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提條件

鄭小天就這麽的將對方給帶了回來,他也就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這是要跟我回去對方直接就是很清爽的回答,好啊。。しw0。

鄭小天就納悶了,為毛這麽的簡單捏對方也是個米女,在喪屍之中不毀容的都是美女,更何況在不毀容之中對方也是一級大美女,怎麽自己還說帶走就能輕鬆地帶走呢。讓人,完全那是難以理解啊。

鄭小天順順利利的回到了大隊之中,革飄,時刻的跟隨在鄭小天的身邊,那意思,沒有一點要離開的感覺。

鄭小天,走哪裏都甩不掉對方,那心情,外人簡直就是難以來理解。

但是,革首的陣地之中,革浮那是都快瘋掉了。他也跟自己的妹妹說好了,妹妹也答應了,那就說明會前往第一軍團。然後呢,他召集大家開會,第一軍團的軍團長都來了,但是完全沒有看見妹妹的身影,問對方吧,對方回答了,革飄壓根就沒有來過啊。

革浮連會議都不開了,滿基地的尋找了起來革飄。最後的結果,那就是沒結果。整個基地那就不知道革飄在哪裏。這個心情啊,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不好了。

革浮就納悶了,自己的妹妹那是很乖很乖的一個女娃娃啊,那是不會輕易的就自己給自己做主的。那麽,現在看不見妹妹的身形這麽一個事實到底是因為什麽呢妹妹出跑了他不相信,絕壁那是不相信。

隨後,革浮就開始一個一個的詢問,一個一個的探索,一個一個的調查。這種方式之下,在浪費了三個小時以後,他總算是價格可用的情報拿到了手心之中。的確,妹妹離開了基地。那是跟著一個陌生人,不對,是跟著三個陌生屍將離開的基地。

當時,大家隻會是認為革飄帶著三位他們所不認識的下屬去執行什麽任務。但是,現在革浮都這麽的重視了,那還能是這個事情麽擺明就不得是啊。

綁票這兩個進入到了革浮的思緒之中,當時,他就是汙蔑對方綁票了他的妹妹,所以就無可奈何地放過了對方。但是,當時他是奈何不了對方,並且自己受傷了也需要休養那麽一下下的節奏。現在,現在沒有想到的是綁票的事情還真心是發生了。哎呀,哎呀稀巴了,這個事情這是讓人腫麽來說,哎呀

冷靜,冷靜革浮安慰著自己冷靜下來。現在這麽一個時候,繼續的惶恐,繼續的慌張下去那也是無濟於事了。所以,現在當務之急還的是徹底的冷靜下來。好好的研究研究這個事情應該是腫麽的來操作。對方既然是綁票的話,那就肯定會給他消息,需要什麽的話也會告訴他,到時候,那就可以再來談,這些那都不是事。任何可以談的事情,那就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怕的是對方談都不談直接撕票,要是這樣子的話,那就是他將自己的妹妹給害了。因為,當時可是他汙蔑的對方,對方懷恨在心也是因為這個啊。

等革浮等待著。他算計了一下時間,妹妹消失到現在,天都快亮了,對方還不來找自己洽談,這是幾個意思該不會對方真的是談都不準備談,直接就是要撕票的節奏吧壓實這樣子的話,對方真的就是太過混了,非常之過混啊。

“等我呢麽”聲音傳入到了革浮的耳孔之中。

“納尼”革浮扭轉過頭。不知道是何時,一道身形竟然是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那要是對方展開偷襲呀什麽的,自己還能夠愉快麽自己還能夠清爽麽

“你要是等我,我就留下,你要不是等我的話,那麽我就走了。你可是要好好的考慮清楚,到底,你是等我呢,還是不等我呢。”鄭小天這是邁步就要走的一個節奏。

“你等一下”革浮衝著鄭小天道。

“我就覺得你是在等我,現在一看的話,果不其然,你的確是在等我呢。那行,我留下了。”鄭小天朝著革浮,走了過去。

“你將我的妹妹到底是咋地了。”革浮陰沉著一雙眼睛看著鄭小天問道。

“我碰都沒有碰你的妹妹一下,我能將你的妹妹咋地你是不是腦子太肮髒,然後簡直就是想太多了。你想的事情,絕壁那是不可能的。你想的事情,那就隻是存在於你那齷齪的思緒之中,嗯嗯,千萬不要將我給玷汙了呢。”鄭小天道。

“你很心虛,要不然你不會解釋這麽多。那就說明,更是說明你將我妹妹給糟踐了。按地位,無所謂,隻要是人還活著,哪怕是被你糟踐了也沒有關係。談談吧,到底是要如何才能夠放了我的妹妹。”革浮冷靜了下來,準備好好的跟鄭小天談談。

“我要是不準備跟你正經的談呢”鄭小天不喜歡被人牽著走,要是一開始就牽著走的話,那還談什麽那談判頓時就是失去了意義。

“你要是不準備跟我好好談,我覺得你應該不會來到這裏,你也不會做出來綁架我妹妹的事情。既然你綁架了,既然你是來了,既然,你本身就想說一點什麽,那麽,幹脆直接,你就說出來吧,嗯,說出來,我做得到,我會做到,做不到我會想辦法做到。要是你說出來的事情是不現實的,那麽,就算是我妹妹掛掉了也沒有關係,我絕對是會報仇,我要將你挫骨揚灰,灰,灰,灰啊。”革浮咬牙切齒道。

“我想說”鄭小天抓了抓後腦勺道:“你們還是投降吧。”

鄭小天說出來這個那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他們隻是先鋒兵,目的是為了吸引眼球,在吸引眼球的時候,幾個主要的地方已經是被偷偷地占據了。到時候,大軍將會在驟然之間廝殺進來,到時候,喪屍大軍兩撥就徹底的亂了。在這麽一個混亂的局麵之中,他們會進行斬首計劃,目的,那就是為了將老大級別的斬掉。

所以,鄭小天有著絕對的把握自己這邊那是贏定了,他更是有著絕對的把握,對方那邊是輸定了。輸定了,那還玩什麽早一點投降,投降起碼不會死啊。要是不投降,到時候那是衝著弄死對方而來定論的,這樣子,真的是好麽。

“我就知道你會提出來這種壓根簡直不用談的事情來,你也真的是夠了,什麽條件都敢於朝著外麵提,我也真的是對你挺無語的了。”革浮搖了搖頭。

“sao年,你要這麽想,喪屍大軍不可能這麽的一隻互相爭鬥和和諧下去,要麽就出來一個人讓大家心甘情願當老大,心甘情願被調動,要麽,喪屍大軍就會互相廝殺出來一個老大,利用武力壓製對方臣服,反正是不可能和諧的。那麽,我讓你投降了又能是咋地,你是少一塊肉了麽你沒有。既然你沒有,何必要介意我很納悶,為何你要介意”鄭小天道。

“你不懂,你也不需要明白,反正要我投降那就是不現實的事情,為了自己,為了老大,為了這一片的所有喪屍大軍我也得是要爭取一下。是要整合,不過憑什麽你當老大你想當老大,勞資莫非就想給你當小弟你又不是勞資妹夫。”革浮沒好氣道。

“你看,你看,你這回絕的很是幹脆,簡直就是不想談啊。你要是這樣子的話,我頓時就是無語了。非常之淩亂了都。”鄭小天搖頭。

“少跟我梔子花的茉莉花。”革浮擺手道:“說出來別的條件。你要是指望要挾我妹妹能夠讓我背叛老大,那是不現實的,你還不如提出來一點比較現實的,提出來一點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來,這樣子,你也好,我也好,大家不是都挺愉快的麽。”

“你讓我想想。”鄭小天道。

革浮倒也是不催促對方,保不齊,對方想著想著,最後真的是想出來一個自己可以答應也絕壁影響不到提議來呢那個時候,妹妹也救了回來,那個時候,那不是挺好的事情麽。嗯嗯

“經過我的深思熟慮,我想好了。你若是願意跟著我混的話,那麽,我也倒是願意放了你妹妹。你在我的陣營之中和你的妹妹,想幹什麽幹什麽,這一次的攻打,你倆完全不用出力,下一次開始,你倆為我盡心盡力,什麽事情都沒有了,齊活,ok,喲西,挺好的。”鄭小天道。

“嗬嗬”革浮搖頭一笑,對方用一個妹妹還的是將他騙到對方的陣營之中去,對方這也真的是比較天真了。明顯就是盯上了他的戰鬥力,明顯就是有所顧忌。若是他真的是答應了對方,那麽,他的老大就缺少了一大助力,那麽,他的老大就真的是危險了。他要是答應了對方,他的小腦才真的是有點缺失了。這樣子的事情他是不會幹的,他還沒有蠢到這麽一種地步。即便,即便那是拿著他妹妹的性命來威脅,那也絕對是不得行的,他不會背叛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