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無聲拖拉機五一不來點打賞?

刷!

一刀出自於鄭小天的手心之中,這一刀朝著對方頓時攻擊而去。

喪屍伸出雙手,一個合十直接就是將唐刀的刀身給夾住了。

鄭小天用力抽了一下,整個人那簡直就是動彈不得而一下的這麽一種感覺。對方的力度簡直驚人的說,這是對方這麽一種舉動在卡主了自己的同時不是一樣的也卡主了對方自己麽?對方將自己給束縛住了這又有什麽樣子的意義呢?他完全沒有看出來呢。

“吼……”喪屍吼叫道。若是翻譯成為人類的語言的話,那意思就是你繼續的狂啊,狂下去啊。現在這簡直就是動彈不得而一下了吧?

鄭小天完全聽不懂喪屍的語言,因為喪屍壓根就是沒有語言。張開嘴巴就隻會吼,一聲吼叫代表著任何的意思。這換做是誰那都沒有辦法理解。誰知道對方這吼叫一聲是個什麽意思呢,對不對?

喪屍夾著鄭小天的唐刀一點點的朝著自己這邊抽,那意思好像就是正在說,你若是不鬆手那麽你就這麽的距離我一點一點的越來越近好了。鬆手與否完全就是在於你自己的抉擇!

鄭小天不鬆手,就是不鬆手!

近了,越來越近了。鄭小天距離喪屍王就差兩寸了,這麽一個距離若是喪屍王驟然之間鬆手然後驟然之間展開攻擊的話,那麽,攻擊命中的可能性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樣子。

鄭小天目前沒有鬆開手的這麽一種跡象在其中,他正在堅持,正在咬牙堅持。這麽一種堅持的結果也顯現了出來,他的力量完完全全沒有對方來的大。對方可以拉近他與對方之間的距離,但是,他完全是沒有辦法拉開雙方之間的距離。

鄭小天若是繼續的這麽的發展下去的話,那不單單是危機來襲,那簡直就是相當之危險。生命的代價那都是不無可能性的。

鄭小天必須是要想到一個應對的方式和方法,他必須是要在此刻將這件事情給徹底的應對好。

“喪屍除了人竟然是還喜歡jian,看來你是準備耍jian下去了。既然你已經是有了你的選擇,有了你的人生觀念的話。那麽我也的的確確沒有什麽好說你的了。這是你的人生,這是你的選擇,你愛怎樣怎樣。”鄭小天說罷就不以為意的鬆開了手。好家夥,這簡直就是相當之利索,很是很清爽的一種感覺了。

喪屍那是正在發力,發大力要將對方給拽到自己的麵前。但是對方鬆開了手,這個事情頓時就是變了性質。這麽的,自己整個屍就失去了重心。一步,兩步,三步,他這麽的退後著,然後感覺自己的雙腿被扳了一下,隨即整個人徹底的失去了重心跌落下了高架橋。

噠噠噠,噠噠噠……

林誌的手上這槍械頓時就是噴射著火舌,一顆一顆的子彈嗖嗖嗖就激射了出去。子彈鋪天蓋地的朝著喪屍席卷而去。隻聽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子彈鑽入到了喪屍的身體之中。或許,一顆子彈改變不了什麽。但若是爆頭呢?但若是將雙腿和雙手打殘了呢?但若是將脖子給打斷了呢?

“你瘋了!”鄭小天衝著林誌道:“你這樣子會將更多的喪屍給引來的。”

“已經來了,不是麽?現在出現在我們麵前的喪屍已經不少了,我想這些喪屍都是被調動而來的。那麽既然是被調動而來那就徹底的說明了問題,很大的問題。我們已經是被發現了,那麽,開槍與否完全沒有了顧慮。”林誌聳了聳肩。

鄭小天順著林誌的思路走了一下之後,他的判斷那即是對方開槍是對的,這麽一個時候,開槍是可以盡可能的保全自己一點點。所以,這麽一個時候開槍絕對絕對是對的。

一波喪屍被幹倒在地,另外一撥喪屍襲擊在即。

“開槍,繼續的!”鄭小天衝著林誌道。

“沒子彈了。”林誌道。剛才他已經是扣動扳機了,隻是所產生的動靜完完全全就是卡卡卡子彈落空了的聲音。沒子彈了,這麽一個血一般的事實展現在了眼前。

鄭小天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整個人那都是十分之沉重的這麽一種感覺。剛才他還在譴責對方不應該開槍,現在態度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命令對方開槍。但是情況也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現在對方的子彈已經傾瀉完畢了都。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他眉頭緊鎖。四麵八方都是喪屍,目前那是距離小三米的樣子,但是不管自己二人朝著哪裏移動都會被喪屍縮小的包圍圈給淹沒在其中。二人今日此刻的這麽一種局麵那就是完全走不了了。這事情咋弄咋辦好呢?

突然之間,有著這麽幾道快如風的身形就切了進來。這是兩個大輪子一般的產物,這是自行車。

“快快快,上車!”騎自行車的男子大喝道。

鄭小天和林誌互相的對視了一眼,一瞬間兩個人就做好了上車的準備。當自行車從鄭小天的身邊過去的瞬間,鄭小天和林誌就已經是順勢上車。前後兩輛自行車掩護,中間兩輛自行車載人,這麽的,自行車四輛有驚無險的殺出了喪屍的包圍圈。

任何的一個末日的電影或者是任何一本末日的書中,有人的代步工具是自行車麽?沒有!因為這個東西那就是作死的一個東西,當你利用這個東西的時候起碼你雙腿捐獻了,其次,若是你自行車的碰撞不小的話,雙手或者是一隻手必須掌控車,那麽,一隻手若是麵對喪屍大軍簡直是自尋死路,所以,沒有人在末日之中自行車。

鄭小天六人猶如是風一般的離去。哪怕喪屍還在身後鍥而不舍那也沒有絲毫的關係,從速度的對比上麵來看的話,喪屍不可能追的上六個人。

實話說,哪怕是逃出生天,鄭小天想想剛才的局麵那也一樣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而惶惶不可終日。差一點那就是淹沒在了喪屍大軍之中,而為了保密他壓根沒有帶護衛。這一次的事件告訴了他一個道理,以後走到哪裏那都必須是單獨行動,必須啊。

自行車出毛病了,掉鏈子了。所以車隊也停了下來原地休整。現在距離臨時基地很遠,要麽步行,要麽就隻能拖拉機了。倒是距離拖拉機很近,跑步過去小三分鍾就能到。

“真該死,果然是長期欠保養的東西呀,就是容易出毛病啊。”四人之中唯一的一枚肌肉男道。

“還沒有來得及感謝你們呢,若不是因為你們的話,那我們兩個可能被喪屍淹沒了。”鄭小天衝著肌肉男道。

“這一點倒是不用客氣,我們作為連槍都沒有的散兵遊勇,你們作為武裝精良的戰士,我們的舉動為你們的同時也完全是為了我們自己。”壯漢道。

“你倒是清爽!”鄭小天看了對方一眼。對方竟然是如此一般清爽的應允了,這完全是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的。不過,這樣子的人並不一定就是沒心沒肺。他要是故意的裝作是這麽一種樣子,讓你去誤會他就是沒心沒肺的話,你就完全是被他給算計的很徹底了。

“我一直都是清爽的人。”壯漢一笑,道:“現在先修車,一旦是將車子給修好了的話,那麽就回你們基地,如何?”

“自行車若是跟拖拉機相比較的話,那麽,拖拉機頓時就是變成了相當之不錯的代步工具。”鄭小天笑著道。

“自然!”壯漢點頭。

“你說呢?”鄭小天目光看向了林誌。

“這麽一個時候了,那就拖拉機吧。”林誌搖頭。他心中還是覺得拖拉機這個東西真的是很掉價,但是,這裏有一個十分之重要的但是了。喪屍可是在後麵追啊,拖拉機總比自行車要來的快一點吧?掉價重要還是小命重要?所以,此刻掉價不掉價的完全無所謂了。此刻,這些問題那都簡直不是事啊。

“走,找拖拉機去!”鄭小天邁步就走。

眾人再一次的來到了拖拉機的所在之處。隔著老遠壯漢就愣神,一點一點的靠近,當徹底的靠近以後,壯漢圍繞著拖拉機走了一圈又一圈,走了一圈又一圈的樣子。

“我去,我去!”壯漢道:“這不是我改裝過的車子麽?超級無敵,無聲拖拉機啊。”

“什麽亂七八糟的?”鄭小天瞥了壯漢一眼道:“我跟你說,現在這個東西可是我找到的,那麽,這個東西就是我的了。在末日之中你跟我將特權?你是忘記了我們的手上還有衝鋒槍了是麽?”

“不是特權不特權,隻是我想說的是,算了,我沒有什麽想說的了。”壯漢擺手。

“既然沒有什麽可嗶嗶的了,那麽上車吧,帶著你們回基地。”鄭小天道。

眾人上車,鄭小天開車。開了車才意識到一點,這拖拉機竟然是沒有那麽大的噪音啊。這噪音值簡直跟小轎車一樣的,莫非這是換發動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