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地下

公園臨時幸存者基地。&

大家生活在了地底,也就是設施維護的地方。至於地麵,完全不敢上去。實在是這些個家夥們的狗鼻子簡直就是太靈了。

大家現在很惆悵,根據探子回報,也就是在剛才的時候發現喪屍大軍的包圍圈都形成了。現在,隨便哪一個出口都出不去了,圍牆之外全部都是喪屍。這還是沒有確定他們的確是在這裏,所以壓根沒有進攻,要是一旦確定了的話,那就會進攻,要是進攻了的話,他們就不會有這麽好了。但是,就現在而言,距離死翹翹也隻是個時間上的問題。煩躁呢!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

“我們還有人在外麵麽?”守門的小隊長開口詢問道。

“沒有吧。而且,就算是在外麵進的來麽?這裏可是被喪屍都給包圍了啊。如何的可以做到進來啊,這真的是詭異了都。”隊員開口道。

頓時,隊員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是將槍口抬了起來,然後直接就是對準了門口。

大家不是很明白,如果是喪屍大軍的話,會給你敲門麽?芥末的禮貌有點不是很現實的樣子啊。那不是喪屍大軍的話,這是個什麽路數?讓人也難以理解。喪屍大軍將這裏包圍已經不是一分鍾兩分鍾了,如何進來?並且他們的人都在,那就說明不是他們的人,敲門說明對方確定他們有人在此,亂了,亂了。

大家頓時發現這個思緒簡直就是整理不明白了,腦袋之中亂的簡直就像是一團漿糊一樣的。一切的答案都在門後,必須這是要開門才能夠知道到底是如何的一種情況了。

“這樣子僵持下去那是不得行的,還的是開門。你,去開門。”隊長隨便指著一枚男子道。

男子挺不情願的,來人都不清不楚的,開門這種事情就落到了自己的身上。那要是一個十分之紐幣的敵人捏?哎呀,哎呀,想想就頓時覺得很頭痛了。

男子雖然頭痛,但還是來到了門口,右手處在了把手之上,有點緊張,但還是用力了下去。隻聽吱呀一聲,門就緩緩地被打開了。

門口,這就是直愣愣的站著一枚男子。怎麽看,那麽一種全副武裝的感覺都完完全全不像是喪屍君。怎麽看,這都是一種特種大隊的打扮。

“哈嘍哈。”鄭小天衝著眼前的幾個家夥打招呼道。

“你是……”小隊長看著鄭小天詢問道。對方這麽一說話,這姿態,這氣場,這給人的感覺,那就更是不像非人類的節奏。但是,對方是人類那是如何進入到公園之中的?人類那是不可能突破喪屍大軍的防線的啊。這,這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啊。真的是……

“我是特種小隊上尉小隊長鄭小天,來呢,那是跟你們說一聲,此刻的你們已經是被喪屍大軍給徹底的包圍了,我想到了辦法可以救你們出去,如果你們願意,還則罷了,如果你們不願意,那就算了。”鄭小天一笑道。選擇權,他已經是交給了對方,對方願意怎麽選擇,那就怎麽選擇,對方隨意就是了。

“願意,當然是願意了。”小隊長興奮過後,整個人就沉著冷靜了下來,他繼續道:“我是這麽想的,你要是問我的話,我自然是很願意。但是,我們是一個幸存者基地,小兩千人馬的說,分成了好幾個集團,你要跟其餘的集團領導人說才行呀,跟我一個人說,我隻能給你帶走二百人。”

“帶我過去一見。”鄭小天道。

就這麽,隨後的事情就是人家很積極的將鄭小天帶著去見長官了。

兩百人的護衛,在這麽一個幸存者基地的幾個集團軍之中,那,的的確確是不算什麽。頂多算是一個小頭領的這麽一種節奏而已。

所以,自然而然的事情那就是,鄭小天被帶到了中心區。誰都不會知道,公園的下麵是鏤空的。這是一個天然的防空洞,隻是將公園的操控設備順便放在了這裏。設備被清空,隨即是弄出來了一條街和居住區。街道呢,利用某些能夠在黑夜之中放光的物件來照亮,然後做著買賣,這個也賣,那個也賣,利用各種各樣的東西來替換的這麽一種路數。

鄭小天知道的,這是為了給大家找一個調劑,讓大家感受到社會的這麽一種氛圍。這樣子的構建了出來一個社會,讓大家有著一份希望,早早晚晚,那是會重新執掌一切的。

一條街分成四個階段,而四個階段分成了四位大佬的執掌。現在,四位大佬正在打麻將。也就隻有這麽四個大佬級別的人,那才能夠是在一桌子之上打麻將了。其餘的人想要參合上來,那簡直就是不夠資格的這麽一種節奏。

鄭小天來了。他一把就是抓住了一張麻將拍打在了桌子上道:“打這個,必須打這個。”

“糊!”

“糊!”

“糊!”三家都糊了,就是因為鄭小天所打出來的這麽一張牌。這一刻,放炮的男子簡直就是愕然了。這跟自己又有什麽關係?這完全就不是自己弄出來的事情啊。

“哎呀,哎呀稀巴了。這跟我可是沒有半分錢的關係啊。這,這真的是。”男子頓時站起身來。這筆賬,他絕對絕對不願意付的。

“反正胡了就的是給錢,這一點之上沒說的。你要是想賴賬的話,那麽,我門頓時就是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是不愉快了。要是內部矛盾爆發的話,那是因為你而引起的,這樣子,真的是好麽?你自己覺得呢?你自己認為呢?來來來,你自己來說說。”對麵而坐的一枚男子道。

“這個家夥打的,你們找他。”男子是鐵了心,反正簡直就是不認賬了。

刷刷刷,大家頓時就是將目光看向了鄭小天。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就是這麽一種路數。既然正主也沒有想過要離開的話,那麽,完全是可以找正主的麻煩啊。

“我付賬?”鄭小天指著自己的鼻尖。

“對的!”三位男子點了點頭。

“既然你們讓我付賬的話,那麽,我付賬好啦。”鄭小天道。

大家頓時就是放寬心了下來。怕的,那就是對方不付賬,既然對方付賬的話,那就ok了。

“用你們三個的小命我來付賬。”鄭小天道。

刷,刷,刷。一道一道的目光猶如是刀子一般的朝著鄭小天射了過去。這言語,是威脅的意思吧?怎麽都是在威脅的這麽一種節奏啊。用他們的生命來付賬?他們的生命是需要對方來付賬的?對方這是開什麽玩笑?

“你們現在被喪屍大軍包圍了,如果沒有我的話,我覺得你們這是屎定了。現在呢,我就給你們提供可以逃出生天的情報隻當是付賬了,你們願意接受,你們就接受。你們若是不願意接受的話,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總不能強迫你們吧?這種事情我也不愛幹。”鄭小天聳了聳肩,雙手一攤道:“我是特種a大隊的上尉小隊長,現在帶領特種小隊而前來,我小隊分成三波,一撥開啟逃生通道,一撥負責接應,一撥隨著我而到來。我們願意帶走任何願意跟著我們走的人。不願意跟隨著我們而離開,我們也絕壁不強求。有誠意吧?”

“有個屁!”輸錢的男子道:“你這簡直就是來給我們下通牒的這麽一種節奏啊。你這語氣,那簡直就是相當之不是一般般的盛氣淩人啊。再這樣子的語氣之下,你還好意思問誠意?你何來的誠意之說啊。”

“哎呀,做好事不要在乎語氣啊。語氣什麽的對於好事而言,又有多大的關係和掛鉤呢。你們就隻需要知道,你們被喪屍大軍包圍,要麽跟隨著我離開,要麽就留在這裏,然後需要的人跟隨著我離開,有多少,算多少,我來者不拒都帶走。我特種大隊就是這麽的狂,說得出,哪怕是付出性命也得是要辦到。是的!”鄭小天此刻,豪氣衝天了都。

大家被鄭小天的豪氣給感染了,大家,陷入到了深思之中。此刻麵臨著這麽一個問題的時候,那必須是要承認對方所說還是有著一定的道理的。不能夠是裝作沒聽見,這是對自己的下屬不負責任。作為長官,那需要帶著下屬而逃生而不是送死。

隻是,一支特種大隊也就隻是千八百人的樣子吧?一個特種小隊又有多少人?他們這加起來可是超過兩千幸存者,真的是可以那麽的順利的離開麽?怎麽這事情聽著這麽的不是很靠譜的樣子呢,真的是……

大家需要考慮一下,各自盤算著各自的,各自考慮著各自的。而,鄭小天不著急,他等待著大家的考慮結果就ok了。

三分鍾,五分鍾,十分鍾的時間就這麽的過去了。

“我想看看你的計劃,不是你說什麽就是什麽的,我必須要清楚地知道將自己的小命交給到了什麽樣的人,什麽樣的事,什麽樣的物上。”一枚領導人道,其餘的三人在此刻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