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情況並不理想求賞賜

拳頭而不是爪子,這讓鄭小天完全失去了應對的興趣。小說し若是爪子的話,一旦是將他的皮膚給劃破,那麽他就相當於是有了對方精神世界的鑰匙。那麽,他就可以進入到對方的精神世界之中從而是趁著對方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將對方給……

隻是,現在喪屍不用爪子而是用拳頭。這被命中的話,那直接就是硬傷而並不是什麽劃傷。真的是有著死亡的一種可能性。

刷刷刷。一拳一拳還一拳,席卷而來。鄭小天是來回躲閃,來回挪移躲避著這一下下的拳頭。他等待著對方不用拳頭用爪子的這麽一個機會,隻是,現在的這麽一種局麵之上來看的話,對方用拳頭很是嗨皮和開心,壓根就是沒有想過要用爪子啊。

鄭小天覺得,自己應該是為對方創造這麽一個用爪子的機會。要不然的話,對方會這麽的一直用拳頭下去。

一拳貼著鄭小天的臉頰而過去,就差這麽一點點。鄭小天躲避了過去,並且在與此同時,又是一拳頭朝著他的臉頰砸了過來,然後,他又是偏了一下頭輕鬆地躲了過去。

一拳一拳,每一次那都是隻差一毫米呢。這麽一毫米的距離簡直就是無法逾越的鴻溝,完全那就是逾越不了,讓人真心是……

喪屍不管是多麽的沒腦子的貨色,這一次一次還一次的也是讓他心情很是沉重。拳頭果然就是那麽的不方便啊,一旦是躲避過去的話那就完全沒有斡旋的可能性了。

喪屍決定了,已經是百分之百的清爽而決定了那是用掌。手指頭那是多麽的靈活?勾動勾動的話,隻要將對方給感染了病毒那都可以讓對方屎定了。素的,就是如此了。

嗖,嗖!

喪屍和鄭小天朝著互相相反的方向倒退而去,距離小三米止住了身形互相的看著互相。喪屍雙手鬆開,拳頭變成了手掌。即將他就得是改變此刻這般應對的策略了,一會他將會是主打指甲蓋的攻擊。不說是抓死對方,哪怕隻是破浪對方的皮那也是可以的,那也是足夠了的。

鄭小天笑了。從現在對方之上的這麽一種舉動來看的話,自己前麵的一些牽引方式的做法還是成功了的。對方,果然那是準備用爪子而不單單隻是用拳頭來攻擊了。

隻是此刻在這祭祀堂的門口,桑爾的時間已經是不錯了。隨著被淹沒的時間過長,他在這樣子的淹沒之中簡直就是受盡了折磨和煎熬。他已經是要扛不住了,但是他也是求生所以在一直的堅持之中。隻是,目前的情況上來看的話,鄭小天壓根就是沒有搞定而他也將會是被喪屍大軍徹底的淹沒在其中。

桑爾看著頭頂之上的星空,趕腳這就是服從命令的下場,完全沒有任何的好果子可以吃。哎呀,哎呀,這事情整的。一開始他就說了要得找桑依,對方不願意。將對方送進去了吧,對方也不見得是可以成功。這是何苦這麽一種樣子呢?這是何必非要如此一般呢?這真的是……

桑爾徹底的被淹沒在了喪屍大軍的海洋之中。這樣子一半的姿態,已經沒有絲毫掙紮的可能性了。在如此的這麽一個時候有著這麽一道身形殺伐果斷一般的就殺入到了喪屍大軍之中。好家夥,這真的是所到之處全部都是喪屍的殘屍啊。

桑依來了。她確定了桑爾的坐標隨即就是一路橫衝直闖而來。這些個小小喪屍還能夠抵擋喪屍王的腳步?眨眼之間她就廝殺到了桑爾的麵前,一隻手提溜著鮮血淋漓的桑爾不停留絲毫就走啊。

桑依一路廝殺直至是到了一個房間之中關上了門,這才能夠喘口氣。桑爾被安置在了地上,他的身上已經全部都是鮮血了。這其中有著他的鮮血也有著對方的,要說他掛掉了那不至於,喪屍都沒有那麽容易掛掉更何況是準王了。但是,此刻的桑爾身體情況也很是不理想,戰鬥力的失去那是一種必然了。

“怎麽搞成這麽一種樣子?”桑依看著桑爾道。

“我說要通知您,這事情沒有您就沒有一定的把握。但是天少不願意,那麽我就隻能夠是配合他了。所以,我完完全全沒有任何的責任。”桑爾道。

“我這是正在追究你的責任還是怎麽地?你需要是這麽的迫切將你的責任撇幹淨麽?”桑依瞥了桑爾一眼道:“我們這些個當下屬的,那就得是無條件的信任你的上司。在這一點之上那簡直就是毋庸置疑,不用談別的什麽了。”

“是呀,因為你是我的上司所以我無條件的相信你啊。我覺得,你若是來了的話那麽真的是什麽問題都沒有了。但是,我相信沒有用啊。他簡直就是不相信,這個事情頓時就是如此,頓時就是這樣子了。”桑爾道。

“算了算了,不跟你扯了。在這裏你是安全的,一會我出去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你好好的養著。問題解決了的時候我們順勢一起離開。”桑依道。她心中總覺得哪裏不是很對勁的樣子,算了算了不多想,多想也沒有什麽意義。第一時間到達鄭小天的身邊進行支援那就足夠了。

與此同時,鄭小天總算是成功的被喪屍給抓傷了。這一刻,他真的已經是等待多時了。這一刻,總算是來臨了。那麽,現在他所需要的就是時間了。隻是增援沒有,保不齊對方的增援還得來,他壓根沒有時間。

惆悵,一如既往的。

怎麽辦好呢!鄭小天思緒著現在的局麵。很明顯,現在的局麵那簡直就是不咋地。對方的增援隨時有可能到來,自己這邊的增援那是不用指望了。那麽,這是咋弄?如何來操作?

有了!是不是可以這麽一種樣子?入侵對方的精神世界從而是第一時間展開偷襲,那麽,對方肯定是愣住了而無法繼續的展開針對於自己的攻擊。若是沒有這麽的順利,那麽大不了就是被對方攻擊一下,忍著一點疼從而是將對方的精力吸引到精神世界。喲西,能成!鄭小天思緒至此頓時準備一下就要舉動了。

喪屍的一擊朝著鄭小天的肩頭抓了過來。

鄭小天雙手合十並且在驟然之間就閉上了眼睛。他不是沒有看見對方的攻擊,他需要在對方的攻擊席卷到自己的身上之前完成自己的安排。

攻擊來了!

噗噗噗噗噗!五根手指頭沒入到了鄭小天的肩頭,驟然之間他睜開了眼睛並且趁著喪屍沒有回身過來的一瞬間一腳朝著對方的肚皮踹了過去。

砰!

喪屍倒退好幾步,鄭小天也趕忙後撤與對方拉開了距離。剛才這麽莫名其妙的攻擊命中以及是莫名其妙的被攻擊之後的反擊那隻是發生在一瞬間。

喪屍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是如此一般精準的命中成功,鄭小天所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精神入侵竟然失敗,並且那反噬讓他張開嘴巴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身上的傷勢外帶靈魂的創傷,鄭小天不敢耽誤的睜開了眼睛並且一腳朝著對方踹了過去,隨後就是現在這樣。

喪屍在沒有變成王之前那是沒有識海空間的,這麽一個嚐試鄭小天並不知道。他的這麽一份能力著實那是來的很是詭異,並且還有點小無敵的感覺。但是這個世界之上沒有任何的事物那是完美的。這麽一份能力之上肯定是存在著弊端的,他現在盲目的出擊的確是有點冒失了。但是事情出在頭頂,不出擊那也躲不掉,隻能說人生就是充滿無盡的挫折和希望了。

“不知道為什麽,我有著一種可以輕易的捏死你的感覺在其中呢。這麽一種感覺出來以後,我自己都覺得是有點對自己不負責任了呢。嗬嗬!”喪屍衝著鄭小天一笑。

“少年不要太囂張,小心你的破褲襠。”鄭小天道。現在,他真的是需要拖延時間了。自己不單單是身體的狀況不是很好,精神之上的狀態更是糟糕。

“褲襠沒事啊。”喪屍低頭看了一眼,隨即抬頭看著鄭小天繼續道:“哪怕你朝著我這個地方攻擊,那也沒有關係啊。喪屍之間本身就不**,當我們進化成為高檔的喪屍以後那就徹底的摒棄了人類那些個惡心的東西。難道說,你都沒有感受到這麽一點的麽?”

“我沒有感受到。”鄭小天搖頭。

“無所謂了,你以後也沒有任何的機會去感受了。因為,此刻我就要對你痛下殺手。我可絕非開玩笑,並不是鬧著玩的。說過了不跟你談,你屎定了。”喪屍身形一瞬之下就朝著鄭小天貼了上去。那一雙手的十根手指頭之上的指甲蓋博寧博寧閃爍著漢光。

咕嚕。鄭小天吞咽了一口口水,一旦對方真的是到來,自己指定就是沒有什麽好果子可以吃。哎呀,這事情整的。都沒什麽回旋的餘地了,這是自己將自己給玩死了麽?煩躁,煩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