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你可以去死了

嗖,嗖,嗖!

動手那就隻是在一瞬之間而已,就像是眼神之間商量好了一般,王對王的戰鬥在瞬間就展開了。樂文小說|

革塊挺煩鄭小天的,所以他的第一目標直接就是選擇在了鄭小天。

革塊和鄭小天交鋒在了一起,反倒而,革覺這個喪屍王隻是跟革塊旗下的一位屍王級別的下屬交鋒在了一起而已。

鄭小天必須承認,自己的對手的的確確是一個挑戰,戰鬥力不俗啊。

一抓,直接就是朝著鄭小天的臉抓了過來。在他的本體的右邊臉頰之上有著五道抓痕和五個血洞,現在人家也是朝著他分身的右邊臉頰展開的攻擊。好像這個節奏是為了讓他的分身受傷跟他的本尊一樣一樣的那麽一種路數。

鄭小天當然不能夠讓對方得逞了。他腦袋一偏,輕輕鬆鬆就將對方的攻擊給躲避了過去。不單單是如此,他還在順勢的時候身體半彎腰一拳頭朝著對方的小腹砸了過去。

革塊心中暗暗點頭,這樣子的下屬要是是跟著自己混的話,那麽,自己可真的還是美死了。這個事情,完全就是可惜了的節奏。

革塊身形頓時後撤半米,正好是後撤出了對方的攻擊距離,然後,一邊腿在順勢的時候踹了出去。直愣愣的朝著對方的小腹砸了過去。

砰!

命中!

鄭小天身形倒飛而去。挺丟人的,自己偷襲對方沒成功反倒而是被對方給偷襲成功了,這事情整的,這是要讓人咋說,心情都不是很愉快,狀態都好不到哪裏去。情緒都不咋地了。主要是對方太快了,一瞬間就展開了攻擊簡直就是讓人措不及法國啊。

革塊雙腿站穩於地麵的瞬間就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力度,整個人直接就是朝著鄭小天貼了過去。那速度,快的簡直就是一等一的。那情懷,瞬間就出現在了鄭小天的麵前。那攻擊,也是緊隨其後就接踵而至了。

砰,砰,砰!

左臉,有臉,身體上下各處全部都是革塊的攻擊點。他成名於自己大塊頭一般的身體,沒有屍王是有著他這麽精壯的。精壯也代表著恐怖的防禦力和恐怖的攻擊力。他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就是自己那恐怖的攻擊力。他有把握在這樣子的攻擊之中讓對方喘氣都不可能喘過來。他有把握在這樣子的攻擊之中直接將對方的內髒全部都敲碎。

鄭小天鎧甲守護在皮膚之外,衣服之內。並且在身體之中還在凝聚著真氣填充。他是盡可能的將自己的所有手段全部都使用了出來。但是,就這樣還是有著一種隨時會被對方攻破防禦的感覺,就這樣,還是有著一種不是對方對手的感覺。

革塊的雙手已經是打痛了,他身形後退半米與鄭小天拉開了距離。然後,右腿一邊腿直接就是朝著對方的身上抽了上去。

啪!

直接命中。

革塊攻擊命中以後右腿頓時彎曲,身形旋轉一個圈又是一邊腿啪的一聲抽了上去。如此一般,他就是這麽的周而複始的攻擊著,一下,一下,還一下的攻擊著。

鄭小天就處在了革塊這樣的攻擊之中,完全無可奈何,簡直沒有辦法。現在哪怕是想要跟對方單純的隻是拉開距離那都是不可能不現實的事情。、

革斷老早就注視到了鄭小天那邊的情況,自己作為對方的老大竟然是不能看管好自己的小弟,以後那是還要怎麽的在喪屍界混?他,頓時就是雙拳緊握迎了上去。

刷!

一腳,革塊直接抽向了鄭小天的腦袋。他有半數的把握這一覺可以抽的鄭小天的大腦之中頓時變成全部的糊糊。五成,這個把握已經是很高了。

啪!

攻擊命中。命中雖然是命中,但是在一半的時候就已經是被截胡了,那是被革斷給截胡了。

革斷右手護住與腦袋,右腿半跪在了地上。他利用地心的承受能力徹底的扛住了革塊的一擊。

“你們這些個家夥還真的是有意思哈,一個幹不過,所以就出來另外一個是麽?車輪戰的節奏,是麽?行,行,行,我這真的是,已經不知道是要怎麽來說你們了。你們這是頓時讓我心情十分之不清爽啊。”革塊道。

“你心情好不好是你的事情,勞資也不是你的爸媽,不需要操心你的心情。但是,你若是想要傷害我的下屬,那就不得行。作為老大的我就是看不過去。即便是背負上不要臉的罪名也沒有關係,勞資必須要管這件事情。”革斷頂著對方的腿腳緩緩站起身來。

“咿呀哈,你竟然是可以頂著我的力道站起身來。你這個家夥的身體強度不是一般般的不錯呀。你這個人完全是符合資格當我的下屬啊,要不要帶著你的下屬一起投降啊。”革塊信心十足。畢竟自己是屍王巔峰級別的,哪怕是眼前的家夥是屍王級別的都沒有用,戰鬥到最後,那個結果簡直就是清晰不已,自己,穩穩贏定了。

“狂妄的家夥一般的都是死的很快的。到最後,那絕壁就是一個而死亡的下場。你也是這樣子的!”革斷指著革塊道:“我和我的兄弟會送你上黃泉路,現在我先陪你玩玩,等我兄弟緩過來的時候,你就是屎定了。”

革斷說完的時候右手一震,當他一下子將對方給震開了的那一瞬間,他的攻擊猶如是潮水一般的朝著對方席卷了過去。

砰,砰,砰!革塊雙手護住了自己的腦袋,對方的攻擊一下一下砸在了他的身上。目測來看的話,這攻擊還威脅不到他什麽。目測來看的話,他還是扛得住的。

三分鍾的時間都處在了革斷的攻擊之中,他自己都累了。但是,一樣沒有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什麽建樹。就現在對方所展現出來的姿態,那簡直就是什麽損傷都沒有。對方追著鄭小天打,打完了以後鄭小天都快掛掉了,若不是自己參與進來的話,鄭小天這就是個扛不住的節奏。自己追著對方打,然後呢,對方點事情都沒有,什麽情況啊。

刷,刷!

革斷的攻擊再一次席卷而來。隻是還未命中之際,兩隻手就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因為手腕被抓住,攻擊也是徹底的被瓦解的很是徹底。

革斷眨巴著眼睛看著對方!

“你難以威脅到我,真的!”革塊道。

“我沒說要威脅到你啊。我隻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革斷朝著七點鍾的方向看了一眼。七點鍾方向,鄭小天已然站起身來。那姿態正在做著體操,戰前準備。隨著鏘的一聲拔出唐刀,這明顯就是準備好了戰鬥。

刷!

鄭小天朝著革斷席卷而來。

在此一刻,革斷雙手反手扣住了革塊的手腕,哪怕是現在對方鬆開他都不會鬆開了。他要看著這一刀子真真切切的斬在革塊的身上。鄭小天是身上有著絕對的防禦,麵對於這種攻擊肯定不會恐懼,但是革塊的身上沒有。

博寧博寧,唐刀之上閃閃著寒光,單純是看著就讓人覺得瘮的慌了。並且還是這麽用力的一刀,這一刀讓人絲毫不懷疑可以直接破了自身的防禦隨即是將自身一刀兩斷。

鄭小天距離革斷越來越近了,他是一個側麵席卷而來的,革斷處在左邊,他的攻擊是從右邊倫巴過來,他有把握在一刀子攔腰斬斷革塊的瞬間就止住自己的攻擊勢頭從而不傷害到革斷一點點。

革斷能夠放任著鄭小天的攻擊那也是因為對這個下屬他有著絕對的信任值,他覺得對方的這一擊絕對絕對不會讓自己失望的。當然,若是失望了的話,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

革塊意識到,絕對絕對不能夠讓對方的攻擊成功,要不然的話自己的日子不會太好過。但是眼前的家夥將自己給死死的抓住了,這麽一個不放手的姿態那真的是,簡直了都。

近了,近了,越來越近了。革塊已經是意識到,這事情是沒完了。這一刀子不會出現任何的意外,肯定是會斬在自己的身上。從對方兩個人那自信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得出來這一刀子肯定不是看著的那麽的不簡單,絕對是要更為的不簡單。這就不是普通的唐刀。

叮!

一刀徹底的斬了上去。

這聲音,不對啊!斬上去的一瞬間鄭小天就意識到了聲音不是很對勁,現在革塊的後背的的確確那是鮮血淋漓的,但是,更為的不對勁了啊。又不是他將對方弄得鮮血淋漓的,他這刀子才剛剛觸碰到對方的後背而已,好麽。他這刀子還沒有成功的沒入到對方的皮膚之中,那就說明這鮮血淋漓完全是對方自己自虐而來的啊。

噗噗噗!

幾根骨刺在驟然之間出現並且將革斷的手臂給刺了一個對穿。這一下子刺下去那真的是一點情麵都不講的。

革塊的臉上已經是露出了猙獰的色彩,他衝著革斷道:“既然你不願意放手的話,那你別放手了,你可以徹底的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