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博物館的訊息

鄭小天回到了幸存者基地,這可是大功勞一件的說。看小說到網一百人帶回來了兩千多人,頓時他就被圍了一個水泄不通的。當然,他本身就是和兩千個人回來,本身也就是處在水泄不通之中,隻是現在不通的更為的嚴重了。

有著這麽一位女生,她經過擠壓,擠壓,都快是被擠成為了餅幹了才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來到了以後,她還看著左邊,看著右邊,並且經過了身邊之人指著鄭小天而確認以後,她才百分之百的確定鄭小天就是她挖空心思浪費食物行賄想要見到的小隊長。

“你看著我幹什麽?”鄭小天看著眼前一枚女生。他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對方莫名其妙的就這麽的看著他。他帶回來兩千多人,也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家夥是哪一個軍團長旗下的不懂事孩子。

“你該不會就是上尉小隊長鄭小天思密達吧?”女生看著鄭小天問道。

“對的,是我。”鄭小天點頭。

“哎呀,哎呀,唉呀媽呀。”女生痛不欲生了都。

“這都是什麽亂七八糟的?”鄭小天都懵幣了。

“不能對大人不敬。”旁邊一位男子趕忙的提醒著女生道。

“是,是,是,您是大人,我要對您很是恭敬。今日見到您,那簡直就是上輩子沒得積德呢。哎呀,哎呀,唉呀媽呀。”女生悔恨不已。算上這一次,她與對方見麵四次了都。三次都是不要錢並且還是近距離的接觸。現在,擠死個人不說,還的是花了貴重的物品才能開後門見到,想想就真的是心情前所未有的不可能好了啊。想想就是……

“你到底是個什麽毛病?是不是放棄了治療。”鄭小天看著眼前的女生道:“不對,你是哪個部門的啊?神神叨叨的,哪根筋是不對勁了?”

“莫得你已經是徹底的將我給忘記了麽?我跟你做買賣就兩次,並且你還不要臉的跟我比賽跑得快又是一次。”女生道。

“那又如何?”鄭小天很是狐疑,對方這意思莫不是因為見過自己三次所以被自己搞瘋掉的?該不會是沒地方可以賴了,所以就專門是朝著自己這邊賴了吧?要是這樣子的話,那就頓時沒有什麽意思了啊。

“我告訴你如何哈。”女生道:“前麵三次我見你一毛錢不要,還能從你這裏賺到一點什麽,這一次,我見你是去了超級無敵,很是巨大的代價的,憑什麽,憑什麽啊。”

“鬼的娘讓你見我了?鬼的娘讓你行賄都要見我了?你自己放棄了治療你不要讓大家都沒救了好麽?雖然我承認在這樣子的高壓都市之下大家的的確確都沒救了,但是那也不是你等可以揣測的好麽?”鄭小天無語了。

“好,好,好,好小子你這是嘴巴很損啊。好小子,本菇涼在你麵前,你還是一如既往的這麽的不給麵子。行,行,行。”女生氣的不行了,她喃喃著:“本來還有一個很是隱晦的博物館坐標,這下子省了,挺好,挺好,就算是爛了在肚子裏麵,我也絕壁不會告訴他。”

“哎呀,討厭!”鄭小天輕輕的推了女生一下道:“我是芥末想的,你和我之間就不能好好的聊一聊,喝個茶呀吃個餅幹什麽的?何必非要整的在大家的麵前撒潑打滾啥的呢?沒有這麽一種必要性呢,嗯嗯!”

“喲,博物館對你的吸引力這麽大?”女生看了鄭小天一眼。她倒是真的好奇了,博物館裏麵的東西固然值錢,但是現在這麽一個時候食物最值錢啊。反倒而這些個鑒賞品已經是到了沒價值的地步,為什麽對方會那麽的喜愛。

主要是鄭小天答應給革妖,給萌貨都配備上盔甲戰士,但是盔甲完全不好弄,不知道上哪裏找博物館去。你指望喪屍找找幸存者,那是可以的,鼻子靈動猶如狗。但是,你要指望喪屍幫你找到博物館,哪怕是他到了博物館的麵前他都不認識博物館三個字。

所以,博物館的情報對於鄭小天而言異常重要。博物館不管裏麵的東西是個什麽樣子的年份都有鎧甲,這些鎧甲肯定不是人家在金庫裏麵存下來的,那絕壁是在墓地裏麵挖出來的。哪怕是當年很是平常的鎧甲經過了怨氣的洗禮,最後也變成了喪屍的貼身鎧甲。然後經過自身的溫養,那性質頓時就不一樣了。

鄭小天要鎧甲,大大滴要。對方不管是有多少個博物館的情報他都收,隻要多不要少,越多越好的這麽一種路數。

“找個地方談談唄,這裏一大堆人的。”鄭小天提議道。

“你說吧,反正我一個人微言輕的人,在這裏也沒有什麽地方有話語權。”女生道。

鄭小天將幸存者的交接工作都丟給了李長老,他呢,私底下就這麽的帶著小妞離開了這裏。看著,那就像是這麽一個不著邊際的人帶著一個小妞離開,肯定是要幹什麽事情,並且,肯定幹的也不是什麽好事情,讓人真的是挺無語的就是了。

鄭小天緩步緩的離開了人流,誰也不會注意這麽一個低調之中無比低調的他。他這簡直就是說退出來就輕鬆地退了出來。隨便找了一個夜深人靜的地方,特別是在這黑夜之中,什麽事情幹了那都是毀屍滅跡,誰也難以發現的這麽一種樣子。

“你該不會是一會得到了你所想要得到的以後,為了不付出一點什麽所以就選擇殺人滅口吧?你們這些幹大事的人,特別特別的喜歡幹這樣子的事情,卑劣,但是讓人無可挑剔,證據都毀滅的一幹二淨,讓人壓根就不知道你們幹過。”女生怯生生道。

鄭小天看了女生一眼,他覺得對方簡直就是想太多。對方的大腦真的是,不知道是個什麽樣子的材質做成的,竟然總是可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真的是讓他挺無語的。是的,挺無語的樣子。

“你該不會,該不會真的是在研究著殺人滅口吧?sao年,其實我的心中還是有你的,你要是好好對我的話,那,那或許會不一樣的。嗯,是這麽一種樣子的。”女生道。

“你想多了。”鄭小天道。

“呼!”女生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道:“我真的是太緊張了。你要是真的想要啪啪啪,我也不反對。但是發展到殺人滅口那就有點不至於了。我其實還是不難成為貼心貼你的那麽一個人的。嗯,我很好招呼的。”

“你想多了!”鄭小天從來沒有想過要對方成為自己的女人,沒有。還有一個周紫月都不好弄,他還能在增加一個?看那靈動的眼神就知道,對方不是個好餅,就看那做買賣的節奏就知道,對方是個很精明的主。哎呀我的天啦,要是跟這種人有什麽的話,以後真的是被人家賣了的話還得幫人家數錢的節奏啊。

“好吧,好吧,那我就想少一點,多的我們就不談。現在就談談你準備如何跟我展開這麽一場戀愛,我們的第一約會地點在哪裏。你說,隻要你說的不是很過分的,我都點頭,我都直接答應沒二話。”女生擺手。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對方真的是讓他挺無語的。現在,他就對對方無言以對了都。

“你說,你說呀。”女生衝著鄭小天道。

“談正經事,博物館在哪裏。”鄭小天趕忙道。

“博物館呀!”女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女生就納悶了,這個家夥,腫麽就是這麽的淡然呢。腫麽就沒有被自己給吸引呢。很是很是很奇怪的一種樣子呢,這個家夥,讓人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都呢。

“是的,是的,博物館,快點的,將坐標告訴我。別墨跡。”鄭小天道。

“博物館我需要好好的思緒一下,你千萬是不要著急,正所謂,心急那是吃不了熱豆腐的。你要是先要吃熱豆腐,就得是慢慢來。”女生點了點頭,此刻吧,她有意的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自身,故意的襯托了一下自己的事業線。

鄭小天看了一眼對方的雙峰,這居高臨下的,特別又是這麽一種光源,真的是看的特別的清晰。對方這是想出事的一種節奏啊。他對對方真的是挺無語的。嘴巴之上說的是,哎呀媽呀,我是一個正經姑娘,你可不要殺人滅口啊。後腳就是你跟我啪啪啪我也是願意的。最後呢,那甚至於是故意的這樣子來引誘,什麽情況啊。

鄭小天淩亂了,他腳的是不是自己被對方給騙了,說是有情報啥的將他給騙了過來,然後,狗屎都沒有。麻痹,都不知道這是要弄那樣的節奏。都不知道這是要幹什麽的一種情操,哎呀,哎呀,唉呀媽呀。

鄭小天都想走了。當他懷疑對方假情報的時候,那就基本確定就是假情報了。

“一環利民路三百零八號,利民大廣場的後麵,誰也不會知道在廣場的後麵竟然被掩蓋著一個博物館,找都尼瑪不好找。”女生見色誘失敗,所以,談正經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