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番外 12

“不對,不對。”革樣道。

不單單是革樣感覺到了,哪怕是革煙也是一樣的感覺到了。或許,這隻是女生心靈之上的那麽一種直覺,但是,這麽一種直覺那是的的確確存在著的。怎麽來說呢,怎麽來形容呢。這麽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簡直就是不好表達的清楚。

“什麽路數?還有敵人?”鄭小天狐疑的看著四周。經過他的而觀察,四麵八方,那都沒有敵人啊。但是,這兩個女人這麽的警覺,這是個什麽樣子的意思呢?真的是,神神叨叨的這麽一種感覺,不知道是咋說了都。

“是的,有敵人,我已經是感覺到了敵人的存在。雖然無法確定他的坐標,但是,我可以確定他,確定的很是清楚,很是清晰,他完全是無法從我的確定之中掙脫掉。哇呀呀,這個家夥簡直就是有點卑鄙有點陰險啊,竟然是可以藏的這麽深啊,膩害啊。”革煙道。

“我怎麽完全沒有感覺到呢?”鄭小天都蒙了,這是第一次自己的感覺這麽的不敏銳啊。這可不是什麽好事情啊。要是自己的感知並不是穩定的話,那,那要是發揮的不好的話可能是會釀造出來巨大的災難的。

“你不是女人,你感覺不到。”革樣擺手。

革樣和革煙所感覺到的那是自己男人要被搶走了的危機感。有著這麽一種危機感在的話,她們那就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就是有敵人。若是都百分之百的確定了的話,那麽,還有什麽好說的?對不對?這自然是不會跟鄭小天解釋,這種事情自己知道就ok了。

革煙和革樣那就是這麽的確定了,敵人的的確確還是存在著。不單單是存在著,並且,這個敵人還是一個母的敵人,這個敵人和鄭小天之間會發生什麽。首先,這麽一種感覺革煙已經是存在過了,存在過了以後,革樣有了。隨後,革樣和革煙一起存在,那就是互相看了一眼之後就讀懂了對方的眼神,然後,別的就不用多說什麽了,現在,她們需要麵對她們共同的敵人,一個母性的敵人。

七點鍾的方向,一道俏麗的身形拍打著巴掌就從暗處走了出來。緩緩她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她開口說道:“少年郎,你其實還是很不錯的呀,竟然是可以威脅到我,不錯,不錯,膩害。”

“我哪裏威脅到你了?”鄭小天莫名其妙的呢。對方長得還是很好看的,隻是,為什麽對方給人一種神神叨叨一般的感覺呢。這種感覺讓人心情真的是難以愉快了的這麽一種樣子啊。感覺對方的神經係統存在著問題,並且,問題很大,終身的並且難以治愈的這麽一種感覺,真的,真的是難以說上來證據在哪裏,純粹隻是一種感覺而已。

“不管在哪裏你都威脅到了我。”女屍王道。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此刻不再是懷疑,此刻那是確認了。果然,對方的確是神神叨叨的猶如是神經病一樣一樣的。既然是如此一般的話,他也就不說什麽了。一個健全的人要說是跟一個神經病計較的話,實話說,這樣子真的是很掉價。

“你又是誰?你的這麽一身實力是如何而來的?”革樣指著對方。主要,主要是在她的領地之中竟然是發生了狀況而是她所不知道的。這,什麽樣子的一個親狂啊。是不是有人可以說說清楚啊。她此刻那簡直就是淩亂了都,感覺,整個人迷迷瞪瞪簡直難以理解啊。

“我是誰不重要。”女屍王擺了擺手道:“重要的是,你們一個一個都已經是搞清楚了自己的立場麽?真的,真的是搞清楚了麽?就從我現在所觀察到的情況來看的話,似乎,你們完全是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啊。那要是沒有搞清楚立場的話,那麽,我簡直就是挺無語的了。挺,非常,及其,那就不是一般般的無語。”

革煙和革樣互相的看了一眼,雙方那都是看到了對方眼神之中的這麽一份茫然感。完全,各種,那簡直就是不知道對方這是到底要表達什麽感覺對方神神叨叨,那簡直就是給你神經病是一樣一樣的。對方的思維該不會是真的存在著一定的問題吧?這,這很有可能的啊。對方不一定是一個健全的人。

“你們一個,兩個,三個,那就是老娘的敵人。”女屍王雙手叉腰道:“老娘這真的是好不容易的統一了這裏,現在你們就直接的出現一個一個都是想要撿現成的。幾個意思?都是這樣子的非要不勞而獲的一種姿態是麽?莫非自己努力一下那就完全是做不到,不勞而獲那就簡直是爽一些是怎麽地?怎麽我這麽的不開心,怎麽我真的不高興,怎麽我這麽的煩你們?真的是,多看你們一眼都覺得心煩意亂,煩的那就不是一點半點,煩死了都都快。那麽一種煩躁感恨不得是要掐死你們三個。”

“等一下。”革樣右手抬起道:“怎麽就是你的地盤了?怎麽就是被你給統一了?咱能夠要一點臉不?咱都是混社會的人。社會就得是要像你們這樣子的來混是麽?你們這是不是過分了一點?太過分了吧。”

“切!”女屍王嗤之以鼻道:“我是這麽來想的,我不管你統治是在什麽時候,反正你統治都是大家所心不甘情不願的。現在,輪到我來統治以後那麽一種感覺都不一樣了。大家愛戴我,並且,大家那簡直就是出自於內心的來愛戴我。剛才我讓大家阻擊敵人,大家那簡直就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都是在所不惜的。”

“sao女,你覺得有沒有可能是這麽一個事情。大家不是抱著付出生命的大家來做事情的,大家隻是帶著絕對的自信心來做事情,但是,沒曾想的事,我竟然直接就是將大家的自信心給瓦解了,從而,大家頓時就是懵幣了。所以,你的出現隻是撿臭魚而已。嗯,我的解答已經是徹底的完畢了。”鄭小天道。

“你怎麽老是跟我作對啊,你不跟我作對你的心情那就簡直是不愉快對不對?你不跟我作對你的日子簡直就是不過了對方不對?少女,不要太過分了,真的,真的是不藝太多分了。”女屍王指著鄭小天。有名有姓,點兵點將,那手指頭長在了手上,指的很是利索啊。

“我跟你作對那是跟麵子,別的人沒事想要勞資跟她作對,勞資都懶得跟她作對,你真的是,真的是沒有感受到這麽一份氛圍麽?如果說你沒有感受到的話,那麽,我就真的是不想多說什麽了,因為,多說什麽都是沒有意義的,說太多,那最後也隻是徒勞的事情。總歸是徒勞的,那就不用說不用做了。”女屍王道。

鄭小天一句沒聽懂,反正就是感覺對方很diao就是了。感覺對方真的是,diao的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一個人,竟然是可以發展到這麽diao的一份地步,對方那也真的是贏了,就衝著對方的這麽一份霸氣,得,他也不說對方什麽了,說多了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既然是沒有意義,那就幹脆是不要說。

“小子,我要找你戰鬥。”女屍王道。

“不行。”革樣和革煙同一時間開口回絕了。

“又不是找你們單挑,你們憑什麽不行?”女屍王覺得莫名其妙了,因為,這事情的確是整的莫名其妙的。因為,這事情的確不是找對方。既然的確不是找對方,那麽,對方為什麽要真的多管閑事?對方是不是閑著無聊?對方是不是有病?對方也真的是夠了,夠夠的了。

“你要是找我們,我們還真的是保不齊行,但是,你要是找鄭小天絕對不行。”革煙搖頭。

“是的,是的,這也是我的觀念。你要是找我們,隨時奉陪。但是,你要是找鄭小天的話,不好意思,我們這邊直接回絕,我們這邊簡直不答應。你要是指望我們答應的話,那麽,你真的是想太多,這是可以想想,但是沒有任何操作可能性的事情,真的,真的,不可能發生,不可能成功,一切都是不可能的。”革樣道。

“你們這兩個女紙真的是,真的是很是多管閑事啊。明明不是你們的事情,但是,你們這兩個女紙竟然是要管,這一刻,我也真的是淩亂了,這一刻,我也真的是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麽好了,這一刻,我感覺,整個人都已經是無法愉快了。這一刻,我的心情啊真的是……”屍王的身上,強大的能量波動洋溢了起來。那麽一種感覺,真的是……

鄭小天這一刻突然和之間的來了精神。這不是屍王的戰鬥力,這已經是提升到了屍皇。屍王跟屍皇那等級都不一樣,那可是路數都不可能會一樣的啊。

鄭小天遇到了勁敵,前所未有的。這樣子的一個敵人,這樣子的一份作戰數值,他頓時亢奮了好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