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示弱

這麽的,幾枚走路都不是那麽順暢的喪屍正在朝著一棟三層小樓靠近而去。。しw0。

窗口,正門。喪屍潛了進去。沒有用錯任何的詞匯,的的確確是潛。喪屍若是學會了潛,單純就這麽一點那就足夠是說明了這個喪屍是存在問題的。並且,那還是存在著很大很大的問題的。

一樓,漆黑一片,看著更像是冥王大殿一般的感覺。陰風一陣一陣的吹!

鄭小天站定身形沒有動彈而一下。這麽一個封閉的環境,怎麽,怎麽可能會有一道一道的風?那就說明是從封口之中送入進來的。要說是從風口送入進來的話,那就說明有電。有電的話,那就充分是說明了莫大的問題。怎麽可能會有電呢,對不對?

“還前進麽?”喪屍王一號看著鄭小天道。

“不急!”鄭小天右手抬起。他們兩個倒是不前進,這不妨礙其餘的兩枚炮灰處在前進之中。現在,兩個喪屍已經是快到了二樓。突然之間,這兩個喪屍的控製權在驟然之間沒有了。這麽一種情況隻能夠有三種,其一,這兩個喪屍到了你聯絡不到的地方。其二,對方的精神力太強大一瞬間就易主。其三,一瞬間這兩個喪屍就掛掉了。

前者,不太現實,中間,也不是很現實。隻有其三那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並且,可能性巨大。鄭小天和喪屍王一號,互相的看了一眼。

“攻擊來的的確是太快了,所以,什麽情報都沒有被發現反倒而是丟了兩枚喪屍。”喪屍王一號道。

“若果現在我們離開,那就真的是這麽一個情況了。什麽情況都沒有打探到反而是丟了兩個炮灰。這事情若是傳出去,你以後不用再喪屍界混了,太丟人。”鄭小天擺手,道:“必須,那是要搞清楚對方的情況從而是確定到底是要招惹還是不招惹。”

“我其實,無所謂,反正你怎麽說,我就簡直是怎麽做。”喪屍王一號聳了聳肩。

鄭小天右手食指向前擺動指著前方。隨即,他緩緩,緩緩地朝著樓梯口挪動了過去。

鄭小天要在小心翼翼之中一點一點的來到二樓,然後,他需要在小心翼翼之中起碼看見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如若不然,什麽情報都沒有那就太荒唐了。這喪屍大軍可是有數的,就這麽八百多人而已,被幹掉一個就少一個好麽。

近了,越來越近了。鄭小天和喪屍王一號已經是無線臨近兩位喪屍丟掉訊號的地方。既然是臨近,那就說明偷襲也隻在一瞬間就會展開,是吧?

鄭小天左手捧著一個玩意,右手拿出來了打火機,隻聽叮地一聲,打火機在驟然之間點燃了煤油燈。然後,眼前可以說也是在驟然之間就明亮了起來。芥末的一種感覺……

兩道身形那簡直就是愣住了都。處在漆黑之中靈活自如猶如是一道風,但是,若是處在了明亮之處的話,並且還是這麽驟然之間的明亮,第一反應當然就是雙手抬起遮擋自己的雙眼了。

喪屍,那也是人而轉變來的。隻是混了這麽一個行業以後就跟人不是很一樣了,但是,也得是吃東西呀。但是,也得是看事物呀。自然,那也是有著習慣了漆黑以後習慣不了明亮的那麽一種弊端存在啊。

砰,嘩啦啦,呼呼……

鄭小天用力的就將煤油燈摔在了地上,這一瞬間,直接摔碎。摔碎了以後,煤油濺了喪屍一身並且隨著風吹過在驟然之間那就是將喪屍給點燃。

嗖!

喪屍身形爆退而去。他所到之處,那就是明亮之處。他現在的這麽一種狀態簡直就像是一盞明燈一般的感覺了都。

鄭小天看著喪屍王一號。

“追麽?”喪屍王一號問道。

鄭小天可以感覺得到對方情緒之中的亢奮,那是一種迫切的想要迎戰的感覺。這就是喪屍的天性了,見到人就想攻擊,沒人就攻擊同類。人變成了喪屍以後那就隻剩下了一套流程,吃飽喝足就幹架。

“不著急!”鄭小天搖頭,道:“他是朝著右邊而去,我們上左邊!”

喪屍王摸不著頭腦,完全不知道對方這是個什麽樣子的意思。

鄭小天帶著喪屍王朝著左邊走。樓梯處在別墅的中間,別墅的兩邊分別是客房。所以,並不單單隻能夠從右邊走,左邊一樣可以走。這個事情是芥末說,既然對方可以朝著右邊走,那就保不齊有埋伏。少說,那也得是有一個對方吧?但是,左邊那性質就不一樣了。哪怕是有埋伏少說也得是少一個對方啊。

鄭小天帶著喪屍王來到了第一間房的門口。他的右手已經是伸了出去處在了門把手之上,隨著他一個用力的擰動,門把手絕對絕對會開的。

哢嚓!

鎖頭開了。

喪屍會開鎖?這更是說明了問題了。喪屍若是想要去哪裏,隻會橫衝直闖。過不去就撞,一次一次撞直至是徹底的過去了為止。而,開鎖什麽的那是簡直了扯犢子的事情好麽。

當然,從鄭小天等人進來的時候開始那就已經是被屋主給設定為了必殺之屍。詭異與否,那都是無所謂的。來一個,殺一個,殺的就剩下了喪屍王然後就可以草草,這就是屋主最為直白和直觀的想法了。

屋主本來是個人,最後,在同伴的拋棄之下扭曲了自身,然後利用這裏的有利地形,成功的變成了一枚強大有思緒,荒yin無道的喪屍逍遙王一枚。當然,這些都是後話,目前不表。

鄭小天已經是要打開門的舉動,徹底的止住了。有埋伏,哪怕是沒有打開門他就大概的確定後麵有埋伏。現在打開門,嗬嗬,那是作死。

鄭小天轉身,道:“我們走。”

“納尼卡?”實話說,喪屍王有點想不明白。都已經是要開門了,攻城略地的遊戲已經是開始了。到了第一步的時候對方竟然是要下令走屍?好吧,她是一枚十分之聽話的屍,對方若是說要走,她也簡直不停留。隻是,那不明所以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的呢。

鄭小天離開,喪屍王自然是緊隨其後的離開了。

似乎,一切都是要在此刻所終止,似乎,那是要隨著鄭小天和喪屍王的離開而讓這裏徹底的恢複到寧靜的狀態之中去。

吱呀!雖然聲音很輕微,但是在這麽寧靜的一種狀態之中那就顯得是無比的明顯了。鄭小天和喪屍王的身後這麽一道門開了。開了的一瞬間,嗖嗖兩道勁風就是席卷了出來。不是一道,是兩道。

剛才,鄭小天消耗了煤油燈,那麽,現在他又有什麽樣子的手段來應對呢?

“大俠,我們投降!”撲通一聲,鄭小天雙腿跪著在了地上。

鄭小天的麵前,那鋒利無比的指尖距離他的眉心隻有零點零一公分都不到的距離。甚至於那風裏的勁風已經是破開了他的皮膚。這感覺,他要是嚷嚷晚一會會,一絲絲,他都是必死無疑啊。

投降……喪屍王搖頭,不說什麽。哪怕是對方帶著她投降,她也一樣的願意。但是,若隻是身體的投降精神力的回歸,她可以接受。若是都投降,她不接受也得是被迫的要接受。她是一枚忠誠自己主人的好姑涼。

“……”喪屍張開嘴幾度想說話,但是沒說出來。他,唯有吼吼了起來。

“你說什麽?”鄭小天右手處在了耳朵之上衝著對方問道。

“吼……”喪屍道。

“什麽,什麽?”鄭小天問道。

“吼……”

鄭小天將耳朵都貼著在了喪屍的麵前,對方都已經是衝著他的耳朵吼了。他也隻能夠聽得懂吼叫而完全是沒有辦法明白對方所想要表達的意思啊。

“大人,我是新屍,不是很懂喪屍語。要不你跟我筆畫手勢吧。”鄭小天衝著喪屍道。

“吼……”喪屍開始筆畫了起來手勢。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這麽一個難以懂得的手勢看著跟心理暗喻差不多的感覺,看著看著,簡直就是眼睛都可以花掉了。看著看著,真的是整個人都是不很好了。

“大人我筆畫一下給你看看哈。”鄭小天筆畫了一個手勢動:“這個手勢的意思是不是表達的是你?”

喪屍點頭。

鄭小天繼續的筆畫,在這麽一個筆畫之中他驟然之間出手,五根手指頭鋒利無比之下朝著喪屍的眉心席卷而去。

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鄭小天的手掌沒入到了喪屍的額頭之中,隨著他一個用力,一個掀翻,隨著對方大腦的破壞。驟然之間那就是腦死亡,隨即……

“動手!”鄭小天大喝一聲就朝著另外的一枚喪屍撲了過去。

鄭小天感受得到單兵作戰數值這兩個很高,一對一都不可能敵得過。起碼,他覺得打不贏,他的下屬那也是上炮灰的身,很難打贏。所以想來想去那就唯有是降低對方的防備心,從而是驟然之間出手,卑鄙齷齪,但是管用。

兩個喪屍的驟然攻擊完全是讓驚愕之中喪屍感受不過來。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