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要動手了

第五集團軍雖然人數算是五個集團軍之中最小,影響力最小,戰鬥力最小,但是,這麽一顆決心一點都不小。本文由 。。 首發四個集團軍被作為救援一方,誰都沒有伸出援手什麽的。但是,第五集團軍的領導人帶著五十個人來了。

也就是鄭小天到前線之前,那就已經是要對方滾蛋了,也已經是將事情的嚴重性都告訴了對方,但是,對方還是如此一般的堅持,那就是正兒八經深深地知道會死亡但是還是來了。並且,來的時候已經是做好了死亡的覺悟啊。

鄭小天很感動。對方已經先斬後奏將事情做到了如此一般的地步,那麽,他隻能夠祈禱對方能夠活下去了。嗯,素的!

領導人帶著自己的下屬且戰且退,他們打得很英勇。哪怕是麵對屍王級別的對手,哪怕是人家一個衝鋒他們完全沒有抗衡之力,他們還是在戰鬥,還是在秉承著拖延對方步伐的原則。

精貨這叫一個煩啊。本來挺好的事情,精銳完完全全可以幹掉一個幹淨。沒曾想出來五十個新兵蛋子,奮勇不顧的非要掩護著那些頗為有價值的老兵撤退,這,這是幹哈玩意呢,真的是讓人難以理解了。

精貨盡可能的表現的自己勇猛,凶殘,讓人看著就膽寒一點。他已經是徒手撕掉了十個人,他的下屬也幹掉了一二十個。就這,眼前的家夥還是不畏懼死亡的阻礙著他的步伐,還是對著他開槍,還是壓根不轉身跑路。

精貨都快煩死了都,什麽節奏啊,什麽路數啊,讓人腫麽這麽的無語啊,真的是。

就這麽,一邊打呀,一邊前進,人家是一邊抗衡一邊後退,最後呢,領導人帶著僅有的十五個人來到了門口。五個五個的進去,進去了兩批以後五個人也被掛掉,換言之,五十個人活下來了十個,他自己殿後。

老大作為領軍人物,衝鋒在前是他,最後撤離也是他。他要讓這些個下屬看看,何為做人。現在總算是可以撤離了,他,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

叮,叮,叮!領軍人物拉開了三個拉環,兩個手榴彈放在了地上,一個手榴彈驟然之間丟了出去。

“去死吧!”精貨從側麵迂回就朝著領軍人物抓了過來。

“我勒個去!”領軍人物都愣住了,這也太快了吧。都不知道對方是怎麽來移動的,茂明奇妙得就來了,好歹給人一點反應的時間啊。完了,完了。不過,起碼也能夠是帶著對方同歸於盡。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兩個手榴彈,一臉的淡淡然。雖然差一點掛掉,但是,他的心中已經是有了掛掉的覺悟。

突然之間,黑夜之中伸出了一隻手,也就是在精貨即將抓住領軍人物之前,這隻手抓住了他並且一個用力。

轟,轟,轟!

三個手榴彈都爆炸了,地下直接就是崩塌了。外麵鏈接到地鐵的這一條通道也是徹底的被堵死了。至於精貨是不是被掩埋在了其中,誰也不知道。但是,鄭小天將領導人撈了回來,這兩個人已經是成功的處在了通道之中。

“謝謝。”領軍人物衝著鄭小天真情流露道。

“你這麽的有種,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麽。特種大隊上尉小隊長鄭小天,未請教。”鄭小天衝著眼前的這個首領道。

“李剛!”李剛道。

“你是不是有個兒子出了事就是我爸叫李剛來著?”鄭小天開玩笑道。

“額,那其實還真的是我們李家的不孝子,隻是他跟我是一個輩分的。”李剛道。

“這樣啊!”鄭小天抓了抓後腦勺道:“算了算了,不扯犢子了,現在有這麽一個功夫,那還不如是盡快跟上大部隊好一點。”

“也是!”李剛點了點頭。

這一次的行動,總的來說還是很順利的。鄭小天的特種小隊成員一個損失都沒有,但是,他卻很是成功的救援了出來兩千多號人。足足的那是超過了兩千多啊。他現在正在帶著這兩千多號人前往幸存者基地。時不時呢,這通道的某些地方就會莫名其妙的出來個把喪屍,不過,這些幸存者本身就不好惹,特種小隊更是不好惹,有沒有特種小隊的及時下手,這些喪屍都會死的很迅速,壓根沒有通風報信的這麽一個機會。

走著,走著,大家在充滿著希望的步伐之中就這樣子的來到了一號幸存者基地。

公園。

嘩啦啦!

精貨從廢墟之中爬了出來,他抖了抖身子,他抹了一把臉,他現在的心情那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不是很好。他整個人,愉快不起來就。

“哇呀呀,哇呀呀,太可恨了。竟然是算計到了我的頭上來了,不錯,不錯,這些全部都是作死的家夥,行,行,行,我這叫一個恨意滔天啊。給我聯係萌貨,算了算了,我直接去找他好了,給我將大軍調動起來,我要開打了。”精貨頓時下達了命令。

吼……

吼叫聲衝天。喪屍最為喜歡幹的事情是什麽?幹架啊。吃人啊。搶人呀什麽的。現在,總算是要開打了,這是讓人多麽的興奮的事情啊。等待這一天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了,大家那都已經是迫不及待了。

每一個喪屍都是**的個體,大家都有自己所擁戴的勢力。現在,精貨的大軍隻會擁戴他,他說打誰大家就絕對是沒有二話的會打誰,路數就是這麽一個路數了。

精貨一路奔馳,他一個喪屍在喪屍的腹地之中奔襲,自然是沒有喪屍擋住他的去路了。更何況,他身上的能量波動直接就是屍王的能量波動啊。屍王,那是要有多麽的不好惹呼啊。去惹呼屍王,那簡直就是找死的一種節奏。

精貨奔襲到了萌貨的地盤,奔襲到了萌貨的別墅。刷,刷,刷,一道一道喪屍在驟然之間出現並且擋住了他的去路。這些喪屍所擁戴的就是萌貨,所以,他們現在對著精貨這個入侵者那是完全沒有一點點心慈手軟。

“我要會見萌貨大人,請代為傳達。”精貨道。

精貨既然是懂規矩的話,事情就變得簡單了。若是此刻來個人類說是要回見萌貨大人,那不用見了,傳都不用傳,直接幹掉就ok了。當然,鄭小天除外。若是來一個喪屍,哪怕來的是蠢貨也沒有任何的關係,一樣可以傳達一下。

萌貨,閑著無聊正在畫肖像,壓根就不需要有人在她的麵前,腦海之中滿滿全部都是鄭小天,現在畫出來的那也全部都是鄭小天。畫的惟妙惟肖。

萌貨歪著頭看著自己的作品,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還有著這樣子的天賦呢。不錯,不錯,自己的這麽一份天賦還是很不錯的。

萌貨越是看就越是滿意,她決定了,下一次就將這個東西給對方,嗯嗯,好好的嘚瑟一下,這可是他給對方畫的,看看,看看,這簡直就是一毛一樣啊。

“大王!”門口,一枚喪屍站定了身形,他睜眼都不敢看萌貨大人一眼。對於他而言,要是看了萌貨大人一眼簡直那就是汙蔑的節奏呢。

“什麽事!”萌貨冷冰冰的問道。萌貨,在下屬麵前那就是冷冰冰的,但是,她要是在鄭小天的麵前頓時就是回歸到了萌萌噠的本色。她本身就是萌萌噠,萌貨唄。

“精貨大人求見。”下屬道。

“精貨要見我?”萌貨倒是狐疑了,沒事的話精貨見她幹什麽?見她的話,自然而然是有事。到底,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事情呢,這真的是……

“是的,精貨大人風風火火的就來了。來以後頓時就是要見您,要是他有點什麽舉動,我們直接下手了。關鍵是他看見我們以後頓時就是客客氣氣的,我們也沒有辦法,隻有是代為通傳了。”下屬道。

“既然是精貨要見我的話,那麽,見見也好。”萌貨點了點頭,站起身來。緩步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門口。

撕……下屬倒吸了一口涼氣,很冷的一種樣子。老大一直就是這麽一種樣子,冷冰冰的。也就隻有是老大見到了那一位神奇的男子以後,才會變得不一樣一點,才會變得好相處一點,才會變得……

“跟上!”萌貨冷冰冰道。

下屬趕忙回身過來,趕忙就是跟了上去。

萌貨帶著下屬來到了門口,此刻,在門口的精貨已經是等待多時了。對方雖然說是眼神之中帶著焦急,但是,多麽的焦急對方都是很真誠的等著。從這麽一種狀態之中來看的話,對方的的確確是有事情,並且還是很重要的事情。

萌貨頓時就是意識到了不好,一個喪屍有事情能夠是什麽事情?無非就是收拾另外一個喪屍王或者是幸存者基地。對方想要收拾幸存者基地就得是率先收拾蠢貨,換言之,不用十有*了,百分之百可以確定對方就是要收拾蠢貨了。

鄭小天跟萌貨說過要拖延時間,她也答應了。所以現在麵對著精貨她有點頭痛,尋摸著應該是腫麽的來應對呢,這個事情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