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番外13

“你們都讓開”鄭小天一把就將革樣和革煙推開到了一邊。小說就現在對方身上所洋溢出來的這麽一份波動感,明顯,那就是一點都不簡單,名下,那也是一點都不一般。要是好好應對那麽或許還是還則罷了,但是,要是不好好應對那可能會死的。

突然之間,屍皇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此刻,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簡直就像是零距離一般的,兩個人,如此一般,這麽的互相的看著互相,大眼瞪小眼,小眼說危險。

“小子,你到底是有什麽樣子的魔力,給我有著一種感覺你就是世界之子一樣。”屍皇道。

“sao女,那隻是你的一份錯覺而已。既然是錯覺的話,我覺得你可以不用在乎,你也可以不用在意,你更是可以不用當做是一回事,真的。”鄭小天點頭。

“不,不,這並不是錯覺。”屍皇搖頭。她的感覺很敏銳,她的預感很精準,她一般可以預感得到的事情,那最後都是可以成功發生的。此刻,現在,這一秒她就已經是預感到了什麽,是的,完全預感到了。

“是不是錯覺,是不是幻覺這都無所謂。有所為的是,如此一般你的麻麻都已經是貼著在了我的身上,你真的是一點都沒有感覺到男女之間的授受不親麽這樣子,真的是好麽起碼,我簡直就是沒有感覺到一點點的好來。”鄭小天道。

“sao年,你這樣子真的是跟我給的吸引了我的興趣。你這樣子,真的是讓我更為的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被你所吸引,你真的,真的是”屍皇有點語言淩亂了都。

“這些都是錯覺而已,真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你可以喜歡其餘的美男子,你還是不要喜歡我了。”鄭小天道。

一下直接攻擊命中到了鄭小天的身上。那強大的衝擊力頓時就讓鄭小天身形倒飛而去。整個人那都是不很好了,整個人那都是不很清爽了,整個人那都是

砰,砰,砰。第二,第三,第四下的攻擊砸在了鄭小天的身上繼續著。每一下的攻擊力都是那麽的洶湧,每一下的攻擊都是那麽的凶殘,每一下的攻擊都打的鄭小天完全沒有了脾氣。不是對手,全然不是對手,這一點現在鄭小天已經是可以確定的了。

接連不斷的攻擊打的鄭小天應接不暇。一個男人竟然是被一個女人給打成了這麽一種樣子,一個男人竟然是被一個女人給打得沒有還手之力,這是要有多麽的丟人起碼,此刻他就覺得真的是挺丟人的。這個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那不單單是丟人,那直接就是不用做人了都。

鄭小天不希望今日的事情傳出去,兩個女人是自己的女人,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眼前的這個女人跟自己沒有半分錢的關係,所以,他沒有一絲絲的把握。這事情頓時整的挺頭疼了,真的,真的是挺頭疼的。

“咋辦是好呢”鄭小天思考著這麽一個問題,一時之間那是沒有了答案。收了對方對反實力強勁那並不是那麽容易可以收的。要收了對方首先是要展現出來自己的人格魅力,你都沒有人格魅力了,人家還能搭理你是不是這麽一種道理對不對這麽一種路數

砰,砰,砰攻擊繼續著,不管鄭小天怎麽的走神去想別的,那都不妨礙對方此刻攻擊迅猛,一招簡直就是借著一招的在攻擊著鄭小天。並且,重要的,更為重要的,對方的每一招都是衝著幹掉鄭小天而去的。招招迅猛,招招斃命的那麽一種感覺呢。

鄭小天處在這樣子的攻擊之中雖然並不是很愉快,但是,一時半會那還不至於是被攻破防線的。就現在此刻的這麽一個局麵來看,扛得住,扛得住,目前還是扛得住。

“這個小子。”鄭小天抗住了屍皇的攻擊讓對方感覺到了詫異。她厲害在什麽地步呢那就是速度快。因為速度快,所以很厲害。隻要是速度快,那麽她就可以讓攻擊一次一次的砸到你的身上,她就可以讓你簡直就是防不勝防。但是,現在完全不是這麽一種路數,對方那是防住了的這麽一種感覺,對方這麽一種防住的感覺真的是讓她挺絕望的,絕望地不行不行的了。

屍皇繼續的攻擊那是沒有多大的意義的。所以,她不攻擊了,幹脆就是與對方拉開了一定的距離。她一雙眸子這麽的淡淡然的看著對方。

鄭小天指著屍皇道:“你的三板斧倫完了對不對你完事了那就輪到我了。一旦是我的三板斧給倫巴起來的話,嗬嗬,你屎定了,真的是屎定了,沒有活下來的絲毫任何可能性,這是我對你的承諾。絕壁的。”

“讓我見識見識唄。”屍皇道。

革樣吞咽了一口口水,這兩個家夥更像是x夫x婦啊。這個男的那是要進行打老婆舉動,而這個女子那是被打了都沒有多大的所謂。

“好,既然是你這麽的迫切的想要感受這麽一份氛圍的話,那麽,我也不說什麽了。幹脆,直接,那就是讓你見識見識我的這麽一份厲害好了。”鄭小天雙手合十。第一層,第二層,那直接就是選擇了開啟。

能量從鄭小天的身體之中湧現了出來,能量形成了一個漩渦圍繞著他而旋轉著。這麽一種感覺,真的是說不上來了都,這麽一種感覺,簡直是

鄭小天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第三層也開啟了,能量的選我仿佛那是在一瞬間直接就是收回到了身體之中。仿佛,在這一刻,驟然之間他就是低調了起來。原來,第一從是張揚,第二從是有點張揚,第三從並不是很張揚,反倒而那是不張揚。

鄭小天摸著自己的下巴,要是不張揚的話,說接受,倒也是接受的了。低調才是奢華,一般,越是低調的越是奢華。那種高調的,璀璨的,一看就是不知道多奢華的,其實隻是外麵一層而已,裏麵很脆弱,完全是經不起推敲。是的,就是這麽一種路數的。

鄭小天雙手握緊成拳,哢哢哢哢頓時拳頭作響,這麽一種感覺真的是,讓人也是醉了。單純是握緊成拳就殺傷力這麽的巨大,那要是攻擊起來殺傷力還不得是更為的可怕事實就是這麽一個事實,道理也是你這麽一個道理。

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已經是感覺到了自己的厲害,他也已經是感覺到了自己的不簡單。挺好,挺好,整個人狀態及其不錯的這麽一種樣子。

“你這一刻,似乎變得不太一樣了。”屍皇道。

“是的,我這一刻變得很厲害了。如果你願意當我的女人,我可以原諒你。如果你不願意,那就沒有辦法了,我們隻好是真刀真槍的幹一下了,我們隻好是比拚一下戰鬥數值了,我們,我們隻好是交鋒出來一個結果了。”鄭小天道。

“做你的女人我要看你的實力。不怕告訴你,你要是收了我,三鎮市以北你就太平了,真的。”屍皇點頭。

“嗬嗬”鄭小天一笑。

鄭小天的身形動了,在那麽一瞬間的時候他就出現在了屍皇的點錢。他左手伸出抓住了對方的脖子,他右手手心之中匕首顯現出來一柄,並且直接就是架著在了對方的脖子之上。那威脅力,真的是巨大的。

“你這也太快了,我都沒有反應過來你就已經是將我給控製了”屍皇感受著脖子之上的匕首,她不置可否這把匕首的材質,但是他恐懼與對方的戰鬥數值。因為就對方所展現出來的戰鬥數值來看的話,那,那真的是

“快,那就可以更為的狠,快,那也是可以更為的厲害,一個人厲害不厲害,首先要看這個人快不快。一個人要是快,那麽,一切都贏了。一個人要是不快,那麽,一切都輸了。快不快,這一點真的是很重要,這一點,你真的是清楚,真的是明白,真的是透徹麽”鄭小天好奇的問道。

“我當然知道了,我就是以速度為本的啊,我當然清楚這之中的關鍵啊。”屍皇道。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用多說什麽廢話了啊,對不對。怕的就是你不知道,你知道的話那就行了。我給你一套鎧甲將你收編到我的隊伍之中,你呢,乖乖的到我的隊伍之中被我收編起來,怎樣。”鄭小天道。

“可以”屍皇很清爽的就點頭答應了。她已經很diao了,但是,她遇到了一個更diao的,她還能咋地她除了臣服唯有臣服啊。既然不是對手的話,那就投降吧。

革樣和革煙互相的看了一眼,對方怎麽這麽的清爽啊,就不做爭取的一種樣子麽怎麽就不戰鬥啊。對反應該戰鬥,對方應該是不死不休,對方應該是

北省徹底的平定了。一切那是正在朝著欣欣向榮之中發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