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兩個人選再次求打賞

鄭小天就這麽的看著對方的攻擊朝著自己席卷而來,甚至於那是有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在其中。:3wし

一切的事情都是那麽的不順利,一切的不順利之原點就是在精神入侵沒有成功之上。真的是單純的比拚戰鬥數值的話,鄭小天正在逐漸的不是對方的對手。現在精神方麵那也是完全不用指望,這還打什麽?不用打了,準準簡直一定輸。

攻擊已經是徹底的席卷而來了,這攻擊並不管鄭小天是擋得住還是擋不住,席卷而來沒有絲毫的拖遝。這麽一份氣勢給人的感覺,哪怕你此刻投降那也簡直就是不受理了。

突然之間,鄭小天感覺到身後一股強大的吸扯力席卷而來。也就是在攻擊即將席卷到他身上的那麽一瞬間,他整個人那就是不受控製的朝著身後倒飛而去。攻擊自然也因為是沒有考慮到這樣子的變故從而落空了。

喪屍看著眼前,距離三米,五米,已經是都到了祭祀堂的門口之處有著這麽一位提溜著鄭小天的女子。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氣質感,那簡直就是氣質形的超級無敵大美女一枚啊。讓人看著不無吞咽口水,讓人看著簡直瞎激動。

“今日隻是初次的會麵而已,我相信我們之間既然是有了第一次,那麽當然是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於是第四次了。是的,這一點我堅信不疑。”桑依衝著喪屍道。

桑依說完那就準備走了,言語很是沒有頭腦,仔細琢磨的話可以琢磨出來這言語的意思。威脅,的的確確這言語就是威脅了。她這是在告訴對方,現在你嘚瑟沒有關係。以後我會死死的盯著你,隻要是有機會的那麽一刻,一瞬間我會出手將你幹掉。我的出手,那簡直不留下絲毫和任何的情麵,你可一定是要準備好呢。

“美女要約麽?”喪屍笑著問道。

“約你妹夫。”桑依拽著鄭小天離開。

鄭小天被桑依給拽出來他沒有什麽好說的,若是沒有對方的話那恐怕自己日子不好過。不管是附身還是離去都得是要有精神力的,攻擊失敗並且受創以後鄭小天壓根沒有這麽一個精神力。拖延時間也是為了休養生息到可以隨意離開。所以,若是喪屍那一擊真的是命中到鄭小天的身上,那麽他完全有著一定的可能隨著現在的容器一榮俱榮。

鄭小天三位的打探計劃不算是很成功,但起碼零傷亡並且知道了一定的情況之下,這說明打探還是成功的。

“我想下一次真的是硬碰硬了,這個家夥已經升級成為了喪屍王。”桑依衝著鄭小天道。

“誰說不是呢。”鄭小天搖頭。

“不過,在這混亂沒人注意之餘我還是將唯一的車給弄了出來。”桑依道。

“嗯!”鄭小天心情不錯,現在有車了那就可以直接走高速並不停車。這麽的橫衝直闖也能過去好麽?完全沒有必要非要是在這裏一戳到底。

時間流逝,今夜過去了。

翌日!

鄭小天睡醒了。車子已經是到手了,運輸的事情她不需要操心。隨時去拿的話,那麽按照這麽一個坐標車子隨時都是在那邊。車子有了,油也有了,那剩下的事情就是殺到三鎮市去了。

鄭小天看著天花板,思緒著到了三鎮市以後應該是如何的來發展。這個事情,這還真的是不知道咋弄是好了。若是發現了大部隊那麽當然是投入到了其中,然後小分隊就得是分道揚鑣並且喪屍大軍也回歸到喪屍陣營的懷抱,一切都是按部就班以後各自過著各自的日子。想想這樣子的一種局麵出現,怎麽心中是那麽的接受不了,是那麽的不爽呢。這到底是什麽樣子的一種情緒呢,自己那都是有點了解不了自己了都。

鄭小天搖了搖頭。

“幹哈呢?”阿穎站立在了鄭小天的身邊。一開始那是以為對方睡著在,當對方搖頭以後她到來以後那才發現這小子壓根就是醒著的。作為一個醒著的家夥,醒著不跟自己聊天這是一種什麽樣子的路數?看不起自己還是怎麽地?

“想起一點點不開心的事情!”鄭小天道。

“來來來,既然是不開心的事情那麽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阿穎開玩笑道。

鄭小天倒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說這個,莫非那是要將自己現在可以掌控喪屍以後保不齊分道揚鑣了的不爽說出來給對方聽?對方也得是相信,不是麽?看來得找個聊天話題將此刻的這麽一個問題給搪塞過去。

“林誌這小子總是跟我作對,還真的是當我不知道是為什麽的樣子。”鄭小天瞥了阿穎那值得傲嬌的地方一眼,道:“是,我承認他要說是為了一個萬人迷來跟我這樣那是說得過去的。現在是末日,上哪找身材這麽好,雙峰這麽聽力,整體感這麽傲嬌的女子呢?碗裏的吃不到那就不用談鍋裏的,那肯定是為了碗裏的這麽一個爭的頭破血流,血流成河。”

阿穎的臉頰在刷的一聲之下頓時就是紅果果了起來。一開始或許不知道對方那是在說什麽,但是,聽到後麵外帶結合對方的眼神,頓時就是知道對方在闡述什麽。這簡直就是拿著自己在說話的一種姿態啊。艾瑪,這是在跟自己表白麽?這是自己期盼了已久的表白麽?被這樣子一雙狼一般的眼睛所注視著,那真的是整個人都是不很好了啊。

阿穎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她扭扭捏捏了以後之後,頓時,毅然決然那是轉身離開。此刻她需要找一個水龍頭去洗把臉去。感覺臉上那簡直就是要燒起來了的那麽一種感覺一般啊。

鄭小天站起身來,捯飭了一下自己。他心說了,我還整不了你?既然是現在知道了你的軟肋,那麽事情頓時就是簡單了。以後專門就是朝著這麽一個方向來發展好了。

八點!一個在房頂放哨,三個在一樓吃著早點。今日,阿穎作為一個可以提前享用餐點的女生竟然是很難得的上了頂樓去放哨。她這主動地一提出來,你說要是否決她吧,那是有點說不過去,那就隻能夠是由著她了。

三個大老爺們吃著東西也沒有什麽話題,這飯桌之上簡直就是相當的沉默。冰冷冷的空氣蔓延著,滲透到了三個大老爺們的毛細孔之中。

“我們不能在這裏耽誤時間!”啊壯開口。

“是的,我們完全不能夠在這裏耽誤時間。”鄭小天點頭。

“哎呀哈。”林誌看著鄭小天。

“哎呀你妹夫。”鄭小天瞥了林誌一眼。頓時,他就覺得莫名其妙了。眼前的這麽一個家夥給人一種神神叨叨,讓人沒有辦法理解的感覺在其中。

“我願意哎呀你想怎地?”林誌站起身來。

“那你若是願意哎呀的話,那麽我的確是不能夠怎麽地。既然我的確是不能夠怎麽地的話,那麽我當然是不會怎麽地了。”鄭小天聳了聳肩。

“好了!”啊壯開口。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兩個人那簡直就是相當之不和諧啊。一個那是剛剛加入進來但是十分之重要的戰友,一個那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人。而,準確來說自己和鄭小天之間指不定誰是隊長。這還真的是非常不好管教的趕腳。

“我給啊壯一個麵子不跟你計較。”鄭小天瞥了林誌一眼。

“你還不跟我計較?”林誌頓時露胳膊挽袖子那是要動手了都。

“咳咳!”啊壯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嗓門。

林誌坐下身來。啊壯已經是如此一般的做派了,那麽自己必須是要給麵子。自己肉食不給麵子的話,那麽不是很好追求對方的妹妹。是的,他所構思的那就是如何討好這個家夥從而是追求對方的妹妹便利那麽一點點和一丟丟。

鄭小天看著啊壯道:“我是這麽想的,走路那是一件十分之危險的事情,我們還的是找車。來的一路,那基本上是沒車了。那麽我們就隻能夠向前進,四個人向前進好也好,不好也不好。好在於,有一個照顧,不好在於,真的是出現了什麽事情直接就是全軍覆沒。所以我建議是一個人到兩個人出動,當然,這一個人到兩個人有我一個。”

啊壯看著鄭小天。對方的提議是好的,但是這個提議很是明顯那是作死的一種行為。而,對方竟然是可以很清爽的當先鋒軍,這個孩子,真的是很不錯啊。

“我跟你不對付,但是好像我是陪你去的不二人選。”林誌道。

“我覺得阿穎應該不會同意你去的。”啊壯看著林誌。

“阿穎要去我就更是不會同意了。”林誌搖頭。

“阿穎去不去還是你同意了就可以決定是否的?”啊壯一笑。

林誌的額頭之上冷汗都下來了,忘記了這麽一茬。不管是衝著自己惦記阿穎也好還是對方的性格也罷,對方的的確確那不是自己所可以掌控的。要不然,幹脆直接就是現在撤了就算了?但是,後期找麻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