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番外9

屍將吼叫一聲之後,直接就是毅然決然的朝著鄭小天撲了過去。那真的,說來就來,頓時來到了麵前的一種感覺了都。

鄭小天看著屍將,心情前所未有的凝重。這一瞬間,對方的身上那氣場就得到了改變。這一瞬間,當你在去看對方的時候,你會感覺到對方已經是不一樣了。這一瞬間的改變,說不上來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感覺,反正,對方挺不簡單的就是了。

鄭小天必須要正色去應對,要不然,一個處理不好那簡直就是生死存亡的事情。他也不是無敵的,他也不是走到哪裏就是無敵的,對不對所以,他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來應對對方,對不對所以,他也得是小心,他也得是正色,他也得是認真的麵對。

鄭小天舞動唐刀迎了上去。本來尋摸著躲來著,後來覺得,躲避也不是個事情。因為,躲避這個事情那是這麽的來說,躲避的過去一時,那可是躲避不過去一世的。所以,躲避啥啥啥的,千萬是別瞎胡鬧。鬧好了,還則罷了,怎麽都好,要是,一旦是鬧不好的話,那才真的是,真的是頓時就是讓你感覺到前所未有的不愉快了。那麽一種不可能愉快的起來的氛圍,簡直就是讓你能感覺到絕望的那麽一種情緒。

叮,叮,叮。雙方之間的觸碰那簡直就是激烈非凡了都。你來我往,非常之激烈的這麽一種樣子。鄭小天那是招招都是衝著弄死對方而去的,隻是,想法雖然是很好,但是,行動未必會成功。每一招都是無可奈何的而失敗了,他都不想這樣。

革煙在旁邊看著很著急啊,說好是兩個人一起戰鬥的。但是,現在捏,簡直就是鄭小天一個人的戰鬥。她不願意,她真的是不願意就這麽的看著鄭小天一個人拚搏。感覺,突然之間自己那是失去了所有的價值,突然之間自己那就是沒有了價值,這感覺,說不上來,但是,這感覺的的確確是存在。

鄭小天與屍將交鋒著,目前來看,一時半會,那就是一個你奈何不了我什麽,我也奈何不了你什麽的事情。目前來看,雙方之間的交鋒很是激烈,很是不一般。目前來看,雙方之間都是願意將對方幹掉,但是,實力上那是難以做到,實力,這個社會就是實力來說話的,強者,這個社會強者就為尊。路數就是這麽一個路數,道理也是這麽一種道理。

鄭小天和屍將這麽的旗鼓相當,不相伯仲交鋒著。兩人之間,交鋒那何止是一點點,一般般,一丟丟的激烈那是相當之啊。叮叮叮,一次一次的交鋒和觸碰簡直就是火光四濺,四處飛濺。互相都是抱著一種弄死對方的目的,但是,一時半會那隻是沒有成功而已。

鄭小天摸著下巴,思考著,思緒著,這是怎麽辦是好呢。要是按照這麽一種路數發展下去的話,自己,那簡直就是奈何不了對方什麽。要是自己都奈何不了對方什麽的話,那真的是,著實簡直很頭痛的一種樣子。

鄭小天覺得不能跟對方繼續的浪費時間下去了,夜長夢多這個道理他可是知道的。當即,頓時,他就是緊握著雙拳朝著對方舞動而去。唐刀都不用了,唐刀都不要了,完全是使用拳頭展開的攻擊。

屍將眨巴著眼睛,利用拳頭衝著自己展開攻擊,對方那是有多麽的自信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啊。按地位,不管是如何,對方的的確確那是這麽的來做了。

鄭小天看著屍將,這麽的看著。

鄭小天的拳頭已經是都要砸在屍將的身上了,但是,但是對方似乎好像,大概簡直了的無所謂。對方好像是很看不起他的拳頭。那要是對方是這麽一種節奏的話,他保證,對方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是怎麽死的。

屍將果然是沒有看得起鄭小天的拳頭,果然,果然那是這麽的等待著對方的拳頭朝著他的身上攻擊而來。他要利用對方的這一擊給對方造成前所未有的打擊,他,絕對絕對那是不能夠讓對方好過的,絕對。

砰。

一擊命中,噗,直接刺穿。這一圈就是這麽的霸氣,這一拳直接將屍將的胸腔給打穿了。然後,這一拳在胸腔的這個洞口之上,直接就是橫衝而撞的向上,向著大腦就是衝擊了過去。這一拳,感受著就能感受到那麽一種簡直就是不簡單的氛圍。

這一拳直接貫穿了大腦,屍將,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死的已經是不能夠再死了。

鄭小天搖了搖頭,也就隻是這麽一份實力而已。何苦這麽一種樣子呢。輕鬆的就被自己給幹掉了,何必非要這麽的自信呢。他真的是難以想象對方這麽一份自信那是因為什麽而來的。這麽一份自信,那簡直就是將對方給害死了。為啥,為什麽,因為何呀。真的是

“diao啊。來到我的領地,然後在我沒有來得及救援之前就已經是幹掉了我的下屬,很diao,很diao,非常之diao啊。”一道俏麗的身形到來,邁步而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這期間,鄭小天甚至於一動不動在原地之處的一種樣子,哪怕是對方都到了他的麵前了,他,還是這麽的一動不動,等待著對方。

“哈嘍哈。”鄭小天衝著對方道。

“不要跟老娘梔子花的茉莉花,老娘跟你並不是很熟。”屍王擺手傲嬌道。

“是不熟呀,那是要取決於是否聊啊,如果說,肯定那是不用聊的話,那麽,必然那是熟不了。但是,但是如果說那是可以聊的話,我們之間還是有可能熟的。很有可能的說”鄭小天點了點頭一臉確定道。

“沒可能。”屍王擺手。

“不要說得這麽的決絕嘛。”鄭小天道:“人生隻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那是要看著怎麽走。不一定,那是非要將所有的人都推開到心門之外,這樣子好麽真的是好麽愉快的起來麽我真的是,不想多說什麽了都。嗯嗯。”

“不鬧行不行”屍王看著鄭小天道:“你將我的下屬幹掉了,你現在跟我說人生隻是一個過程。是過程,你為什麽要幹掉我的下屬。想跟我談,一開始你就好好的跟我談啊。但是,你一開始好好的跟我談了麽沒有,完全沒有。你一開始,直接就是朝著幹掉我的下屬而來的,你這是要幹哈,你這是要怎樣,你這是要如何sao年,那真的是帶著誠意而來的麽我怎麽,一點都沒有感受到呢。”

“我真的是帶著誠意而來的。”鄭小天道。

“帶著誠意,那好啊。既然是你現在都說你是帶著誠意而來的,那,你下跪認錯啊。你要是下跪認錯的話,或許我是會原諒你的sao年。我現在給你機會了,如果你把握,真的是有和談的可能性,如果你不把握,嗬嗬了。”屍王一笑。

啪一巴掌,直接就是抽打在了屍王的臉上。革煙來了,她怒火中燒的站立在了屍王的麵前,她指著對方道:“你他娘的,是不是當老娘不存在啊。你是一方屍王,老娘我也是。你很diao,你很張揚,我也是。當著老娘的麵前不給老娘男人麵子,還下跪,你真的是搞清楚情況了麽人家是三鎮市所有屍兵的總指揮級別大佬鄭小天桑。”

鄭小天倒是都愣住了,什麽時候革煙竟然是這麽的來尊重自己了怎麽,怎麽這個事情自己完全沒有感受到呢。

“你打我,是麽你真的是確定了,現在你是在打我的這麽一種節奏,對麽是麽”屍王指著革煙。她現在憤怒啊,不是一般般的憤怒啊,那簡直就是憤怒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都。她竟然是被對方給打了,這尼瑪是要有多麽的氣氛啊,氣氛完了都。

“我打你了,咋地。”革煙道。

“好,你還承認了,好,你還簡直就是不以為意的承認了。你這個家夥,打我都打的這麽的有恃無恐啊。剛才你說啥你說的是,對方是三鎮市的老大,第一老大”突然之間,屍王想了起來革煙所說的話語了。想起來了以後,頓時就是有點懵幣了。

“對呀,我說的呀,三鎮市第一老大,統一了三鎮市的鄭小天大人。現在,甚至於統一了三鎮市以南,現在,那甚至於要統一你們三鎮市以北。嗯嗯,路數就是這麽一個路數,節奏也就是這麽一個節奏感了都。”革煙道。

“可以談談。”屍王衝著鄭小天道。

“可以談談”鄭小天都愣住了,他以為這簡直就是要戰鬥,但是,但是對方竟然是願意談,這是個什麽情況啊。

“對的,無條件歸順,沒說的。”屍王擺手。

就這麽,鄭小天將整個北省都統一了,統一了以後,他自己都是有點懵幣無法理解。北省統一,那麽,天朝,世界,那已經是在步伐之中了。鄭小天走向著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