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不談

阿俊和革影掐了起來。 し這兩個高手一掐起來之後,那感覺真的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爛啊。這兩個人,一個是天生的速度,一個是後天提升的速度,但是,這不排除的是這兩個人速度都是一等一的快。互相那都是難以奈何到互相分毫。

革影的戰士們也止住了戰鬥,他們時刻的觀察著革影那邊的情況,一旦是需要幫忙的話,他們會第一時間衝過來加入到戰團,隻是,從目前的情況上來看的話,似乎幫忙需要不上

“其實,有的時候換一種方式解決問題那是極其好的。看看此刻,看看現在,這不是多大的問題都解決了麽不解決之前你覺得萬分之頭疼,這個家夥竟然是偷襲你,暗算你,實力還這麽的強悍,你直接就不是對手,對不對此刻,解決了以後,這個家夥也就隻是這麽一種樣子而已,哪怕是給你帶來了危機,那也一樣是被另外一個人給收拾了,五行元素還相生相克呢,那屍王之間可不是一樣麽”鄭小天道。

“聽著感覺很有道理的樣子。”革新道。

“當然有道理了,相當有道理。”鄭小天咧嘴一笑。

“額”革新不知道說什麽。

這麽一個時候,革影和阿俊之間的戰鬥已經是進入到了白熱化之中。兩個人身上都有傷勢,說嚴重算不上嚴重,但是也絕對不是什麽很輕的傷勢就是了。

兩人在驟然之間拉開了距離,然後,穩定了身形的那一瞬間,兩人朝著互相激射而去,席卷而去。

鄭小天就這麽的猶如是事不關己一般的隻是看著而已。近了,近了,兩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那是被他給陰了,現在那都是一種恨不得將對方給撕了的這麽一種心態。

噗噗

革影利用一刀貫穿了阿俊的心髒,而,阿俊也利用一刀直接刺穿了革勇的脖子。兩個人的捐似乎都並不是很理想的樣子,兩個人,那都是處在了受傷的狀態之中,兩個人,那都是無法愉快起來了。兩個人

“就是現在,上”鄭小天衝著革新招呼了一聲,隨即他自己首先是毅然決然的就衝了上去。現在的這麽一個時候,革影受傷了,阿俊也受傷了,現在的這麽一個時候完全是可以將兩個人一鍋端。屍王級別的咋地受傷了也一樣是很脆弱的。不趁著這麽一個時候下手,那還能是趁著什麽時候下手所以,必須的,那就是要趁著現在而下手,這件事情沒說的。

革新緊隨著鄭小天的步伐。

噗噗

兩刀,一刀出自於鄭小天的手心,一刀出自於革新的手心。兩個人那可都是抱著必殺一擊之心而去的人。事實證明,兩個人那的的確確也成功了不是麽。兩把刀,那都是精準無比,直接就是刺穿了革影和阿俊的頭顱。

現在,那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了。革影,這可是人家精貨的精銳,但是現在竟然是被幹掉了。那麽,精貨在速度型的選手之中就欠缺了一個。那麽,今夜之後也就是瞞不住的時候,幹脆就是現在通知蠢貨,將這個訊息匯報上去,是不是要趁勝追擊,那就是蠢貨決定的了。當然,他還是希望將這個問題通知上去的。

“通知蠢貨,就告訴他精貨的來無影去無蹤的高手被我幹掉了,有了這麽一個威脅被清理掉,他現在簡直就是好時機,當然,他的戰爭你不管,你隻提供你的消息。我呢,養精蓄銳,到了夜晚的時候將那邊的事情給處理了。”鄭小天道。

“嗯”革新點頭。

時間流逝,很快,這就是到了夜晚十一二點,天都已經是漆黑了好幾個小時了。

鄭小天上身到了革妖這邊的分身之中,他可不會忘記自己還是一個有著正經事要幹的人。沒幹完之前,人是不可能渾身輕鬆的這麽一種樣子。

“今夜可以定乾坤麽。”革妖衝著鄭小天問道。

鄭小天所處在的地方,那就是革妖的屋子之中。他有這麽一個資格,也沒有任何的一個屍將或者屍王造反啥的。

“可以的”鄭小天點了點頭道:“我覺得,我個人覺得一戰定乾坤,那並不是問題。不管這個家夥是管他的妹妹呢,還是不管他的妹妹,今日都可以成功的一戰定乾坤。”

“那行,勞資已經是想女王很久很久,很是久了都。”革妖興奮不已。她對於鄭小天還是信任的,她知道,一旦是對方信心十足,那麽,對方的的確確就是做得到,做不到的事情對方不會那麽,那麽的有把握。這是她對於對方的一份了解。

“今日,你就正好的是可以當女王了。我也沒有功夫哈拉,是的,就在今日,徹底的一戰定乾坤。”鄭小天道。

“那行,那行,所有的大軍你來調動就好。”革妖道。

夜,在這麽一個夜色凝重的時候,喪屍大軍浩浩蕩蕩的出拔了。明顯的,那就是完全無所謂對方的喪屍大軍,他們這一支精銳不以為意的前進著。而,前方所有擋路的家夥一看見他們這隻精銳最前端的女子之後,頓時,路也不擋了,頓時就是放開了。

“要是為難的話就還是將你放下來好了。”鄭小天衝著革飄道。

革飄,她此刻被綁著在了一根樁子之上,那感覺簡直就像是耶穌老爺的節奏一樣。這就是鄭小天的計劃了,利用革飄來開路。其實,主要就是利用她來吸引對方的眼球,在此刻,他已經是讓精銳潛了進去。今日,混戰一觸即發,混戰也隻是為了吸引眼球的升級版,重中之重的,那就是找到方位最為森嚴之處,直接找到屍王領班,直接將屍王領班一把幹掉。這個事情,那是需要鄭小天來做,因為人類對喪屍,比拚靈活值,人類直接就占據了先天的優勢。他人類的靈魂,喪屍的身軀,那靈魂就占據先天優勢。

“沒事,沒事”革飄搖了搖頭道:“誰讓我哥哥對我不以為意的。你就這麽的綁著我吧,我倒是要看看他是多麽的不將我當成是一回事。老娘簡直就是要好好的領教領教他的心寒手辣。嗯嗯”

鄭小天搖頭,這一對兄妹啊,真的是

就這麽,鄭小天帶著人質的消息傳入到了革浮的耳朵裏麵。當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簡直,那就是不可置信。他覺得這不是真的,他覺得,這就是被下屬所欺騙了。但是,真的是當事實展現在了他的麵前的時候,他真的是不想相信都必須要相信,真的是真的。

私下,革浮的的確確是可以當做自己的妹妹死了,他不需要誰歌功頌德啥的,他所有的傷痛自己一個人承受就可以了。但是,當對方將他的妹妹都已經是充當擋箭牌一般的送到了他的麵前之後,他的確是不知道應該怎麽處理了,整個人,直接就是當機在了當場。

“長官,對方領導人要求與您會見。”一枚屍將來到了革浮的麵前。

“真的是怕什麽來什麽。”革浮歎氣一口,搖了搖頭。他最為害怕的就是對方要跟他談判,私底下他可以拒絕,可以答應,怎麽做那都是不為過,他知道的,對方沒有辦法留下來證據。但是,現實,當著大家的麵前他答應了是錯,回絕了也是錯。他若是答應對方投降的請求,大家不會答應的。他若是回絕了,妹妹當著他的麵前掛掉了,大家就會覺得他冷血。這個事情就是,怎麽做,如何做,那都不可能對,完完全全是個錯啊。

“長官,您怕什麽”屍將十分之不明所以,不是很理解此刻革浮的言語。

“我怕對方跟我談判,但是對方非要跟我談判,你說這個事情頭痛不頭痛。”革浮搖了搖頭。

“談判好啊長官。談判的話,您的妹妹就有可能會被帶回來,到時候,那不是挺好的事情麽。為什麽您不喜歡談判呢這著實那是讓我不是很理解啊。”下屬搖頭。

“你不懂啊,他不是跟我談別的什麽無關緊要的條件,他這是跟我談直接投降的條件。這種事情我是可以答應他的麽不能夠啊。這才是讓人覺得心裏煩躁,心情極度不是很好的根源啊。煩死了都。”革浮道。

“這樣啊。”屍將這這件事情之上那是沒得表態了,說直白一點,說清爽一點,這都是老大自己家裏的事情,他,說不上來,他,說什麽被對方認定為是對的,那就是對的,被對方認定為是錯的,那就是錯的。

“你就跟他說,我們第一領導人雙臂雙腿都斷了,舌頭也被拔掉了,沒辦法跟他談。”革浮擺了擺手。

革浮想出來這麽一個辦法之後,心中暗讚自己簡直就是個天才,隻有天才的自己可以想出來如此一般紐幣的辦法,別人,那是不可能想的出來的。嗯嗯,歐耶。

“這樣詛咒您好麽”屍將有點不確定道。

“讓你去,你就去。”革浮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