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離別

夜色降臨。

每一次,隻要是夜色降臨的時候那就是喪屍大軍要撕的時候。

今夜不說一環,今夜不說二環,今夜說一說市中心。

市中心的戰鬥一直都是圍繞著中心開花而展開,也因為重心沒有了訊息,所以一直擱置。一擱置就是這麽些天,最後,屍王扛不住了。他帶著自己的一幹心腹開會準備展開攻擊。

“總覺得親狂不是很對勁的樣子。”屍王革塊眉頭緊鎖。

“會不會是第一軍團已經覆滅?”一枚屍將開口道。

“就算是第一軍團覆滅了,也得是啃下他的第一軍團。給我通知革覺,我要跟他談一談。”革塊道。

喪屍之間的鬥爭,隨著實力進行一個對比,如果是旗鼓相當的話,那是不用打的你死我活的。到最後,和談解決也就ok了的事情。

所以,當革塊覺得自己跟對方旗鼓相當,然後中心之處戰鬥也已經開展過以後,他的構思就是找革覺談一談。雙方之間達成這麽一種你不煩我,我也不鬧你的意見,然後,徹底的偃旗息鼓也就ok了。何必,非要是弄死一個猴子讓給另外一隻猩猩當霸王呢?猴子跟猩猩就不能共同的存在下去麽?使得,就是這麽一種道理了。

就這樣,傳令名來到了革覺的領地,然後是將革塊的意念傳達了過來。

革覺收到了對方消息的時候,樂了。對方竟然是要跟自己談一談?談什麽?談投降啊?對方的第一軍團都被自己給啃掉了,不是兩敗俱傷的啃,是正兒八經的全團接收。或許在一開始的時候還是有點損傷的,但是,少說九萬大軍還是存在的。換言之,九成以上的戰鬥力還在。現在他的戰鬥數值絕對高於對方。他可是有著自己和對方的兩個精銳軍團,而,對方那是屬於已經失去了一個軍團。並且,對方還作死的將這兩個軍團包圍著,他隻需要是外麵形成包圍圈,裏麵形成反包圍圈,對方就屎定了。

“小天子,你怎麽看。”革覺頭也不回的衝著身後的鄭小天問道。身後的這個家夥是讓他又愛又恨。怎麽說呢,對方這個家夥很有頭腦,有勇有謀有精銳。但是,對方這個家夥現在獨自一人就掌控了接近二十萬的精銳,外帶這個家夥跟革斷屬於是一國的,這兩個家夥要是聯合起來背叛自己的話,那絕對是夠自己喝一壺的。

“我覺得他是在作死。既然是要作死的話,那麽我們幹脆就是送他一程得了。他不是要和談麽?談啊。我的大軍隨時準備好了內包圍,您的大軍準備好外包圍。到時候,並對並王對王,一舉將其擊殺,小弟收編,ok了的事情。”鄭小天道。

“其實我也是這麽想的,但是,你要是不同意的話我也調動不了你的大軍,所以隻好征求你的意見了。”革覺轉過身,一笑。

“我的大軍就是您的大軍,我是您最為衷心的下屬。”鄭小天頓時就是單膝下跪在了地上。在這一刻,那就是需要他表達衷心的一刻,絕壁那是不能夠被對方看出來一點什麽,要不然,在屍王和屍將的包圍之下,自己不會太好過。

“起來吧!”革覺將鄭小天扶了起來,隨即說道:“在我革覺的眼裏,你是衷心的戰士。但是隨著你旗下的精銳掌控的越來越多,我必須是要抬高你的身份。猶如是現在的革斷,我都已經是要平起平坐來看了,隻因為他有著你這麽一枚紐幣的下屬。”

“大人您嚴重了。”革斷頓時也要下跪,隻是,還沒跪下就已經被革覺托住了手。

“應該的,應該的,沒有什麽嚴重不嚴重的。”革覺搖了搖頭道:“一開始,我們之間是上下級的關係。但是,隨著你們的做大,我們之間就是一個合作的關係。隻要大家都是喪屍這麽一個族群,分不分賓主沒有太大的關係。從此以後你革覺就是我的兄弟,你鄭小天就是我和革斷的弟弟。”

革覺利用如此的一種方式來籠絡人心。隻是,很可惜的是鄭小天是人類,他與喪屍之間的聯係隻是存在於掌控喪屍而已。當然,也感謝革覺現在很會做,將三人的關係發展到了有得商量能商量的地步,這也是讓他不用非要是將對方擊殺。真的是要一統三鎮市的時候,還可以跟對方再談。到時候隻需要將革妖推上王者的地位,革新輔助,他在這邊勸慰革覺去給人家當一個左膀右臂就ok了。

“兩位,調動起來吧。包圍會議現場的必須是革斷老弟的精銳,另外兩個假貨的人我不是很信得住。但是,他們的人補漏那就不應該存在問題了。讓我們這一把直接徹底的坐實了這一方霸主的位置,而不是外界所揣測的那樣。”革覺道。

革斷和鄭小天領命,下去。他們隨即就要將命令傳達到自己的部隊之中,隻是,在談判的時候他們必須要在現場進行王對王的戰鬥。

革覺這邊點了頭,那麽,革塊這邊就很開心的籌備了。想著這傷亡巨大的戰鬥就要結束,革塊的心情就前所未有的不錯。他不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當年他五六十萬的大軍也沒有說是將其餘的兩個喪屍王處理了,不是他沒有實力,而是他壓根沒有想過要坐大。他隻想這麽的安安穩穩,度過一天是一天就好了。

此刻,此時。

在鄭小天所駐紮的中心之處,鄭小天點兵一百枚送給了周紫月。

“送給你的!”鄭小天指著這一百枚精銳。這是他這段時間培養的鎧甲精銳後備役。隻要鎧甲戰士一旦死亡,這些後備就會第一時間補上。好不容易風裏來火裏去的培養出來,現在卻要送給周紫月,不過,他眼睛都不眨巴一下。喪屍很多,再挑選出來一百個那也沒有什麽困難的就是了。

“幾個意思?”周紫月指著這些一看就戰鬥力不俗的喪屍大軍問道。

“你的下屬太糟心了,換這些吧。雖然不是屍將級別,但是也距離屍將隻有臨門一腳了。當有一日我可以調動一百枚屍將給你的時候,我也一樣不會眨巴一下眼皮,眼前就這麽的湊合一下得了,給你提升一點生存力。外帶,我這還有一套鎧甲給你,拿著這鎧甲,穿戴上以後帶著這一百枚喪屍,你的身份就是我第一軍團的小分隊,誰為難你那就是跟我過不去。你直接大耳巴子抽,別客氣,我會擦屁股的。”鄭小天隨手將一套鎧甲地給了對方。

這一套鎧甲來源於一環線的博物館。當時他發現有這麽九套鎧甲異常珍貴,他就收到了自己的識海,一套給了革妖,一套給了萌貨,一套就給了周紫月。這麽一種分配的模式似乎就是他的女人可以分一套,但是,周紫月並不是。但是,名義上又是。

好吧,鄭小天承認當年的確是喜歡過對方,所以現在幫助對方提升一下生存率。嗯,就是這麽一點破事了。

“穿著好麻煩吧?”周紫月接過了鎧甲。

鏘鏘兩聲,唐刀出鞘的驟然之間回到了刀鞘。周紫月的右手食指頓時劃破,鮮血滴答在了鎧甲上。隨即,鄭小天握著周紫月的手指頭就送到了自己的嘴巴之中。

當周紫月的手指頭被拿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不流血了。

周紫月心說了,尼瑪這是要將老娘感染成喪屍啊。

“放心,我沒有給你過渡毒性,隻是幫你愈合了一下傷口。經過鮮血的媒介,現在你腦海之中幻想著鎧甲穿戴與你的身上。”鄭小天提醒道。

周紫月隨著鄭小天來操作,這也要源於她對對方的信任。要不是一見傾心的話,剛才對方啄手指的那個動作她就已經發飆了,隻是她心中本身就接受了變成喪屍也無所謂,所以才會不以為意。

一套火紅的鎧甲覆蓋在了周紫月的身上,有著這麽一根鎖鏈席卷與周紫月的全身。這看著跟像是一個點綴一樣,閃閃寒光給這一套鎧甲加分不老少。

鄭小天意念一動,鎧甲上身。鏘的一聲,唐刀再一次的拔出了刀鞘。

“意念一動,讓你的鎖鏈攻擊我試試。”鄭小天道。

前腳鄭小天說完,後腳周紫月身上的鎖鏈就舞動了起來,漸漸脫離了鎧甲。鎖鏈騰空,起初是一根,隨即是兩根,然後就是三根。三根定型,隨即嗖嗖嗖,一根一根朝著真呢過小天席卷而去。

鄭小天頓時舞動了起來唐刀。下一秒鍾,叮叮叮的聲音不絕於耳。唐刀形成的刀壁抵擋著對方的攻擊,就這,那都有點吃力。他已經後退了好幾步緩衝對方的衝擊力了,差一點那都是要扛不住的節奏了。

“老娘突然之間變得這麽diao了?”周紫月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沒有想到,她會有著壓迫著對方的一天,這還真的是。

鏈子收了起來,周紫月頓時變成了一枚寧靜的小姑涼。

“不要讓人類知道,喲啊不然,寶貝難保。”鄭小天提醒一句。

周紫月點了點頭。

“走吧,我送送你。”鄭小天道。

周紫月有點戀戀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