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並對並王對王

夜,一環邊臨這一片最為繁華之處。小說し

這裏擺著一張很長的桌子,桌子兩邊擺著一把一把的椅子。即將談判的地方就是這裏,談判的雙方人員也在陸續到來之中。

革覺帶著自己的精銳,革塊也帶著自己的精銳。高等屍將十人,下等屍將二三十人。雙方之間對於這一次的談判都是相當之重視。

“久仰久仰。”革塊拱手道。

“幸會幸會。”革覺道。

要玩假,革覺也是一個很假的人。對方既然是跟他久仰的話,那麽,他就跟對方幸會。對方要是繼續的跟他梔子花的茉莉花下去的話,他也跟對方梔子花的茉莉花。

“坐吧!”革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準確的來說,這也算是他的地盤,既然是他的地盤的話,那麽,他當然是要做足了賓主之禮儀了。畢竟,一會就是可以徹底的不戰鬥了。當然,也不是那麽的徹底,主要是看怎麽談,若是談的好,那就是徹底了。

“客氣!”革覺坐下。

革塊坐下。

鄭小天等等精銳之中的精銳,坐下。革塊身邊那些個精銳之中的精銳,也坐下。雙方之間,你看著我,我也看著你。好像,就這麽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你先說?”革塊看著革覺。

誰先說,那就代表著誰先提出條件。而,誰要是先提出條件的話,對方就有準備。這就是傳說之中的見招化招。

“我是這麽想的,我的軍團要擴充,我們山寨吧現在雖然有了一二三四五六七當家,但是,你若是來的話我給你一個二當家又有什麽關係。”革覺道。

革覺私下的時候已經是跟鄭小天等人談好了,私下的時候還是他是大哥,革斷是老二,鄭小天是三弟的這麽一種節奏。

然後,平時的時候吧,鄭小天等人還是隻聽從革覺的命令,大當家和二當家,其實那是兩個營地。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之間的大軍會被打亂,打亂以後將會徹底的全部都是處在鄭小天等人的掌控之下。二當家要是合作的話還則罷了,要是不合作的話,那麽,對方想要造反的那麽一天就是對方的末日,造反的那一瞬間對方就會被幹掉而沒有懸念的。

當然,這一切的這麽一個前提都是對方的的確確願意當這麽一個沒有前途的二當家。如果對方不願意的話,就在這裏,就在此刻,就在談崩了以後的那麽一瞬間,直接將對方擊殺,沒有任何懸念的擊殺。

“你想多了吧?”革塊看了革覺一眼,道:“我讓你來跟我談,那是好好談的,不是讓你不好好說話的。但是,此刻你簡直就是不好好跟我說話的這麽一種節奏啊。你要是不好好的跟我說話的話,那沒有辦法了,我也肯定是不好好跟你說話的。”

革覺歪著頭看著革塊。現在所發生的那一切都不是自己所構想的,他以為對方是看出來了什麽想要投降,但是就從此刻對方的言語之中來感受的話,對方完全沒有要投降的這麽一種意思表達啊。對方這,純粹就是有點想當然的一種姿態啊。

“現在,我就開啟不好好談模式。本來,算了,本來的想法就不跟你說了。你帶著你的人滾出這裏,要不然的話我就就地消滅你們。”革塊道。

“你的第一軍團都被我給吞了,你還消滅我?”革覺哈哈一笑。

“我的第一軍團被你吞了?”革塊仿佛就是聽見了普天之下最為幽默的笑話一般。自己的第一軍團被對方吞了?對方這是開什麽玩笑呢?這是壓根不可能,不現實,純粹屬於對方幻想之中的一種狀況。是的。

“看來你簡直就是不相信啊。”革覺目光看向了鄭小天。

鄭小天雙手抬起然後拍打了兩個巴掌。

革領緩步走進到了大家的視線之中,他來到了鄭小天的身後站定了身形。

“革領,你是個什麽情況。”革塊衝著革領陰沉沉道。他覺得,高等屍將級別的,那就應該是失敗了以後殺身成仁。但是,現在對方竟然是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那就說明對方壓根沒有殺身成仁,對方沒有殺身成仁的話也不能苟延殘喘啊。怎麽地也得是困著鎖鏈帶上來,而絕壁不是這麽的瀟灑的走上來啊。

但是,革塊心中已經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他覺得革領真的是有可能改弦易轍。但是,就算是改了的話,那也隻是一個上等屍將而已,隻要是喪屍大軍還有一個人在,那就會勇猛到底,有一個臭蟲絕壁不可能有著一個軍團的臭蟲。是的!

“我的情況就是第一個投降給了鄭小天大人。”革領實話實說道。

“第一個投降?”革塊抓住了這麽重要的五個字。最為重要的是五個之中的三個字,第一個。對方隻是第一個投降而已,副軍團長就會變成軍團長從而是頑強的抵抗到底。絕壁的!

“是的,我是第一個投降的。”革領點頭。

“既然你是第一個投降的,那就說明後麵的事情你完全是不知道的。我相信我的大軍,即便是投降了你這麽一個臭蟲,後麵還有千千萬萬的好男兒,是的,我堅定不移的相信著。嗯嗯!”革塊道。

“是,我承認,不單單是你的大軍,我的大軍也是如此。”鄭小天開口。

革覺沒有任何要製止的意思,他隨便對方怎麽說,說什麽都是可以的。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一個辦法,如果你還可以活下去並且順從了我們的話,那麽,你以後完全是可以利用如此一般的方式方法。如果你活不下去的話,告訴你也沒有任何的關係呀,因為,你都直接是個死人了。”鄭小天道。

革塊隻是看著鄭小天而已,沒多說什麽。

“當我收拾了革領而無法收拾其餘的喪屍大軍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方式和方法,是我自己原創的方式和方法,是什麽捏?不著急,不著急,現在就告訴你。我將你們軍團長,副軍團長,大隊長,小隊長,哪怕是班長都給收服了,你們軍隊也全部都是喪屍將軍。”鄭小天道。

革塊點了點頭,這是事實。就算是對方全部都收拾了,他們部隊也每一個都是將軍。所以他才說,哪怕是一個革領被收拾了也影響不到大軍。

“所以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利用蠶食的原理,十個到一百個的蠶食小隊,超過十個低於一百個是規定字數。但凡是遇到這樣子的小隊我直接下手,沒有任何一絲絲的猶豫。我詢問正隊長,你們的損失對於你們的大軍而言沒有任何的影響,你們可否願意歸順。歸順的話我會重用,都不願意歸順的話那就隻好都幹掉了。對於戰場而言就是莫名其妙的少了這麽幾十個,誰都不會當你們是將軍,因為你們的將軍還幸福的活著。正隊長不願意就幹掉,副隊長不願意就幹掉所有的小兵。他們哪怕是被幹掉的時候那也隻是小兵而已,因為有著副隊長壓著在他們的頭上。”鄭小天一笑。

革塊咕嚕一聲吞咽一口口水,他得承認,對方真的是好幾把的毒辣啊。將軍死光了,隊長都是將軍,隊長死光了,班長都是將軍,班長死光了,戰士都是將軍,這是一種鼓勵大家越戰越勇的心理作戰。而,將軍還活著,正隊長被幹掉,幹掉了以後就從小卒子下手,這些小卒子就隻是卒子。哪怕是幹掉了副隊長,大家也全部都是班長啊,也多少能激勵一丟丟啊。死的時候都隻是一個小卒子並且你完全可以選擇活著,這要怎麽選?

革塊都已經是可以聯想得到大家是如何的偃旗息鼓,舉手投降求生存的這麽一個畫麵。特別是當第一支小隊順利成功以後,他會主動地伏擊第二支,第二也會看到第一的幸福生活,然後,那就沒有了第二。隨後就會沒有第三,第四,第五。就這麽,十個八個,百八十個,一次次的蠶食可以蠶食到最後隻剩下光杆司令。當這光杆司令看見曾經的司令帶著曾經的所有下屬站立在了他們對麵的時候,哪怕是他們也頓時就信仰崩塌了。

革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深深地吐了出來,右手抬起衝著鄭小天豎起了大拇指。不承認那都不得行,對方的的確確是贏了,贏的簡直就是很徹底的樣子。

“我想不用我說多餘的細節了吧?挺浪費時間的。”鄭小天咧嘴一笑。

“不用了!”革塊搖了搖頭道:“既然你可以想得到這樣子的辦法,你完全就是可以將這樣子的辦法使用出來,換做是我使用出來那成功的幾率都是百分之百。如果你不知道這樣子的辦法而我知道的話,那麽,我完全可以將你們這幾十萬的喪屍大軍全部都收了。”

“現在是否可以好好的考慮一下我大哥招降的提議了呢?”鄭小天一笑問道。

“我還想搏一搏。”革塊一臉正色的看著鄭小天。

“可以!”鄭小天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