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出於預料之外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想咋地?”鄭小天反問道。

“我就想要你將我的妹妹還給我。僅此而已!”這一點,革浮倒是實話實說。他就這麽一個妹妹,他就隻是希望妹妹可以平平安安的。他不在乎妹妹將來是不是天下第一女將軍,他就在乎妹妹是不是每日都很平安的節奏。

“你也不答應我的要求,你還指望我答應你的要求,你覺得,我是那麽好說話的人麽?你要真的是覺得是,那並不是恭維我,隻是你看人很是很眼光不準,你看人,很是很失敗的說。”鄭小天道。

“你的意思,此刻的言語那就是沒得談了是吧?”革浮陰沉沉道。

“不是沒得談,是要按照我的方式和方法談。而,我的方式和方法已經是跟你談了。”鄭小天聳了聳肩道:“隻是,你並不願意跟我談,不是麽。你要是願意跟我談的話,這件事情還是很好談的。你說你不背叛你老大,行,你讓你老大跟我打,然後呢,你可以投降給我啊。但是,但是你完全就是讓我簡直是不想說你了都。嗯嗯!”

“好吧,既然是如此一般的話,那麽,我就隻當我的妹妹死了。既然是我的妹妹死了的話,那麽,我就得是報仇,你都到了我的底盤之上了,那麽,不管是我幹的掉還是幹不掉你,你也都不用走了。”革浮說的那是斬釘截鐵,這就是他此刻的中心思想了。

鄭小天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可以堅定堅決到如此一般的地步,去呀,對方這是連妹妹都是不管不顧了麽?根據他與那個小丫頭的聊天,對方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的哥哥很是很愛自己,自己的哥哥,那絕對是會為了自己而做任何的事情,但是,現在呢?這是做任何事情的節奏麽?這是要為了還沒有死的她來報仇啊,這,什麽一種節奏啊。

“吼……”革浮,吼叫了起來。那強大的吼叫聲,傳達著他此刻的命令。這命令傳達出去以後,旁邊,四周,頓時那就是嗖嗖嗖,動靜出現了。一道一道的身形顯現了出來,然後,圍繞著鄭小天而有著五百米,不,是三百米,不,現在隻有一百米了。是這麽一個一百米的距離,但是,對方也完全是沒有想過要靠近的這麽一種樣子,不知道是對方到底要幹哈玩意,真的是,讓人無法理解的節奏啊。

鄭小天吞咽了一口口水,總覺得,好像是有什麽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我們雖然是喪屍,但是,我們也是人,我們既然是人,那麽自然也就是會陣,現在,出現在你麵前的就是陣法,這是我所想出來的,密集大陣。你一刀子下去,頂多也就是幹掉小貓三五隻,但是周邊的全部都是你的威脅,人家一旦是一窩蜂湧上來,你就算是一刀子一刀子的抽出去,最後,你的下場也是愉快不到哪裏去。保守估計,你是九成九會死。”革浮一笑。

“九成九是保守估計?你們家的保守估計是九成九?哎呀,哎呀,我真的是,已然是不想多說什麽廢話了。”鄭小天擺手道:“戰鬥吧,讓我徹底的見識見識你的厲害,來來來,徹底的將你的威能給我展現出來。”

革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搖了搖頭道:“我不準備動用大陣幹掉你。那,隻是為了以防我真的是無法幹掉你的時候才使用的。而,現在我準備動用自己的實力幹掉你。喲西,我是這麽的來想的。”

“關鍵是你也沒有什麽實力啊,你是哪裏來的優越感,莫非,上一次你的骨頭不是我給斬斷的?我,真的是不知道應該腫麽的來說你了都。我,簡直是,無語了。”鄭小天搖頭道:“你知道何為一,何為二三麽?何為能夠一就能一二三麽?”

“上次的事情已經是過去了,現在,不用再提了。”革浮擺手道:“人,都得是向前看,你也得是向前看。上一次你是很膩害,那是因為我有點虛,這一次,你還膩害什麽?我可是處在了全盛狀態之中,我,絕壁是幹掉你沒有懸念的。”

“切!”鄭小天不置可否,他還是不知道對方是哪裏來的優越感。感覺就是信心十足的樣子,又沒有交手過對不對?要是算上上一次的交手的話那吃虧的是對方也不是自己啊。這事情整的,讓人挺無語的就是了。

“動起來!”革浮大喝一聲,身形在驟然之間就朝著鄭小天席卷而去了。速度很快,瞬間就貼到了對方的麵前。手心之中緊握著的一刀也是朝著對方力劈華山而去。這一刀一旦是命中了的話,那才真的是……

手刀?鄭小天可以感受得到對方對於自己那手掌的充分自信心。要是沒有這麽一份自信,對方會利用手刀來充當刀麽?

鏘!

鄭小天唐刀出鞘,迎了上去。實話說他的確是沒有準備好就是了,沒有想過到來是為了戰鬥的。他的到來,純粹是為了談判的。自認為對方的妹妹很重要,自認為百分之百有的談,最差也是將對方帶回去。但是,他想多了。對方竟然,竟然是可以這樣子玩哈,竟然是可以當做妹妹死了來報仇,這真的是……

鄭小天唐刀舞動了起來。隻聽叮叮叮,猶如是兵刃之間的交鋒那簡直就是不絕於耳啊。你來我往,激烈非凡。但是,看得出來鄭小天沒有對方來的靈活。手刀,那胳膊的兩節換言之就是刀身了,這一把刀可以三折,還是隨著對方意念而隨意。並且,對方一條手臂也就一米來長,他這是唐刀加上手臂兩米多長,他這完全沒有對方來的靈活。

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是,一個人手臂那可是兩隻,現在革浮一隻手臂就打的鄭小天捉襟見底了,那要是兩隻一起來呢?那又是一種什麽樣子的威能?那威力,想想就要瘋掉了。

鄭小天也意識到了這麽一點,雖然說對方的手臂到目前還沒有展開偷襲,但是,食客之中他都在防備著對方的偷襲。他都已經是做好了對方會偷襲的這麽一種準備了。一旦對方偷襲,他的中長刀就會展開抵擋。

突然之間鄭小天意識到了不對,為什麽要展開抵擋呢,為什麽不是在現在就直接拔出來呢?要是一個長刀,一個中長刀,直接就是壓上去那或許情況就頓時改變了也不一定捏?

想到就要做到,當即,鄭小天左手拔出了中長刀,緊握刀柄舞動刀身就迎了上去。右手與左手之間的左右掩護,讓人簡直就是無法分辨到底哪一個是主公,哪一個是輔助,讓人看著簡直就是眼花繚亂的這麽一種感覺了都。

鄭小天樂了,目前來看的話,勝利的天平似乎是正在朝著自己這邊傾斜呢。目前來看的話,最後贏家製定是自己的節奏呢。喲西,想想就挺開心的這麽一種樣子呢。

“小子,你太天真了。我的左手不用來攻擊,但是用來結印啊。”革浮說著,左手結印大喝一聲:“古遁,偷襲你沒的說之術。”

鄭小天百分之百確定,對方的這個招數的名稱肯定是編造出來的。不可能招數的名稱這麽的難聽,是的,絕壁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聽聽這名稱,偷襲你沒的說之術。俗啊,忒俗了,這樣子的招數自己念叨出來都會覺得惡心了,那還能夠是展開攻擊?少扯犢子了好麽。

嗖,嗖,嗖!一根一根的骨刺從鄭小天的身後突然之間就竄了出來,隨即,鋪天蓋地的朝著鄭小天席卷而去。

為何鋪天蓋地呢?簡單了,骨刺竄出來以後,那是直接上了空,上了空以後那才朝著下麵蓋,上麵的朝著下麵蓋,下麵的那可是繼續的竄啊。這樣子的一結合,那就是鋪天蓋地了。換言之,麵前呢,鄭小天有著革浮這麽一個敵人,身後呢,那還是有著骨刺的全麵性攻擊。身前身後都是攻擊,忒不要臉的攻擊。

鄭小天四麵楚歌了都。主要是身後的攻擊太全麵了,不是很好防備。一個沒有操作好,那就是一個完犢子的下場。這事情整的讓人挺不爽的。一個喪屍竟然這麽多的心眼子,要是每一個喪屍都是這麽一種diao樣的話,那麽,人類就真的是沒有生存的空間了啊。

轟,轟,轟。攻擊導致的巨響連連,而,鄭小天就處在了這樣子的攻擊所產生的塵埃之中一時半會也難以觀察到蹤跡,誰也無法確定他這是還活著呢,還是已經成功的掛掉了呢。憑借他曾經做出來的種種契機一般的事情,他還真的是有活著的可能性。

革浮是一個謹慎的家夥,在沒有確定對方屎掉了之前,他是絕對不會上前的。塵霧都已經是籠罩了對方,他要是過去的話那是要有多危險啊。對方要是來個偷襲呀什麽的,他不就危機了麽?對方是一個狡猾多端的家夥,一定是要小心應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