的一枚戰士也被你幹掉了,關鍵是你選擇的是我。你是不可能幹掉我的。”萌貨搖頭。

“嘖嘖,我這不是還選擇對了一次麽?我要是一開始直接選擇你的話,那麽,一個都幹掉不了,這不是更糟糕?”鄭小天聳了聳肩。

“心態,你這心態是絕壁不錯的。”萌貨豎起了大拇指。

“我的心態,一等一的,很不錯。”鄭小天點頭。

“這一點我承認啊,你的心態的的確確是很不錯啊。”萌貨點頭。

“好了,我相信你不是來跟我廢話的。你要是跟我談情說愛不至於是冒著這麽大的風險。”鄭小天點頭。

“是的,我不是來跟你談情說愛的,完全不是。”萌貨搖頭。

“你是不是跟我又有多大的關係?你就算是真的是要跟我談情說愛,你覺得,你覺得我會跟你談麽?你這個人,簡直就是天真爛漫還風趣呢。”鄭小天搖頭,低聲道:“一具腐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