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圓了過去

鄭小天環顧這一地的屍體。----(全文字)實話說,看著眼前的這麽一種局麵吧,真的是飯都不可能吃得下去了。喪屍嘛,本身這個食物都是人類,所以自然是沒有太大的所謂。而,他本來就是人類,所謂很大。這麽一種壯觀的屠殺場麵,他覺得以後還是少看為妙。

七點鍾方向,那是盔甲區。在這裏有著各種各樣出土的盔甲,這些,全部都是灰蒙蒙的盔甲。這東西在末日之中真的是沒人要,但是,這東西唯有鄭小天知道,這真的是好東西來的。

鄭小天帶著喪屍大軍來到了七點鍾的地區,武器,盔甲,一應俱全。並且,並不是一套盔甲配備一把武器,而是武器有著武器區域,盔甲有著盔甲區域,完完全全,很是徹底的區分開來。

首先,盔甲被收拾了出來,出乎預料,竟然是有著五百多套。鄭小天教導大家認主,這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兩百個人完成需要一人兩套半,換言之就是十分鍾左右。

十分鍾的時間過去了,結果就是,還有兩百套左右呢,那是處在了地上放著,完全無法認主。

鄭小天摸著下巴,這種情況那是前所未有沒見過的。他低下身來,他蹲著在了鎧甲的身邊。他伸出手,觸碰到了鎧甲之上,這一瞬間,鄭小天已經是有了答案。原來這些鎧甲是假的,隻因為是假的,所以才會出現認主失敗的這麽一種問題。那都是假的鎧甲了,那都是米有靈性了,那都是現代科技製造的返古作品,那麽,如何可能成功呢,對不對?

鄭小天點了點頭,有所領悟的樣子。然後,他擺了擺手道:“放回去吧,這樣子的話也算是有所掩飾。起碼我們並不是將鎧甲都給拿走了,人家倒也是看不出來什麽,人家倒也是不會特別的注意到這裏來。”

雖然喪屍一個一個或許不是很爽,但是,鄭小天命令下達之後,大家還是會聽從號令的。鎧甲被放回到了應該放回的區域。

鄭小天指著兵器架道:“可以認主的全部都收走,不能認主的全部都拿走,務必是要做到一個都不留。”

大家動員了起來。

此刻,此時。利民路被駐紮著喪屍小分隊,然後,似乎嗨喲所舉動的這麽一個消息傳入到了精貨的耳孔之中。一開始,萌貨來了他是很高興地,他覺得對方是給他送計劃書。作為王級的生物,預定計劃總的是準備兩套吧?但是,對方竟然是跟他說到來的目的隻是為了告訴他對方來了大姨媽。喪屍有大姨媽這個生物麽?他可以確定屍兵和屍將絕壁沒有,但是,無法確定屍王是否有,所以不好說什麽。尋摸著,客氣一下,扯犢子兩句吧,對方也很配合的跟他扯犢子,現在呢,下屬竟然是傳達了對方下屬有舉動的消息上來,他這頓時就懷疑了,是否,對方來這裏隻是為了有什麽舉動?這個想法簡直那就是越是想就越是覺得有可能啊。真的,真的很懷疑啊。

精貨歪著頭看著萌貨。

“sao年,我有喜歡的人了,並且我喜歡的人肯定不是你,你看著我也沒有用。你這麽的看下去,我也一樣不會喜歡你。sao年,你就死了這麽一份心吧,真的,真的。現在死了這麽一份心那還是來得及的。要是現在不死這麽一份心從而是陷進去了,那就不是很好了,到時候還的是怨恨我呀啥啥啥的。”萌貨道。

“不要跟我梔子花的茉莉花,好麽。”精貨說道:“現在我就問你,是否帶人來了。”“這不是廢話麽?”萌貨翻了翻白眼道:“我可是要途徑人家蠢貨的地盤。你是清爽,直接就是單槍匹馬的過去了,人家不得防備?人家要是防備我不得準備一點炮灰啥的?”

萌貨說著那是不以為意的樣子,心中但其實猶如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啊。眼前這是個什麽節奏?什麽路數?什麽意思?莫非是說對方發現了什麽?這麽一種可能性很大的。對方要不是發現了什麽的話,不會如此一般的重視。是的,是了。

但是,萌貨絕壁不能夠承認。就算是針具什麽的都擺在了眼前,她也要裝傻到底。哪怕是說蠢貨將下屬入侵到了她的親衛這種無聊的解釋都行。

“你的人沒有隨著你而到來。”精貨道。

“這不是廢話麽?我要是帶著一大票的人到來,那不是對你的一種侮辱麽?我要是對你侮辱的話,你願意?有的時候,同盟就是這麽的簡簡單單的就被破壞的體無完膚的啊。這種愚蠢的事情我是肯定不會做的。”萌貨搖頭。

“你的下屬好像是不太安寧,似乎正在搞什麽舉動的樣子。”精貨道。

“屍兵,屍將,本身就不是安寧的貨啊,我要讓你在一個地方站著安寧的等我一個小時,你是否等?並且還指不定是要等多久,我下達的命令就是原地晃蕩不要走遠,我又不是下達的命令是原地站著不動,誰來抽你兩巴掌也不動。”萌貨翻了翻白眼。

從聊天到此刻,精貨從萌貨的臉上那簡直就是任何的反常都看不到。對方的每一個回答,每一個答案都是中規中矩的。

“一起去看看,如何?”精貨道。

“可以!”萌貨點頭。

萌貨這是尋摸著一會應該怎麽解釋。首選,不發現鎧甲那是還則罷了,其次,要是發現了鎧甲那就幹脆說,下屬穿著玩,莫非這種東西也跟個寶一樣的不願意給?不願意給就脫掉唄。到時候就假裝脫掉,對方為了雙方之間能夠默契無間的合作,那肯定是會讓步。

萌貨已經是徹底的運籌帷幄好了,她深入到了每一環對方的n個表情和n種提問方式,然後,她也提前的準備好了n個答案準備應付對方。她覺得自己應該是滴水不漏,應該米有太大的問題了。嗯嗯,她是芥末來認為的。

就這麽,精貨帶著萌貨來到了事發地點。這個情況就是,一地的屍體啊。萌貨的人不在這裏,但是從地上的腳印之上不難看得出來,那是有著大批的喪屍大軍到來過的。

精貨第一時間所關心的並不是什麽博物館之中有什麽可以吸引你的東西,他第一時間所關心的是,萌貨的人為什麽要攻擊他的人。這完全是說不過去的,萌貨哪怕是要攻擊他,那也不是帶著二百啊,那要是帶著二十萬啊。

“這裏腫麽了。”萌貨看著事發現場,倒吸一口涼氣的說。這裏,真的是很亂,很是淩亂,非常之啊。

“這裏曾經經曆過一場屠殺,我的人在這屠殺之中完全沒有還手之力,純粹是被屠殺的份。”精貨的眼神之中帶著悲傷。

每一個屍王都可以操控屍將,屍將都可以操控屍兵。每一個屍兵,屍將的死亡那都會被他的上級所知道。屍兵死了,屍將知道,屍將死了,屍王知道,就是這麽一種路數。

屍將知道了自己的下屬大麵積死亡,隨即情報趕忙上報,地點要在上報之前確認。然後,精貨就知道了這事發地點出了事,然後他就來了。

“誰能夠告訴我,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麽?”萌貨有點蒙。

萌貨是真的有點蒙,她的到來那是偷偷摸摸的拿裝備,現在暗殺精貨的下屬還囤屍於此這是幾個意思?或者,壓根就是蠢貨的人時刻跟隨在身邊,找準了機會趕忙挑撥離間?那也不是很現實啊,因為蠢貨和她們本身無紛爭,那些個事情都是鄭小天搞出來的,她曾經都誤會過好麽。哎呀,腦子都亂了。

“讓你的下屬隨便來一個,然後,你隨便的問一問,什麽事情不都是真相了麽。”精貨道。

“也是,也是!”萌貨點了點頭,隨即就將下屬召喚了過來。

一枚屍將被召喚到了萌貨的麵前,他的身上沒有外在鎧甲,隻是收了一套在思維海,所以他倒是不怕被發現什麽。

“你能否告訴過我是否來到過這裏。”萌貨指著地麵衝著下屬道。

“發現過騷亂,所以來過。但是來了以後除了屍體神馬都沒有看見,所以我們還是選擇退了出去。”屍將道。

屍將的言語是鄭小天教的,鄭小天的台詞就是發現騷亂。這個騷亂自然是形容他的,他將所有屍兵死亡的責任攬上身,現在也離開了這裏在外圍等待著萌貨。

“我的下屬恐怕也知道的不詳細。”萌貨看向了精貨。

精貨聳動了一下筆尖,那熟悉的味道一點一點被吸入到了鼻孔之中,隨著味道的囤積,他的腦海之中頓時出現了一枚男子的臉頰,這個人,那就是蠢貨安置在幸存者基地特種大隊裏麵的小隊長,上尉鄭小天。

“你的人知道的不詳細,我似乎知道了一點。蠢貨這個家夥,還真的是噬無忌憚的向我示威呢。還企圖栽贓?不錯,不錯,這個家夥真的是嫌命長,很是很不錯呀。”精貨那叫一個氣啊,這事情,絕壁不能夠這麽的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