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番外 15

鄭小天走的很幹脆,他這是說走就走的這麽一份旅行啊。離開的那簡直就是相當之徹底的這麽一份樣子。

一百個人,還都是精銳,屍王的屍王,特種大隊的特種大隊,但是,但是竟然是被鄭小天所看不上,人家有著他們這些增援那都完全不使用,人家,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離開沒有絲毫任何的後悔,人家,人家這麽一份態度對於他們而言那簡直就是一份傷害啊。

“我去!”過了三分鍾,少將才回過神來,他們真的是被對方給甩掉了。五十個特種之中的特種,外帶五十個屍王,但是,這樣子的一股力量完全隻是對方的掩飾。他一度的認為,對方真的是會利用好這麽一百個人,到時候,一定是會將這一百個人的戰鬥數值發揮到淋漓盡致的這麽一種地步,但是,但是他錯了,並且錯的是這麽的徹底。人家,人家真的是……

鄭小天潛入到了南省之中。這點好,南省的省會並不是在市中心,反倒而,那是跟北省的邊臨之處貼著在。這點好,輕鬆地就可以直接觸碰到對方的心髒。也正常了,對方朝著北省發兵可不就是從心髒發出來的麽,可不就是心髒的精銳之中的精銳麽。

天朝有著三十獨立區域,當然,其中還的是包括好幾個直轄市。二十多個省會,幾個直轄市,這三十個儲存精銳的地方那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北省十多個市區,但是,三鎮市一個市區就有一兩千萬的人口,其餘的十多個市區也才兩三百萬的人口而已,路數就是這麽一種路數,道理也就是這麽一種道理,省會的戰鬥武裝,那是精銳之中的精銳。

但是,鄭小天完全沒有感受出來。剛剛一進來,他看到的竟然是難民?這,這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情況?讓人簡直就是難以了解啊。當即,他就是朝著難民詢問了這麽一下下,然後,隨即這些個難民還真的就是回答了。

南省,一開始那是喪屍橫行,四處都是。然後,幸存者就隻能夠是有一天算一天的活著,這麽,這麽的苟延殘喘的。

有一天,喪屍大軍突然之間不再是那麽的猶如是狗一般的隨處可見了,突然之間,喪屍大軍就是這麽的構建了出來屬於自己的城池,然後,喪屍大軍聽話的,乖乖的處在了城池之中。是的,是這麽一種路數。誰也不知道為什麽喪屍大軍都在一定的範圍之中,這個範圍還被圍了起來,但是,誰也沒有這麽一份興趣去喪屍的駐地看看。

漸漸,大家這是發現了這麽一個事實,這麽一個事實就是喪屍大軍的周邊完全可以存在著。喪屍,那似乎就是開始不吃人類了。這雖然說有點詭異,有點匪夷所思,但是的的確確就是這麽一個事實。

人類甚至於你都可以構建起來你的武裝,甚至於,你都可以隨意的找到衝鋒槍呀什麽的,武裝到牙齒。但是,有一個這麽樣子的一個前提,你不招惹喪屍,還則罷了。你覺得你很diao了,你覺得你可以招惹喪屍了,隨後,你就跑去招惹,那時候,你就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是怎麽死的。那麽一個時候,你就真的是,真的是死的簡直就是很徹底的一種樣子。

就這樣,這裏就存在了城池,隻是發展的一般般而已。就這樣,這裏就吸引了外來的人口,這裏就發展了出來難民,猶如是現在,此刻,鄭小天所看見的這些難民一樣。不是假裝的,是純粹的,是真實的,是正兒八經的難民思密達。

實話說,鄭小天現在的的確確,那是不知道說些什麽好了都。難民,難民都有了。這裏雖然說沒有自己那邊發展的好,但是,這裏也是頗具規模的說。

“對了,你是誰啊。”難民看著鄭小天問道。對方那是詢問了他一大堆的問題,那對方的感覺簡直就是間諜啊。如果,如果說對方真的是間諜的話,那麽,這麽一份性質那才真的是,要開戰啊。好不容易有著這麽一個可以棲息的地方,要說是頓時就開戰,他們那簡直就是難以忍受的好麽。他們那,簡直就是受不了的好麽,他們那,那真的是……

“我要說我隻是一個路過打醬油的,你相信麽?”鄭小天半說了實話,半也是扯犢子在玩對方的樣子。

“看來你這是不想說實話了,既然是如此,我倒也是不強求的一種樣子。鬧是吧?你這是要好好的跟我鬧是吧?那行,我就然你見識見識我們南省之人的團結,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有些人,那是不可以惹的,連想都不能想。”男子說完,轉身就跑。

鄭小天頓時就是莫名其妙了。這,什麽行情。怎麽感覺神神叨叨的呢。怎麽,怎麽對方的舉動啥的讓自己完全那就是難以理解呢。真的是,感覺不知道是應該說些什麽了都。

十分鍾以後,有著這麽一道身形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對方,身穿著一身的黑色長袍,整體給人的感覺,那是相當之不簡單的一種樣子。

鄭小天看著對方,對方好像是氣勢十足,身居高位的這麽一種樣子。讓人,那都是難以理解了都。感覺,對方那是牛蛋轟轟的殺了出來,然後要將自己幹掉的一種樣子。

鄭小天看著對方,歪著頭,看著。

“小子,你是間諜對不對?你是活膩味了對不對?我知道的,你是要給我送菜對不對?看本王最近很是無聊,你送貨上門讓我幹掉你對不對?對的,對的,你現在幹的就是這麽一份事情,嗯嗯,我是這麽的來認為的。”喪屍王道。

“你有病。”鄭小天看著喪屍王篤定道。他,百分之百的確定對方就是有病。

“哈!”喪屍王樂了,自己一個王級生物對方竟然是來惹呼自己。對方真的是腦子沒有被門給夾過麽?他怎麽,怎麽看對方都像是腦子有點不清醒呢。

“不用哈了,算了,算了,你要哈我也奈何不了你什麽就是了。你隨意,真的,我不管你。你愛怎樣怎樣,我覺得是不說你什麽,沒有任何的意義。”鄭小天擺手。

“你退下吧,讓大家也退下,在這麽一個時候,那就是能夠有多遠,就得走多遠。現在,這裏即將一戰。”喪屍王衝著身邊的難民道。

難民點了點頭,退下。

鄭小天好奇,納悶了,是的,很是好奇和納悶。怎麽地了這是,喪屍王和難民之間竟然是可以配合到如此一般默契的這麽一種地步,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都。自己那邊,那純粹是因為自己是人類的身份,但是,這邊,喪屍是喪屍,人類還是人類,這,這是讓人怎麽去想,感覺,整個人那都是難以愉快了啊。

“小子,在我的領地是吧,竟然是想試探?不好意思,現在你就直接遇到了我這個領頭人,我會將你幹掉,絕壁的。”喪屍王指著鄭小天。

“你說了算?”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對方。沒有想到,找對方不見得是找得到,但是,對方現在自己,自覺地就是蹦躂了出來啊。那對方這麽一種舉動,這麽一種姿態,這麽一種氛圍感那簡直就是找死啊。

“對的,我說了算。”喪屍王點了點頭。

“怕的是你說了不算,既然是你說了算的話,那麽……”鄭小天話音落下的這麽一瞬間,他,身形一瞬之下驟然之間就出現在了喪屍王的麵前,那右手的食指直接朝著對方的眼睛戳了過去。這一下子,那可真的是穩準狠而沒有絲毫任何的懸念。

喪屍王雙手卡主了鄭小天的手腕,他衝著對方一笑道:“偷襲是麽?想要用手指頭戳穿我的大腦是麽?隻可惜,我是王級生物,我是戰神一樣的存在,那可不是你這麽簡單的就可以偷襲成功的,所以,sao年啊,sao年,你簡直就是想太多了。”

“是麽?”鄭小天右手在驟然之間爆發了出來恐怖非凡的力道。

噗!

手指頭,十分之成功的就沒入到了屍王的大腦之中。鄭小天不動彈而一下,但是,一旦他是動彈一下下,那就真的不是什麽好玩的事情了。這就跟一把刀刺穿了心髒,但是如果一時之間不拔出來,被刺穿了也不會頓時死去的道理是一樣的。

大腦,神秘,脆弱,被戳穿了喪屍王都得死。但是,如果戳進去以後不做任何舉動,不一定會死嘛,對不對。

“怎麽會?”喪屍王震驚不已。

“你也就這麽一點實力而已,你,又有什麽好嘚瑟的?”鄭小天搖頭,難以理解,任務就這麽的完成了?南省就這麽的被貢獻了?怎麽,怎麽仿佛一切都是在做夢呢?感覺這事情簡直就是讓人有點難以理解的一種樣子。

噗。

隨著鄭小天手指頭抽出來,那就徹底是結束了的樣子。喪屍王掛掉了,這裏,徹底的是變成了無主之地,這還真的是未來簡直不是夢,太簡單的就做到了稱霸兩省。以後稱霸全國,全世界,全宇宙,那隻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