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番外 8

三鎮市以北,鄭小天沒有帶太多的人,他一個,革煙一個就足夠了,甚至於,韓冰都沒有帶來,甚至於,精銳都沒有帶來。為何你?蛇無頭不行啊。

鄭小天知道以南可以成為一團,那麽以北的速度也不會太慢,人家都已經是有老大了,那還不簡單了?直接就是將人家的老大幹掉,直接就是搶對方的勞動果實啊。

鄭小天不太想要自己來發展,他還是比較喜歡搶。搶奪實際呀,人家已經是發展好了,你呢,直接就是可以搶現成的,這是要有多好,這是要有多爽。所以,看上了什麽直接就是一個字,搶啊。看上什麽就搶什麽,看上什麽就搶過來什麽,歐耶,贏了。

隻是,目標人物在哪裏呢,這就是鄭小天所不知道的了。這一點,那就是比較頭疼的了。那就得是要做出來一點什麽事情,直接就是將對方給吸引過來。吸引了過來以後,直接就是將對方給幹掉,喲西。

鄭小天琢磨著,是幹出來什麽樣子的事情從而是讓對方知道呢。這挺頭痛的,不知道是應該腫麽的來操作了都。這挺煩心的,不知道是應該要怎麽來弄了都。但是,他一點都不後悔自己沒有帶人來,實在是沒有帶人來的這麽一份必要性。有什麽問題,有什麽事情,自己一個人,頂多增加上革煙,足夠的那是可以解決了,帶人,有什麽好帶的?沒有這麽一份必要性,完全完全是沒有的。

“幹哈呢?”走著走著,革煙發現鄭小天不走了,隨後她就很好奇的看著對方。對方的臉上那個表情,首先是從興奮發展到了痛苦,從痛苦隨即又是發展到了糾結,從糾結最後又是發展到了惆悵不已,從惆悵不已,然後還是發展到了……

反正,革煙單純是看著鄭小天的標槍她就挺是心裏煩的了。完全讀不懂啊。一個女人最最在乎的是什麽?是自己所在乎的男人完全就是被自己所看不懂。看不懂就會感情不和諧,感情不和諧就有破裂的可能,感情一旦是破裂,那最後想要再一次的愈合的話,那,難度係數簡直就是相當大的,哎呀,單純是想想就覺得恐慌不已了,整個人都不能自已了。

“你想什麽呢?”鄭小天回神過來的時候,正好所看見的就是革煙在失神。那臉上的那麽一種神情是從幸福到悲催,從悲催到痛苦,從痛苦又到一種說不清楚道不明的感覺。

“我還想問你呢,你這是想什麽呢。”革煙看著鄭小天。

“我們雖然是很清爽的來了,也沒帶個把戰士,一路之上也都很隱蔽。但是,我們似乎壓根就是不知道朝著那邊潛,這要是不知道朝著那邊潛的話,那麽,我們要朝著哪裏走?連敵人的坐標在哪裏都不知道,連個方向都不存在,這事情,簡直就是荒唐啊。”鄭小天道。

革煙摸著自己的小辮子考慮著對方的說詞。是呀,連敵人在哪裏都不知道,這事情可不就是荒唐麽,非一般的荒唐!

不過,革煙畢竟是可以當屍王級別的人,那考慮問題的方式就是不太一樣的,她覺得,並不一定那是非要知道敵人在哪裏,對的,並不一定。

“其實,憑借我們兩個的優秀,如果就是那麽的冥頑不寧不可操控,最後就得是送到屍王的麵前,如果最後送到屍王的麵前,我想,那不就是達到了目的了麽?我們不知道屍王在哪裏,我們想要知道屍王在哪裏,喲西。”革煙樂了。

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對方,哎呀,對方的這些個心眼子啊,他已經是不想多說什麽了都。

鄭小天就按照革煙來說的辦了。兩個人,那頓時就是冒充了起來兩個高手。憑借鄭小天身上的偽裝波動,憑借革煙身上的真實屍王波動,完全那是不可能看出來什麽的。然後,兩個人猶如是屍王情侶闖天下一般的不以為意的走在了大街之上。

吼……

大街之上,吼叫聲連連。喪屍們在表達的意思就是,這裏是禁區,是任何非本族人的禁區,所以識相一點就不要在前進了,要是還冥頑不寧的非要前進的話,那麽,對你的下場就不會是太好的。

鄭小天和個研究屬於是那麽一種冥頑不寧的人。隨著他們的繼續前進,這裏的情報就被匯報了上去,隨著這裏的情報被匯報了上去,頓時,那就是來人了。來的人是誰呢?屍將一枚,是鎮守在這個市區之中的屍王老大的下屬,下屬之中的精銳,一枚準屍王級別的屍將。

“來者何人啊。”屍將堵住在了鄭小天和革煙的前行道路之上。

“和你有什麽關係?”鄭小天瞥了對方一眼,故作不將對方當做一回事,故作不將對方放在眼裏,故作完全看不上對方。

“和我有什麽關係?行,行,行,好,好,好,我就告訴你和我有什麽關係。”屍將道:“這裏是我的地盤,我從這裏長大,我從這裏長大以後一直是到了末日被感染成為屍兵然後一步一步的成長到了屍將,並且我跟隨著屍王大人的腳步,現在,屍王大人已經是將三鎮市以北一統了這江山,請問,這裏跟我有什麽關係。”屍將道。

“我不知道啊,我覺得跟你沒有什麽關係啊。你隻是一個在這裏上班蹲點然後守護場子的。換言之,這場子被誰搶不是搶,指不定我就能將這裏給搶了。所以,我完全是沒有感受出來這裏跟你又有什麽關係。你頂多就是一個小嘍囉啊。嗯嗯,就是如此。”鄭小天點頭。

“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真的,真的。”屍將指著鄭小天。

“我就過分了你還能咋地?我這路過走我的路,挺好的事情你要攔著我。你要是攔著我,你就得是做好了我要損你的準備啊。你要是做不好這樣子的準備,你管我呢?你這孩子,真的是讓我挺無語的。是的,非常之無語。”鄭小天點頭。

“你,你,你。”屍將被氣的已經是說不上來話了,對方,過混了,太過混了。對方那一份過混感簡直不是一般般的。

“我就這樣,愛咋地咋地。”鄭小天道。

“我弄死你丫的。”屍將耐不住了,動了。雙手成爪,直接就是朝著鄭小天抓了過去。他要弄死對方,絕壁的。對方太過分了,絕壁的。

鄭小天看著對方朝著自己靠近,他更是看著的對方朝著自己一點一點的靠近,看樣子,那簡直就是自信心十足的一種樣子,完全,那是不以為意對方是否正在一點點靠近。

屍將更生氣了,對方竟然是這麽的輕佻的等待著自己的靠近,對方這是不將自己給放在眼裏啊。這,這簡直就是沒有將自己給放在眼裏過啊。對方,過混了。

屍將將屍氣遍布到了他的爪子之上,那一層黑色的氣息過度了他的爪子,頓時,他的爪子給人的感覺那簡直就是博寧博寧閃爍著寒光,看一眼就知道,這爪子簡直就不是好相與的。看一眼就知道,這爪子非常之鋒利。

鄭小天舞動唐刀迎了上去。下一秒鍾,叮叮叮,兵刃和爪子之間的交鋒那真的是不絕於耳,激烈非凡。一時半刻的,看樣子那是難以分出一個伯仲了。那感覺,實力之上相差無幾,那感覺,鋒利的程度也是相差無幾,那感覺,雙方之間那簡直就是相差無幾。

鄭小天成功的抵擋住了對方非常之自信的攻擊。利用他的防禦力,他徹底的讓對方見識到了自身那攻擊力的不足。他讓對方所見識到了,並不是對方想怎麽地,那就可以成功的怎麽地,不是,完全不是。對方自認為爪子很鋒利,但是捏,傷害到了他麽?沒有,必須沒有。

屍將眉頭緊鎖,自己所遇到的敵人這麽的厲害,那是自己所沒有想象到的。對方的這麽一個厲害程度那簡直就是超過了他所需要對付的那麽一條線了。甚至於,非要是比拚出來一個勝負的話,最後,最後輸的可能是他而不是對方。所以,繼續的戰鬥下去那更是不明智的一種行為,所以,他現在是有在考慮,是否到此就是結束了,真的,沒有那麽一份必要繼續的進行下去了。

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屍將,因為對方與他拉開了距離。他也不是很想追擊,那就幹脆是站著在原地隻是看著對方而已了。

屍將一臉正色的看著鄭小天,他雙手甩了甩,首先是讓麻痹的雙手好過了那麽一丟丟,隨即,他才指著鄭小天道:“你是來找茬的。”

“我去,不要這樣行不?打不過我就說我是來找茬的。”鄭小天挺無語的。對方這樣子那是真的有意思呢,還是怎麽地?打不過就這麽玩?打不過就這麽來?打不過就這麽一種路數?去,這也太不要臉了一點吧。對方還這麽的不要臉的挺開心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