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都是瘋子

鄭小天將自己的人馬聚集了起來。一個一個,精氣神十足。單純是這二十個人,那就是一股不小的戰鬥力。遠程有著狙擊手,炮手。近身有著衝鋒手。這武器,這規模,這狀態,一看就是專業之中的專業,一看就是特種大隊的出身。

鄭小天的人馬一現身之後,四大集團軍的領導人物頓時就心中有了想法。對方不可能是拿著這麽一批精銳在這裏玩犧牲,猶如是對方所說,對方肯定有著各崗位重要的任務要完成,隻是順便來到了這裏,順便看見了他們,順便輕而易舉的救援出去。

“先生,您現在說怎麽辦,我們完全就是按照您的想法辦。”一位集團軍的老大表態道。有了一個人的表態,那就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鄭小天滿意的點了點頭。

夜色漸漸降臨了。這也是喪屍要展開攻擊的時候了。屍將已經是將喪屍大軍聚集了起來,隨時隨地,攻擊都會在驟然之間展開。他正在等待,等待著第二波增援的到來。隻是,到目前為止第二波增援都米有到。

屍將摸著自己的下巴,思緒著,這是出了什麽事情呢。現在這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呢?增援為何還沒有到呢。什麽時候到?什麽時候會到?這個事情整的,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都。人都不是很愉快,人都不是很好了的節奏。

增援為什麽沒到呢?很簡單,喪屍是一個感覺到了人類就老興奮了的身份。這第二波的增援感覺到了人類,所以,老興奮了。老興奮了,那就,那就自然而然是想著法的都要將這個人類給抓到。然後,喪屍大軍這邊晃蕩一下,那邊晃蕩一下,完全是跟著這個人類走,一時半會,這又幹掉不了對方,真的是挺煩人的事情。

李軍這邊,通道的口已經是打開了,他也聯係上了鄭小天。幸存者正在井然有序的朝著通道之中撤離而去,進去以後,通過地鐵走很遠很遠,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能夠到幸存者基地了。這一路,倒是安全的。頂端,有著四位戰士,然後一段距離就會安排兩位戰士在左右兩邊進行護衛,就算是遇到什麽突**況,第一時間,那也是可以輕鬆的處理掉的。

最大的問題,那就是幸存者趕忙的撤退到通道之中,趕忙將大門關閉就是了。

鄭小天敲擊著桌麵,第一小分隊報告,很成功的拖延住了援兵的步伐,並且,第一時間也可以撤回到公園來。第二小分隊報告,已經是測量好了間距,然後安排著幸存者進入到了地鐵之中,徹底,全部的進入到其中那也隻是一個時間之上的問題了。第三小分隊報告,大家已經是做好了阻擊的準備,一旦是外圍包圍的喪屍大軍按耐不住的時候,他們就會迎頭痛擊。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是安排好了,並且也都是在順利的進行之中。

“好像你是很憂慮的樣子。”李軍看著鄭小天道。

“嗯,憂慮!”鄭小天點了點頭。

“憂慮什麽呢?”李軍好奇問道。

“廢話,計劃這個東西是用來計劃的,又不是百分之百成功的。成功,還則罷了,失敗,我就得是麵臨著特種小隊的可能死亡,那性質你說呢?”鄭小天瞥了李軍一眼。

李軍所等待的就是對方說這個,當即他就道:“所以呀,為什麽你要將特種小隊置身於危險之中。這樣子真的是好麽?”

“我們要為了更多的人生存而戰鬥,你懂麽?你就懂小隊小隊小隊,你就懂傷亡,你就懂更大的命令。莫非是那上萬人出去就可以了,這兩千多人就不管了?這裏莫非就沒有俊俏的女紙和男紙?這裏就莫非不是天朝的未來?你這個指導員的這個覺悟,你也就隻能當一中尉了。”鄭小天搖頭。

李軍這個指導員的覺悟絕對是可以當大校,在服從命令之上他簡直就是不打折扣的。但是,這樣子的穩紮穩打的人也是當不了將軍的。猶如是亮劍之中一般,人家李雲龍一天天的盡是惹禍,人家成功了,但是在人家的旗下那些個貨色,那就隻能當大校。每個人的這麽一種定位取決於你對於人或者事物的態度。

敢於去賭博,那才有可能會贏。不敢於賭博的人,最後,可不就隻是一個輸麽?道理就是這麽一個道理,情況也就是如此一般的情況了。

當然,這個道理,這個情況是李軍所無法懂得的。他所明白,他所清楚地事情那就是,這也算是違背了命令,違背了命令一旦是發生了不好的事情,部隊出現了傷亡他就很頭痛,上峰就會怪罪呀什麽什麽的。

“老大!”一位戰士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

“說!”鄭小天怕的就是對方到來。對方占據與最外圍,時刻觀察著喪屍大軍的動靜,對方一到來,喪屍大軍就有動靜,那就說明要開打。開打就說明會有傷亡,這個事情,讓人真的是覺得挺頭痛的就是了。

“喪屍現在按耐不住了,這樣子,那是要攻擊的一種節奏。第一時間,我趕忙來匯報了。”戰士道。沒有任何的脫離帶水,一句話的功夫直接將現在最為緊迫的情況匯報了上來。這就是特種大隊的戰士,專業。

“那就戰吧。讓這些幸存者緩緩撤離,我們去抵擋住喪屍大軍的腳步。最後給他們製造出來一種我們是蠢貨派來的攪屎棍,這裏就是一個陷阱的幻覺,讓他們喪屍大軍互相的撕,狗咬狗,到時候,哇哈哈。”鄭小天樂了,自己簡直就是天才。這樣子的幻覺一旦是製造出來,到時候那就為自己爭取到了撤離的時間。自己雖然是撤離了,但是,分身一樣是可以在這邊操控作戰。喲西!

“一切,你都不要想的太過於的美好,要不然,到時候的失敗那簡直就是你所承擔不起的,嗯,我是這麽來想的,這麽來認為的。”李軍道。

“我們不用搭理在旁邊潑冷水的家夥,這種人注定沒有什麽盆友。”鄭小天擺了擺手。

鄭小天準備走的時候,一枚幸存者來到了他的麵前站定了身形。他是第五集團軍的領導人,旗下人員二百,要說人員數量他不如其餘的四個集團軍,要說戰鬥力,他這二百之中超過一百都是精銳之中的精銳。剛才,他將鄭小天的言語聽了一個全麵。

第五集團軍的領導人很感動,這就是特種大隊的覺悟麽?哪怕是自己犧牲也得是要將幸存者救援出去。他覺得,特種大隊要是真的這麽的犧牲掉了的話,那簡直就是整個天朝的悲哀,他要幫忙。

“sao年,抓緊時間撤離,別擋道。”鄭小天道。

“我有一百精銳,我想調動出來五十加入到你們的戰團之中幫忙。”男子道。他也不廢話,直接就是將自己的目的給說了出來。

“你要幫忙?”鄭小天倒是有點愣住了。其餘的人,那一個一個都是抓緊時間跑路。但是,眼前的這個家夥竟然是要幫忙,有點意思,真的是有點意思了呢。這麽一種個性,為何不能夠擠進到四大領導人之中?反倒而這個家夥隻能算是一個小團夥的老大而已。

“是的,我要幫忙!”男子點了點頭道:“我會帶著我的精銳幫助你們輔助幸存者撤離。哪怕是消亡殆盡,我和我的精銳都絕壁不後悔。”

“好意我心領了,你可以滾蛋了。抓緊時間撤離,別拖延我們後腿。”鄭小天擺手離開。他拒絕的很是幹脆,沒有任何商量的可能性。

“為什麽?”路上,李軍衝著鄭小天不理解的問道。這個問題要是搞不出來一個答案,他這輩子簡直就是坐立不安的這麽一種感覺,素的!

“什麽為什麽?”鄭小天頓時就是覺得莫名其妙了。感覺,感覺對方怎麽神神叨叨的猶如是有病的這麽一種姿態呢,真的是!

“人家要幫忙,你為什麽不允許?你有什麽資格不允許?五十個人的加入,如果非要犧牲的話,這五十個人犧牲掉完全可以保全我們一個特種小隊零傷亡啊。你答應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我們隊員的情緒?你敢於去問問大家麽?”李軍道。

“我敢於啊!”鄭小天拿起了對講機開啟了全頻道通話道:“我是小隊長鄭小天,剛才有五十個幸存者想要加入到我們之中,李軍大大的意思就是,犧牲讓幸存者去,我們苟延殘喘就可以了。但是,我拒絕了。李軍大大的意思是,我沒有替你們想過,我覺得我替了。但是,如果你們真的是需要這五十個人為你們去死的話,現在哪怕是有一個人告訴我,我都頓時將幸存者的領導人追回來,將這五十個人追回來。有麽!”

對講機那頭,沉默了。沉默有著三秒鍾,頓時那頭整齊劃一,猶如是商量好了的一般說道:“沒有,大人,我們特種戰士做好了為人民犧牲的準備。”

“聽見了吧?”鄭小天舉著對講機看著李軍。

“都是瘋子。”李軍搖了搖頭,很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