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番外11

鄭小天想法是好的,當幹掉了一個之後,另外的一個,那可,那可不就是直接懵幣了麽事實是這麽一種事實麽道理是如此一般的道理麽不是,並不是,完全那就不得是。

鄭小天和革樣的的確確那是來到了鄰市,這個情況是什麽捏,那就是再一次的這裏很寧靜,很明顯,再一次的那是有埋伏,這麽一種節奏,這麽一種感覺,這麽一種氛圍感,那真的是,說不上來怎麽來說了都。真的是

鄭小天搖頭不已,歎氣不已,無語不已,不知道說什麽不已。感覺吧,真的是整個人都無法愉快了,感覺吧,真的是,整個人心情都簡直是不咋地,感覺吧,感覺真的是整個人都是說不上來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感覺了都。

“你的下屬啊,這就是你的下屬啊。”鄭小天搖頭道:“就這麽的在前麵都已經是幹了一架了,怎麽就是不相信呢,這真的是讓我,不知道是說什麽是好了,這真的是讓我,心情都很是很忐忑了,這真的是讓我,完全無法,完全不可能,完全那是愉快不起來了都。”

“那沒辦法啊,人家就是這樣子啊。”革樣道。

鄭小天無奈的歎氣一口,是的,挺沒有辦法的事情,這個事情,的的確確那是不知道怎麽來說的一個事情,讓人,的的確確那也是挺無語的一個事情,真的是,簡直了都。

“那就隻有戰鬥了是吧,這一次,那肯定是有我的事情了是吧。”革煙問道。

喪屍,還能夠是在喪屍之中當到王級的生物,那一個一個,那能夠是省油的燈麽那一個一個,那能夠是簡單麽不能夠的事情呀,對不對。

革煙,那在平時也是一個好勇鬥狠的主,她就是這麽一個路數,她走的也就是這麽一種人生。沒事的時候,那就是招惹一下這個,沒事的時候,那就是招惹一下那個,招惹招惹,混著一天一天又一天,這對於他而言那真的是挺好的事情,這對於她而言沒有任何的反對意見的說。

其實,戰鬥啥啥啥的事情,不單單是革煙想上,革樣那也一樣是想上。人生啊,那是有點太平淡了,生活啊,那也是有點太平淡了。這平淡的人生啊,這平淡的生活啊,那當然是讓人所不滿的了,前所未有的不滿,在這麽一種不滿的姿態之下,大家,那就是想要鬧出來一點什麽事情來,從而是直接轉移一下大家的視線。是的,路數就是這麽一個路數,道理,那也就是這麽一個道理了,如此一樣,如此一般。

“看情況,我不能承諾你們太多,畢竟一切都不是在我的掌握之中,我隻能說看情況。我們看情況而論,我們看情況而定,好不好”鄭小天道。

“好吧,反正隻要是情況允許,你就必須是要允許我們戰鬥,你這樣子的控製著我們,那也不是個事情,你這樣子的一種行為,這要是說出去的話,那簡直,簡直就是令人發指的。是的,我隻是不想你簡直就是受到大家之唾棄,嗯嗯,就是如此。”革樣道。

嗖,嗖,嗖

一道一道的身形,激射而出,席卷而來。準備好了,的的確確那是準備好了。準備就緒,的的確確那也是如此一般的路數。

大家,那都是處在了一種燃燒之中的狀態,大家燃燒著,那就是要幹掉鄭小天的這麽一種路數和節奏。現在來看的話,他們的王竟然是給鄭小天當了女人。本來,他們沒有想過要叛變的的,但是,上訪傳來的資料讓他們認為,王給鄭小天當女人的原因就是被這個家夥所蒙蔽了,既然是被蒙蔽了的話,那麽,那麽他們就得是將王給解救出來,路數就是這麽一種路數,道理,那也就是這麽一種道理了。

所以,即便是鄭小天有著強大的殺傷力,那也沒有絲毫和任何的關係,為了王,他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為了王,他們那是可以做一切的。為了王,幹什麽事情,那又有什麽樣子的關係無所謂,完全無所謂,隻要是為了王那就ok了。他們可以為了王去死。

對於眾位準屍王和準屍將而言,他們現在做的事情那就是為了王。這麽一種目的既然是不一樣了的話,那麽,心自然而然也是不一樣了。既然是有著這麽一種樣子的目的,那麽,自然,那就是幹什麽都可以,幹什麽都ok,幹什麽都能夠了都。

“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鄭小天搖頭道:“你們壓根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既然是如此,那麽,又有什麽樣子的一種意思,又有什麽樣子的一種意義是不是這麽一種道理對不對所以我的想法是這樣子的,能夠不掙紮,我們不掙紮,能夠不掙紮,我們就放棄。明明知道不是對手,那麽,何苦這麽一種樣子。明明不是對手,那麽,何必呢。”

鄭小天看著屍王,看著屍將,那眼神之中的意思就是,我是這麽認為的。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是這麽的來認為。如果說,你們的的確確那是有著這樣子,那樣子,這樣子那樣子的自知之明的話,那麽,現在投降是可以的。如果說,你們就是沒有這樣子,那樣子的自知之明的話,那就,沒有什麽好談的,沒有什麽好說的,路數就是這麽一個路數,道理也就是這麽一個道理。

鄭小天看著屍王和屍將麽,他,等待著對方的答複啊。

屍王和屍將們互相的看了一眼,隨即,看著鄭小天直接就是衝了過去。那眼神之中的交流,那已經是堅定不移的決定了,確定了自己的立場。那是,當即一刻,那是頓時必然,那是直接朝著鄭小天衝擊而去了。哪怕是死也沒有關係,一定那是要讓鄭小天見識到他們的厲害,感受到他們的決心,深深地知道他們存在著。是的,就是如此一般的堅定。

鄭小天將唐刀舞動了起來。這一刻,他直接就是將唐刀給舞動的虎虎生風。唐刀,直接就是被他給舞動成為了一道劍壁。這劍壁,單純是看著就感覺很是厚實,很是不好攻破的這麽一種樣子。這劍壁,絕壁那是不簡單,絕壁那是不一般的。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這樣子的攻擊讓他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麽是好了呢。

砰,砰,砰攻擊一下一下,砸了上來。每一下,那衝擊力簡直就是不好去說的。每一下,那攻擊力都是簡直了的不簡單的。每一下,感覺都是要將劍壁給直接打破的那麽一種感覺是一樣樣的,真的是

鄭小天就這麽的盯著對方看著。目前來說,防禦已經是很成功了。目前來說,他輕易的就將對方的攻擊給防備在了其中。目前來說,那

鄭小天防備著對方的攻擊,雖然一次次,看似,那就是扛不住的一種樣子。但是,一次次,那還是抗住了。這趕腳,隨時都有可能扛不住。這敵人,真的是有點意思啊。

鄭小天覺得自己應該直接開啟第二重啊,因為,隻有第二重才能夠是順利的,非常之順利的將對方給幹掉,第二重,很重要的說。

鄭小天頓時身形一躍朝天而衝去,在脫離了對方攻擊的那麽一瞬間,他雙手合十。強大的能量波動在一瞬間就從鄭小天的身上湧現了出來,他,也是在這麽一瞬間身形一瞬,直接就是消失不見,消失無蹤了。

敵人呢眾位屍將和準屍王們簡直就是都愣住了,這感覺,說不上了是怎麽來說,這感覺,真的是挺不好的,這感覺,簡直了都。

鄭小天呢他是在突然之間爆發了恐怖的速度,一瞬間就從自己所跳躍起來的地方消失無蹤了。當他再一次的出現的時候,那,已經是十分之成功的出現在了屍將,屍王的身後。然後,那凶殘的,那恐怖的,那非一般的戰鬥數值也是在驟然之間直接就是爆發了。

一擊之下,一枚屍將直接就是被打穿了腦袋。那麽一種感覺,說不上來,真的,真的是說不上來咋說了都。屍將就是這麽的脆弱,這麽的容易就被打爆了腦袋。屍將,就是這麽的差勁,差勁的跟紙糊的那是一樣的。

噗噗噗

接連不斷,腦袋這是被打爆了。二層的戰鬥力比一層要來的更為的恐怖,更為的不一般。事實證明,千萬千萬千,那是不要將鄭小天給惹怒了。看看,感受感受,這就是惹怒以後的下場,慘烈啊,絕非一般般的慘烈,那簡直慘烈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都。

鄭小天半分鍾之內就將對方給幹掉了一個完全,一個幹淨,真的是,何苦這麽一種樣子呢,何必呢。就這麽一種戰鬥數值還跟自己叫板有資格了麽這也簡直就是太簡單了吧,這簡單的讓人真的是挺無語的呢。

鄭小天覺得,未來就是在手上掌握著,接下來要是還有什麽完全不用怕。修真七層的功法,很厲害,很d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