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番外 18

鄭小天興高采烈的那就是要接受南省的省會。,最新章節訪問:. 。但是,真的是當他走進去的時候,他發現,現在,南省還是這麽的一種井然有序的樣子。完全,完全就不像是一個已經是丟掉了老大的省會的那麽一種感覺,喪屍王們,完全是沒有‘亂’。

鄭小天狐疑,莫非,自己所做的一切,那都隻是做無用功?如果隻是做無用功的話,那麽,自己所做的那麽一切又有什麽意義?要是事情是如此一般的話,那,那真的是頓時就是失去了這麽一份意義啊。那,那真的是還能夠怎麽玩,那,完全是,還可以如何一般的玩耍,那,簡直就是刷人玩的這麽一種感覺啊。哎呀,單純是想想,頓時就是覺得心裏煩不止一點點,單純是想想,整個人,頓時就是前所未有的不愉快,單純是想想,真的,真的是整個人都是不好了,非常之不好,很是很不好的那麽一種不好。

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深深地吐了出來。整個人,那就是如此一般,那就是這麽一種樣子,那就是簡直了的不愉快啊。沉重,沉重這兩個字壓著在了他的‘胸’口。當一個人,這麽的將自己所有都給推翻的時候,這個人,那就是徹底的愉快不起來了。現在,鄭小天所麵臨的就是這麽一種局麵,自己的所有一切都是被推翻的很是徹底了都。

“小子,少年郎。”聲音從身後傳入到了鄭小天的耳孔,在他的身後,有人在叫喚他。

鄭小天回頭看了過去,他發現,在自己的身後有著這麽一道俏麗的身形。他發現,他的身後有著這麽一位‘女’子。長得,那還真的是很好看的樣子,隻是,看著,那就像是相當之不好相與的那麽一種感覺一樣。真的,說不上來那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感覺,完全,完完全全那是說不上來了都。

“少年,你有點怕我的一種樣子,你看見我以後,整個人,直接就是處在了愣神的狀態之中,這說明,你看到了我以後,頓時,整個人直接就是很害怕的一種樣子

。sao年,不必如此,真的,真的,我不會將你怎麽地的,真的,真的。”‘女’紙道。

“你是誰,到底,你是有什麽目的。你現在最好是跟我說清楚,你要是不跟我說清楚的話,那麽,這個事情真的是嗬嗬了,我保證,在你不給我說清楚的情況之下,我會突然之間對你動手,一旦是我動手,那簡直就是下殺手,那可不是什麽好玩的事情。我這,真的是說出手時就出手,毅然決然,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嗯嗯,絕對不是開玩笑。”鄭小天道。

“你真的是很抗拒我的存在,我還準備跟你發展一點什麽呢,但是,你這麽的抗拒,那不是將所有的路,直接,毅然決然,頓時,當即一刻就是堵死了麽?你這樣子,真的是好嗎?我覺得,你這樣子很方人,很方我。真的。”‘女’紙楚楚可憐道。

鄭小天看著對方,一個明顯不是人的玩意,突然之間,這個不是人的玩意這麽一種方式跟你說話,實話說,真的,真的是讓人覺得很是古怪的這麽一種樣子。那麽一種古怪的感覺,真的,真的那是讓人已經是不知道說啥了都,真的,真的是讓人整個人都是不愉快了都,真的,真的是很是敵視而對方的這麽一種感覺,是的。

鄭小天視對方為對手,最大,莫大的一個對手。對這麽一個對手,那就得是要有著一個對付對手應該有的態度,絕對,絕對那是要小心翼翼,絕對,絕對是不能夠大意,一旦是大意的話,那,指不定就是會發生什麽不好的事情。是的,就是如此一般的這麽一種路數。

“我想找個地方跟你聊一聊,如果,你要是害怕我的話,那麽,你就隻當我沒說就好了,嗯嗯,我是一個十分之好說的話人,我是一個十分之貼心的‘女’人,是的,就是如此,這麽一種樣子。”‘女’生道。

‘女’生說完,直接就是轉身離開,鄭小天尾隨在了‘女’生的身後,他,倒是想看看對方到底是要跟他談什麽。對方,到底那是要跟他玩什麽。

鄭小天隨著‘女’生來到了一個茶樓,‘女’生先進去的,鄭小天後進去的。他,沒有害怕,沒有恐懼的那麽一個主要的原因是什麽你,那就是,那就是藝高人膽大,他覺得自己還是有點戰鬥數值的,既然自己有點戰鬥數值,那麽,完全不用恐慌,那麽,完全不用害怕,那麽,完全也是不需要恐懼。要是有個什麽不對勁,直接跑路不就是了麽。多好的事情。

‘女’生坐下,鄭小天幹脆直接也是坐下了,他,這麽的坐在了‘女’生的對麵,他,這麽的看著坐著在對麵的‘女’生。他,很是有興趣知道對方到底這是要幹什麽玩意。

“你到底是要幹什麽?你到底是要說什麽?能不能給我一個痛快,直接就是給我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省的是讓我在這裏揣測。真的,揣測沒有這麽一個意義,財‘迷’的遊戲也的的確確是好玩不到哪裏去,財‘迷’,這完全不是我的興趣之中,完全不是,簡直不是,徹底不是。”鄭小天道。

“你是一個很是急切的人,不管是有什麽事情,那都是不喜歡藏著掖著,這樣子,也好也不好。好呢,那是好在於,這樣子的男人都是好男人,不好呢,那是不好在於,這樣子的男人都是沒有前途的男人

。是的,我就是這麽的來認為的。”‘女’生道。

“你這麽的來認為有個屁用啊。你這麽的認為,那也不是我這麽的認為。你這麽的認為,說到頭來那也是你自己的認為,你自己的認為,那跟我又有什麽樣子的一種關係?是不是這麽一種路數?是不是這麽一種道理?”鄭小天聳了聳肩道。

“我要說,我有辦法幫你統一整個南省,你還會不會是這麽的沒有耐心,這麽的不想跟我聊聊天,這麽的完全不想跟我來商談?”‘女’生問道。

鄭小天瞪大了雙眼,是的,要是說是這麽一個事情的話,那麽,他頓時就是前所未有的有興趣了。別的事情,他或許是沒有興趣,這個事情,他非常之有興趣。南省啊,那是他現在十分之頭疼的地方,因為,幹掉了一個喪屍王,南省還是南省,這讓他很是心裏煩。不對,是幹掉了兩個。

“我需要一個人,能夠是降住我的人,而,我也一樣是可以降住南省所有的喪屍王。你要是想要南省,首先,你這是需要我。你需要了我,我就能夠昂朱你要到南省,如果說,你完全無法將我給降住的話,那麽,我想說的是,南省,你也完全是不要想著憑借著自己就可以降住。你畢竟是外來人口,你必須是要扶持起來一個本地的。隻有是本地的,才能夠是幫你徹底的搞定南省,我要說的說完了。”‘女’生道。

“那現在,我是需要如何的來降住你?”鄭小天好奇問道。

“身體之上,心裏之上。前者,我知道你應該是怎麽得來理解,對的,就是跟我戰鬥,就是比我強,就是讓我心服口服。後者,我也知道你應該是知道怎麽來理解,對的,那就是將我啪啪。你做到了前者,你就大概差不多可以做到後者,你要是前後者都做到了,那麽,南省就是你的了。”‘女’生道。

鄭小天猶如是看著怪物一般的看著對方,對方,真的是沒有病麽,對方,真的是思維身體很是健康麽。怎麽,怎麽他感覺對方簡直就是一個神經病的這麽一種節奏一樣一樣的呢。對方的言行舉止,對方的種種,完全,那就是有點不是那麽的正常啊。對方,真的是一個正常的‘女’人麽?哪有一個正常的‘女’人去讓一個男人給啪啪的,這是幾個意思?這是什麽路數,這是何等一般的節奏啊,讓人,簡直就是難以理解,讓人,不知道是要說啥了都。

鄭小天很猶豫。但是,在他很猶豫的時候,‘女’生已經是不以為意的站起身來了。‘女’生,邁步就是朝著外麵走去,一邊走,一邊道:“我上陽台等你,到底,是不是要來,那完全就是你的事情了,你若是要來的話,那麽,快點來,別墨跡,你要是不來的話,那麽,你隨意,我真的是也無所謂。南省,我隨時可以要,我不著急。南省,你不是隨時可以要,機會在你麵前,你要還是你不要,隨意。”

鄭小天思緒著對方的言語,總覺得,總覺得對方的言語之中有所指啊。總覺得,對方這是要表達個什麽樣子的意思呢。讓人,無法理解。

不過,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一遛好了,他倒是想看看,對方,到底這是要玩什麽。對於這一點,他還是很有興趣的。他憑借著藝高人膽大這一點,就算是跟隨著對方上樓頂,又有什麽關係?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