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淬體

嗖,嗖!

兩人,身形驟然之間激射到了倉庫之中。樂文小說|

倉庫之中出了一堆一堆的吃的,空無一物。地上,有點殘肢。對方進來一瞬間變成殘肢了?不可能,這尼瑪又不是係統闖關,還能存在著什麽不改進的地方?

兩人,抬頭看向了頭頂之上。通風口,在這裏。雖然說嚴絲合縫,但是,兩人不無懷疑,喪屍就是從這裏跑了,然後蓋上了蓋子讓他們揣測不到。

首先,喪屍是躲避了董卦的攻擊,並且展開了反擊。隨即,喪屍麵對他們的聯擊,直接選擇逃逸。在這兩個條件之下,那麽,喪屍就算是知道從通風口跑,就算是知道蓋上蓋子,那也是沒有什麽接收不了的就是了。

周紫月和張軍同時看著互相。

“你有沒有覺得,有點詭異,身上發冷?”張軍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

“你好歹還是個大男人,這麽的膽小,你爸媽知道麽?如果知道的話,死得瞑目麽?”周紫月道。其實,她的心中也是很打鼓。末日,這一直都是存在於電視劇,小說之中。真的是降臨到了生活,那麽就已經是很詭異了。喪屍,是不是猶如是小說之中一般可以晉升成為王,並且,是不是有了思緒,有了更為恐怖的戰鬥力呢?這些,都是謎團。一開始,大家可以否認的很死,喪屍就是這個吊樣,隻要避開群體,那麽,一樣可以生存。現在的這個喪屍出現以後,前麵的斷言此刻全部都否認了一個幹淨。

“總感覺這裏不安全一般的。你們還是快點將食物拿走吧。”董卦道。

張軍和周紫月看著董卦。要說不安全,對方最不安全啊。那可是被喪屍給傷過,必定是要變成喪屍的思密達。

“一會,給我留一點,我就準備在這裏,吃著東西變喪屍了。以後要是看見我,記得手下留情。就讓我在這個社會之上存在著吧。”董卦道。

張軍和周紫月,放寬心下來。如果對方要跟著她們走,那就真的是簡直了,她們會思緒是不是要現在弄死丫的。但是,對方很自覺地留了下來。所以,對方提的要求,不無不可。

在日後的日子之中,大家,的確是相遇。隻是,人與喪屍的局麵倒是沒有出現。

此刻,鄭小天摸了一把臉。不知道臉上的東西是不是會威脅到自己,首先,還得是將臉上給清理幹淨,起碼,心裏多少也安慰一點。

“小天子,有事情沒事情?沒事情過來搬貨。”周紫月衝著鄭小天大喝道。

“來了,來了!”鄭小天邁步進入到了倉庫之中。他的臉上,那毛細孔之中,有著一絲絲猶如是帶著活性一般的物體,鑽入了進去。一撥,鑽入到了大腦,一撥,鑽入到了五髒六腑。

如此一般的情況還出現在了董卦的身上。這兩個人,是不是會變成喪屍呢?也有可能,也沒可能,一切都得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才能夠真相。

東西搬上了小車,大家處在了後門。

砰,砰,砰!

三三兩兩的喪屍正在拍打著後門的大門。相比起來前門,這裏不是那麽的熱鬧,但是,想要從這裏離開,似乎也有一定的難度。

“準備好了麽?”周紫月指著後門之外詢問著鄭小天和張軍。

“我覺得,還是我出去引開他們,你們準備好了就跑路好了。”董卦開口說道。

董卦倒不是一個英勇到了腦殘的人,而是,現在的身體情況,明顯那就是被感染也就隻是一個時間上的問題而已。既然是如此,那麽,不如就是趁著思維意識還算是清晰的時候,能夠幫助一點點自己曾經的小夥伴,那就幫助一點點好了。

“你……”周紫月看著董卦,有點哽咽。平時,那就是一個機靈圓滑還似乎有點色迷迷的死胖子而已。但是,在這麽一種時候,這麽一個死胖子帶來的簡直就是正能量。這……

“我已經做好了準備。”董卦道。

“小心!”鄭小天拍了拍董卦的肩膀。

董卦點頭。

周紫月處在了門口,右手已經是處在了門把手之上。

周紫月看著董卦問道:“準備好了麽?”“時刻準備著。”董卦道。

吱呀一聲!

門被拉開了。

“吼……”喪屍的吼叫聲,差一點就是震碎了大家的耳膜。那強大的血腥味也隨著喪屍的吼叫,頓時席卷而來。

“關二哥上身,哇呀呀,大顯威能。”董卦大喝之中輪吧了起來手心之中的鋼管,砸了出去。連打帶踹,反正是破開了一個缺口,跑了出去。他前腳跑,喪屍後腳就是緊隨其後。

鄭小天三人出來。那死胖子的偉岸背影,映入到了他們三個人的眼簾之中。

“好了,別愣著了。走!”周紫月招呼著兩位男子道。

三人,離開了這裏。

天下之大,四處為家。三個人,就近選擇了一棟大樓,隨即,鑽入了進去。這進入樓層的時候,自然是沒有少被惡心的一種節奏。喪屍,那是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這一路,有驚無險那是三樓,隨便的找了一間房,然後,駐紮了下來。大家絲毫不懷疑,頭頂之上絕對是有喪屍,腳下麵,那也絕對是有喪屍。隻是,大家沒有這麽一個精力去處理。

“哎,希吧,這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一種情況啊。”鄭小天抓了抓頭。四個人出去的時候那還是好好地,回來,那就已經是變成了三缺一。

“他的問題,那是解決了,你的問題,並未解決。”周紫月戒備狀態,看著鄭小天。

“腫麽滴,你現在還準備是將我給幹掉?”鄭小天,當即一刻,站起身來。

“如果你有變成喪屍的一種可能性,第一時間,我們會將你幹掉。”張軍開口說道。

鄭小天,坐下身來。無情的女人,無情的男人,他,還能夠說什麽?這並不是跟自己所構想的一樣,到了末日,沒有了社會的約束,沒有了道德,沒有了條條框框然後一天天,這個女人插完了換一個。看看,四人之中唯一的娘們,好家夥,那殺起來喪屍不比爺們差勁。並且,這麽一份戒備心,你要碰她一下試試?沒成功估計就被爆了蛋蛋。

“我個人建議。如果說夜晚睡覺的話,那麽,我們將你給卡死在房間之中。外麵的門,鎖好。今夜是一個觀察期,一旦今夜你什麽事情都沒有的話。那麽,明日我們三個還是好盆友。”周紫月看著鄭小天道。

建議,的的確確是建議。但是,周紫月的那麽一種語氣,簡直就是不容拒絕的。你這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還得是答應。無條件,必須是要答應。

“我覺得,好像我沒有辦法拒絕。我的答案,對於你們兩個人而言,似乎不重要。”鄭小天道。

“你這不是很聰明麽,都知道麽?”張軍道。

入夜!

鄭小天吃飽喝足了以後,那還真的是被關著在了房間之中。門外,那就已經是被門板給徹底的釘死了。被感染,到病發,快一點是三五分鍾,慢一點也不超過半天功夫。所以,這麽一個大夜晚的時間,正好就是變成了觀察期。

鄭小天處在了房間之中的床上,躺著。

“這都是什麽味道?曾經是哪個私生活隨意的娘們睡過的?”鄭小天嗅了嗅床上的味道,及其無語,搖了搖頭。將就著睡吧,這可是末日,也不可能是洗床單呀曬床單什麽的。活過了今日,明日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那還簡直就是不知道呢。如此一般的安慰著自己,他也就陷入到了夢鄉之中。

十二點,寒氣席卷而來。鄭小天的身上那簡直就是滾燙的要死。也不知道是為什麽,好像是莫名其妙的一種節奏感一樣,他額頭發燒,身上發熱。整個人處在了水深火熱之中。

有如此一般情況的,不單單是鄭小天。現在,處在了三鎮市一角之中的董卦,那也是一樣的。身上,身體之內那感覺就像是要燒起來了一般。真心的,簡直了,這感覺完全不太好的一種節奏感。

“完了,完了,我距離喪屍的步伐,越來越近了。”董卦,迷迷糊糊的一個狀態說道。

目光調轉回來,對準鄭小天。

鄭小天的身子是在床上翻滾來,翻滾去。這個人那都是不好了。

一點!

鄭小天的高燒還在持續升溫之中,現在,身體發熱大概達到了四十度。

兩點!

四十一度。

三點!

五十度。

四點!

六十度。

鄭小天的身上已經是排泄了出來一層,黑黑的物體。臭氣熏天絕對是比起臭水溝都是有過之而不及。隻是,這些他都已經是感受不到了。身體發熱到了這樣子的一種地步,整個人,那已經是失去了意識。

五點,溫度下降到了五十度。

六點,四十度。

七點。

三十六度。

鄭小天的身體狀態,前所未有的舒服。除了是猶如是處在豬圈之中一般臭氣熏天以外是個瑕疵,那就沒有什麽不好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