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番外10

事情真的是那麽的順利麽並不是如此。;樂;文;小說lw

當鄭小天隨著革樣來到三鎮市以北的這麽一個區的時候,鄭小天簡直就是都淩亂了。應該出來迎接的人,沒有出來。很明顯,這裏是出狀況了。看樣子,那是叛變了的節奏。喪屍之間,那就是如此一般了,前腳你收服了,走了,後腳,人家直接就是叛變了。沒有辦法,誰讓你沒有一個絕對絕對可以控製人家的方式和方法呢,人家,那就可不是叛變的這麽的清爽麽。此刻,現在,這一秒,事情就是如此了。

鄭小天已經是習以為常了。這也就是為什麽,他非要是來看看的原因。第一遍,可能是有各種的不甘心所以才被你收服的,所以,他需要到來第二遍,第二遍以後,他直接就是用蠻橫的實力直接就是將對方徹底的收服。

外帶,這段時間鄭小天也不是吃素的。他已經是掌握了一種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將修真的真氣發揮到極致的招數。這個招數叫做七層無敵之術。這段時間,他就是在好好的完善這個招數之中,今日,總算是可以開啟第一層讓對方徹底的感受感受這麽一份招數的威能了。

“很明顯,你們的約束力都沒有我的好。看看我的三鎮市,即便是我走了,即便是我走了多久,那都沒有任何的關係。不管是幸存者還是喪屍,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不會亂起來。但是,再來看看你們的下屬,你們前腳一走,後腳,直接就是亂掉了,真的是讓我,十分之感覺蒙羞啊。”鄭小天搖頭不已。

“你那三鎮市的下屬們都是你的女人吧我也算是看出來了,你收編下屬那就是如此一般的流氓招數,直接就是將下屬都變成了你的女人,真的,真的是讓我挺無語的。真的,真的是讓我都不知道是說什麽是好了。搖頭,搖頭不已。”革樣道。

“我似乎被你看不起了呢”鄭小天笑看著革樣。

“不是似乎,你直接就是被我給看不起了。我實在是因為你這麽一種方式和方法,很是看不起你。真的,非常的看不起。”革樣點頭。

“看不起就算了,反正我也沒有指望過你能夠看得起。看得起,還則罷了,看不起,也就沒有多大的所謂性質了。看得起呀看不起,那其實也就隻是那麽一點事而已,我是一個很看得開的人,比如說此刻現在這一秒,我就是如此一般的豁達。”鄭小天點頭。

革樣搖頭,對方那都已經是發展到了死了臉一般的地步了,你說說,你這是還能怎麽來說對方。對方都已經是無敵了啊,你不管是怎麽來說,對方那都簡直是無所謂了啊。正所謂,人不要臉那簡直就是天下無敵啊,人不要臉的時候,那就簡直是贏定了的時候啊。真的是,讓人不知道是要說什麽好了都。

目前,鄭小天沒有看出來哪裏有埋伏。但是,他可以百分之百的來確定,的的確確,絕對那是有埋伏的。隻是,埋伏還沒有展現出來而已。但是,他已經是提前的要做準備了,一旦是當對方顯現出來青苔的那麽一刻,那就,那就簡直是自己展現出來威能的一刻。

刷,刷,刷,一道一道的身形,那是突然之間就出現了。出現的,那簡直就是這麽的突然,感覺,不知道這些個家夥埋伏在了哪裏,感覺,那完全就是在驟然之間,在瞬間就出現在了你的麵前,這感覺,真的是簡直了,不知道是要咋說了都。

鄭小天觀看著眼前的這麽一份局麵,心情吧,多多少少,那還是有點小沉重的一種樣子。一個一個,那是準屍王的這麽一種波動,一個一個,看著就知道那是相當之不好惹。但是,現在就算是老虎的屁股,他也得是要摸這麽一下下了。沒有辦法的事情,他,似乎完全是沒得選擇,不可能選擇什麽的。他,必須是要一戰而試試呢。

“我們三個,合作一把如何。”革樣道。

“不,這件事情你們能夠不插手,那就先不插手。這件事情,如果說我可以一個人搞定的話,那還是我一個人搞定好了。我是這麽想的,作為你的男人,我需要展現出來你男人的戰鬥數值,要是連這個都展現不出來,那麽,就算是這一次的危機度過了,人家,憑什麽服氣與我憑什麽服氣與你道理就是這麽一個道理,路數也就是這麽一個路數,我還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知道應該怎麽做。”鄭小天道。

革樣眨巴著眼睛,她倒是沒有感受出來對方那是多麽的有自知之明,她,那完全就是感覺到了來源於對方的那麽一份自尊感。對方那似乎是覺得吧,要是自己處理了這個事情,那自尊心簡直就是十足十的維護了。要是大家一起來處理這個問題,那就彰顯不出來對方一個人的戰鬥數值,那麽,對方的自尊心那就沒有成功的維護,路數,那就是這麽一個路數,對方也的的確確是這麽的一種路數來做的。

鄭小天看著眼前這些個精銳,這簡直就是準備好了當革樣一個人出現的時候,直接就是一擊必殺啊。這簡直就是對於上一次的臣服,相當之不滿啊。這簡直,簡直是讓人不知道說啥了,還以為,喪屍那就是鐵板一塊,但是,現在看看的話,不過爾爾的這麽一種路數而已。

鄭小天,搖了搖頭,挺無語的。對於這些個即將就是要被他掛掉的屍王,他,真的是挺無語的。這些,那要是不掛掉的話簡直就是精銳,但是,這些,要是不掛掉的話,一個一個不知道那是要張揚到什麽程度,所以,還是掛掉好了,那是沒有懸念的事情,那是沒有選擇的事情,那是必須必定的事情。

鄭小天已經是下定了決心,這些個不安定的因素還是去掉好了。當然,還有一個原因,並且那就是很重要的原因。這個原因是什麽捏。簡單了。當年項羽那可是幹掉了很多的秦兵啊,為什麽呢因為你前麵的威懾力十足,所以後麵簡直就是不敢戰鬥啊。路數,那就是這麽一種路數啊。現在,鄭小天也是一樣,他要將前麵的威懾力十足,他要讓後麵的完全沒有這麽一份魄力去戰鬥,他,就是這麽的來思緒,他,就是這麽的來想的。

“小子,你是要有多麽的有優越感才可以自信到這麽一種地步,你是認為,你一個人那是可以幹掉多少人你要不要這麽的自信,你要不要這麽的diao真的是,看著你也是夠了,真的是,看著你也是有了,真的是,不知道說你啥了都。”屍王將鄭小天的言語聽到了耳孔之中,所以,不爽的那簡直就不是一點半點,所以,那簡直就是相當之不爽啊。

“小子,你是真的是死到臨頭了還不知道,是麽我對於你的這麽一份豁達的感覺,我已經是沒有什麽好說的了。嗯,直接戰鬥吧,在戰鬥之中我徹底的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直接戰鬥吧,在戰鬥之中我徹底的將你給掛掉。”鄭小天雙手合十。

在那一瞬間,鄭小天的身上強大的能量波動頓時就是洋溢了起來,那麽一種感覺,那麽一種氛圍感,那麽一種狀態感,真的是說不上來了都。不知道那是要咋說了都。

鄭小天感受著這麽自己身上的這麽一份能量波動,他可以百分之百而確定的一點就是,對方,屎定了。對方跟這樣子的他來戰鬥,對方的結局,那已經是顯而易見,對方還有活下來的可能性麽沒有,完全沒有。

刷,刷,刷。一道一道的身形,突然之間那是動了。整齊劃一,那是直接朝著鄭小天激射而去,席卷而去。這是攻擊展開了。這是要將鄭小天給幹掉的這麽一種節奏和路數。這是凶殘的,這是野性的,這是非一般的,這也是不簡單的。

嗖鄭小天也動了,他動起來以後,整個人猶如是融入到了風中一般,那麽一種感覺,讓人簡直就是說不上來。很快,好像是風到哪裏,他就可以隨時隨意的瞬移到哪裏。那麽一種感覺,簡直是讓人不知道是如何得來形容了都。

鄭小天一隻手直接就是貫穿了一枚屍將的大腦,說貫穿,頓時就貫穿,沒有任何的懸念的。殺傷力那也簡直就是非常之巨大的。這一攻擊,真的是簡直了都。

這隻是開胃菜而已,有開頭,那就有後麵,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一枚一枚的屍將在了鄭小天的手上,這雙方之間的戰鬥數值,那是能夠進行對比的麽不能夠。雙方之間,那簡直就不是一個等級之上的,鄭小天的殺傷力,那簡直就是非常之巨大的。

鄭小天眨眼之間就將屍將幹掉了一個幹淨。

鄭小天的身形猶如是定格在了此處一般,他就是救世主,他就是戰神,他就是主角。

接下來,投降是無條件的,統一也是絕對的,世界統一那也是腳步之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