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找到準屍王

革浮不跟鄭小天談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回來,雖然,雖然革浮的答案隻是自己廢掉了談不了而已,但是,鄭小天直接就是知道了那是對方不想跟自己談而已。

“看見了吧,聽見了吧,這就是你的老哥了。即便是一路之上大家都很給我們麵子,那也沒有用。因為你的老哥那是一點都不給我們麵子。這個事情整的,讓人其實還是挺無語的。為什麽,為何就是這麽的不給麵子呢,真的是”鄭小天要搖了搖頭。

“我的老哥,簡直就是現在變得我都已經是難以置信了,我對他,真的是太失望了。哎呀,哎呀,簡直就是不想提啊。”革飄搖頭。

鄭小天不好說什麽,說的直白一點,說的清爽一點,這都是人家兄弟之間自己的事情。關上門以後到底是應該如何的來處理,那也不是他可以決定的。所以,他在這裏梔子花的茉莉花,那是沒有這麽一個必要性的。

鄭小天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攻擊,突然之間十分之全麵的展開了。這可是展開與各處的那麽一種感覺。這攻擊,簡直就是無孔不入,這攻擊,完全就是無處不在。這攻擊,那就是猶如是狂潮一般說爆發就爆發了,完全不給你任何任何的機會呢。

鄭小天摸著自己的下巴,他感受著一個一個防線傳達回來的消息。攻擊很成功,成功的很前麵。方方麵麵都被照顧到了,奸細那也是處在了攻擊的各處。隻要是有任何的反常的地方,他這邊那可是會第一時間收到消息,是的,就是這麽一種樣子了。

鄭小天現在需要的隻是等待而已,革飄也已經是被他放了下來。莫非,對方的老哥不管了,她還真的是要幹掉革飄或許是幹掉了革飄對對方的老哥而言有一定的影響,但是,這又有多大的用處呢這又有多大的一種必要性呢,對不對

鄭小天與革飄聊著天。

“一會你真的不會傷害到我的哥哥麽”革飄問道。

“看看,看看,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前腳那還是這個不願意,那個不清爽,後腳就開始關心我一會是不是要幹掉你的哥哥,你說說,在這件事情之上你還說什麽我真的是,懶得說你了都。”鄭小天搖頭。

“哎呀,哎呀,他畢竟是我的哥哥嘛,如果說,你不將我給綁票了的話,無論如何,他還是對我挺好的。他都對我挺好的,在這麽一種能夠幫他保住小命的情況之下我是會幫他保住的。當然,你可以死打他一頓,嗯嗯,狠狠地打,玩命的打,各種的打。”革飄道。

鄭小天摸著下巴,如果無法幹掉對方那的確是沒有多大的意思了,對不對。但是,如果是可以打對方一頓的話,那麽,沒有意義的事情頓時也是變得有意義了。嗯嗯,打對方一頓這個事情完全是可以商量,簡直是可以商談的。喲西

隨後,在這麽一種正在交鋒之中的時候,有著這麽一個地方是特別的。他們的防備很是低調,事實證明,他們的防備的的確確那是固若金湯的。在這麽一個地方,直接就是吸引了鄭小天的眼球。兵對兵王對王的計劃也將會針對於這裏,徹底的展開。

鄭小天點了點頭,他已經是徹底的想好了。是這裏了,如果說賭對了,那就真的是解決戰鬥,還則罷了。如果說是賭錯了,那就事情會發展到有點小頭痛的一種地步。當然,他是希望能夠賭對而不是賭錯的。

此刻,此時

屍王革首大人隻是安安靜靜的做他的屍王而已,他處在了地堡之中。明麵上,那還存在著一批吸引對方火力的屍將和偽屍王。隻要是他一直不出去的話,那麽,他就會一直的安全。隻要是他一直的安全的話,那麽,他就會一直的操控著喪屍大軍。

屍王革首那是一支喪屍大軍靈魂的所在,這要這個靈魂不被覆滅的話,那麽,這一支喪屍大軍將會無敵,將會頑強,將會很是很紐幣的存在著,存在下去。路數就是這麽一種路數,情況也就隻是這樣子的一種情況了。

鄭小天在此刻的時候,來了,他是衝著屍王大人而來的。到來了以後,他直接就是帶著自己的親衛展開了屠殺。一切都是在革浮的算計之中。

革浮就知道,哪怕是老大躲了起來,那也未必安全。所以,他就幹脆是製造了一道假的風景線,讓這一道假的風景線來吸引對方的視線。實際上呢,老大壓根就不在這麽一道風景線之中,老大徹底,徹底的躲了起來。

鄭小天並不知道啊,他此刻,那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了隱藏很是很是深的假屍王。從威壓上麵來感受,從氣場上麵來探知,從言行舉止上麵來觀察,對方是這一支喪屍大軍的靈魂人物屍王但是,不知道是為什麽她總覺得是哪裏不對勁,說不上來。

“小子你很不錯,跑到我的麵前來送死。本來,我想找你這麽一個十分之機靈威脅巨大的人還很是困難,但是,現在你直接就是出現在了我的麵前,困難的事情頓時就是變得簡單了起來,嘖嘖,對於你這麽一種送死的行為,我真的是,已經無法有言語了都。”屍王搖頭。

“優越感很足,不過我倒也是不稀奇就是了。看你這個幣樣就知道你是一個優越感很足的人,你的一言一行,那完全都是在預料之中,嗯嗯”鄭小天點頭。

“既然是都在你的預料之中,那麽,戰鬥也是在你的預料之中了是吧那麽,將你幹掉也是在你的預料之中了是吧那麽,戰鬥起來啊。讓我利用戰鬥讓你見識見識這麽一份威能啊。來來來。”屍王傲嬌感十足,霸氣也是十足的這麽一種樣子。

“你不要著急,你急切不急切,你最後,那都是一個死期到了,我肯定是會將你幹掉的,所以,在這件事情之上請你不要慌張,真的。”鄭小天道。

“我就慌張了,咋地。”屍王道。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對方這是不好好裏哦啊天的一種路數啊。對方,這完全就是沒有想過要跟自己好好說話啊。對方這樣子的一種自他簡直就是讓人不知道是要說啥了都。趕腳,趕腳整個人都不是很愉快了的一種樣子。

“快點的,要動手就麻溜的,別在那裏跟我磨磨唧唧的,這樣子挺不好的,真的,真的。”屍王道。

“好不好和你又有什麽關係我願意墨跡那是我的事情,與你又有幾毛錢的關係你這個僵屍王真的是比較有意思的一種樣子了。怎麽,總是這麽的喜歡多管別人的閑事呢。你是不是閑得慌你要是呀閑得慌啊,找點事情幹幹啊。比如說研究研究被幹掉了以後靈魂所向往的世界。或者說,你們被幹掉了那就真的是被幹掉了,什麽都不存在了啥啥啥的。這些,你都研究過麽沒研究過的話,完全可以研究一下下啊。”鄭小天道。

“你自信心很是足夠啊。”屍王看著鄭小天問道。

“還好啊,還比較足夠啊。還好啊,很ok啊。”鄭小天道。

“不知道你從哪裏來的優越感。”屍王搖頭。

“你這家夥是不是在拖延時間”鄭小天看著屍王。

“你看得出來這一點麽”屍王很是狐疑。

“對啊,我完全是看得出來這一點啊。從剛才到現在,我都已經是鎖定了你,你還是這樣子的跟我磨磨唧唧,這之中那就存在著問題了,很大的問題。為何,你這是要跟我磨磨唧唧捏這個問題我一直都是想不通,但是,這裏有一個但是。如果說你是在拖延時間的話,想不通的問題頓時就想通了,you,你,就是在拖延時間。”鄭小天指著屍王。

“好吧,既然你都這麽的說了,你也要證據有證據,要什麽有什麽了,那麽,我就承認了好了。的確,我的的確確是在拖延時間。”屍王點頭。

鄭小天是不會想到對方竟然是會承認的。這一刻,他的心情波動很是大啊。對方完全是不以為意的這麽一份承認啊。哎呀,艾瑪

“你到底要不要動手你要是還不動手的話,我準備就這麽的,繼續的拖延時間下去。拖延時間唄,我拖延的挺高興地。完全沒有太大的所謂,簡直沒有太大的心理負擔,嗯嗯,挺爽啊。”屍王道。

鄭小天沒說話。一個屍王需要拖延時間麽起碼,他是沒有感受出來到底對方那裏需要拖延時間的。但是對方的種種舉動,外帶是對方此刻的承認,那都的的確確是在拖延時間,這其中,到底是一種什麽樣子的路數呢讓人越來越亂了,讓人越來越想不通了,讓人真的是,腦海之中猶如是一片漿糊一般。

鄭小天搖了搖頭,不想了,反正人在眼前,先對付了再來談其餘的。嗯,先將丫的收拾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