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番外14

鄭小天不是一個安定的人,絕對不是。樂文小說北省安定了,哪還有周邊的南省,東省,西省。就周邊都有東南西,甚至於還有燕京市,海上市,港市,廣省等等。

不是鄭小天不想安定,是不能,對的,就是不能。他真的是無法的安定下來,他安定了,周邊那些喪屍大軍呢現在他根基都不是很穩,南省就已經是來犯了,他要是不去應對一下,人家那是真的可以打過來,而,人家要是真的已經打過來的話,那就,真的是事情發展到了完全簡直就是無可挽回的地步,所以,他無可奈何,所以,他必須是要領兵出擊。

鄭小天領著兵力出擊了以後,這簡直就是一場大戰啊。那大戰到了什麽程度呢那傷亡簡直就是他所不願意接受的。對方傷亡很大,他這邊,一樣傷亡也是不小。麵臨著這麽一份傷亡的情況報告,他的心情,頓時就是前所未有的,並不是很好了。他的情緒,頓時就是,不很高漲。這是被來犯之敵給咬了一口肉的感覺。

鄭小天頓時就是將大家聚集了起來,開會。眾位精銳金屬全部都到場了,包括剛剛被收編回來的革樣和革煙。

會議室,很凝重。眾位軍隊的高管,眾位喪屍大軍之中的高管都沒有說話。在北省,那簡直大家都是很團結,互相之間懶得摩擦,一片欣欣向榮。但是,出了北省以後頓時就不是這麽一個事情,頓時,那行情就是不一樣了。看看,人家南省竟然是打來了,第一站,那損失,那損失那就不是很簡單的。那損失,那就是相當之重大的。

“現在的情況啊,現在的局麵啊,那真的是,我已經是不想多說什麽了。你們應該是從上一次的試探一戰之中就發現了什麽。敵人很厲害,是的,的的確確很厲害。這也不知道是敵人的精銳呢,還是普通的敵人呢,反正,敵人就是挺厲害就是了。”鄭小天點了點頭道:“敵人沒有撩撥我們之間,或許,我們是可以認為敵人隻是一般般,可以招惹可不招惹,但是,敵人來撩撥了我們以後,那性質,那就完完全全不一樣了。這麽一份撩撥,徹底的將這麽一份情況給改變了。開戰了,並且還是敵人主動動手的一份戰鬥。我們完全是不能夠怯懦。”鄭小天道。

大家都沒有說話,大家隻是沉著冷靜的看著鄭小天。作為領導人,那麽,需要操心的隻是鄭小天而已。不管是他怎麽說,隻要是大家覺得可以接受,那麽,直接按照他說的來照做就ok了,這樣子,自己也不需要動腦,這樣子,那不是挺好的事情麽。路數就是這麽一份路數,道理,那也是這麽一份道理了。

“我決定開戰。等著對方真的是衝過來打你的時候,那還是這麽一個事情麽那事情頓時就是不一樣了。所以,要開戰,沒得談,必須開戰。”鄭小天道。

“幾千萬人的戰鬥,這”革樣看著鄭小天,話沒說完,不需要說完,剩下的完全是額可以對方去自己想了,對方想得通,還則罷了,對方若是想不通,那也是無可奈何。的的確確,幾千萬人的大戰那可不是嘴巴上說一說開戰啊,那就直接可以輕鬆的去開的。

“不是幾千萬人的戰鬥,而是上百人的戰鬥。我準備直接抽調五十個特種戰士,抽調五十個屍王小隊,然後進行偷襲。喪屍這麽一種生物,那是蛇無頭不行的這麽一種生物,我呢,隻需要對準對方的腦袋,對準了以後,狠擊,然後,那不就是完事了,然後,那不就是省事了,然後,那不就是ok了的事情麽。”鄭小天聳了聳肩。

“為什麽你來來回回都是這麽一招你就不能換一點別的什麽攻擊方式,你就不能換一點背的什麽攻擊方式。次次都是這麽一招,這樣子是有意思呢,還是怎麽地呢。”革樣看著鄭小天。

“sao女,你要明白這麽一個道理,不用在乎次次是不是都是這一招,我們隻需要在乎,這一招是不是管用。喪屍,是不是的的確確有著一個喪屍王來進行操控,而,是不是這麽一個喪屍王被ko了以後,什麽問題也都解決掉了。我認為,是。”鄭小天點頭。

革樣無言以對。事實就是,喪屍,的的確確那是一個喪屍王來操控,而,這個喪屍王操控要是斷掉了以後,喪屍的的確確也就是亂了。如果說有人可以取代這個喪屍王,一切,的的確確也就是成功了。關鍵是,操控這種事情啊,那也是可以掙脫掉的。人家可能控製的那是蠻好的,你一控製,頓時就是出毛病,這麽一種事情那是不無可能會發生的好麽。所以,這個想法的出發點還是對的,但是,不一定百分之百成功。成功,這是一個不定性的事情。

“好了,特種大隊給我出來五十個精銳,我需要精銳之中的精銳,然後,屍王大隊給我出來五十個精銳,我也一樣還是需要精銳之中的精銳。這一次的戰鬥行動我是按照一擊必殺,殺了就成功的模式來開啟的。”鄭小天道。

既然是鄭小天下達了命令,那麽,這麽一份性質自然是不一樣了。那麽,大家也自然是按照鄭小天下達的命令來操作了。一百個人,很快,很快這是被調動了出來。這是被調動在了鄭小天的麵前。

這一百個人,五十個人,裝備精良,那感覺,簡直就是精銳之中的精銳,殺氣騰騰,紀律嚴明。還有五十個人,每一個那都是不苟言笑,或者,他們沒有什麽紀律嚴明的感覺,或者,他們也沒有殺氣騰騰的氣勢,但是,他們給你的感覺那就是一把沒有出鞘的寶刀,他不出鞘,還則罷了,但是,但是他一旦是出鞘的話,那可不是什麽開玩笑,鬧著玩的事情,那可真的是紐幣閃閃,那可真的是非常之不是一般般的不簡單。屍王啊,那一出手,隨便一個都可以屠殺一個縣城。

鄭小天欽點著自己的戰士。實話說,其實說,他真的是不想帶著這麽多人去。但是,他知道的,如果他要玩一個人去戰鬥的節奏,絕對是誰都不會答應。上一次,他一個人出去帶回來了革樣和革煙,就是因為這一路都是很風險,就是因為壓箱底都使用了出來,所以,包括革煙和革樣在內那是更為的不會讓他一個人出動了。所以,他必須是要主動地帶一百個人,要不然,那,絕對絕對,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鄭小天帶著一百個戰士開拔了。

“長官。”路上,少將級別的特種戰士衝著鄭小天道。

“說”鄭小天看著對方。對方不會無緣無故的叫著自己好玩,既然是對方叫喚了自己,那麽,自然,當然,絕對是有原因的。隻是這原因到底是什麽,那就真的是無法斷定的事情就是了。

“是這樣子的,如果說您是斬首的話,我們應該是走空中。就這麽的步行,您真的是不行啊。斬首成功的幾率可以說,基本上是零,您沒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真的不是少將挪揄鄭小天,他隻是說出了自己的所想,他隻是說出了這麽一份事實而已。

“我要是說,帶著你們出來隻是掩護而已,壓根沒有想過要你們參戰,你會如何作想”鄭小天看著少將問道。主要,那是對方一開口說話那就不好聽啊,對方要是一開口就不好聽的話,那還指望自己說話會好聽那是對方簡直了的想太多,那是絕對不可能實現事情。

“額,你這是,你這不是一個當長官應該幹的事情啊。長官,那就絕對是運籌帷幄,那就絕對操心的是怎麽將戰鬥打好,長官,那就絕對絕對不是什麽逞英雄一般的事情。逞英雄,那就絕對不是長官應該幹的事情,這一點,你真的是清楚,真的是明白,真的是透徹麽”少將企圖是將鄭小天點醒。

少將能夠幹到這麽一個位置之上,對於情報的掌握那可是相當之成熟的。自己的總長官是鄭小天這麽一個小男生,對方何德何能所以,他需要調查對方的情報,不調查,還則罷了,一調查,頓時就是都出來了。一調查,他才知道對方的情報種種,一調查,他才知道對方的習性作風,一調查,他才會因為調查的情報而覺得,現在對方幹出來的事情,那家禁止不是對方的作風,那麽,那麽就是存在著一定的問題的。問題,那是需要深挖才可以挖的出來的。看看,詐一下就出來了。

“安全起見,你們在原地就好了。我去去就來。”鄭小天才懶得管對方什麽呢,一個不好好跟自己說話的人,他還能夠正眼看對方毅然決然直接就是離去了,離去的很是清爽,完全就是沒得談的這麽一種姿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