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這中間有事

鄭小天趁著他們正在觀察的功夫,早就跑了。

鄭小天的原則就是,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既然是打不過,那麽,為什麽非要是僵持著在這件事情之上呢有這必要性麽沒有

所以,當等待已經過去,當塵埃已經落下的時候,早就看不到鄭小天的蹤跡了。要是仔細的去觀察,那或許是可以發現在大陣之中有著這麽一道身形看似那是個自己人,這個家夥正在一點一點的向著後方挪移著。

“人呢”革浮看著攻擊點。他的目光朝著四麵八方看去,這麽一個功夫,鄭小天那是徹底的撤離了出去,成功,歐耶。

“我去,這個家夥跑的也太沒羞沒臊了吧這麽的迅捷就跑不見了哎呀,哎呀,我的這個天啦。”革浮服了,他對對方的算計還是有點不夠全麵。他覺得,做大事的人應該都是很灑脫的,對方將做大事的人是如何的灑脫展現在了他的麵前。那簡直就是一個不要碧蓮的德行。

鄭小天回歸到了陣營,第一時間,那猶如是狗鼻子一般的革飄就貼了上來。他現在恨不得將這個丫頭弄回去,整過來幹哈玩意,對方又不買賬,他還得管飯,這不是扯犢子的節奏麽煩躁,煩死人了都。

“怎麽了,我感覺你不是很開桑啊。來來來,你說出來,然後我幫你分擔一下。”革飄道。

“你的那個哥呀,哎,不說了,不說了。”鄭小天擺了擺手。

“我的哥哥是不是惹你了你告訴我,隻要是他惹你了,我保證是給你惹回去。我會讓他這輩子都絕壁是天天,每一分鍾,每一秒鍾那都是不可能好過。我保證讓他處在末日之中的末日,我保證讓他度日如年,我說的出來,絕壁做得到。”革飄道。

“算了算了,利用你不是很好,這樣子會讓我感覺到罪惡感。”鄭小天道。

“不,不”革飄道:“你是我的王子,你說什麽就是什麽,我全權都聽你的,並且我隻聽你的,你說了算,你就是我的天,你也是我的地。”

“旁的明天再說,天亮了都,睡覺去。”鄭小天道。

“那個啥”革飄扭扭捏捏道:“莫非現在就是要睡在一起麽總聽別人說,第一次你是刻骨銘心的,所以,所以我想準備一下下。不說準備個十年八年,好歹讓我緩衝十二個小時也行,你看,行不你要是不願意的話,大不了我閉上眼睛,來者來著應該就是習慣了。嗯嗯,我也是聽他們說過,閉著眼睛去享受總不會一直感受的是痛苦。”

“你想多了,sao女,我說的睡覺是你睡你的,我睡我的。”鄭小天趕忙道。怎麽,怎麽自己長得不像是一個正人君子麽,為什麽對方非要是將自己當做是色狼呢。這樣子,可真的是一點都不好呢。

“難道說,我就那麽的沒有吸引力麽睡個覺你都要一個人睡,就不會想著讓我幫你暖暖床哪怕是不讓我幫你暖,你就不會想著幫我暖暖床我們非要是分開來睡就不能睡一起麽非要這麽一種樣子麽”革飄盯著鄭小天的眼睛。

鄭小天發現,自己不管是說什麽都是個扯犢子的事情哈。首先,自己沒說什麽,是對方誤會了他要跟對方睡覺,然後,對方就那麽一種要準備的姿態,隨即,隻說了各自睡各自的,對方又是不願意。那是到底讓自己跟對方,還是不跟對方啊,這事情讓人很是頭痛啊。咋辦好呢,腫麽來操作好呢。煩躁呢。

鄭小天抓了抓頭,挺煩的。

“看吧,現在還沒怎麽地,你就已經是煩我了,這要是真的是怎麽地了,你還不得事煩死我。我就這麽的不招你待見麽那就這麽的不待見我麽我們之間,非要是如此一般的樣子麽我們之間,那就不能夠和諧的,就不能夠愉快的來相處麽我真的是很誠心的將你當成是我人生之中的王子。當然,也因為你是我的王子,不管你要怎麽來操作,都無所謂,真的,真的都是無所謂的。”革飄點頭道:“我聽你的。”

“睡覺,休息,各自睡各自的,就這樣。”鄭小天擺手。

翌日,喪屍的翌日那是到了應該休息的時候了,人類的翌日,那才是剛剛開始。一環幸存者基地之中,鄭小天伸了一個懶腰。精神方麵他不需要休息,身體方麵已經是休息過了。

今日,做點什麽好呢這個事情鄭小天一時半會還沒有確定。蠢貨和精貨之間的挑撥很成功,隻是,蠢貨不知道而已,精貨已經是蓄勢待發了。不過,蠢貨應該也是有所懷疑,畢竟,調兵遣將什麽的,是可以感受得到的。氣氛什麽的,那也是可以觀察得到。

鄭小天覺得還是不夠,他不單單是要讓精貨蓄勢待發,他也得是讓蠢貨蓄勢待發。那麽,若是想要引起蠢貨的警覺,就得是要偷襲。利用革新來偷襲,偷襲的時候來個把萌貨的人,二合一之下,那頓時就是說明的很清楚,萌貨和革新合作了。而,萌貨要是和革新合作了,那麽萌貨不是簡潔的帶著精貨也一道合作了下去一個勢力對付二百多萬,不好,不好。

鄭小天怕的是喪屍王會怕,到時候蠢貨一旦真的是怕了直接投降了,那還玩什麽他需要在混亂之中帶著人撤離。那,隻能是冒充精貨了。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隱匿自身。

如果說故意的展現出來就像是革新的人去展開攻擊,那麽,蠢貨查到了什麽以後反倒而不會相信,他聰明一點都會認為這是挑撥離間,若是挑撥離間的話,那就隻有兩個選擇,不是萌貨就是精貨,不管是哪一個貨,這都是一路的,換言之他就得真的是去聯合革覺。革覺完全是可以在這麽一個時候鬧進去。

一百三對上二百,差距固然是很大的,但也不是沒得打。這也不會讓人失去了信心,而且,革覺和萌貨的目的本身就是打醬油,明麵上看著像是在交鋒,但其實,私底下那都是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看似傷亡慘重,實際上壓根不是這麽一個路數。

就這樣了鄭小天已經是徹底的決斷好了,按照如此一般的方式來操作,冒充革新的人,然後就是利用革新的人去偷襲。

鄭小天帶隊

鄭小天是一個關鍵人物,他作為幸存者基地的小隊長但是身上帶著屍王的氣息,不管是哪一位屍王都會懷疑他是對方的人,精貨懷疑他是蠢貨的人,蠢貨懷疑他精貨的人,就是這麽一種道理了。

所以,鄭小天當之無愧,必須帶隊。

吼叫聲連連,今日吧,本來幸存者那是準備出去找點吃的呀,什麽的。感受著門口那暴風雨即將來臨之前的寧靜,頓時,幸存者們還是覺得算了。特別是現在特種大隊已經是下達了今日不準外出的指令,那大家自然就是遵紀守法了。

幸存者基地的門前出現了這麽一波喪屍大軍。一個一個,晃晃悠悠的就出現了。看這麽一種樣子那簡直就是在朝著幸存者基地靠近。近了,近了,越來越近了。最後,那不單單隻是靠近的事情,這些喪屍大軍直接就是開始攻擊城門了。

轟,轟,轟

這些喪屍一次一次利用手心之中的重物撞擊著臨時的城門樓子。

收在最外圍的幸存者戰士槍口抬起,但是特種大隊的指令再一次的下達而來,城門防線由特種大隊來替換,換言之,現在所有的幸存者戰士可以安然撤離受到保護。

特種大隊一枚一枚的戰士堅定不移的站定在了崗位之上,目不斜視而一下。那感覺,哪怕是喪屍將城門給撞破了,他們也沒有太大的所謂。

此刻,蠢貨的會議室。

“緊急情況啊老大。那一支新銳的喪屍大軍此刻正在攻打著幸存者基地。或許,他們對付我們那是不足夠,但是,三十萬的大軍對付幸存者那是頂夠了啊。”一枚屍將衝著蠢貨報告道。

“他們來了多少戰士呢”蠢貨問道。

“一兩萬的樣子吧。”屍將道。

“你是如何的可以確定是他們呢”蠢貨問道。

“因為方向啊,他們來源的方向就是那一支新銳大軍的駐紮之地啊。所以,我建議現在直接就是率領大軍去將他們給平了,省的他們不知道死活。我們不動手,那不是怕了他們,那是在想計謀,逼急了我們,瞬間就淹沒了他們。”屍將道。

“蠢比,這之中有陰謀的節奏好麽。明顯就是被算計了的路數。三十萬大軍隻出來一萬出來幹什麽送死啊。並且,如此一般明目張膽的來攻打,又沒有瞬間攻打破的打算。就算是瞬間攻打破了,也沒有第一時間占領的可能。那圖什麽搗亂這之中明顯就是一個局,你好好想一想的話,那就不會被別人給陰了,你要是不好好思考,最後你就真的成蠢貨了。”蠢貨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