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哥們就能找到吃的求打賞

下午。》し

鄭小天從沉睡之中醒來。

整個人的精神還是很萎靡,就像是好幾天沒有睡覺的感覺一般。

“艾瑪!”阿穎走進到了屋中,她捂著嘴看著鄭小天道:“怎麽你睡了一覺以後反倒而是精神更差了?該不會你在夢境之中與我大戰了幾百個回合吧?但其實,若是你真的想的話……”

鄭小天抓了抓頭,不知道是說什麽了。

“現在他們一個在一樓,一個在頂樓。”阿穎扭扭捏捏道。

鄭小天眨巴著眼睛看著阿穎,這意思那是要叉叉歐歐的路數啊?關鍵是,他現在的精神力不是很充足,整個人情緒也不是很好啊。並且這麽寧靜的一種環境,有點什麽樣子的聲音不得是被招風耳啊壯和林誌知道?到時候那就直接變成了現場直播好麽。

“那個啥。”扭扭捏捏之中阿穎開始脫衣服了。

“餓了,找點吃的去。”鄭小天落荒而逃。男女之間的事情他並不扭捏,關鍵是身邊還有人呢,並且還是順風耳。並且最最重要的是,現在也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食物已經是送到門口了,隻差去取了。吃飽喝足了,裝備精良然後研究著早點走人比較重要啊。

一樓!

林誌正在戒備著。一雙充滿著戒備的眸子正在看著四麵八方,不知道是心裏有什麽不安的原因還是什麽。在這麽一種戒備的情況之下,鄭小天二人出現的一瞬間他就第一時間看了過去。

“稀客呀。”林誌道。

“啊?”鄭小天有點蒙。趕腳這些個人都是有點神神叨叨的,首先是阿穎,那姿態簡直就是要獻身的感覺一般。現在又是林誌,看見自己的第一句話竟然是稀客?睡覺之前難道說雙方之間不在一起是怎樣?睡覺難道說自己不在這一棟樓之中還是怎樣?

“天少睡醒了是麽?”林誌笑看著鄭小天問道。

“你應該可以感受到,其實我不是睡醒而是餓醒的。”鄭小天聳了聳肩開玩笑道。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精神狀態絕壁不好。這麽一種精神狀態怎麽看都是沒睡醒,那麽幹脆就是這樣子的誤導對方算了。難道說他會告訴對方,當對方不務正業的時候他正在外麵殺僵屍?他不是這麽高調的人。

“既然天少這麽的餓的話,那麽何不出去找找吃的?我觀察過了,方圓一百米之內都沒有喪屍。這個距離是安全的,所以你可以隨意晃蕩沒事。如果發現任何的情況我會大嗓門一般的叫喚,隨即你就一個百米衝刺而回來我關上門齊活。”林誌道。

“林誌你是個什麽意思?一個人出去找吃的?”阿穎看著林誌道:“你這是誘騙著鄭小天出去找吃的還是出去送死?怎麽看,這都是出去了難以回來的事情。你特麽的玩我呢?”

阿穎不樂意了。首先不談一個人找到吃的幾率是多大,先談談一個人出去那送死的幾率是多大。這真的是出去容易但是回來有一定的難度了。到時候若是回不來了自己豈不是守寡了?自己找一個愛的人容易麽?

“沒事,沒事,其實我一個人能夠辦到的事情我倒也是不喜歡求別人就是了。”鄭小天一笑,隨後就拿起來了一旁的一把唐刀。鏘鏘兩聲唐刀出鞘和回鞘,鄭小天暗讚了一聲果然是好刀思密達。

阿穎看著鄭小天,現在對方的舉動這是準備提溜著一把刀就準備殺出去啊。這是耍帥呢還是作死啊?怎麽看都是作死的一種情操啊。

“天少其實我是開玩笑的,外麵是一個危機四伏的社會。是,承認您一個人是有點戰鬥數值的。但是,有的時候不是逞個人英雄的時候。真的!”林誌道。

林誌的言語,聽著吧趕腳就是為你好一般的。但是,仔細的感受一下吧又有著一種激將法的感覺在其中。而,若是你要說這是激將法的話他也可以強調這是為了你好而實話實說。所以說說話還真的是一門藝術。

那麽,林誌是不是激將法呢?素的!

林誌喜歡阿穎,這一點或許鄭小天沒有看出來,阿穎沒有看出來,但是啊壯絕對看出來了。在這件事情之上啊壯保持的意見是戀愛自由能幫襯也幫襯。若是不出現一個鄭小天,哪怕是阿穎現在看不出來以後也能看出來。關鍵是,鄭小天出現了。關鍵是他出現以後還很該死的就是吸引了阿穎的眼球。

鄭小天的出現讓團隊變的戰鬥力更為的強大,猶如是一把磨鐵去鏽的寶劍。但是同樣也讓林誌基本上死了心了。秉承團隊的走遠女人的走遠和女人在身邊,他選擇了女人在身邊。若是有機會可以將鄭小天給送入到喪屍大軍他是願意的。隻要做的不是很明顯就可以了。

“你們都很忙,就我最清閑。那麽,找食物的事情交給我了,妥妥的。我這鼻子簡直就是狗鼻子,喪屍或許不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但是,吃的絕對是在第一時間發覺。”鄭小天一笑,耍了一把劍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阿穎看著鄭小天的背影。右手抬起想要阻攔,但是,沒有成功的下手。這麽一個時候那是賭上了男人尊嚴的時候,若是這麽一個時候自己阻攔的話,對方也不會買賬。

鄭小天出了門,輕車熟路的就是來到了大樓的後麵一間柴房。

三樓,啊壯聽見動靜就將目光投射了過去。隨即他就看見鄭小天鑽入到了柴房之中,這一刻他的確是有點莫名其妙的。拆房裏麵莫非有喪屍?對方提溜著一把刀進去的姿態簡直就是殺末日喪屍的一種姿態啊。

啊壯搖了搖頭,不多想。一個拆房大小的地方,哪怕真的是有喪屍也是鄭小天所可以搞定的,所以他倒也是不需要操心什麽就是了。

拆房之中。鄭小天打開了隱晦的下水井蓋。在他的操控之中喪屍大軍真的是無法將食物送來,方圓一百米都很空曠,他們又是處在時刻戒備之中,一旦是進入到了這麽一個距離哪怕你提著一袋大米也得是一槍爆頭。關鍵喪屍送大米想起來就詭異啊。

在這麽一種簡直就是頭疼的姿態之中鄭小天想到了下水井。這裏並不是鄉下農村,這裏畢竟是靠近市區的地方。所以下水井係統還是很完善的。從二百米之處找到下水井入口然後根據精神連接的路線一點一點靠近將食物送到這邊。

鄭小天一下來,頓時就找到了食物。總共兩麻袋,裏麵有大米,麵粉,紅薯粉等等家用食品。還有需要加熱或者是即食的食品。這些東西大概吃個三五七天是不成問題了,如果說不能開火的話那扛兩天應該也是沒有問題的。

別墅之中!

“林誌,我怎麽感覺他是被你故意的擠兌出去的?你是不是羨慕嫉妒恨他睡了幾個小時所以很是跟他過不去啊。”阿穎雙手叉腰,現在隻差罵娘了。她的思維觀念是,哪怕鄭小天受傷一點點她都不願意更別說此行出去還有生命危險。

“sao女,人的選擇永遠都是自己的選擇。作為自己的選擇,那麽我還能夠說什麽?我已經是應該提醒的都提醒了,他可以算概率呀。他出去了,一個人,首先自保的概率是多少。外帶這周邊荒無人煙的,末日這麽長時間,最近也沒有下雨什麽的,就算是地裏麵有個把紅薯呀什麽的,還新鮮在的幾率又是多少,他能夠找到食物的幾率和死亡幾率進行一個對比,他就應該等到老大下來以後我跟他一起出去。”林誌道。

林誌這樣子一說頓時就將自己身上的責任給撇開的很是清楚。總而言之兩個字概括鄭小天的言行舉止,腦殘。那大腦存在問題這個事情真的就是沒有辦法說了。在末日之中生存不單單是單兵作戰數值,還的是要有一刻靈性的大腦。對方沒有這個東西,那真的是……

“你……”阿穎指著林誌,氣結。她真的是氣的不行不行了,對方平時不是這麽一個推卸責任的樣子啊。今日,此刻,現在這是怎麽了?言語之中簡直就是推卸責任的這麽一種感覺呢。哎呀,哎呀,真的是讓人心情都不可能輕鬆了啊。

吱呀!

也就是在兩個人有點劍拔弩張,氛圍不是很好的時候大門被推開了。

鄭小天提著兩個麻袋很是吃力一般的樣子回來了。身上那也是因為鑽下水管而髒兮兮的,怎麽看都是個農民工。

咚咚咚!

啊壯從三樓跑了下來。當他第一時間看見鄭小天提著麻袋從拆房出現的時候,他就趕忙下樓了。他不理解,理解不了。拆房這個地方他找過啊,隻有煤炭和柴火,重要的是沒有麻袋。這簡直就是跟變戲法一樣的是個什麽情況啊。莫非真的找到吃的了?

砰,砰!

鄭小天將兩個麻袋放在了地上。

阿穎看著鄭小天,看著麻袋。

“你這提的是什麽東西?”林誌問道。

“吃的啊!”鄭小天回答。

林誌眨巴著眼睛,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