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似夢非夢

夜!

鄭小天等人在轉移了樓棟以後,那就養精蓄銳的睡覺覺了。

此刻,在這黑夜之中有著這麽一雙眸子陰沉沉的盯著鄭小天等人所在的大樓看著。若是鄭小天可以來一個對臉的話,他會發現這個家夥那就是第一次被自己幹飛,隨後鋪上他的身沒有成功的那一枚不簡單喪屍。

喪屍低沉的吼叫了一聲。

喪屍大軍正在有序的朝著鄭小天而靠近過去。隻是借助著黑夜的掩護,鄭小天等人全然那是不知道的一種姿態而已。

明顯,喪屍大軍正在朝著鄭小天等人展開包圍圈。明顯,喪屍大軍已經是知道了鄭小天等人轉移了陣地。並且,很明顯喪屍大軍這是準備趁著鄭小天等人心情比較放鬆的一種姿態之下展開合圍,展開淹沒式的攻擊。

鄭小天等人這邊。

相比起來啊壯三個人半睡半醒的狀態不一樣,鄭小天陷入到了沉睡之中。也不知道為什麽自己竟然是可以如此之快的進入到睡眠之中,也不知道是為什麽這麽一個夢還如此一般的詭異。他覺得,自己存在於一雙眼睛之中,自己看見了周邊浩浩蕩蕩的全部都是喪屍大軍然後朝著自己所躲避的地方前進著。這麽一種感覺,簡直了都……

鄭小天搖頭,莫非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哪怕是睡個覺都是這麽的不得安寧,竟然是還惦記著喪屍大軍攻城威脅到自己等人的生命?這份心操的,真心是……

“艾瑪!”鄭小天嚇了一跳。一雙通紅帶著血絲一般的眼睛突然之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這感覺,這感覺怎麽來形容呢?有了,火影忍者之中我愛羅的一種招數。利用沙子從而是凝聚出來一隻眼睛這麽的浮空在半空,那眼睛雖然是利用沙子凝聚而成,但是那眼睛跟真實的眼睛簡直一毛一樣。給人一種十分之驚悚萬分之詭異的感覺。

此刻,鄭小天眼前那就是如此一般的局麵了。一雙真實的眼睛突然之間的出現差一點是將他給嚇壞了。但是,轉念想想,但其實這裏的世界是虛構的對不對?既然是虛構的,那要是被嚇著了豈不是自己嚇唬自己?這要是傳出去,真的是很丟人的。

“你是個什麽玩意。”眼睛的周邊構建了出來臉頰,頭發,脖子,身軀,四肢。就這麽,一個人都出現在了鄭小天的麵前。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那麽一種氣勢,感覺就像是剛剛從屍山之中所爬出來一般,非常之……

“你是個什麽玩意?裝神弄鬼的。”鄭小天瞥了對方一眼。

“我不管你是個什麽樣子的玩意,你給我從這裏滾出去。”喪屍王道。

“尼瑪很不客氣呀。這裏是我的底盤憑什麽我滾出去?要滾出去也是你,好麽?”鄭小天抖著右腿,很是傲嬌的說道。

“去死吧!”喪屍王雙手伸出,整個屍王頓時就是朝著鄭小天撲了過來。利誘已經是展開過了,他不得不佩服對方還是聰明的,知道一旦是將後背麵對給他的話將會死的更慘,所以對方的選擇就是正麵應對。不過,饒是對方如此一般的來選擇也沒有絲毫的作用,因為,對方非死不可沒有任何的懸念。

鄭小天感覺到一陣陰風朝著自己席卷而來,不知道為什麽一種念頭席卷到了心頭。若是自己被對方命中的話,可能會在這麽一個夢境之中再也無法醒來。這種感覺很怪異,但是存在著很真實。

鄭小天身形一側輕鬆地躲避了過去。

與此同時,喪屍王在不科學的狀態之中徹底的止住了自己的身形。右手一爪子,直接朝著鄭小天的小腹席卷而去。

人,那都是不可能出在奔襲之中止住自己的身形並且是展開追擊的。因為,物理定律,社會定律,地心引力以及是宇宙定律等等。但是,對於鄭小天而言也不是不能夠理解,這不是在夢境之中麽?在這裏還有個屁的定律。隻是在夢境之中的敵人無所不能,自己還是新手。當自己一旦是掌握了的時候,那就是自己稱霸夢境無敵到爆的時候。

鄭小天唯一的一種方式躲避此刻的攻擊,跌倒在地。不過,饒是如此,饒是這樣,饒是這麽一般他的小腹還是被劃破了幾道口子。那陰森森的涼意從傷口開始蔓延席卷到了全身之上。來至於靈魂之上的刺痛頓時傳達到了大腦神經。一種沒有由來的恐懼感席卷到心頭,若是什麽事情都不繼續發生單純是這樣子消耗五分鍾自己都有著再也無法醒來的可能啊。

“起來!”喪屍王衝著鄭小天道。

“你讓我喘口氣,別著急,完全不能夠著急。”鄭小天道。

“我尼瑪,你到底要不要起來?”喪屍王指著鄭小天。

“你要是急你隨意。反正我不急!”鄭小天聳了聳肩。

嗖!

喪屍王身形一瞬,頓時朝著鄭小天就貼了過去。不知道為什麽這麽一個玩意出現在了自己的識海之中,這些,那也不重要了。他看的十分之真切和清楚,這個玩意就是自己恨瘋了的玩意。所以,自己必須是要弄死對方而沒有懸念的說。

“這……”鄭小天絲毫不懷疑,沒舉動消耗下去自己都得上天國,若是被繼續的攻擊命中,那就更是不可能好過了好麽。是的,是了,自己絲毫不懷疑這麽一點啊。

刷地一聲,攻擊到來了。這個距離非要是用尺子來測量的話,大概有著零點零一公分的樣子。不出現任何的意外的話,百分之百命中甚至於沒有絲毫和任何不命中的可能性。

“我跟你說,這是我們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戰爭,一對一的,你給我死遠一點。”鄭小天指著喪屍王的身後。

喪屍王眨巴著眼睛,攻擊,那是說止住頓時就止住了。

不對!頓時喪屍王就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這裏可是自己的識海空間,並不是一個靠近大街的公園,還豈能夠是誰想來就可以來的?想太多了好麽。也不對,對方那不是很隨意的來了麽?哎呀,亂了,真的是亂了。

砰,砰,砰!

一拳一拳抽打在了喪屍王的臉頰之上。

鄭小天展開攻擊了。至於剛才那些個亂七八糟的隻是為了讓對方亂的言語而已,一切的伏筆都是為了此刻的攻擊。事實證明他的策略還是很成功的,因果的鏈接很好不是麽。

喪屍王在攻擊之中反倒而是清醒了過來。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身後肯定是什麽都沒有,隻因為自己疑神疑鬼反倒而是認為有什麽從而才會發展到這樣子的一種地步。是了,是的,是如此一般的姿態和情操了。

吼……

喪屍王大吼一聲,在這一刻他的身上強大的能量波動頓時湧現了出來。這樣子的一種感覺,那真的是王者的威嚴。這樣子的一種氣場那真的是王者的憤怒。這強大的勁風席卷到了鄭小天的身上,頓時就是將他給彈飛了。

嗖!

倒飛之中的鄭小天猶如是一道流星一般,這倒飛的勢頭簡直就是沒有緩解的絲毫可能性。

嗖!

喪屍王緊隨其後朝著鄭小天追擊而來。相比起來上一次而言的這一次,殺傷力那更是十足一般的感覺。

鄭小天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他絲毫不懷疑若是自己被對方命中的話,那麽一種好不到哪裏去的感覺會尤為清晰。

“怎麽辦好呢。”鄭小天情緒不佳,腦海之中也思緒不出來一個方式和方法。隻能,隻能是這麽的看著攻擊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簡直,不得其法啊。

喪屍王徹底的來了。他不會在乎鄭小天自怨自艾,他也不會在乎對方是否身處險境。他更是不會在乎對方是否有應對的方式,他所在乎的隻是將此刻自己的怨氣全部都發泄到對方的身上,必須那是要讓對方感受到這麽一份威能。

砰!

一擊砸在了鄭小天的心口之上,那防禦隻是阻隔了一瞬間而已,這拳頭就將防禦徹底打破就將身體徹底的打穿。

鄭小天看著對方。在這一刻他清楚而清晰一點,這不是什麽夢境,這是尼瑪自己不知道是為什麽到了對方的識海之中,這裏是對方的底盤並且處在這裏的是自己的精神力。一旦是精神力消耗幹淨或者是回不去,那麽,樓棟之中的自己將會變成植物人一枚。從此刻的局麵上麵來看的話,似乎,自己已經是鐵板上訂釘的植物人了啊。自己,沒有絲毫任何翻盤的可能性了啊。

“最後一刻,不管你說什麽言語我都不會相信與你。事實證明,我是對的。”喪屍王一笑。

“我想說,最後一刻我壓根沒有想過說任何的言語。”鄭小天聳了聳肩。

“你……”喪屍王左手抬起卡主了鄭小天的脖子,用力的卡主隨即用力一扳。隻聽哢嚓一聲,鄭小天的腦袋無力的耷拉了下來。脖子斷裂的很是徹底。

鄭小天的精神力正在漸漸的潰散,帶著他的一絲絲不甘心。這一絲絲不甘心轉變成為了很不甘心。現在他壓根就是不可能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