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抗拒到迎合是一個過程

“你說什麽?”萌貨指著鄭小天大喝:“你特麽的是忘記了臉上的疼痛了吧?”

“不要跟我提臉,我一定會跟你翻臉。|”鄭小天陰沉沉的說道。

“來呀,翻啊,讓我見識見識你是腫麽的來翻。”萌貨道。

鄭小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越是這麽一種時候,冷靜,那就是越為需要的。一定不能自亂了陣腳。要是自己將自己給弄亂了,那就真的是誰誰也幫助不了你的節奏。

“你到底是有什麽仰仗跑到了我的地盤來?我這麽多的人,哪怕是淹死你都是不成問題的。你是覺得,你還有可能逃的出去是怎麽地?你要是這麽想的話,我保證,你簡直就是大錯特錯了。”鄭小天道。

“嗬嗬!”萌貨一笑,右手的食指撩動了一下發梢道:“你現在聽到了我潛伏進來的消息了麽?”

鄭小天心中一驚。是啊,到現在他都沒有任何關於對方潛伏進來的消息。對方,那就像是這麽的無聲無息的就潛伏了進來的感覺一樣。對方是怎麽做到的?莫非,這就是跟自己的那些個胡思亂想有關?那要是這樣子的話,對方的能力是幻術。是的,隻要是真的存在著幻術這樣子的能力,那麽對方絕壁就是啊。

鄭小天摸著下巴,現在不是很好弄了。完全,那就是不知道應該怎麽來操作。現在,他算是知道了為什麽對方還帶著兩個人了。這兩個人的主要目的,那自然就是在對方操控自己的時候動手從而是將自己幹掉了。對方或許是有戰鬥力的,但是,對方戰鬥起來還是能夠避免就覺得是避免不要分心。

鄭小天覺得自己應該想辦法率先的幹掉另外一枚屍將。隻要是將另外一枚屍將給幹掉的話,這麽一份性質就是不太一樣了。喲西!

鄭小天有了想法,幹掉屍將麽?難度係數很大呢。但是,可以嚐試一下下。在這麽一種沒有救援的情況之下,自己製造機會而將屍將幹掉,然後,從而是達到自己的目的。嗯嗯,就是這麽一種安排了。

“不知道你這個家夥在想什麽,但是,你這個家夥的眼神很是靈動。從這麽一雙狡黠的眼睛之中我看出來,你這個家夥簡直就是沒有想什麽好東西。嗯嗯,我是堅定不移的這麽來認為的。”萌貨點頭。

“和你有什麽關係?你放心,我就算是想什麽都不會想你,絕對。”鄭小天點了點頭。

當鄭小天如此一般不將孟獲的美色給放在眼裏的時候,萌貨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憤怒,應該是無法接受這樣子的一種結果。但是,她沒有。她很寧靜的沒有說一句廢話,因為,她整個人都是一等一的陰沉沉,她這是處在了爆發的邊緣,她這是相當之要憤怒的感覺,她距離躁狂那都隻是一個時間之上的問題而已了。

熟悉萌貨的人都知道,在她憤怒的時候不一定是真憤怒。在她沉著冷靜的時候,那才是真的憤怒了。一個女人真的是要發狠的話,那麽一份狠意簡直就是你所不願意看見的。很不願意。

萌貨的右手抬起,食指伸直,隨即就這麽的衝著鄭小天晃蕩了一下。

鄭小天感覺自己就是一陣一陣的眩暈,是的,很眩暈的那麽一種感覺。

鄭小天知道,這是正兒八經的明麵之上的精神衝擊,對方準備讓他見識見識對方的厲害。對方壓根就不再是偷偷摸摸的來,光明正大的將你帶入到環境之中,帶入到你最為想要進入到的世界,幻想著你所隨意想要幻想的事情從而是沉迷在其中。

鄭小天咬了咬牙,拔那肯定是拔不出來了。那麽,現在就的是想辦法。既然對方做初一的話,那麽,那就不要怪他做十五了。他是對對方沒興趣,但是,興趣這個東西沒有誰說是不能夠培養的,對不對?他現在那就開始培養對對方的興趣。

環境之中,這是一片大沙灘。沙灘之上有著這麽兩位正在牽著手走著的小情侶,男紙,鄭小天,女紙,萌貨。他就這麽的斯斯文文的帶著對方走著,走累了就坐了下來。

兩人含情脈脈的互相看著互相。

鄭小天伸出了雙手,托住了萌貨的臉頰,目光這麽的直愣愣的看著對方。雙方之間的嘴唇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後那是徹底的觸碰到了一起。

這一刻,萌貨迷失在了其中。那是一臉很是陶醉的樣子。當然,這壓根就不是萌貨所自願的。她隻是帶著對方進入到環境之中,誰會知道對方的環境竟然是跟自己談戀愛?人家的精神世界她隻能引導而不能操控,人家的精神世界之中需要自己進入到女主的角色,自己也得是進入,人家需要自己很陶醉,自己也得是陶醉。

親親這隻是第一步而已,隨著第一步的完成,鄭小天那一雙不老實的雙手也不老實了起來。

萌貨的精神體沉迷於親親之中而無法有任何的阻擋舉動。但其實,她的思維那是驚恐的說著不要。這不是刨個坑將自己給埋了的節奏麽?早真的是不知道是這麽一個事情,要不然的話,她寧可是不發動精神攻擊這麽一種攻擊啊。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都。

鄭小天將萌貨推到在了沙灘之上。衣服也已經是不翼而飛了,這一刻,萌貨都有點絕望了。再給她一次機會的話,這種感覺攻擊在絕對的掌握之前她絕對是不會亂玩了。因為對方的關係,她已經是有了心理陰影了,她已經是心裏很是很陰影了。她已經是陰影的前所未有了。全然就是因為對方的關係啊。要不然,事情不會發展到這麽一種地步啊。

最後,當萌貨感受到那鑽心的刺痛感之後,一陣一陣的快意衝擊著她的大腦神經。那是她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感覺,利用苦盡甘來形容那是最為貼切的了。原來,原來男男女女之間談戀愛是這麽一種路數,是這麽一種節奏啊。現在,她理解了,她明白了。

三分鍾,五分鍾,十分鍾,這一衝擊鄭小天就幹脆是朝著沒完沒了去衝擊了。他直接就是選擇忘卻了時間,在他的思維意識之中時間這個東西,不要了。他就這麽的一切都不在乎,隻在乎衝擊的衝擊著,一次一次的鎚。

兩個人的靈魂體正在逐漸的凝練之中,那感覺就像是得到了升華一樣,這一刻,兩個人都進入到了一種感悟之中的狀態。感悟著自身的狀況,感悟著天地的能量,感悟著兩個人之間的那麽一種美好,感悟著一切的一切。

這種感悟對於萌貨而言那重要程度絕對是比鄭小天更甚,因為她所婉轉的就是精神攻擊。她正在感悟著如何得來操控一個人的精神世界,一點一點,她摸到了門檻,一點一點,她直接就是將這一切給掌握,一點一點,她的幻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台階之上,一點點……

鄭小天是靈魂體一點點的凝練到了極致。那靈魂硬入磐石一般,現在要是對他使用幻術攻擊的話,到了他的世界之中麵對著他這樣子的一種靈魂體,死的絕對是對方而不是他。當然,這個與他一道得到了新的感悟的萌貨除外。

時間流逝,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人的感悟都結束了,就現在,兩個人的身體還緊密的黏貼在了一起,雙眸互相之間的看著。這個精神世界對於萌貨的束縛已經是徹底的消失無蹤了,她要是真相暗殺鄭小天的話,此刻可以動手了。

萌貨的右手在驟然之間伸出,並且死死的卡主了鄭小天的喉嚨。

“怎麽,想殺我呢?前腳成就夫妻的事實,後腳就想幹掉我?行,你隨意。幹掉我以後你就是寡婦了,我想從此以後你不可能找任何的男人,這麽的寡婦著一輩子好了。然後,喪屍的生存壽命應該是跟僵屍一樣無窮無盡。在這麽無窮無盡的歲月之中一個老女人想老想死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享受不到人生的樂趣,隻能自衛一下下了。”鄭小天笑著道。

萌貨的雙眸陰沉沉的。她的承認對方所說的的的確確是這麽一個道理。怪不著對方是很麽,是自己非要朝著對方展開攻擊,然後被對方給上了,這件事情要是準確的來說的話,那就沒有辦法說什麽了。

萌貨鬆開了鄭小天的脖子。

“撕……”隨著鄭小天的一陣衝擊,萌貨倒吸一口涼氣。隨即,她就主動地配合了起來。

這一次的大戰是萌貨主動配合而展開的,當兩個人都是全身心的朝著裏麵投入的時候,那麽一種感覺就更為的不一樣了。那是非一般的愉悅,那是非一般的愜意,那也是非一般的舒服。

三分鍾,五分鍾,十分鍾,十個小時。兩個人在這精神世界之中曆經著曠世大戰。也因為大戰的關係,所以兩人的靈魂體正在被升華之中。這不再是一個報複一個被報複,這是兩個人都心甘情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