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王子

不過,鄭小天背上了這麽一個罪名,他突然之間意識到,要是自己不將對方的妹妹給綁了,這完全是對不起自己啊。所以,他幹脆就是尋摸著將對方的妹妹給綁了算了。對方所說的什麽放了他就可以保證妹妹的安全,他也準備如此一般的當成一個條件來做。前提,對方真的是有著能夠威脅到他的一刻。

“勞資決定了!”鄭小天站起身來,道:“既然這個幣說我綁架了他的妹妹,那麽,我幹脆就是綁架一個給他看看。是了,勞資決定綁架他的妹妹了。”

“別鬧,你也不是個缺女人的人,這事情有什麽好幹的呢。”桑依道。

“我說真的,我沒鬧。”鄭小天一臉正色道:“這跟缺不缺女人沒有半分錢的關係,隻是,對方讓我承擔了這麽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我要是不去做,太吃虧了。”

與此同時,革首的會議室之中迎來了大戰歸來的革浮。

“情況如何?”革首迫不及待的問道。

“雖然不是很理想,但是,士氣還是回來了不老少,對方還背上了一個同仇敵愾的罪名。我汙蔑了他一把。”革浮道。

“哎呀,你說個話也是這樣子的,一知半解的,你就不能正常一點的跟我說說?你就不能告訴告訴我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革首問道。

“可以!”革浮隨即就慢條斯理的從頭到尾描述了一下。一開始,大戰如何如何是激烈不已,後來,他是如何的利用陰謀詭計在險些翻船的時候扳回一局啥啥啥的。

革首從頭到尾的聽完了,他此刻已經是衝著革浮豎起了大拇指,他不無讚揚道:“不錯,不錯,果然是我看好的男人。即便是都達到了要陰溝裏翻船的這一步了,你還是可以反撲回來。你很是能幹啊,真的是我沒有看錯你呢。”

“老大謬讚了。我隻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其餘的,沒有什麽的。”革浮擺手。

“這樣,這件事情那就是幹脆你來發揮好了。接下來的大軍,我完全是交給你來調遣。我隻是你們的老大而已,我隻是資格老而已,但其實,我完全不適合調動大軍,大家也不用勸我什麽的,我不調動大軍不代表我不存在對不對?我還是跟大家共同進退,嗯,就是這麽的來說定了。”革首道。

大家倒是沒有想到,革浮進行了一場失敗的戰役竟然是升級成為了二掌櫃,這事情整的,早要是知道如此,他們也搶著去不就完事了麽?現在這麽一個時候,那真的是說什麽都後悔了。有一個算一個,那簡直就是悔不該當初的這麽一種姿態啊。

大家都所不知道的是,有著一隻小分隊順著革浮的軌跡已經是潛入到了他們的周邊,這是正在潛伏著等待那麽一個契機。

革浮得到了重用的那麽一瞬間,第一想的事情就是見的自己的妹妹一麵。

革浮匆匆忙忙的就找到了革飄,他可以升級,他就可以讓自己的妹妹升級。升級了,他就可以在自己的妹妹身邊遍布重兵,這樣子的話,自己的妹妹的生命安全才能夠得到前所未有的保證。他什麽都不在乎,陣地破了都不在乎,隻在乎自己的這個妹妹。

革浮永遠都記得,自己的妹妹那時被自己禍禍成這個樣子的。

當時,革浮被感染了,他正在一點一點的變成喪屍。隨即,他抓住了妹妹,在這麽一種絕望的眼神之中他清醒了過來,他變成了那種可以在擁有記憶狀態之中修煉的喪屍款式。但是,他的妹妹無法辦到。

革浮的爪子之中那是有著劇毒的,這劇毒直接就是將妹妹給感染了。在感染之中,妹妹變成了喪屍。變成了喪屍以後,革浮幫助她提升等級,一點一點,一直是提升到了屍將的級別。現在,雖然說血緣之上對方是他的妹妹,但是記憶之中完全是記不得他了都。這是一個悲哀,這一切都是命運。

“哥!”革飄衝著革浮叫了一聲。

革浮回歸到了思緒之中,他笑看著革飄道:“妹,現在我是革首大軍的二當家了,所有的喪屍都是我調遣,我準備讓你充當第一軍團的副軍團長,你隻需要跟隨著軍團長就可以了,他在那裏,你在哪裏,千萬是不要隨便的晃蕩。”

誰都知道革飄是革浮的妹妹,若是到時候革飄死了,第一軍團的軍團長日子也絕壁不好過。所以,革浮相當於是給第一軍團長送過去了一個定時炸彈,必須是要時刻的保護好,一旦是保護不好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了。

“其實你就是給我找了個保姆,其實,你就是要讓軍團長保護我的安全。”革飄道。

革飄其實都懂,她隻是沒有記憶而已,不代表她沒有腦子。她還是挺聰明的一枚喪屍,隻是可惜當了喪屍而已,要不然,憑借著她的美色和頭腦,一定是會過得非常之愉快的。

革浮也就是因為此,覺得還能是對不起自己的妹妹。如果不是被自己禍禍的話,哪怕自己是個喪屍,那也會保護妹妹的安全。而,妹妹會在幸存者基地跟同類一起幸福快樂的生存者,這,完全隻是一個吃人的社會而已,這,真的是不有利於心性的成長。

“哥,其實你大可不必這麽的照顧著我,我不能總被你一直的照顧著,這樣子難以長大的。”革飄道。

“要長大幹什麽?水到渠成之下,以後你會遇到你的白馬王子,到時候,王子會娶你過門,王子會對你很好很好,你可以一直都長不大,你要長大幹什麽呢?”革浮摸了摸革飄的後腦勺道:“行了行了,我去忙了。你呢一會上第一軍團報到去,現在我就將這一項任命傳達給第一軍團的軍團長去。”

鄭小天等精銳就處在一邊潛伏著,對方也是優越感十足啊,完全都懶得去感知一下周邊是不是有埋伏,簡直就是很放心的樣子。

現在,鄭小天已經是確定了對方的妹妹是誰了,他相信不會是對方做戲給自己看的。換言之,隻要是將這個二貨娘們給待會去的話,那就贏了。

鄭小天招了招手。

一枚屍將來到了鄭小天的身邊,鄭小天衝著對方耳語了起來。

屍將挺不願意幹這麽一種不要臉的事情的,隻是,這命令是鄭小天下達的,無可奈何,沒有什麽辦法而已。那麽,幹了,隻能夠是幹了。

屍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盔甲,隨即緊握著兩把匕首緩緩地朝著革飄走了去。一個小女生而已,兩把刀子一把脖子一把臉頰,隻要是刀鋒架上去的話,頓時就是花容失色了。

對於喪屍這麽一個敢達敢殺的種族,卑鄙那就是無恥。綁票就是卑鄙,綁票就是無恥。上峰有令,不得不從,要不然,真心不想從啊。

革飄在驟然之間轉身過來,她一雙眸子充滿著寒光的看著屍將道:“你想幹什麽?”“我要說我想護衛你的安全,你相信麽?”屍將心說了,我要是將刀子夾著你,你不動,勞資保證你會十分之安全,誰都傷害不到你絲毫。

“信你爸爸,你當老娘小腦缺失吧。”革飄動了,那就猶如是飄動一般來到了屍將的麵前,一巴掌快如風一般的打在了屍將的臉頰之上。

啪!

嗖!

屍將倒飛而去。他充分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臉骨都被打的骨折了。去呀,對方一個小小的女紙而已,竟然是有這麽恐怖的戰鬥數值?並且,臉上的麻痹感正在緩慢的席卷到全身之上,這又是個什麽樣子的節奏啊,病毒感染是麽?哇呀呀,這個女娃娃好詭異的說啊。

屍將真的是白死都不得其解了,整個人無法理解此刻的局麵了都。

鄭小天身形一瞬就出去了,他處在了屍將的身後伸出了一隻手,在托住了對方後背的那一瞬間,他帶著對方原地轉動了一個圈將衝擊力緩衝了下來。

“王子?”革飄雙眼閃閃著星星的看著鄭小天。她看任何的人都沒有感覺,但是,唯獨是看著鄭小天有著眼前一亮的感覺。就對方這個登場的方式,那簡直就是王八之氣四射啊,就對方這護犢子的姿態,那就是王子的處事方針啊。這絕對是隻有擁有者王子的血統才能夠做的這麽的自然,這絕對不是充話費送的王子。

革飄興奮了,原來哥哥說的是真的,真的是有著那麽一天王子會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就這麽的保護著自己,就這麽的讓自己繼續的幼稚下去。這一切,都尼瑪是真的啊。

革飄帶著飄飄然的心朝著鄭小天走去。

“這小妞被灌了chun藥了吧?”鄭小天看著目標小妞的眼神,他這是攻擊都沒有這麽大的臉,人家一臉chun情的麵對你,你對著人家下狠手,這要是傳出去了,不單單是喪屍不恥,哪怕是人類也不恥這樣子的行為。

鄭小天覺得自己就是被對方給將了一軍,現在,毛事情都無法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