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好巧啊

夜!

其實在一環之中也是相當不太平,萌貨帶著兩位下屬去找鄭小天的麻煩,最後,萌貨勉強在重傷之中逃離出來,整個人一看就知道是被重創的,走路都不穩了。本文由 。。 首發這是精貨真真切切看到的畫麵,所以,他沒有條件的就相信了萌貨。

精貨相信了萌貨,那麽,精貨對蠢貨就有微詞了。隻是一個幸存者基地而已,也沒有多大的利潤值,對方竟然是想獨吞?這真的是讓人無法忍耐啊,這真的是讓人心情無法愉快啊。這真的是讓他發怒但是也忍了下來。

精貨這麽一個聰明的家夥會選擇一個人就單挑了蠢貨麽?蠢貨雖然是有著這麽一個外號,但是,這不代表對方真的是蠢貨啊。不單單是不蠢,對方還是很有頭腦的。第一時間就將探子撒網到了幸存者基地,這是讓他們完全無法滲透進去,這麽一份機靈勁,那絕對是不弱於他多少的。

精貨要跟萌貨合作,兩個收拾一個的將蠢貨收拾掉,隻有這樣,那才不會害怕處在一邊一天天都是看戲等機會的革新。

精貨這邊等著萌貨痊愈以後要總攻,蠢貨這邊那是積極備戰。根據下屬傳來的消息,越是越感覺精貨這個家夥是將他給算計了,他不能夠是這麽的等待著對方打到他的領地來。他必須是要正色起來,必須是要確定對方要打的時候,率先出擊讓對方見識到他的厲害。

蠢貨這邊的舉動也是時刻的匯報在了精貨的耳朵裏麵,聽著這些完完全全很是真切的回報,他就在原先確定的基礎之上更加的確定。現在,兩方之間已經是形同水火了。這一夜,那完全就是在你打探我,我也打探你的姿態之中所度過的。

翌日!

鄭小天在基地之中,在自己的房間之中伸了一個懶腰,他醒來了。現在天都沒有亮,現在也就隻是五點鍾的樣子。特種大隊已經出拔,壓根就是不等他的去跑路鍛煉身體了。他閑著無聊,自己一個人在基地之中玩著晨跑。

121,121。鄭小天自己穩定著自己的步伐,穩定著自己的呼吸。再這樣子的晨跑之中有著這麽一道身形緩緩追上他,並且緩緩超越了他。

“跟個娘炮一樣,還不如我們女人,鄙視!”女生搖頭道。

鄭小天本來是尋摸著,晨跑你這跑這麽快,你要參加比賽啊還是我要跟你比賽?他頂多也就是在心裏研究研究,對方呢,那是直接將研究結果從嘴巴裏麵噴糞一般的給噴了出來。他頓時就不愉快了,他頓時就是拔腿就追啊。

鄭小天一追,那就有動靜。一有動靜,女生就感知到了。女生感知到了以後,頓時就加速啊。女生加速,鄭小天也加速。不就是一個加速麽?弄得像是誰不會加速的感覺一樣的,他還就是要跟一個女人計較計較,他還就是要讓這個女人知道知道,男人並不是看著娘炮就是娘炮的,他隻是長得比較清秀而已。

女生注定不可能跑得過鄭小天啦,最後的結果那也自然就是顯而易見啦。鄭小天成功的追上了女生,並且,他也徹底的將對方給超越了。

“一個男人竟然是跟一個女人計較,你是不是男人?”女生衝著鄭小天的背影道。

鄭小天真的是,真的是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不管是什麽話語,那都是讓給對方給說了,這麽一份心情,是不是好不起來?自己要是不搭理對方,對方說自己不如對方。自己打理了對方,如了對方,對方又說自己跟對方計較。艾瑪,果然是女人跟小人難養也啊。怎麽,怎麽是可以這麽的不好對付。怎麽是可以這麽的不好伺候,怎麽是可以這麽的……

鄭小天無言以對,繼續跑步。

鄭小天這還沒有愉快多久呢,女生,再一次的追了上來。她倒是要看看,到底這跟自己不對付的男生到底是誰。大早上的,晨個練還找了這麽一個不痛快,這,什麽樣子的一個情況啊。真的是,讓人無法愉快的生活了都。

“哎呀,竟然是你呀。”女生衝著鄭小天道。

“你認識我麽?”鄭小天看了女生一眼,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他,完全那就是不知道對方是誰,完全就是不認識對方的節奏啊。

“你忘記了?當時你拿著吃的跟我換了一套太陽能充電器,然後我還給你提供了小小的情報啊。”女生道。

女生對於自己的這麽一個顧客那可是記憶猶新。因為她前腳提供情報沒多久,後腳那特種隊的大隊長就在門口大顯威能。因為對方大顯威能的原因,所以,她對這個對方出現之前的事情記得特別特別的清楚啊。

“這樣子啊。”鄭小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我記起來了,是你。”

鄭小天心說了,你又不是長得國色天香的,我記得起來那是有鬼了。要是你相信我說的鬼話,那就是更好不過。要是你不相信,我覺得你就不可能不相信。這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

“你現在還有糧食跟我換東西麽?”女生問道。

“你很缺糧食麽?”鄭小天歪著頭反問。

“最近有點事情要行賄,這個流程需要的就是糧食。金錢,觀賞品,稀有品,消耗品,這些東西到了末日那都沒有糧食來的值錢,來的珍貴。”女生道。

“早上出門晨練,沒有帶那麽的東西,等回去了,拿到了手以後再跟你交換好了。”鄭小天道。

“可以的,可以的!”女生很高興。

女生是準備行個賄然後見大隊長一麵,哪個女子不懷春?大隊長的威能那已經是被幸存者基地之中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了啊。這樣子的頂梁柱,人家都很有運氣去見,她呢,那是要忙著做買賣完全沒有這麽一份功夫。但是行個賄性質就不一樣了,大隊長出現在了哪裏那可是有人第一時間通知她,不單單是見個麵,那還能夠是近距離的啊。

等於說,女生行個賄與大隊長近距離一見,然後她願意幹什麽幹什麽,別人反正那是不得管了。嗯,就是這麽一種路數。她要是能夠在一麵之中就將大隊長給勾引著將她娶回去,那也是她的這麽一份能耐啊。那也算是這麽一比買賣做的頓時就是值得了呀。那也是……

女生越是想想心情就越是愉悅,越是想想就越是感覺自己已經是處在了這幸福的人生之中。越是想想,整個人,那就越是前所未有的心情好了都。她感覺自己已經是一飛衝天,她感覺自己現在就有了一個英雄一般的老公,她感覺自己絕壁是夜夜都幸福,她還感覺……

“走了,回見。”鄭小天衝著女生擺了擺手。不知不覺,一圈就跑完了,他需要回去洗個澡。今日這是要出去尋找幸存者,今日這是要給精貨和蠢貨徹底的製造出來一點摩擦,今日的夜晚,他就完完全全是等著看戲的這麽一種借走了。

“哎哎哎。”女生回身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是跑遠了,她想說,糧食啊sao年。你這尼瑪答應給我糧食的啊,也不能通過電話什麽的,總的是要約一下下啊。要不然,那是腫麽的來交易啊,這個事情真的是,讓人不愉快了都。

鄭小天回到了營地,他首先是洗了個澡,隨即是換了一身衣服,最後,那是在神清氣爽的這麽一種狀態之下才將自己的戰士們給聚集了起來。

大家這一個一個身上汗噠噠的,還沒有成功的去清洗一下就被鄭小天給叫喚了過來。一個一個都是蒙蒙答,完全不知道這是要鬧哪樣的這麽一種節奏啊,真的是。

“今日,你們不單單是訓練這麽的簡單,今日,你們還的是要為民服務這麽的困難。為民服務,那就可能存在於傷亡。大家都做好了準備麽?犧牲在戰場之中,為了救援一個人而犧牲好幾個。”鄭小天大喝問道。

“我們準備好了。”李軍帶著大家大喝道。

這就是鄭小天的幸存者小隊了,一開始,那就隻是幸存者小隊而已,一盤散沙。但是,隨著鄭小天的個人戰鬥數值,隨著他的凝聚力,隨著李軍的操練,現在這一支小隊那已經是完完全全不一樣了都。

鄭小天滿意的點了點頭,現在這一支小隊就隻是欠缺特種a大隊的特訓,然後一個一個的頒發身份證明了。其實就實力而論的話,這一支特種小隊已經是合格了。

李軍私下的就找上了鄭小天道:“真的要是救人啊?不是鬧眼子?”

“當然不是了,我是那種梔子花的茉莉花的人麽?”鄭小天翻了翻白眼。

“如果是救人的話,為了個把幸存者要出動咱們特種麽?咱麽的任務那是為了廣大幸存者的撤離啊。”李軍道。

“放心,放心,我有安排。我保證去一百個最少要回來九十九個戰士外帶上百個幸存者。這筆買賣,是否劃算?”鄭小天神鬼莫測一笑,隨即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