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桑傘登場求關注

咕嚕!

鄭小天吞咽了一口口水,就眼前的這麽一個情況來說呢,那還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是何等一般的情操。趕腳,多多少少那是有點莫名其妙一般的。趕腳,多多少少那是有點不知道要腫麽來說。

現在,鄭小天處在了這麽一種出不去,也不知道是應該怎麽來操作的局麵之中。眼巴前,這看似簡直就是一副棺材。這精神世界那也不像是桑依的精神世界,莫非……

鄭小天有著一個大膽的猜想,經過了上一次的入侵失敗以後進行這麽一個連接,然後頓時覺得十分之有可能性的一種感覺。上一次,自己的入侵失敗那是因為對方壓根沒有成為喪屍王,或者,對方壓根就是沒有精神世界。後來,對方有了精神世界,的虧那麽一個時候自己沒有繼續的入侵,因為,精神世界之中的靈魂還沒有出現。現在,他是被迫的必須要回到下記號但是沒有進入的精神世界之中,這估計是一種設定,然後他就茂明奇妙的來了。出不去,那是因為不撕出一個幣來,這事不算完的一種姿態。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臉頰之上,這雖然是一個猜想,但是已經無限接近事實了。想著事實是如此,他就心情不咋地。本來那都已經是想好了一連串的計劃,隻差自己和桑依聯係上就可以展開了,沒曾想這還聯係不上了。那是不是可以理解為,自己若是能夠跟桑依連上,那就說明自己搞定了這裏,那都搞定了這裏,計劃什麽的不是白瞎了?如果自己搞不定這裏,那自己都是靈魂魂飛魄散,你計劃什麽的不是一樣的白瞎了?反正總而言之是一點,深思熟慮好不容易來了一次,第一次就讓他一拳打在了棉花之上,計劃完全構建不出來呢。

“都是眼前的這個玩意害的,真的是害人不淺啊。人不得罪我,我不得罪人。人若是主動地得罪我的話,那麽,這簡直就是不要怪我了。今日之事,我妥妥簡直了那就是要計較到底,出現在我麵前是吧,讓你爸爸我展現威能給你看看。”鄭小天一念至此,身形一瞬嗖地一聲就朝著棺材席卷了過去。

砰,砰,砰!

一拳一拳,砸在了棺材蓋之上砰砰作響。這動靜非常大,那感覺簡直就是毀天滅地的。但是這些個攻擊下去的結果就是這棺材好像絲毫和分毫的損傷都沒有一絲。是的,一絲絲都沒有呢。

棺材之中,喪屍整個人都不好了。本來這是在寧靜之中即將蘇醒,靈魂和身體還沒有進行百分之百的融合。這麽一個進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時候動靜傳來,這麽大的動靜就算是被迫的也得是清醒了過來。莫非難道這是考驗的情操麽?

若是現在喪屍出了棺材蓋的話,有利有弊。利處在於,他會讓對方知道知道作死的下場他的厲害,弊端在於因為沒有百分之百的融合,所以這個精神世界他不能夠完全去調動。但是,若這是考驗的話自己不敢衝鋒,那本身就是一種失敗吧?

思緒至此,喪屍一腳頓時就是踹在了棺材蓋之上。

砰地一聲,棺材蓋應聲而開。

鄭小天身形驟然之間爆退而去。差一點,真的就隻是差一點點呢。那棺材蓋幾乎這是要打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最後還是失敗的,最後還是沒有成功的。嗯嗯!

“這就是我的心魔?”喪屍雙眼眯成了一條縫看著眼前的玩意。這,怎麽看都是一枚人類。怎麽看都是一枚陌生的人類但是對方的身上竟然是有著他熟悉的氣息。那感覺簡直就像是自己成仙一刻時候搗亂三喪屍的主力喪屍的氣息啊。

“本想將你弄出來,沒想你卻當盤菜,自己送上門而來!”鄭小天搖頭。

“不管你是個什麽玩意出現在了我的麵前,我都務必是要將你幹掉,幹掉!”喪屍說完,右腳邁步而出,當他這一腳踩著在地麵之上的時候,強大的力量頓時就是朝著地麵之上宣泄了上去。整個人,嗖地一聲直接就是激射了出去。這速度……

好快!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真的是沒有想到對方的到來的速度竟然是可以這麽的掉渣天,這簡直就是無線臨近與瞬移啊。

砰!

一拳直接命中到了鄭小天的臉頰之上,強大的衝擊力衝臉頰之上席卷到了全身,隨即,鄭小天整個人的身形嗖地一聲不受控製一般的朝著身後倒飛而去沒有了懸念。

不過爾爾!喪屍對於自己的心魔,對於自己的挑戰那簡直很是失望。右腳邁步而出,踩著在地上,強大的力量宣泄了出去,隨即嗖地一聲再一次的激射了出去。

鄭小天都沒有回神過來,都沒有來得及去反應什麽的時候對方已經是再一次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砰,砰,砰,一下一下的攻擊席卷到了他的身上各處。每一下的衝擊都是直接席卷到身體靈魂體之上。每一下攻擊的創傷也是直接傷害到了精神體。

如果鄭小天處在這樣子的一種狀態之下精神體一點一點的減弱,到最後的話,那出現的情況就是身體變成了植物人,永遠陷入到了沉睡之中再也不可能清醒過來。在這麽一個末日的環境之中,這就是死亡了。喪屍會被吸引而來,最後會將他給吃掉。更為惡劣的是,他哪怕是被喪屍給咬了也不會轉變成為喪屍,他會繼續的植物人。這麽一種不會轉變喪屍的鮮肉,那絕對是會被喪屍一點不少的都給吞進到肚子裏麵。

當然,這些都是會發生但是鄭小天所不知道的情況而已。此刻,他正在惆悵著如何一般的應對此刻的局麵。他有著一種不是很好的預感,那就是這樣子的局麵延續下去對於自己而言沒有半分錢的好處,反倒而,可能會有著致命之危險。所以,必須正視。

喪屍繼續的攻擊著。他將眼前的玩意當做自己的心魔,而這麽一個東西當然是需要打碎的了。隻要是將心魔徹底的幹掉,那麽,這個人的思維意識乃至於是身體之中就將會是不複存在,那麽以後的修煉也是異常順利沒有搗亂的。是的,就是這份情操。

喪屍就是衝著這麽一種目的而去,他正在鍥而不舍的將鄭小天給幹掉。

鄭小天大腦高速的運轉,這麽下去拿肯定是被幹掉而沒有懸念的。所以,絕對不能夠這麽下去了。那,咋辦呢,腫麽辦是好呢。真的不知道如何得來操作了都。

有了!鄭小天覺得,是不是現在對方也還是非常的不清不楚?如果對方真的是這麽一種狀態的話,那他完全是可以利用這一點。這一點若是利用的好,那甚至於……

“少年郎,你攻擊我已經是有一會了。對於你的考驗也已然是結束了,現在,我大概的知道了你屬於什麽樣子的一種功法的修行。即將我就會將無上的神功傳給你,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以後你自我發揮吧。”鄭小天高深莫測的說道。

鄭小天這麽的高深莫測一說話,喪屍頓時就止住了攻擊。心魔都可能存在莫非心靈的引路者不存在?在喪屍的國度之中那可是流傳著一個傳說的,喪屍會遇到自己的引路者,他會指引著走你應該走的道路,眼前的家夥,那就是引路者啊。

當然,鄭小天是引路者而不假。隻是若是喪屍反抗下去的話,鄭小天不單單是難以成為這麽一個引路者還有可能被喪屍幹掉。若是喪屍不反抗的話,不單單是鄭小天,任意的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喪屍王到來都能夠變成引路者。

鄭小天眨巴著眼睛看著喪屍。現在對方沒反駁,那似乎自己是忽悠成功了?那要是忽悠成功了的話就趁著現在忽悠對方締結精神契約構建聯係通道然後徹底賜名變成自己的下屬啊。

“爾等還不跪下接受傳承?”鄭小天試探性道。對方若是在此刻突然之間戰鬥起來,他也可以第一時間倒退而去。對方若是真的跪下,他就在半引導半誘惑的狀態之中讓對方……

喪屍跪下!

鄭小天樂了,那是要樂瘋了都。早要是知道這隻是三言兩語的事情而已,那麽,早早就是三言兩語的解決了不就算是了麽?還需要自己那麽的多事麽?完全不需要好麽。

隨後,鄭小天在誘導的方式之中徹底的將這一枚喪屍王收編了。做人要有尊卑,做事要有先後,既然是後來的,不管實力如何,這一枚喪屍王的名字都叫做桑傘,希望對方可以像是一把傘一般的真心能夠為他遮風擋雨。

一切已然結束,鄭小天看著桑傘道:“今日會有一輛車從這邊經過,你不予搭理。隨後會有桑依和桑爾的喪屍大軍與你整合,你積極配合。”

“嗨!”桑傘站直了身形道。

“好好的,我還是很看好你的。未來掌握在你自己的手心之中。”鄭小天說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