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爾虞我詐

鄭小天從樓頂之上觀察著下麵的情況。

鄭小天是這麽的來思緒的,如果對方是中計了的話,很魯莽的話,現在直接就是帶著人來攻擊了。但是,對方並未如此。這就充分的是說明了一個問題,至關重要的,對方現在去找革新談判了。那麽,自己務必也是要上革新那邊去。要不然,憑借著革新的那個小腦,不見得那是扛得住的節奏呢。

鄭小天點了點頭。

鄭小天跟其餘的隊員說了一聲之後就退下了,退下了一個兩三個閃身就到了牆壁的邊緣,隨即,幾個翻身就出了幸存者基地。

鄭小天第一時間奔襲想了革覺的駐地,不過,他並未靠近。他知道的,自己跟蠢貨打照麵的次數太多了,自己要是現身說法的話,那是作死,什麽計劃都得是被破壞這麽一個幹淨的節奏,素的。

所以,鄭小天的想法也很簡單,隻要是自己來個下身來個上身,在革新給自己準備好的容器之上附身,隨即給對方提出來一點點倒黴催的主意,到時候,蠢貨來了就隻能受氣。隻要是將對方給刺激的想要殺人了,那就說明,這個時候鑽空子足夠了。喲西!

鄭小天想到就幹,絕對沒有任何的遲疑。嗯嗯!

隨後的事情,簡單了,鄭小天當即就是閉上了眼睛,在這麽一個時候,革新的駐地之中有著這麽一枚喪屍睜開了眼睛。他,自然就是鄭小天了。

鄭小天來到了大門之處,擰動了門鎖,打開了大門。

鄭小天邁步就走了出去。

“大人您好!”門口一位喪屍衝著鄭小天道。

“等待在這裏多少天了?”鄭小天好奇問道。

“大人容器在這裏的時候,我就二十四小時等待著。一分鍾都不離開!”屍兵道。

“這也算是革新安排的很合理,我挺滿意的,帶我去見他吧。”鄭小天道。

“好的大人!”屍兵點頭。

隨後的事情,屍兵帶著鄭小天來到了革新所在之處。這是一間曾經的會議室,在這裏呢,地圖呀什麽的都擺好了,擺明就是要打仗的這麽一種路數。在這裏呢,革新很是裝幣的這邊指一指,那邊畫一畫。然後……

“你很勤奮啊,你這是有仗要打的節奏麽?我腫麽不知道你的部隊這是要攻打誰的這麽一種路數了?”鄭小天一邊走一邊衝著革新道。

“哎呀,哎呀,有天少在那不是早早晚晚的事情麽?還用害怕跑得掉?完全沒有這麽一種必要啊。”革新咧嘴一笑指著地圖道:“以後,一環全部都是我革新的了。當然,我革新都是天少的。所以,一環全部都是天少的。嗯嗯,這麽說就沒有問題了。”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堆放著真的是子信心十足的樣子啊。他不是很喜歡下屬對於自己是一種盲從的狀態,有的時候,事情辦得很漂亮其實還有點出乎自己的預料之外,他,那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有把握的好麽。

“好了好了,不扯閑篇了,一會會呢,那是有人要來了,人家那是要來找你談事情,我們呢,好好的跟他聊聊。”鄭小天道。

“是萌貨大人麽?”革新衝著鄭小天曖昧一笑道:“我可是知道的,萌貨大人那可是被您給啪啪以後又啪啪,一天啪啪好多次的這麽一種節奏。您真的是,紐幣啊。您就是我等的楷模啊。身邊隨時跟著幾個人類大美女,當了喪屍吧,一個桑依,一個革妖,一個萌貨,一個敵軍的大美女。嘖嘖!”

“革妖這個娘們將我給賣了是不?你知道的挺詳細啊。但是,我告訴你,這一次要來的是蠢貨而不是萌貨,他是來找你合作的。到時候,我們好好的跟對方扯扯犢子。合作是合作,不過,應該要到的地盤還的是爭取,應該要到的福利還的是提前兌現。嗯!”鄭小天道。

“您負責談,我展現出來的一種姿態就是,所有的事情我的小弟您來做主,但其實,我們私下知道,您是我老大就ok了。”革新一笑。

革新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可以從三環出來。現在,出來了。看看桑傘那邊的情況,看看革妖那邊的情況,看看鄭小天的女人萌貨大人,他突然之間意識到,跟著鄭小天並不是什麽恥辱一般的事情,這,簡直就是一條星光大道啊。這一條大道走下去的話,哇呀呀,想想就覺得這麽一份心情簡直就是前所未有,十分之不錯。信心百倍,自己,總會是擁有著那麽一天旗下屍兵上億呀。自己那簡直就是一方霸主啊。

“好了,別做夢了,走人了。”鄭小天道。

鄭小天前腳來打招呼,後腳也沒餘多久的樣子這麽一道身形就出現在了他和個新的麵前。對方虎背熊腰,一看就是有力量的人。一看,那也就是個出傻大力的人。

鄭小天認識對方,但是他此刻不能夠表現出來。他趾高氣揚的看著對方道:“兄弟,你誰呀,知道這是誰家裏的地盤不?這是我們革新大人的地盤,你來這之前沒跟媽媽打招呼麽?若是你沒打,你是智力有問題。若是你打了,我懷疑你是充話費送的。”

“我是蠢貨,革春。一環三方勢力之一的大佬,我可以代表以百萬大軍說了算。就你現在跟我說話的這麽一種姿態,我隨時可以調動一百萬大軍分分鍾滅了你丫的。”革新道。

“撕!”鄭小天倒吸一口涼氣,隨即有點戰戰巍巍的道:“就你現在威脅我的這麽一種姿態,我分分鍾三十萬大軍不要了隻是為了滅了你丫的。”

“其實你這話說著的時候就已經是底氣不足了,其實,你自己也是感受到了這一點的。何必非要是強硬下去呢?對大家都不是什麽好事情。何苦,非要是如此一般的樣子呢。”蠢貨一笑道。

鄭小天不說話。

“我們能夠好好的,愉快的聊聊天麽?正經聊法。”革新開口。

“可以呀!”蠢貨點了點頭道:“純粹,那是你的下屬一出來就簡直是太狂了啊。狂妄的,那何止是一點點,還要滅了我呢,我簡直好怕怕的樣子。”

“大人,您那就真的是要頭疼頭疼了,因為,我這個人那是很懶的,有什麽事情我都會交給下屬去做。是的,下屬怎麽想,怎麽談,怎麽就是去操作,我完完全全不管閑的。嗯嗯,一會也是一樣,隻是我的下屬跟你好好的說話,好好的洽談而已,我不管。”革新也算是提前的跟對方打了一聲招呼,打了一下預防針。

“你這個老大當得不要太開心了啊。”蠢貨一笑。他心說了,對付你這個小子我還對付不了?剛才就已經是戰戰巍巍了,一會隨便發個火,然後什麽條件都可以清清楚楚,清晰無比的談好了。喲西,就是這麽一種樣子了。

隨後,這就是一間貴賓室,專門,專門是鄭小天用來招待蠢貨的地方。要談判嘛,自然那就是要有一個談判的姿態,自然,那也是要有一個談判的樣子。

“喲喲喲,裝修很是不錯呀,這是準備長期駐紮啊。”蠢貨道。

“這必須是要作為據點的,長期,那肯定也是要駐紮的。”鄭小天道。

蠢貨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他就知道對方是有狼子野心的,看看,現在輕輕鬆鬆就將這麽一份野心給試探了出來。

鄭小天抓了抓頭,怎麽弄是好呢。

鄭小天的這麽一種姿態那就是,好像發現了自己說錯了話的樣子。

革新點了點頭,心中暗讚老大的演技果然紐幣,老大就是老大,給人都是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呢。膩害,絕壁的。

從一開始,鄭小天展現出來的姿態就是怕對方的威壓,示弱。然後,說錯話了以後的舉動,那就是心虛,心虛是因為底氣不足,底氣不足還是因為弱。誰誰誰麵對這樣子的一個敵人都會小看,而,敵人是不能夠小看的,小看了以後那後果簡直就是你所不願意承擔的。素的,就是這麽一種路數的。

鄭小天目前已經是看出來了,示弱很是成功。對方基本上就隻當自己是一個很是上不了台麵,十分隻好欺負的小廝了。那麽,到了自己該出手的時候,毅然決然頓時就出手,嘖嘖,到時候,指定是讓對方眼前一亮呢。

“聽說你們的人正在攻打幸存者基地?”蠢貨看著鄭小天。

“有這種我都不知道的事情?”鄭小天驚訝道:“我們這自保都……”

鄭小天趕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是了,我就覺得不可能是。你們沒有這麽一份野心,頂多就是要找個地方站穩腳跟而已。”蠢貨一笑道。

“是的,是的,我們純粹是要找個地方站穩腳跟而已,喲西!”鄭小天點頭。

“這樣,我給你們提供一片地方,精貨的駐地,隻要是你們幫我幹掉精貨。”蠢貨道。

“我們要是能夠幹掉精貨還需要您來提醒?我們有那麽一份實力還會恐懼您的引威?”鄭小天不置可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