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番外 16

前腳,鄭小天認為自己勝利了,後腳,這是一道身形,頓時就是出現在了鄭小天的麵前。【首發】對方,那氣勢給人的感覺就是十分之低調。整體的氛圍感給人的感覺,對方仿佛就是想通了,然後,這是在想通了的情況之下那是要來投降的這麽一份意思。

“你是?”鄭小天看著喪屍王,還算是客氣。他要是不客氣的話,那就直接動手了。剛才那個家夥他都沒有放在眼裏,眼前的這個家夥他還會放在心上?那可能性,不太大的說。

“我是喪屍王,你殺了我的下屬,所以,你必須死。”喪屍王指著鄭小天道。

“納尼卡?”鄭小天都震驚了,震驚的簡直就不是一點半點。下屬?他覺得自己沒有聽錯,他覺得對方所說的,那就是下屬。下屬是幾個意思?剛才那個東西一出來的時候,那不是很是很叫囂的一種感覺麽,那可是隻有老大才有的感覺。但是,眼前這個家夥出來很是低調,那是嘍囉有的感覺,關鍵是,他可是叫剛才的那個家夥為下屬啊。那說明,眼前的這個家夥是老大,是不是這麽一種意思?這事情,那是有點讓人難以接受的這麽一種樣子啊。真的是讓人有點不可置信的一種樣子啊,這事情,簡直了都。

“是的,不用納尼卡了,我直接就是可以告訴你,你小子幹掉了我的下屬,所以,你小子必須,必須那是要有死亡的一種覺悟,在這裏,在此刻,我必須是要幹掉你。”喪屍王指著鄭小天道。

“你是下屬?”鄭小天最後的詢問了一遍,他還是有點不是很可以去相信的那麽一種樣子。他覺得,自己所幹掉的就是老大,因為,對方也的的確確那是承認了自己的的確確就是老大,但是,眼前,此刻,這一秒的這麽一個老大又是什麽一個節奏。

“不是我是下屬,是他是我的下屬,換言之,我是他的老大。然後,你將我的下屬給幹掉了,隨即,我就出來了。我倒是要看看,誰這是連喪屍王都敢於的來幹掉。現在,我看到了,隻是你這麽一個小幣崽子而已,我不得不說,你的膽子,的的確確,那是一等一的大啊,你這麽一份膽氣,我真的是,必須要佩服你。但是,我就算是要佩服你,那也不代表你不會死,對不對?你必須是要死,這一點,那是沒得商量,這一點,那是沒得商談的,誰誰誰來了,那也都是沒用的,你沒有任何說情的一種可能性,我直接就是幫助你死了這麽一份心了。嗯嗯。”喪屍王道。

“我總算是聽懂了,你的出現,那就是為了將我幹掉的這麽一種節奏,是這麽一種意思麽?”鄭小天看著喪屍王問道。

“你要是這麽的來理解的話,那麽,你也的的確確是可以理解為,是這麽一種意思。嗯,這就是我的想法了,如此一般的簡簡單單。”喪屍王道。

“要是你的想法是如此一般的話,那麽,我覺得你簡直就是想太多了。幹掉我?那是想想還是可以的。等你來了以後,你直接就是給我送菜了。我與你,那還指不定是你幹掉我還是我幹掉你的事情。我覺得,我會幹掉你。”鄭小天點頭,自信心十足。

“嗬嗬!”喪屍王搖頭一笑,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哪裏來的自信心。他這邊,那也是一樣的自信心十足,他覺得,最後對方會被他幹掉,是的,他就是這麽的來覺得的。

“既然是談不攏,那麽我覺得就不用談了。既然是談不攏,那麽,我覺得直接就是展開戰鬥好了。讓你展現出來你的威能給我看看,讓我也展現出來我的威能給你看看。然後,我們再來仔細的觀察一下,到底,那是我幹掉你,還是你來幹掉我。嗯嗯,這就是我所認為的了。”鄭小天道。

“小子,你真的是,真的是自己找死。本來,你要是不自己找死的話,那麽,或許,或許事情真的是不會發展到這麽一種地步,但是,你既然是選擇自己找死的話,那沒有辦法了,我隻好是送你一程了。”喪屍王道。

喪屍王有著絕對,百分之一百的把握那是可以幹掉對方的。對於自己的這麽一份自信,那還是有的。畢竟,自己那可是屍皇的戰鬥力。屍皇的戰鬥力幹掉不了眼前這麽一個小鬼?那以後,還怎麽的出來混,那以後,還怎麽的見人?

喪屍王死死的盯著鄭小天看著,他期盼著對方可以先動手,因為,一旦是對方動手的話,那麽,他完完全全是可以觀摩到對方的漏洞,從而,直接出手,從而,一擊必殺。他相信,不需要拖延時間太久,一擊,直接就是可以將對方幹掉沒有任何的懸念他對自己,這麽一點自信心還是有的,這麽一點把握也還是有的。

“你先出手吧,我覺得,我要是一旦出手了的話,那麽,沒有你任何的機會了都。這對於你而言,那簡直就是不公平的。所以,我覺得還是你先出手好了。”鄭小天點了點頭。

“哎喲,哎喲,哎喲喂,你是當你是遠古第一戰神吧?你摸清楚我的底細了麽?我覺得,我真的是覺得你完全沒有這麽一份可能性摸清楚我的底細啊。所以,你這是張狂什麽,你這是diao什麽,我真的是,難以理解了都。算了算了,既然是你這麽的張狂,既然是你這麽的diao,那我也不好說什麽了都。”喪屍王搖頭,隨即,驟然之間動了。

喪屍王的的確確是想著對方先動手,自己來觀察,但是,對方實在是太氣人了一點。他承認,他必須是承認,在此刻的時候,他已經是憤怒了。因為憤怒,所以失去了理智,因為失去了理智,所以,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動手,所以,所以就這麽一種姿態,所以,所以就這麽一種樣子,所以,那就是這麽一種結局了。

很快!隻是一瞬間而已喪屍王就衝擊到了鄭小天的麵前,那速度,真的是讓人不知道是應該說啥了都。

鄭小天看著對方的攻擊朝著自己席卷了過來,那麽異種感覺,那麽一種姿態,那麽一種氛圍感,那麽一種……

鄭小天看著喪屍王,這麽的看著。

喪屍王的攻擊,驟然之間朝著鄭小天砸了過來。也就是在對方看著他的時候,攻擊已經是順利的幹了過來。他這的的確確那是帶著必殺一擊的這麽一份決心的。他這,完完全全,那就是衝著幹掉對方而去的,他這……

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也就是在對方的攻擊即將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將真氣凝聚於自己的身上,他將身上的屍王之氣也是凝聚了起來,二者混為一談,一片黑色一片白色,那感覺就像是太極的陣圖一樣一樣的。

鄭小天這麽的在身上構建了出來一個能量罩。當喪屍王的攻擊到來的時候,直接,毅然決然那就是命中到了他的身上,隻聽砰地一聲巨響,這衝擊,真的,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激烈,這衝擊,真的是激烈的不是一點半點,這衝擊,真的是很不一般的樣子。

砰!

強大的能量隨著衝擊而湧現了出來,朝著鄭小天,朝著男子吹去。兩個人的頭發被這能量的勁風直接就是吹著都豎立了起來。那麽一種感覺,說不上來那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感覺。那麽一種感覺,真的是……

兩個人,那就像是兩隻厲鬼一樣,麵目猙獰的這麽一種樣子。

“斯……”鄭小天倒吸一口涼氣,沒有想到兩種能量合二為一的這麽一種感覺竟然是,竟然是殺傷力這麽的巨大,真的是,感覺那就是前所未有的不一般,前所未有的不簡單,真的是……

鄭小天現在簡直就是擁有了絕對的防禦啊,有著這麽一份防禦,那也簡直就是絕對的不害怕,不恐懼,不膽寒而對方啊。他,那完全就是可以防備住對方的攻擊,他,完全就是可以抬起頭來,十分之傲嬌的與對方說話了,他……

“小子!”屍王猙獰的麵容展現在了鄭小天的麵前,他陰沉沉道:“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可以將我的攻擊給防備住,不錯,不錯,你小子簡直就是很不錯的一種樣子。你小子簡直就是讓我徹底的失算了,你小子,真的是讓我不知道說啥了。”

“那就不要說啊。”鄭小天聳了聳肩道:“不知道說啥那最簡單了,直接,那就是啥也不說,這樣子最好了,你好,我好,大家簡直就是都好。”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是你的對手?”屍王道。

“我沒有這麽說過。”鄭小天搖頭。

“你心裏就是這麽想的。”屍王篤定。

“你是我的肚子裏麵的蛔蟲?我怎麽想的你還能知道?切。”鄭小天道。

屍王那叫一個氣啊,起那所謂有的氣啊。感覺肺都是要氣炸了,對方的言語太輕佻了,對方簡直太過分了,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