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這個喪屍不一般求支持

兩人走上了高速。

高速,這個不用鄭小天提議,林誌自己的就可以決定了。是,高速之上肯定那是沒有房屋結構,但是,保不齊有車啊。並且橋上要安全呀,這高速下麵的喪屍也爬不上來隻能眼巴巴的看著你幹著急的這麽一種節奏。

一步一步這麽的走著,這簡直就是距離喪屍村越來越近了。到現在鄭小天都沒有想出來一個穩妥的辦法,高速對於喪屍村而言那還真的不見得是安全的啊。

“我去,前麵有村落嘿。保不齊還有幸存者的嘿!”林誌指著三點鍾的方向道。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幸存者,有。昨天在混亂之中的時候幸存者跑了,不知道是跑到哪裏去了。關鍵所有的那是喪屍啊,在這個村子之中何止是喪屍,喪屍王都有。這是一個相當之不好相與的地方啊。

但是,鄭小天又無法將自己知道的這些告訴給林誌。到時候一旦是對方問起來你是怎麽知道的啊,他難道再一次的朝著預知力上麵揣測?

兩個人來到了村子的正對麵高架橋的邊緣。居高臨下這麽的看了下去,全貌一展現出來這就簡直是一個寧靜的村子。看著,那就是一種荒無人煙的趕腳在其中呢。

“心中有著一種十分之不安的感覺,看似,簡直就是要出事的這麽一種樣子。”鄭小天神色凝重的看著林誌道:“要不我們還是走吧?末日來襲,何處不撕幣?這個村子之中保不齊已經是喪屍橫行了。”

鄭小天是故意營造出來一種自己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麽的氛圍。其實他不是感受,他是百分之百的認定若是繼續的待著在這裏的話那是不可能有好果子吃的。喪屍若隻是喪屍的話,那是不存在什麽殺傷力的。但是一旦升級到了喪屍準王,喪屍王,這麽一個殺傷力頓時就是出來了。哪怕你是在高架橋之上都沒有用,一樣是可以威脅到你。

“作為一枚七尺男兒,你這胸徑簡直就是跟五尺男兒差不多的。實話說,哪怕是現在你還苟延殘喘的活著,以後你也會是因為你的膽小而葬身。少年郎,要不還是聽我一句勸,自行了斷剖腹自殺算了,這個社會真的是不好生存思密達。”林誌看著鄭小天道。

鄭小天指著林誌,對方這還,這還真的是……

“好了,你要是害怕的話你就走好了,反正我要在這裏好好的挑釁一下這些個小小喪屍。當然,前提是真的有的這麽一種情況之下,我個人腳的村子簡直就是空蕩蕩的。嗯,十分之確定和確信呢,不知道是為毛這麽的確信。”林誌道。

不知道是不是喪屍跟林誌過不去,前腳他說村子空蕩蕩後腳那就是一道一道的身形晃晃悠悠的出來了村子,他們緩緩而來到了高速的旁邊,他們抬著頭看著頭頂之上的兩件食物。他們垂涎欲滴,咕嚕咕嚕的吞咽著口水隻是林誌不知道而已。

“還真的是有喪屍呢。”林誌搖了搖頭,他低頭衝下下方晃了晃右手道:“看見米有呀,香噴噴的雞翅呢,一等一新鮮呢。若是想要吃那就來呀,我這簡直就是恭候大駕。我這簡直就是等著你來吃的這麽一種姿態之中。來啊來啊。”

吼……

喪屍衝著頭頂之上的林誌吼叫著。

林誌聳了聳肩,這樣子言語之上的威脅對於他而言那真的是無法構成威脅。他簡直就是感受不到絲毫的害怕。哎呀呀,這簡直就是提不起來警惕心呢。哎呀呀,這是要腫麽辦是好呢。哎呀呀,這簡直就是整個人都十分之淩亂呢。

鄭小天看著正在愉快玩耍的林誌,他基本上那是知道了不作死就不會死是一種什麽樣子的解釋了。此刻的對方就是在打板,此刻的對方已經是給了他最好的詮釋。

喪屍開始爬柱子了。柱子是岩石構建而成,喪屍是人類轉變而來。並且還並不是越轉變越是靈活,他們是朝著遲鈍的方向轉變。身上的肉也是腐肉,輕易攻擊可以破防,隨便摩擦一下下那更是損失慘重。

喪屍絕技那是不可能爬的上石柱的,絕技簡直不可能的事情呢。

“小天子,你感受到沒?這些喪屍好清爽啊,當他們還沒轉變是人的時候那就已經不可能爬的上石柱了,現在變成了喪屍竟然是企圖爬上去?簡直,簡直就是想太多好麽。人都不可跟大自然交鋒,更何況是人的削弱n1的喪屍版本了。”林誌搖頭。

“我感覺到你在作死。然後,一般作死的人都是被大自然給成全的人。一般作死的人最後那就真的是死了的人。我就感覺到了這個!”鄭小天道。

“我感覺到了你膽子很小,真的是很小。現在我們高架橋那可是有著五米以上的高度,喪屍那就是個六七次的男兒而已,我們怕什麽?他還能飛?”林誌瞥了鄭小天一眼,低頭繼續的看了下去。

林誌眨巴著眼睛,他雙手抬起揉了揉自己的雙眸。他腳的自己簡直就是看錯了的這麽一種感覺,喪屍那的的確確高度之上上不來。但是,一個人的高度上不來,兩個人,三個人的高度呢?

首先一枚喪屍蹲下身,隨即另外一枚喪屍站立在了第一枚喪屍的身上然後蹲下身,隨即,第三枚喪屍爬上了第二枚喪屍的身上,第四枚喪屍……

最下一層喪屍站起身來,然後是第二層,第三層……

這麽的,喪屍就已經是出現在了林誌的眼前。他的嘴巴已經張開,腥臭的味道從嘴巴之中傳了出來。他毅然決然的就是朝著林誌的新鮮香雞翅給咬了過去了。這可絕技不是開玩笑的,這樣必須不是鬧著玩的,這是在動真格的呢!

“還犯傻!”鄭小天抓住了林誌的衣領趕忙將其朝著後麵一帶。

喪屍撲了一個空,頓時就是憤怒的吼叫了一嗓子。他雙手處在了高架橋的邊緣,然後爬了上來。落地之後毅然決然的就朝著鄭小天撲了過去。

喪屍可以利用如此一般的方式上來第一個,那就能夠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他們可以分成很多梯隊,當梯隊第一屍上去以後,梯隊整編。當梯隊越來越少到了隻剩下一支之後,他們就會將最後一個梯隊硬生生的朝上拽。這樣子的話可以保證喪屍大軍盡數上來。

當然,這些都是鄭小天所不知道的就是了。

現在,喪屍大軍已經是上來了十來個,鄭小天二人已經是處在了喪屍大軍的包圍之中。局麵,很是不咋地。

噗噗噗!

鄭小天和林誌還是頻繁得手的。這麽一個時候不能夠失手,因為失手一次那就絕技是足夠要人命了。

“我就說你不作死就不會死吧,你還不相信。現在怎樣?現在如何?現在簡直就是這個事情。我怎的是,不想說你什麽了都。”鄭小天一邊與喪屍交鋒一邊衝著林誌抱怨道。

“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這個可以留著到一會,留著到以後再談。現在,我們至關重要還的是談談現在的事情吧。”林誌道。

“現在當然是想著法的跑了。有機會,直接跑。沒有機會,那是創造機會也得跑。”鄭小天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跑這是一個必然的,你隻是說了這麽一個方向而已。如何來跑,這才是至關重要的。”林誌道。

砰砰兩聲,一道身形登場落在了高架橋之上。他的目光左顧右盼,最後鎖定在了鄭小天的身上。當目標鎖定以後他頓時就是邁步朝著鄭小天席卷而去。

鄭小天此刻正在手忙腳亂的收拾著是不是送上前來送死的喪屍們,突然之間,心中那是非常的壓抑。這麽一種壓抑的感覺那簡直就是不知道應該腫麽的來形容了,猶如是一塊石頭就這麽的重重的壓著在了心口之上一般,呼吸都困難了。

勁風從鄭小天的身後席卷而來,他蹲下身想著左邊一個翻滾就過去了。隻聽噗一聲,剛才還站立在鄭小天身前的一枚喪屍腦袋被貫穿,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

鄭小天瞳孔瞪大,這是還好自己躲避的很及時啊。要不然的話,自己腦袋也得是被洞穿。盜來的這個家夥也不是喪屍王啊,莫非是喪屍王的親隨,心腹或者是第一戰士?不管對方的身份是什麽,這都說明喪屍王身邊已然存在了高端戰鬥力,這都說明喪屍王更是不好對付了。

鄭小天站起身來,右手緊握著刀柄舞動了一個劍花。在此一刻他已經是徹底的做好了準備,一雙眸子芥末一般堅定不移的看著而對方。

“吼……”喪屍衝著鄭小天吼叫了一聲,他正在不滿對方坑他殺害了自己的小夥伴。

“吼……”鄭小天有樣學樣。不知道對方要表達什麽,但是肯定不是什麽好話。既然對方都沒有說什麽好言語的話,那麽,他自然是可以還回去了。

嗖,嗖!

喪屍和鄭小天在同一時間動了,一人一喪屍互相的朝著互相衝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