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番外 3

鄭小天帶著大軍來到了市中心之中。

市中心很是寧靜,寧靜的簡直就是末日一樣。那感覺,似乎幸存者基地就沒有成功的構建完成,那感覺,喪屍在這裏簡直就是無憂無慮的生存著,那感覺……

鄭小天甚至於感覺到了壓抑,是的,壓抑的一種感覺。他沒有看到一個喪屍,但是從先鋒兵的規模來看的話,三十的的確確是存在的。喪屍若是存在的話,那頓時就是不好弄了。

鄭小天思考著這是要怎麽弄,前進也不是,不前進也不是,怎麽地都不是。頭疼的不是一般般的。前進的話,前麵保不齊有陷阱,若是有陷阱的話,那就不是很好弄了。因為,誰也不知道前麵的陷阱是什麽。若是不前進的話,那也是個蛋疼不是一般般的事情。咋弄,咋弄是好呢,這個事情整的真的是……

鄭小天和阿冰私下兩人那是聚集在了一起。他需要找個人商討一下,不是什麽扛責任不抗責任的事情,而是純粹的三個臭皮匠頂的上一個諸葛亮,自己沒有發現的地方,或許對方是發現了呢?對方若是發現了的話,那麽,事情不是頓時就變得簡單了麽?直接,那就是從這麽一個誤區之中走了出去啊,對不對。

“現在的情況就是我們是入侵一方,但是他們避而不見。那就說明,他們對我們壓根就是很警覺的一種樣子。如果他們對我們警覺,那就說明他們害怕,如果說他們害怕的話,那問題頓時就是變得簡單好處理了。我們直接就是可以大大咧咧的走過去,他們絕壁那是覺得我們有恃無恐,然後,他們絕壁是穩紮穩打每一步。一個領導人要是將部隊操控成為了這麽一種僵硬的樣子,先不說他是不是合格,單純是從這將營之中那就可以找到很多致命一擊的機會,這對於我們的贏有著先天的優勢幫忙。我們是三鎮市的主導,那就是先天的優勢啊。”阿冰道。

鄭小天一拍自己的後腦勺,是啊,對啊,自己怎麽就沒有想到這麽多呢。

鄭小天覺得,這決策就是對的。一開始,那簡直就是應該找對方商量。看看,看看,商量還是有結果的。若是不找對方商量的話,那可能有這樣子的結果麽?不可能的事情。事實證明,商量是對的,商量是有好處的。嗯!

鄭小天準備按照阿冰的提議幹了,甚至於命令直接就是下達了下去,甚至於,直接就是按照對方的操作來做了都。

這樣子,鄭小天和阿冰帶著大軍那是有恃無恐的前進著。一步,一步,走的那是那麽的淡淡然,大家三三兩兩的聊著天,好像,全然不是很在乎周邊是不是有敵人的這麽一種節奏,似乎,全然沒有將這些個事情放在心上的一種路數。

鄭小天就這麽的帶著大家前進著,一步一步的向前進。事實證明,的的確確當他有恃無恐以後,那性質,頓時就是不一樣了。看看,即便是知道周邊有敵人,那也無所謂。反倒而,敵人那是蒙幣了的節奏。看看這些敵人,簡直就是不敢出來了的行情。

鄭小天看著叛變的阿冰詢問道:“我們這樣子會不會將他們直接給嚇破膽?若是直接將他們嚇死,那不是懵幣了的節奏麽?”

“這個可能性不是不存在,我覺得,存在係數還是很大的,隻是,我是這麽想的,懵幣的話,那也總比是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來的強一點吧?對不對?”阿冰道。

“也是。”鄭小天在這一點之上點了點頭。

“那麽,現在自然就是這麽的繼續下去了。”阿冰道:“對方若是出來的話,還則罷了,對方若是不出來的話,那就算了,反正我們也不著急。誰著急,誰來急,反正,著急的人最後肯定是會出簍子,我們這種不著急的人,到最後完全那就是無所謂。喲西,就是如此,這麽一種樣子。”

“你這個招數簡直就是挺不要臉的。”鄭小天搖了搖頭,實話說,著實對眼前的這個卑鄙無恥的家夥,挺無語的。得虧這樣子的卑鄙無恥的家夥是自己的人,要不然,自己簡直就是要頭疼,頭疼死的一種路數。

“那是,那是,不要臉針對不要臉的人。如果說對方是要臉的,我會使用這種不要臉的招數和方法麽?不會,完全不會。因為對方也是這個吊樣,所以,我自然也是這麽一種吊樣了。我是個什麽人就對付對方這個什麽人。”阿冰道。

阿冰從來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覺得臉紅呀什麽的,他從來不會以為這種事情而在乎什麽。他可是一個喪屍啊,喪屍還會在乎什麽啊。喪屍那都已經是連人都不如了,還能在乎什麽?對不對?

鄭小天看著阿冰,他已經是感受到了對方的這麽一份死臉了,算了算了,這是對方的事情,那與自己沒有半分錢的關係,自己,不用朝著這麽一種事情上麵湊上去,沒意義。

鄭小天和阿冰,繼續的向前進。然後,不知道是要說什麽了都。

寧靜,還是寧靜,甚至於鄭小天都將這裏給占領了,這裏,一如既往還是沒有任何的事情而發生呀什麽的。也沒有誰來展開一個偷襲呀什麽的,純粹的就是很寧靜,在這麽一份寧靜之中,簡直就是要覆滅了誰的感覺一樣。

鄭小天覺得這樣子也不是個事啊。得想辦法解決掉這麽一個問題啊。

“哎呀媽。”鄭小天目光看向了前方,在前方,有著這麽一道身形堵住在了路口,看這麽一種樣子,那是要擋路的姿態。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這是要談判的一種節奏啊,怎麽看,怎麽都是要談判。對方隻是來了一個人而已,怎麽看,怎麽都是要有著誠意來商談的一種感覺。對方來的還是熟人,這麽一份誠意,他已經是徹底的感受到了。

“我是代表著誠意而來的。”屍將道。

“額,多大的誠意?來來來,說出來我聽一聽。”鄭小天道。

“很大很大的誠意。”屍將道。

“多大多大的誠意?”鄭小天問道。

“好大好大的誠意的說。”屍將道。

“有病呢吧?”鄭小天看著屍將道:“你到底是要幹哈玩意。”

“我就是想要來談判啊,純粹是談啊。談好了,大家都好,談不好的話,大家都不好。我個人那就是願意談好,嗯嗯,就是如此。”屍將道。

“你就是有病。”鄭小天道。

“有病不有病,我倒也是不跟你計較,反正隻要是可以好好的談判,那麽,什麽事情都不是問題,喲西,彈得好,還則罷了,談不好,好好去談。”屍將點頭。

“那就去談吧,好好談。”鄭小天點頭。

“就是找你談啊。”屍將道。

“好吧,你贏了。”鄭小天道。這都已經是找到了自己的頭上了,那還說什麽。

隨後,屍將帶著鄭小天來到了這麽一個小小的角落,然後,偷偷摸摸猶如是要商談著什麽事情的那麽一種感覺是一樣一樣的。

“喂喂喂,你到底是要幹什麽?”鄭小天看著對方,賊眉鼠眼的。頓時就是覺得這個家夥簡直就是並不光明磊落的一種樣子。也不知道,對方這是要幹哈玩意的一種路數。這,這是要做賊的路數啊。這,簡直就是在做賊的節奏啊。

“我是這麽想的,如果說,我可以背叛我的老大,然後跟你和談好的話,那麽,一把就是徹底的將戰鬥都解決了。”屍將道。

“這麽一個意思就是,你們的老大現在壓根就是不在,然後,純粹就是你們這些歌家夥私下的來對付我們的節奏,是麽?”鄭小天問道。

“不能說不在,隻是說老大不在這裏,他帶著精銳處在了後方攻擊旁邊的市區,而,這邊,那是我們進行防守,隻是,沒有想到的是,防守之中竟然是迎來了你們。這,真的是不知道讓人怎麽來形容這一刻的心情了,無可奈何,隻能迎戰,所以,我們就迎戰了。迎戰吧,不是對手,完全不是對手,這真的是讓人挺淩亂的,不知道是說什麽好了都。艾瑪。各種的艾瑪了都。”屍將道。

“意思就是,現在我們屬於是占據了這個市區是麽?”鄭小天好奇問道。

“對的!”屍將點頭。

“所喲所累。”鄭小天笑了,他已經是有了很多很多的壞主意。試想想,人家那是出去開疆辟地了,然後,一回來發現自己的窩沒有了。那麽一個時候,那麽一份心情,那麽一種狀態那是要如何的來形容?嘖嘖,嘖嘖,真的是……

鄭小天有了主意,這裏,必須必那是要占據了。嗯嗯,從此以後,這裏就是自己的窩了。單純是想想,心情那就真的是,簡直了,前所未有的爽啊。

鄭小天看著屍將,隨即衝著對方招了招手,然後,那就是衝著對方耳語著。他講自己的主意告訴了對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