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計謀得逞求飄紅

桑爾,淹沒在了喪屍的海洋之中。本文由 。。 首發而此刻的時候鄭小天已經是從喪屍的包圍圈裏麵衝了出來。這可真的是費力不已了,在搭上了一個桑爾的條件下他出來了。

鄭小天目光看向了祭祀堂,一切都是因為裏麵而起。隻要是將裏麵的問題給處理了,那麽,什麽問題都不再是問題。那麽,什麽情況也都不再是情況。他需要徹底的處理掉裏麵,徹底的。

嗖!

鄭小天身形一瞬朝著祭祀堂之中激射而去。這喪屍的身體就是好,簡直比他的身體都要來的靈活多了。看來,喪屍戰戰巍巍的走路跑夜跑不快的那麽一種表麵完全是將大家給騙了。其實,在這樣子的喪屍大軍之中隱藏著一批恐怖的王者,那絕對是人類的勁敵。

刺鼻的血腥味鑽入到了鄭小天的鼻孔之中,真的是難聞不已啊。地上粘粘的,簡直就是厚厚的一層鮮血。那是幹了有淋,淋了又幹的那麽一種感覺呢。

鄭小天眉頭緊鎖。這地方一進來,那個下馬威的殺傷力簡直就是十足。讓人絲毫不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會將鮮血灑在這地麵之上呢。

鄭小天搖頭甩開了自己的這些個想法。這想法簡直就是太喪氣了有木有?還沒打就認輸了,這簡直就是荒唐。怎麽地也得是交手一番,交鋒一下再說呀。到底是騾子還是馬也得是牽出來溜溜才行。這樣子就認輸了那不是他的作風。

鄭小天一步一步朝著裏麵走著。

“少年郎,我不管你是誰,現在不要繼續的前進下去了。這對於你而言壓根沒有絲毫任何的好處。”聲音從前方傳入到了鄭小天的耳孔之中。這聲音裏麵呆著那麽些許威脅的意思在其中。至於好心善意的提醒,這倒是讓鄭小天沒有感受到就是了。

鄭小天不在乎對方的警醒,他繼續的朝著裏麵邁步而去。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麽的張揚。他對於此刻這麽一個威脅他的人那簡直就是特別的感興趣呢。

“少年郎,我最後奉勸你一次,不要繼續的向前進了。你這樣子的舉動對於我而言就是挑釁,我要是真的怒了,你就是屎定了。喪屍之間不互相欺騙,相信我妥妥的。”聲音繼續道。

鄭小天完全不在乎聲音的威脅或者是警覺,在他這麽的沒有阻攔的步伐之中那就已經是十分之成功的來到了祭祀堂之中。

祭祀堂之中隻有一枚人不人喪屍不喪屍的玩意,在他的麵前有著一個大盆。裏麵有著豬不啃狗不叼的腐肉。別說是吃了,看著就已經是醉了。但是對方似乎還吃著很高興的一種樣子,讓人簡直就是淩亂不已沒有辦法理解。

“我都跟你說了讓你不要進來,不要進來,你非要是這麽的任性,就是完全不想聽的這麽一種情操,是麽?”男子衝著鄭小天道。

“sao年,事情是這樣子的。並不是你說我就肯定是要聽,對不對?嗶嗶這是自身的權限,你隨意嗶嗶,各種的,我完全是可以不用搭理你什麽的。你嗶嗶你的,繼續。”鄭小天擺了擺手。

“……”喪屍沒吭聲。他現在已經是到了關鍵的時候,盆子之中沒有多少肉了,吃掉他就成仙。如果沒有這些肉,給他一點時間提煉一下他也成仙。但是在這麽一個臨門一腳的時候出現在了眼前這麽一個不死不休的玩意,看似,那已經是可以感受到這樣子的氛圍了,對方完全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如果我打擾到了你的雅興,我道歉。但是我為我自己的行為那是一點都不後悔。”鄭小天看著喪屍道:“看著你吃癟我痛快啊。”

喪屍右手食指一勾,盆子頓時就是被勾了起來並且朝著鄭小天拋飛而去。

鄭小天腦袋一偏,輕鬆就是躲避了過去。對方如此一般的姿態那更是說明了一點,對方此刻有點狗急跳牆一般的感覺了。他要的就是這麽一種效果!

喪屍勾動鐵盆隻是為了吸引鄭小天的注意力而已,哪怕是輕鬆地躲避過去也得是注意吧?不注意是如何的來躲避,對不對?當鄭小天此刻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時候,喪屍已經是兩步衝擊到了鄭小天的麵前,那緊握著的鐵拳朝著鄭小天穩準狠的砸了過去。

鄭小天雙臂抬起,疊加抵擋上去。

砰!

一擊命中,兩位喪屍同時向後倒退了好幾步才止住了自己的身形。

喪屍作為攻擊的一方,在他的攻擊之下自己也得是倒退好幾步,這已經是充分的說明了對方耐造的這麽一份防禦數值。眼前的這個敵人,並不是莽撞而來,反倒而那是有著目的性而來。這樣子的話……

鄭小天甩了甩差一點就是麻痹了的雙手。對方不錯啊,攻擊力很是強悍啊。這一擊自己擋是擋住了,但是手那是差一點就麻痹了。好家夥,這攻擊力還真的是已經臨近到了桑依的等級了呢。要是不小心應付,那都存在著一定吃癟的可能性呢。

“小子,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離開。若是你把握了,那麽還則罷了。若你還是不把握的話,那麽,下一次我絕壁不會給你機會。”喪屍指著鄭小天的道。

“你怎麽可能將語言說的這麽的溜?”鄭小天看著喪屍問道。

這一刻,喪屍啞口無言了。他正在跟對方談正經的,但是對方竟然是跟他談這個。這是什麽樣子的一種情操啊。這是要如何,這是要怎樣,這是……

“那個啥,我這個嘴皮子那是因為大腦修複的越來越多,所以就越來越溜。當然,這也不排除在我的大腦本質就是質量還算是不錯的。當然,這也不否認是有著一種先天你大腦不好,後天那是修複的越來越好的這麽一種可能性。反正,喪屍是一個充滿奇跡的生物。隻要是相信自己,那真的是什麽事情都是有很大的可能性會發生的。是的,我相信我自己。”喪屍說道。

“意思就是,隻要是等級越來越高,說話也就越來越損。心眼子也就是下意識的朝著越來越深來增長的這麽一種姿態是麽?”鄭小天看著喪屍。

“非要是這麽的來理解的話,那差不多也可以。”喪屍點頭。

“我明白了。”鄭小天點頭。剛才還尋摸著喪屍的恐怖讓人類沒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性,現在他直接就是推翻了。喪屍之中隻是王者恐怖而已,換言之,卒子還是卒子,卒子還是不用太過於的放在心上。若是如此,若是這樣子的話,那麽喪屍大軍的普羅大眾還是很好消滅的。那麽,人類也不至於是太絕望。

“你明白什麽了?”喪屍反倒而那是不明白了。對方神神叨叨的說明白,他這邊整個人都是蒙的。大腦之中猶如是變成了漿糊一般的,整個人那感覺簡直就是及其的不很好啊。整個人那心情也是及其的不很好啊。

“你們喪屍不一定是最後的贏家。”鄭小天道。

“尼瑪!”喪屍徹底的迷糊了。什麽叫做你們喪屍?對方莫非不是喪屍?哎呀,哎呀,整個喪屍都是不好了,不知道對方這是要幹哈玩意。簡直就是摸不透對方的心理活動啊。無法了解對方那就無法想到應對對方的方式和方法啊。這,真的是非常之不好的說。

“好了,言歸正傳,回歸到正途之中來。少年郎,你真的是做好了被我幹掉的準備了麽?”鄭小天指著自己的鼻尖衝著喪屍問道。

“我被你給幹掉?”喪屍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對方不單單是愛嗶嗶,這自我的幻想能力也是這麽的豐富是麽?就算是幻想能力豐富那也沒有關係,起碼,你要知道什麽是現實,什麽是幻想啊。這幻想和現實都分不清楚,這是要如何這是要怎樣?

“看來你沒有做好這個覺悟。我給你三分鍾時間,你可以慢慢地做覺悟。”鄭小天擺手。

腦子多笨,那都是可以感受得到我是在拖延時間。隻要是一旦感受到了,那麽就會是迫不及待的主要攻擊起來,那麽前麵所浪費時間可以說全部都是找回來了。喲西,能成!鄭小天心中給自己打氣了以後,整個人更是信心十足了都。

“去死吧!”喪屍認定死了對方此刻的所作所為就是在拖延時間。拖延時間代表著對方有招數需要時間來完成,不管這個招數是不是可以將自己幹掉,那都絕對是會給自己帶來威脅的。那麽最為明智的一種選擇那就是壓根不給對方這麽一個時間去拖延。

鄭小天笑了!果然麽?對方中計了。怕的就是對方不中計,現在,那是可以節約很多的時間,盡可能在最快之內將對方收拾,從而是第一時間可以增援桑爾。

一拳一拳,喪屍帶著毀天滅地的攻擊力朝著鄭小天席卷而去。每一拳,隻要命中那就絕對可以讓對方不好過。當然,這麽一個前提也得是命中不是麽?起碼,此刻的話沒有命中一拳,次次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