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番外7

鄭小天是覺得,在輕鬆地搞定了第一個市區以後,第二個,第三個,那還是問題麽頓時,一切的問題都不存在任何的問題。樂文小說但是,事實就是他想的簡直就是有點太少了一點。他應該多操心一點而不是多自信一點。

第一次,也就是上一次,鄭小天那是帶著自信來的,沒曾想,竟然是被背叛了。這一次,那完完全全簡直了的就是帶著明明知道是背叛的事情之情報而來的。不過,那是帶著自信心而來,建立在這件事情之上的自信心。

鄭小天和革煙進入到了市區之中,精銳不是沒有帶,是帶來了但是埋伏在了外麵。然後,所期盼的算計,背叛,潛伏,暗殺的情況都沒有展現出來。反倒而,展現在鄭小天二人麵前的是歡迎會。是的,完完全全就是對方興高采烈,特別是歡迎他們到來的這麽的一場莫名其妙的歡迎會,這歡迎的簡直是讓人心情都不知道應該處在何處了。

鄭小天和革煙就這麽的被迎到了屍王,本地屍王的腹地之中。到現在,甚至於兩人還因為自己的算計失誤而沒有回身過來。背叛什麽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一切的盤算和一切的算計,那都簡直是白盤算了,白算計了,這,白白的浪費了腦力製定計劃了。

“哇哈哈,真的是覺得我邀請你們來是因為我對你們有多麽多麽的衷心是麽如果真的是這麽的來認為的話,你們也簡直就是太天真和幼稚了。你們這麽的天真和幼稚,如何得來當老大有什麽資格請問,資格呢”屍王看著鄭小天和革煙。

也就是這麽的突然之間,周邊這些家夥那是在驟然之間就變了臉,真的,真的是變臉簡直就是比翻書還快的這麽一種路數。那真的是,說變臉就變臉的一種節奏。那,完全是

鄭小天發現周邊的那些個屍將也是在此刻,頓時展現了出來那非一般的威能,是的,可以利用非一般這三個字來形容而沒錯的。一個一個,兵器都尼瑪的準備好了,這麽一種感覺那是要上哪說去,真的是

鄭小天就這麽的看著,看著一個一個準備好了的屍將。他甚至與沒有看見一位屍將是有著那麽一絲絲,一點點和一丟丟的不忍。

“我問你一個問題。”鄭小天看著身邊的革煙道:“這些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真的是還需要存在於下去的必要性麽我到目前都沒有看出來任何一絲絲的存在必要性來。”“這個,看情況而談論,說需要也需要,說不需要也不需要,不好說。”革煙道。

“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就是將他們給幹掉了,那是可以還是不可以。”鄭小天問道。

“你要是衝著將他們幹掉去的話,那我勸你還是不要這個樣子,何必捏,都是我的下屬。但是,你要是在戰鬥之中不可避免,那保不齊就是要幹掉了,那我也不說什麽就是了。這個事情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命中已經注定。前麵的豐功偉績都改變不了對方的決心,那麽,就算是他們被弄死了我的確也是不好說什麽了。”革煙道。

“這個意思就是我可以放開手腳來幹,你啊既然是我可以放開手腳的話,那這性質頓時就是不一樣了。哇呀呀,哇呀呀,勞資準備放出大絕技了。喲西”鄭小天興奮的不能自己了都。要是對方聰明一點,或許,他還不會將對方咋地,但是,對方要是就這麽的找死的話,他也不介意送對方一程,他是出了名的好說話,是的。

“你還有什麽超級無敵大絕招要使用出來”革煙很是狐疑的看著鄭小天。

“有”鄭小天點頭。

“來,展現出來我看看。”革煙好奇。

“可以”鄭小天雙手合十。

真氣混合著喪屍能量之氣的波動在鄭小天的身上湧現了出來,仿佛那是打開了什麽閘口的感覺一樣,他的是身體周邊已經是湧了出來能量的旋風,旋風都已經是成了漩渦。漩渦簡直就是非一般的紐幣轟轟,很厲害的樣子。

這旋風也好,漩渦也罷,反正是圍繞著鄭小天而旋轉著,這麽的旋轉著。誰誰都不會懷疑,在這旋風,在這漩渦之中的鄭小天那是會有多麽多麽的恐怖。誰誰也都不會是在此刻這麽一個找死的時候選擇靠近上前,誰誰都是距離鄭小天遠遠的。

革煙吞咽一口口水。這是新技能還是咋地怎麽跟自己交鋒的時候都沒有使用過這樣子的手段

嗖,嗖,嗖一道一道的能量勁風從鄭小天的身上激射了出去,頓時,那就是朝著四麵八方席卷而去,鋪天蓋地的那麽一種簡直就是很紐幣的感覺,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都,讓人心情都十分之複雜的一種樣子。

噗噗噗一道一道的能量勁風刺穿了一枚一枚的屍將。即便是在屍兵之中猶如是王者一般的屍將,厲害的人物,那也是在鄭小天的攻擊之下這麽的脆弱,脆弱的簡直就是不堪一擊。

鄭小天連連搖頭,不過爾爾呀,對方也就是不過爾爾啊,實力也就是這麽的簡單,這麽的一般,這麽的普通而已。

眨眼之間在鄭小天這沒差別的攻擊之下百分之八十的屍將就被幹掉了。八成以上隻是在一招之內被秒,雖然勁風的攻擊消失無蹤了,但是,鄭小天本體那就本身是一個強大的大殺器。隻要是他還在的話,威脅力一樣一樣那是巨大無比的。

剩下的屍將已經是有了退縮之心,哪怕是挑頭的屍王都感覺到害怕了。沒有聽到鄭小天單兵作戰數值牛蛋轟轟的這麽一個情報啊,現在,對方牛蛋轟轟的站在了他的麵前,這是讓人是要咋說,怎麽來說。感覺真的是整個人都無法愉快了,感覺

“你”鄭小天指著屍王道:“因為你的一個決定,錯誤的決定,所以害死了大家。你的內心之中哪怕是有著一點點或者是一絲絲的愧疚我也都可以放過你。但是,我可以保證你的內心之中沒有一絲絲的愧疚,是的,沒有。”

“你還能為我做決定”屍王簡直就是笑了,對方,很幽默啊。對方這意思,這姿態,這節奏感簡直就是為自己而做決定的節奏感啊。自己的思緒豈是對方來揣測的對方揣測,那也隻是對方的揣測而已,憑什麽這麽的武斷對方是哪裏來的優越感。

“我是這麽想的,我不為你做決定,我隻嗶嗶。你要是有能耐的話,你要是聽不得我嗶嗶的話,你可以打我,真的。你隨意,前提你要是我的對手。我怎麽都不認為你會是我的對手,嗯,我堅定不移。”鄭小天神態自若,自信心十足。

“小子你別太過分了。”屍王陰沉著一雙眼。

“我就過分了,咋地。”鄭小天道。

“你不要逼著我對你動手。”屍王道。

“我要是逼你動手了,你還想咋地你還想弄死我不成你有這麽一份實力麽我個人覺得,你完全是不可能有這麽一份實力的。嗯嗯,是如此。”鄭小天道。

“好,好,好,有著一個能量勁風看似有點不好對付,你就開始裝了是吧。裝的簡直就是還很開心的一種樣子,是麽行,行,我要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屍王說完,身形旋轉著猶如是一個小卷風一般的朝著鄭小天衝擊了過去。衝擊力強悍的絕非一般般,看著就知道不是很好相與的,看著就知道不是很好抗衡的,看著就

鄭小天樂了,對方要是在這麽一個時候直接就是選擇跑路,憑借對方這麽快的速度他的確是有點頭疼不已,不見得追的上,起碼追上的把握不會超過五成。但是,但是對方選擇的竟然不是跑路而是與自己抗衡。對方是覺得,對方會是現在自己這麽一種姿態之下的對手

鄭小天搖了搖頭,雙手合十。

嗖,嗖,嗖。一道一道的能量光束從鄭小天的手心之中席卷了出去,第一時間,鋪天蓋地那就是朝著屍王的身上籠罩了上去,那感覺,包裹的很全麵,隨著對方的轉動,那就簡直是包裹的更為的全麵了都。

鄭小天就像是一個拋繩子的人,而,對方本身就是屬於是自轉之中,自己就將自己給卡的死死的了。完全,那簡直就是不需要鄭小天來動手了都,這而感覺,咋說,是要咋說。

鄭小天搖了搖頭,對方這麽一種自尋死路的感覺,他就算是贏了又有什麽意義他感覺不到。但是,他反倒而是感覺到了一點,就革煙旗下這些個家夥的戰鬥數值,這麽的差勁,那欺負起來真的是挺簡單的,哪怕是都叛變了又有什麽關係,橫掃下去,都弄死,都幹掉,都不是問題。

三鎮市以南就這麽,徹底的收編了。鄭小天的前方很是順暢,他的自身實力也在穩定壯大,他迎著他霸氣的人生而穩健的前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