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投降又如何

鄭小天一刀子貫穿了屍王的頭顱,而,此刻,現在,也就是在這一秒鍾屍王也是一骨刺貼著鄭小天的脖子就過去了。し不,準確的說是貼著皮,不過不是外部,而是骨刺沒入到了鄭小天的脖子之中貼著外部的皮。

鄭小天捂住了脖子,鮮血在此刻狂噴。這也不是捂得住的,他從身上將衣服給撕了下來,隨即就是這麽的纏繞在了脖子之上。他倒是沒有想到過,對方竟然這麽的,這麽的同歸於盡的一種方式來招架。

一聲吼叫聲衝天而起,那感覺,簡直就是在地底有著這麽一個龐然大物要覺醒了的姿態那是一樣一樣的。

事實就是,的的確確有著這麽一個龐然大物要覺醒了。

在自己的地盤之上,屍王感受著自己的下屬被對方給幹掉,這樣子也能行不能。這樣子他會樂意不會。他現在那就是從地裏爬了出來。他要將這麽一個敢於傷害他下屬的家夥幹掉,不是開玩笑的,是發自於真心的,他必須是要將對方幹掉。過分,簡直就是太過分了。不弄死對方,他的心完全不甘啊。

嘩啦啦

某一次的地麵碎石飛濺,有著這麽一枚男子就這麽的踩著一根骨刺衝天而起。他浮空十米,居高臨下的看著鄭小天。他就是屍王革首大人。

一道身形激射到了屍王的身邊,來人,那就是革浮了。他衝著屍王道:“老大你這是何必呢,都讓您躲避在地下了。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對方怎麽都不可能想象得到您是躲避在了地底,到時候,消耗戰打起來一樣可以就這麽的消耗下去。您,您這又是何苦這麽一種樣子呢。”

“我還能就讓你們為我這樣子的打起來消耗戰”革首搖了搖頭道:“為了我可以成功的隱匿身形,為了一戰你竟然是連自己的妹妹都不管不顧,你做的已經是夠多了。為了我,小濤現在被幹掉了,做的也是夠多了,為了我,現在全麵性的正在進行小號混戰。哪怕是最後抱住了陣地也得死掉大軍百分之九十以上,這樣子有意思麽我完全感受不到。”

“大人,一切都是為了喪屍大軍的未來啊。”革浮道。

“拚死拚活,兩敗俱傷,這還存在什麽未來對方沒有了未來,我們也沒有了未來,大家都沒有了未來,這還有什麽樣子的意思沒有意思,沒有任何的意思。所以,算了吧,也就是到此為止了,沒有這麽一種繼續下去的必要性了,算了,真的是算了。”革首擺手。

“您的意思是要投降麽”鄭小天還是很開桑的,沒有想到對方會投降。事實證明,對方要是投降了,自己,那真的是大功勞一件,喲西,然後在率領大軍推進,哪怕是收編了二環,這又是有著多大的難度係數呢,對不對

“我沒有說要投降,不過不是不可考慮。”革首看著鄭小天道:“隻是,投降之前我也得將你這麽一個始作俑者幹掉。這一點,必須的。”

鄭小天抓了抓頭,若是對方將自己給幹掉了,那還需要投降麽到時候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憑借著革妖對這具分身的情感,投降也不受理,即便是沒有把握也得是一戰,按照必須要將對方消滅的方式一戰定乾坤的節奏。

革首動了,他身形一瞬在那麽一瞬間的情況之下出現到了鄭小天的麵前。嘩啦啦,鄭小天的麵前也是一根骨刺衝天而起,革首就這麽的出現在了骨刺之上。他那緊握著的右拳,一拳直接就是朝著對方砸了去。

鄭小天眨巴著眼睛。很快,速度簡直就像是瞬移一樣。看來這些個骨頭與骨頭之間有著必然的聯係,可以幫助對方進行瞬移。

鄭小天摸了摸下巴,要是這個事情是這麽一種樣子的話,那就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骨刺何其多隨時可能出現在各處,自己還能是怎麽來破壞破壞那顯然就是一件不是很現實的事情,那要是做不到破壞的話,那

一拳,一拳命中到了鄭小天的右臉頰之上。

強大的衝擊力讓鄭小天朝著左邊衝擊而去。整個人吧,不知道是咋說。

瞬間,屍王再一次的出現在了鄭小天的麵前,一拳緊握在麾下朝著鄭小天的左邊臉頰攻擊而來。隻聽砰地一聲就命中了,沒有懸念的樣子。

砰,砰,砰鄭小天整個人就猶如是沙包一樣的被對方攻擊著。完全沒有應對的方式和方法,簡直不知道現在應該腫麽的來應對。整個人,那都是不很好了。愉快不起來了,清爽不起來了。

屍王一次一次的攻擊著鄭小天,每一次都是那麽的成功,每一次都是那麽的精準,事實證明,屍王的確是很紐幣的,不是麽。

鄭小天看著屍王,躲也躲不過去了,那就隻能夠是這麽的看著對方了。希望,那是可以利用自己的眼神直接幹掉對方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小子”屍王止住了攻擊,他甩了甩雙手。骨頭在此刻,頓時就是遍布到了他的全身上下,猶如是護甲的這麽一種感覺一樣。

鄭小天不知道對方要幹什麽,但是,他揣測對方這是要裝幣的一種路數。攻擊著好好的,突然之間不攻擊了那麽,這不是裝幣是什麽,對不對他覺得就是了。

“我已經是可以保證在我想打你的時候,隨時能夠打你。我也覺得聽沒有意思了。就這麽的一麵倒的攻擊,你簡直就不是我的對手啊。給你機會,不是不給你機會。現在,來來來,衝著我攻擊來。讓你死也死個明白,讓你清楚地知道屍將就算是多麽的紐幣也隻是屍將而已,那是不可能是屍王的對手的。”革首衝著鄭小天道。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他要是沒聽錯的話,對方這是要讓他動手的節奏哎喲,哎喲,對方這是有點狂啊。明顯就是對自身有著及其的自信,要不然,那是不可能紐幣到這麽一種程度,那是不可能紐幣到這麽一種地步的啊。

“好吧,你贏了。”眼神之上的交鋒已經讓鄭小天看了出來不對方的決絕,並不是說著玩的,那是十分之認真的,態度已經是如此一般了。

“攻擊吧,讓你感受感受我的護甲。讓你知道知道,喪屍最為厲害的是什麽。”革首道。

其實,這個問題鄭小天有答案。喪屍最為厲害的肯定不是那一共擊破的防禦,喪屍很脆弱,脆弱就得是想辦法讓自己變得不那麽的脆弱。僵屍刀槍不入,火箭彈都不見得紮德思,那是經過了上千年的沉澱,喪屍,畢竟隻是一次感染的瞬間成品而已,從起步上來說,那就不如那麽一種有著沉澱的僵屍的。

所以,喪屍走了一種路線,骨。本身屍體就隻是作戰的一份工具而已,那麽,如何有利的利用這麽一份工具就是一個值得探索的話題了。最後,最後喪屍就走出來了骨頭的這麽一條道路。目前來看的話,還算是一帆風順。

屍王級別,那已經是可以利用骨頭包裹住自己的身軀和頭顱,這樣子的話就可以達到一種你的攻擊完全無法突破防禦的地步,你的攻擊無法突破防禦,他們的脆肉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保障。

砰,砰,砰

一拳一拳,鄭小天的攻擊奈何不了骨刺分毫。

“感受完畢了麽你奈何不了我什麽,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所以,何必繼續下去呢沒有下去的資本,沒有下去的必要。沒有下去的意義”革首搖頭。

“我還想下去試試,當然,你若是怕死的話,我就不說什麽了。誰還沒有一個怕死的時候呢,對不對我理解,我表示很是理解。”鄭小天擺了擺手。

“我怕死”革首指著自己的鼻尖道:“來來來,給你一次機會,今日隻要是你可以攻破我的防禦,這件事情就算了,我直接率領大軍投降。”

革首可以在驟然之間知道全麵的情況,不是革浮沒有用,而是,而是對方簡直就是太卑鄙了。最後一戰之前那準備簡直就是及其充分,一環扣一環。明明他知道對方是吸引他出來,但是,他不能不出來。再不出來,喪屍大軍真的是要玩一個你死一萬我死九千九,那麽一個時候還有什麽意義可言沒意義了啊。

“既然你這麽的清爽的話,那麽,我就來了。你既然已經是為你自己找到了一個好的台階的話,那麽,我也不說什麽了,繼續的客氣下去那是沒有意義的。此刻,現在,我這是要展開攻擊了。嗯呢”鄭小天閉上雙手,雙手握緊成為了拳頭。

革首眯著雙眼看著對方,看似,對方有點信誓旦旦的一種感覺在其中,什麽個意思,幾個路數呢,讓然難以理解呢。

鄭小天睜開眼睛,雙拳朝著革首攻擊而去。他,氣勢洶洶的一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