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偽屍王

“你準備好了麽我這邊已經是差不多可以動手了。嗯,就欠缺你了。”屍王看著鄭小天。

“額”鄭小天一時半會不知道應該腫麽的回答對方。

“算了,看你迷迷瞪瞪的,不能夠指望跟你和諧的聊天了。那麽,幹脆就是不要聊了,那麽,幹脆直接那就是動手了好吧。來吧,來吧,直接就是動手啊。展現出來你的威能,徹底的讓我見識到你的厲害。來來來,動手啊。”屍王道。

屍王給鄭小天的感覺那是有點迫不及待啊。這路數,完全是讓鄭小天有點蒙,不對,不對,總感覺那是哪裏不對,但是,又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裏不對。這個事情,讓人挺迷糊的。

現在,鄭小天那就是覺得挺迷糊的。完全,完完全全是感受不到哪裏不對啊。真的是

“你在不動手,我就不等你了。我可是已經準備好了,現在,馬上,隨即我這就是要動手的節奏了。”屍王道。

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對方,很沉默,什麽都沒有說。

屍王動了,那不單單隻是嘴巴之上的厲害,那是正兒八經,真的是動了。它身形一瞬之下就朝著對方席卷而去了。速度快的簡直就像是瞬移,一瞬間直接出現在了對方的麵前,並且攻擊也是這麽的一瞬間就席卷了過去。

鄭小天雙臂疊加,他現在能夠幹的也就隻有這麽一件事情而已。隻聽砰的一聲,這攻擊砸在了他的身上,然後,他身形在驟然之間爆退而去。那感覺,簡直了。

鄭小天退後五米,十米,他站定身形看著對方。

“sao年”屍王搖了搖頭。

“你有病呢吧”鄭小天看著對方。

“sao年你讓我很失望,我以為,你會很是很是很厲害。但是呢,我看到的完完全全就不是這麽一個事情。你厲害麽,我完全沒有感受到。”屍王搖頭。

“那是你的事情。”鄭小天道。

“怎麽是我的事情呢是你讓我失望的啊,是你啊。你讓我屍王為什麽說是我的事情呢你這個人,簡直就是有點不負責任啊。真的,你真的是一點都不負責任啊。”屍王道。

“我不知道責任是什麽,我也不知道你在說什麽,反正,我就知道你有病。”鄭小天總覺得是哪裏不對勁,但是,但是又覺得不出來到底是哪裏不對勁。這個事情,完全是不知道怎麽來說了都。

“好,好,好,你這小子,真的是,真的是”屍王指著鄭小天。他現在非常之想要將對方給弄死,非常啊。

“真的是什麽呢威脅到了你的生命安全還是咋地感覺你神神叨叨的,就是有病。嗯,絕壁的有病。你可不要說你正常,因為我沒有感受出來。”鄭小天一臉正色點了點頭。

喪屍王簡直就是被鄭小天給氣死了都。對方完全是一點麵子都不給自己。對方,簡直就是太過分了,對方,對方真的是

突然之間,鄭小天一個加速來到了屍王的麵前,一刀由下至上就挑了上去。

屍王甚至於沒有來得急反應過來。他現在能夠做的事情,那就隻是後撤而已了。當即,它後撤而去就與對方拉開了一定程度之上的距離。

在喪屍王退去的時候,他的左臂還是被斷了下來。

鄭小天利用言語將對方給撩撥到了異常的憤怒,目的就是為了此刻,目的也是為了現在。一刀子直接斬斷對方的作弊,從而是達到一種

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對方。本來還是有追擊的,隻要對方在斬斷了手臂之時的那瞬間愣神,那就足夠他來做其餘的事情了。但是,但是所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完全沒有愣神,這是他出乎預料之外的。現在,現在這麽一個結果那也是出乎了預料之外的。

“你真的是挺不要臉的。說動手就動手,提前也不打個招呼什麽的。你,簡直了。”屍王指著鄭小天。左臂斷掉了,現在他就隻是剩下了右臂而已。手臂這個東西,其實要不要都無所謂,有,還則罷了,沒有,那也沒有太大的所謂。

“sao年”鄭小天看著喪屍王。

“說”喪屍王道。

“你是假的”鄭小天搖了搖頭道:“你壓根就不是革首大人。”

“你怎麽可能”屍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意識到,是不是自己被對方給詐了。對方不可能見過革首大人,憑借氣息,自己是屍王的氣息,對方也不可能是感受出來什麽。那,完全有著一種可能性就是對方在詐自己的路數。

“我不否認我是在詐你,但是,詐你之前我還是有一定的把握你是假的。因為,屍王壓根米有你這麽的弱,而且,旁邊這些個屍將的眼神,那是看熱鬧的眼神,那壓根就不是尊重啊,慎重啊,要幫忙啥的眼神,這眼神充分的說明了莫大的問題,你是假的,必須是假的。”鄭小天指著屍王道:“你這個冒牌貨。”

屍王不得不佩服對方,真的是好嚴謹的推理啊。對方的的確確是做到了,憑借著推理就將自己的身份給曝光了。但是,這又有什麽作用呢自己是對方的擋路人,自己充分的擋住了對方的道路,對方有著自己的阻擋,那,完全就是不可能前進而一步,對方做不到,完完全全的是做不到的啊。

“好了,讓真的出來吧。”鄭小天擺了擺手,那意思清爽的就告訴了對方,勞資並不是很願意跟你這麽一個假貨在這裏扯犢子,完全沒有扯下去的絲毫必要性。

“sao年,可能你沒有搞清楚一點,很是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真的屍王要在你幹掉我這個假的屍王以後,才會出來。是才會哦,你真的是明白麽”屍王道。

“意思就是,我想要見真的屍王,我就必須是要幹掉你這麽一個假的,是吧”鄭小天問道。

“是的,是這麽一種路數,是的,是這麽一種意思。”屍王點頭。

“既然是這麽一種樣子的話,那我的確是不好說什麽了。”鄭小天搖了搖頭。

“你不用說,你隻用動。你要是有實力,你要是有能力的話,那麽,你完完全全是可以將我拍死,你完完全全是可以將我給幹掉,這是沒有關係的。來來來,展現出來你的威能吧。千萬的不要客氣的。嗯”屍王道。

鄭小天摸著自己的下巴沒多說話。他還處在考慮之中,是打還是不打,這是很重要的。對方倒是很聰明,直接就是使用車輪戰是麽他不是很願意被對方這樣子的那麽一個啥。前麵對付一個,氣都沒有喘勻,然後後麵又來了一個,這換做是誰,那也是扛不住的一種路數啊。這換做是誰,那也是受不了的一種節奏啊。

鄭小天又不能繞了對方直接對屍王展開攻擊,因為他壓根就是不知道屍王在哪裏,這也是個頭痛事情,這也是個煩心事情,這事情整的,怎麽這麽的讓人覺得心裏煩呢,真的,真的,真的是簡直了。

“你不動手我來”屍王單手合十,閉上雙手。

嘩啦啦

地麵的下麵出現了動靜,一根一根的骨刺在驟然之間竄了出來,然後,直接就是朝著鄭小天席卷,攻擊了過去。那是一種鋪天蓋地,簡直就是無處不在的那麽一種恐怖不是一般般的感覺。嗖,嗖,嗖,一根一根的骨刺朝著鄭小天席卷。

鄭小天舞動唐刀,叮叮叮的聲音緊隨其後響起。他利用唐刀將這些骨刺一根一根的格擋開來到了一邊,他就這麽的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對方,隻是盯著而已了。

嗖,嗖,嗖,更多的骨刺湧上了十多米的高空,然後,鋪天蓋地的朝著鄭小天砸了過來。那感覺,不知道是要腫麽的來形容,鋪天蓋地的,無孔不入的,讓你簡直就是防不勝防的。是的,完全的防不勝防的那麽一種感覺。

鄭小天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感覺,這是無法抵擋啊。感覺,在這一招之下自己那是不可能躲避的過去的。剛才他隻是將骨刺格擋開來而已,剛才,他完全無法將骨刺給徹底的斬斷,事實就說明了完全性的問題了啊。頭痛,非一般的頭痛,前所未有的。

有了

在這麽危急關頭的一刻,鄭小天想到了。既然是無法躲避的話,那麽,幹脆就是將始作俑者幹掉就ok了啊。隻要是施展這個招數的人死了的話,那麽,什麽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什麽情況也都將會是不複存在了。嗯嗯,這一點簡直就是很重要的。

鄭小天一路之上,斬荊披棘的朝著主目標橫衝直闖而去。是,天空之上的攻擊虎視眈眈,時不時那就是叮叮叮的聲音不絕於耳,這些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鄭小天完全是一顆心直接朝著屍王那邊撲了過去。即便是好幾次都危險不已,那也沒有關係,他隻有一個信念,到偽死亡的麵前撕下對方的偽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