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曝光

刷,刷,刷!

隨著革浮的操控,骨刺果然是朝著大樓的窗台之處攻擊了過去。樂文小說|

這是革浮經過了千思萬想之後才決定的決定,他算是看出來了,對方這是一種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幹掉個把沒得談的路數。反正他的到來也是為了幹掉個把人,那麽,幹脆就是從此刻開始好了,這是沒說的,完全沒說的。

砰,砰,砰!

每一下的攻擊都命中了,但是,沒有一下攻擊是真的將誰誰誰給弄死。這樣子的一種結局,這樣子的一種狀態讓革浮的心境波動非常之大。他,著實是沒有想到過會發生如此一般的事情,他,心情很是陰霾。

鄭小天的每一位鎧甲戰士處在於明麵,人體的骨頭很多,骨刺很多,但是能夠發動到攻擊之中那是需要多大的能量波動?所以他不操心。憑借對方所展現出來的姿態,那,頂多也就是三五十根而已,他的鎧甲戰士足夠抵擋了。那麽,對方企圖是幹掉他的鎧甲戰士然後再來跟他談判的構想那是絕壁不可能成功了。

“我這是奈何不了你了唄?”革浮看著鄭小天道。

“不要這麽說嘛,你這麽說的話,我很是傲嬌的感覺啊。整個人,那簡直就是進入到了飄飄然的這麽一種姿態之中,前所未有的飄忽的說。哎呀,哎呀……”鄭小天嘚瑟不已。當已經是確定了對方的的確確是威脅不到他的下屬以後,他那就是更為的嘚瑟了。

“既然無法針對你的下屬,那麽,針對你好了。”革浮將目光重新鎖定在了鄭小天的身上。他,他是這麽的淡淡然一般的看著對方。

鄭小天直接無視對方的目光,他,直接就是不與對方進行對視,隨便對方怎麽看著他,各種的隨意,反正他無所謂,反正他不搭理,反正他就這麽的看著天空,猶如是正在想著自己的事情一樣。

嗖,嗖,嗖!

一根一根的骨刺從天而降。這是剛才調動過去攻擊軟柿子的骨刺,現在,這些骨刺被調動了起來進行攻擊鄭小天的路數。

鄭小天看著頭頂之上的攻擊,倒也是,有點頭痛了。對方不攻擊他的下屬單純是攻擊他,那就是全力以赴的這麽一種感覺,那就不是那麽好抵擋的。現在,必須是要離開與這裏。要不然,太危險。但是,離開與這裏也不是那麽簡單的,骨刺對於他的腳底板還是存在著致命的威脅。離開,也不是,不離開,也不是,怎麽地來選擇反正都不是。這就真的是讓人挺頭痛了。不知道怎麽是好,不知道如何來抉擇鳥。

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突然之間,鄭小天腦海之中靈光一閃,似乎,自己都已經是處在了一種並不是很畏懼死亡的姿態,那麽,自己還有什麽好怕的呢?說直白一點,這就隻是一個分身,既然是分身,活著固然是最好,死了也就還則罷了,對不對?

鄭小天站起身來。

就是這一刻!革浮那叫一個激動啊,總算,總算是對方站起身來了。他操控著頭頂的攻擊朝著對方降落而去,他也操控著腳下的攻擊在驟然之間展開著。

鄭小天蜻蜓點水一般的處在了骨刺之上跳躍著,幾個挪移,他眨眼之間就與對方的喪屍大軍靠近了。隨即,他一個跳水的姿勢擺了出來,然後,他雙手豎立與頭頂之上合十,向下一躍而去。

砰,砰!

鄭小天雙手撐著地麵,然後兩個翻滾就穩住了自己的身形,隨即徹底的沒入到了喪屍大軍之中。這可不是他的喪屍大軍,這可是人家的喪屍大軍。換言之,現在人家想要傷害到他,首先是要將喪屍大軍給殺光光。要是人家將自己的喪屍大軍殺光光的話,嗬嗬,他沒有任何的反對意見,反倒而,他簡直就是很讚同的樣子呢。嗯嗯!

鄭小天的舉動的確是給革浮出了這麽一個大難題。他怎麽都不會想到對方竟然是蹦躂到了喪屍大軍之中,這個不要碧蓮的貨色,頓時就是讓他挺無語,頓時就是讓他挺淩亂,頓時就是讓他整個人都挺不愉快的了。

革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思緒著,咋弄是好呢。若是想要找到對方,這,難免就得是要一個撕啊。本來自己這邊士氣就已經是跌落穀底了,要是被自己這麽一個自己人在撕兩下子,那,豈不是更為的士氣低落?自己人都傷害自己人了,那麽,自信心從何而來?簡直,無法擁有自信心這麽一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東西了。

革浮不知道是應該腫麽的來操作了,挺淩亂的就是了。

有了。革浮有了這麽一種辦法,那就是將自己給曝光出來。隻要自己大聲說道,自己是革首的第一心腹革浮,現在正在追殺著對方精銳的首領,那麽,這一刻的時候士氣頓時起來。但是,他必須要麵對於一點,失敗不起。是的,一旦是失敗了的話,當著大家的麵前,大家就會懷疑革首的戰鬥力。一旦是成功了的話,那當然是再好不過。

這就是為什麽偷襲要偷偷摸摸的不能明麵之上來,因為這偷襲壓根就是隻能贏,不能輸啊。

“怎麽辦是好呢?”革浮還是沒有主意。剛才所想到的辦法,那似乎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好像,他已經是沒有了選擇,隻能夠那麽的去做。隻是,曝光這不是他所想的,行動的初衷壓根不是曝光。現在,行動那是損失了多少人?在損失了這麽多人的情況之下曝光真的是好麽?

“罷了罷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自信一點。”革浮自我安慰道。

鄭小天龜縮在了對方的大軍之中,這叫一個爽啊。對方的攻擊還能打下去麽?不能夠啊。他也看出來了,這一支小分隊是成功就會曝光身份,鼓舞士氣,失敗就偷偷摸摸的撤離。這也真的是聽艱辛的,默默無聞的還得做著失敗的英雄。跟著這樣子一個憋屈的老大,還忠心耿耿,一個一個智商都有著莫大的問題啊。

“筒子們,我是革浮,也就是革首大人的大將。現在,我正在執行者追殺對方領導人的工作。”革浮道。

“吼……”喪屍們興奮了,呼叫聲連連。這一段時間,那可真的是辛苦他們了。這一段時間,那簡直就是噩夢啊。即便是前腳將對方包圍起來,後腳,對方想走隨時可以走。度覅昂壓根就是不以為意的被你給包圍啊,這姿態,簡直了都。

“然後呢,剛才經過我的打擊,他很是無可奈何地跑到了你們的包圍之中,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你們隻需要給我將其抓出來,我就能夠一擊必殺。”革浮大喝道。

喪屍人群之中的鄭小天頓時就是意識到了不妙,這不是完犢子了麽?隨即自己就會是被曝光,曝光了以後自己就無法愉快的玩耍了。

“吼……”喪屍吼叫了起來。

鄭小天這麽一個屬於敵軍的家夥,第一時間就被周邊的喪屍給找了出來。既然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那要是幹掉的話豈不是功勞一件?這麽的一想之後,頓時,周邊的這些喪屍就迫不及待的朝著鄭小天展開了攻擊。

“我去,真的是當我十分之好欺負的節奏呢。”鄭小天咧嘴一笑,唐刀在此一刻驟然之間拔出了刀鞘。刷,刷,刷,噗噗噗!一刀一刀的舞動了出去,一顆一顆的頭怒被斬斷了掉落與地麵之上。

這就是強弩之末?強弩之末竟然是如此一般的紐幣?這幫人的戰鬥數值那是要有多麽的恐怖啊。這就是大家統一的想法,被此刻眼前的事情給刺激了以後,大家那好不容易提起來的士氣,頓時就是蕩然無存了。

這就是語言的技巧了,革浮壓根就不應該說鄭小天是強弩之末。但是,他不說這個的話,無法裝幣啊。他要裝幣就得是這麽說,這麽的說了雖然成功的鼓舞了士氣,但是也隨著鄭小天的一擊士氣全無,這事情整的,簡直了都。怎麽做,怎麽都不對啊。

但是,鄭小天的身形的的確確那是曝光了出來,這是個事實。

革浮朝著鄭小天貼了過去,本來,他沒有想過要這樣子就展開攻擊的。但是,他現在是不得不攻擊,他必須是要攻擊出來一點建樹,這樣子才能夠將士氣給提起來。

革浮站立於一根骨刺之上,他的身邊圍繞著好多好多的骨刺,這些都是即將要展開攻擊的恐怖骨刺。他將會利用這些骨刺給對方帶來噩夢,然後給自己帶來士氣。

鄭小天不想戰,因為戰了沒啥好處,盡是壞處,完全沒有戰的這麽一份必要性。他在尋摸著,他在捉摸著應該是怎麽的跑掉。對方已經將他鎖定,周邊也完全是虎視眈眈,想跑,這是一件技術之上的問題,非常之不好做到,頭痛啊。

來了,攻擊已經是來了。攻擊這個東西是不等人的,攻擊可不會等你準備好啥啥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