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革火爆

現在,革無敵的人也已經是被擴充到了大軍之中,那麽,那麽現在完全是可以朝著另外的一個地點撲過去了。是的,這一點,那簡直就是很重要的。

今日,鄭小天就要徹底的將事情給處理了。不單單是處理了,還的是處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漂漂亮亮的這麽一種樣子。二環,他要率先的收入到囊中,一環比較簡單,直接就是蠢貨和精貨,市中心比較麻煩,還有兩三個高階段的屍王比較不是很好對付。隻要是將屍王都對付好了,幸存者基地還能夠算是事情麽?不能夠的。

鄭小天帶著革無敵,革妖,革首這三位屍王級別的戰鬥力展開了針對於革火爆的伏擊戰。幾個屍王級別的竟然是打伏擊戰,這,多多少少,的的確確是有點說不過去的。畢竟是屍王啊,作為屍王,那當然是有著屍王級別的尊嚴和骨氣啊,伏擊戰這種東西,說出去真的不是一般般的丟臉啊。嗯,就是這麽一種路數了。

但是,鄭小天這麽牛蛋轟轟的家夥都這麽的死臉了,大家,那自然也是沒有什麽臉可言了,不是麽?所以,大家不單單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了都。

“我說說你們哈,一個一個,屍王級別的要參加這樣子的活動,真的是有意思麽?反正,要是你們邀請我的話,我完全不會參與。更何況,要是處在沒有被邀請的情況之下,我就更是更不會參與的了。”鄭小天點頭。

是的,鄭小天壓根就是沒有邀請這幾個人,這幾個人,純粹就是自己,自覺地跑過來的。事情就是這麽一個事情,情況也的的確確就是這麽一個情況了,讓人,讓人那都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麽了都,反正愉快不到哪裏去就是了。

“哎呀,人生在世,那不就是一個享受麽。想著法的創造條件為什麽?韋德也是享受啊。人或者,不享受那是個什麽路數呢,對不對?人活著,那就得是要享受。嗯嗯,我是這麽想的,我想你也是,既然你也是,那麽,你邀請不邀請隻是說出來不說出來而已,你肯定是會邀請的。嗯嗯,我堅定的認為著。”革無敵不要臉道。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臉頰之上,對方,對方真的是可以不要臉到這麽一種地步麽?對方,也是贏了,對方這是讓他已經是不好說什麽了都。算了算了,既然對方已經是將自己的品性如此一般的展現了出來,那就這樣子了。

革火爆,他這個習性基本上是跟革無敵是一樣的,閑著也是閑著,閑著也沒有什麽事情幹幹他就在江邊看著風景。看著滾滾而流淌著的長江水,感受著此刻的這麽一份寧靜,感受著這麽一份寧靜的心情,然後,就算是現在的大戰似乎也影響不到他什麽了。整個人,那是進入到了祥和的這麽一種姿態之中,感覺還算是不錯。自信心,那也是從此刻開始回歸了。

但是,這裏有一個但是了。革火爆竟然是感覺到了一道一道,還一道的能量波動,每一道都是那麽的氣勢衝天的感覺在其中,這是不以為意顯現了出來那埋伏的意圖。這也,簡直就是太不要臉了一點吧?這也完全就是太曝光了吧?

“誰!”革火爆在驟然之間站起身來大喝一聲。

嗖,嗖,嗖,嗖!四道身形,四個方向,這還隻是四個主力而已,在暗地裏,更是有著一二百的主力分布在了四周,那感覺就是要阻擋住所有的屍將增援。那是要在此刻,在這裏,在人家的地盤之上將人家這個老大給徹底的算計了的一種姿態啊。

鄭小天笑看著革火爆。

“你……”革火爆指著鄭小天,目光隨即就注意到了革無敵,這可是個老熟人啊。隨即,那更是看到了革妖,革首,這些都是情報之中所提到過的家夥們。今日這是咋地了?莫非人家都已經是聯合到了一起?若是聯合到了一起的話,那自己還有什麽掙紮的?那明顯就是不可能是對手的一種姿態啊。

“對,是我。老同學好久不見了啊。”鄭小天衝著革火爆一笑。

“我勒個去,這也是我們的同學?”革無敵有點震驚了,他也有點羨慕了,羨慕鄭小天這麽一個有記憶的家夥。自己等人的記憶完完全全一點都沒有了,但是,對方竟然是可以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老天為什麽要這麽的玩自己?這樣子,真的是有意思麽?哎呀!

“對的,這也是我們的老同學,好久不見的老同學。”鄭小天點了點頭。

“為什麽我隻是感覺到很熟悉而已,完全沒有任何的記憶,但是你有?”這個疑惑,革無敵剛剛想起,然後也就是順便的詢問了出來。

“因為我是人啊。這本身就是我的分身而已,你完全感覺不到熟悉感吧?如果是我的人類本尊到來的話,頓時,你就會感受到熟悉感了。非常之熟悉的那麽一種相處過的感覺。當年在學校,我們可是黑社會小團體呀,誰誰敢於惹呼我們三個?不可能的事情。”鄭小天擺手道。

這一瞬間,革無敵將目光看向了革首和革妖,這兩個家夥給他的感覺完全就是都知道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但是,這兩個家夥完全不以為意的被這個眼前的人類給領導著,這讓人那是有點接受不了的一種樣子啊,真的是。

革妖那是知道的,她跟這個眼前的分身有著情誼,那麽,她自然也是跟分身的主人有著情誼。革首不知道,但是,他心裏也平衡,人家五十萬大軍都被一個人類給統領了,那麽,自己就算是被人家給統領又有什麽關係。

唯一有心理負擔的就是革無敵了。但是,他與鄭小天的人類本尊是同學,所以,負擔什麽的也沒有了。他的心中隻當這是同學之間的一份合作就行了,隻要是能夠統一喪屍大軍,對方是不是人類又有什麽關係?到時候,他一樣是一方霸主啊。對不對。

革火爆有點接受不了,哪怕是對方是他的同學身份,他也一樣一樣是接受不了。要是讓他跟著對方,那就唯有一戰。對方要是可以在戰鬥之上死死的壓住他,那麽,什麽事情都是可以談的,對方要是壓不住他,這個事情,到此為止,就這麽的結束了。嗯嗯!

“小子,同學,我要跟你單挑。”革火爆指著鄭小天。

“可以啊。”鄭小天聳了聳肩。他倒是怕對方要一個對付四個,這樣子的話他的戲份就減少了,如果隻是一個對一個的話,喲西,那不是挺好的麽?

“小子,我打你一拳,你打我一拳,然後看互相之間的受損程度從而是決定輸贏。如果說受損程度分辨不出來是差多少,那就是一樣。既然是一樣的,那麽,從此以後你們就不要來打我的主意,起碼在你們四個人在位的時候不要打我的主意,想要談什麽戰鬥,我們再來協商,隻要是合理合法合情,我是不會拒絕的。”革火爆道。

“可以!”鄭小天無法拒絕。要是拒絕的話,那就是怕了對方。要是怕了對方的話,對方就嘚瑟起來了。要是對方嘚瑟了起來,他這邊就失去了先機,道理就是這麽一種道理,路數也就是這麽一種路數了。

“既然是你也覺得可以的話,那麽,就這樣子決定了。我先打你一拳,然後你再來打我一拳。嗯,就是這麽一種安排。”革火爆道。

“你也真的是挺不要臉的。你要是一拳打的他失去了戰鬥力,我們就變成了三對一,如果我們反悔的話,你也少了一個敵人。好計謀,好算計,我服了你了。”革無敵衝著革火爆豎起了大拇指。

革火爆還真的是有這麽一種想法。哪怕是他一拳頭攻擊到革無敵的身上,他一樣有一定的把握可以讓對方失去戰鬥數值,嗯,就是這等情懷。

“沒事,沒事,我壓根就是不以為意,全然是沒有將他放在心上,給他打一拳又有什麽樣子的一種關係?無所謂。”鄭小天輕佻的擺了擺手。

革火爆看著鄭小天,這麽的看著。

“你先動手哈?我需要準備一下。嗯嗯!”鄭小天開始了,在原地,那是打了起來這麽一個廣播體操。這就是他鍛煉的方式和方法。

革火爆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他現在不在懷疑自己和對方是同學關係了。因為,這廣播體操太熟悉了。但是,但是就算是多麽多麽的熟悉那都沒有用,他堅定不移的認定和認為,一個人類要是想要領導他,他不願意,非常之不願意。

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深深地吐了出來。廣播體操,已經是打完了。他現在,那已經是徹底的準備好了,他衝著革火爆道:“來,動手來,我已經是徹底的準備好了。讓我見識見識你到底是有多麽的紐幣,嗯嗯,我已經知道你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