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喪屍收費站

收費站周邊不遠處,員工宿舍。

在某一間宿舍之中,一枚男子坐在了凳子上,翹著二郎腿猶如是二大爺一般。他就這麽的抖著腿看著窗外的月光。

“尼瑪要是能夠跟狼人一樣看見月亮就紐幣那就好了,也不至於是一直處在外圍而徹底的不敢進入到三鎮市啊。這,也沒有人來送個餐點什麽的,吃飯都成問題了。搖頭,真心是覺得自己很是窩囊,那種蠻拚的精神簡直就是沒有啊。”男子歎氣一口。

這麽一個時候,房門推開,兩枚喪屍到來。房間之中是人,門口是喪屍,很明顯,即將這兩個喪屍就要將人撲倒在地,然後撕了吃了。喪屍與人之間,那本身就是勢不兩立的。

“吼……”喪屍吼叫著。

喪屍一般要吃人之前肯定是會吼叫的,似乎是在給自己壯膽,似乎也是要將對方嚇破膽,更似乎是在助長聲勢,反正就是這麽一種習性了。

男子擺了擺手。

兩位喪屍退下!這……

男子不是人,他是喪屍王。既然是可以達到喪屍王這麽一種級別,那麽身上的皮膚自然是推陳出新。當然,也有某些喪屍王需要氣勢所以還是跟普通喪屍沒兩樣!

男子雙手處在了窗台之上隨即衝著窗戶之外吼叫了一聲。這一聲吼叫可是有名堂的,那是正在衝著他的喪屍大軍下達命令。對於人類而言,完全聽不懂,但是,這不妨礙他的指令已經是清楚無比的傳入到了每一個喪屍的耳孔之中。

鄭小天等人卡著在了原地沒有動彈一下。目前,那是真的感覺到了危機感,目前,那是真的沒有想好是否要行動或者要行動那是要如何得來行動。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子的,若是我們行動的話,那麽完全是靠著刺蝟車子衝鋒向前,我們的戰鬥數值完全發揮不出來。車子若是這麽的一直紮入到三鎮市,固然很好。若是沒成功,我們可是所有人全部都是被卡住在了這裏。”鄭小天道。

“你就說吧你有什麽想法。”啊壯問道。

“一個人開著車子向前衝,我們處在車子的後麵。前麵是一個收費站,隻要過去,驟然之間上車。剛才的吼叫聲聽見了麽?那擺明是在互相通知,擺明這裏的喪屍是成堆的。所以我們要做好殺出來一條血路的準備。”鄭小天道:“這是你們的選擇,既然已經來了那就不用退縮了。”

啊壯等人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到底是否要這樣子的來操作,他還沒有一個完全的想法。這可不是打遊戲,失敗了還可以重新開始。這是拿生命在冒險,一旦失敗就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艾瑪,一個收費站怎麽還成為了喪屍堆積處呢,真的是讓人無法理解啊。

不單單是啊壯,大家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我先說好,現在誰願意退的話,都可以退。反正車子要留下,因為車子是要向前衝的。若是做好了向前衝的準備,那麽就得是做好死亡的準備。”鄭小天不無提醒道。

“我開車。”肌肉男道。

鄭小天看著對方。若是一個小隊長級別的都點了頭,那麽對方的隊員基本上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主要是我對這輛車比較熟悉,這拖拉機其實就是我家的。年紀有點大然後毛病有點多,沒事犯毛病停擺的時候我可以搞定。要是換做是你們的話,那妥妥就是蒙幣了。”肌肉男一笑道。他哪裏願意呆著在車中?一旦真的是都衝出去,大家都好。要是隻能衝出去一個,那肯定不是車子而是鄭小天等人,所以他的危機指數要比鄭小天大。但是他要為了自己的小夥伴著想,哪怕是他掛掉了小夥伴能出去那也行。

“你們三個呢?”鄭小天將主駕駛的目光收了回來看向了肌肉男的三位小夥伴。

“沒意見,衝!”一位男子道。

“衝吧!”林誌道。

“我跟大家!”阿穎道。

“衝!”啊壯道。

“除了司機,全員上車頂。一旦有需要,第一時間跳下車借用車子掩護或者為車子掩護。沒有詳盡的作戰計劃,一切都是根據現場情況而隨時更改。”鄭小天看著大家道:“都明白了麽?”

“明白了!”大家道。

“不對呀小天子,毛時候說了你是隊長了?”啊壯不無質疑的看著鄭小天。

“他當隊長不行麽?”阿穎看著啊壯。

“艾瑪,小舅子是當隊長的最好人選,他是我們大家之間的樞紐帶呢。”頓時,啊壯改變了語氣和表情,此刻的他給阿穎的感覺那就是獻媚不已。

“那不就是了,廢話這麽多。”阿穎瞥了啊壯一眼。

收費站,喪屍大軍那是裏三層外三層,那是徹底的將這裏給包裹了起來。想要出去?哪怕是來了一輛麵包車那都不是那麽容易辦到的事情。這裏是喪屍的樂園是人類的禁地。

末日之中走哪無敵到哪的無敵刺蝟車出現了,速度,那可以媲美蝸牛。

刷刷!

刺蝟車的車頭燈在驟然之間開啟,這麽兩道光束當即就是朝著收費站打了過去。

吼……

喪屍吼叫了起來,他們不安,他們躁動,他們心情不很舒暢,他們整體都不是很好了。他們是夜間的生物,不是很喜歡光源。並且現在適應了漆黑的情況之下突然之間到來的光源別說是他們了,哪怕是個人類那也不可能喜歡啊。

“我的個乖乖!”肌肉男看著燈光之下的情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有想過有喪屍,三五個,十三五,哪怕是三五十都是可以的。但是,沒有想到眼前這是一千三五百的這麽一種感覺。艾瑪,這要是衝出去一條路,有難度啊。這還真的是隻能衝出一條路啊,若是指望將喪屍在過去,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砰,砰!

“準備好了麽。”鄭小天拍打了一下車頭的頂端衝著駕駛員肌肉男問道。

“準備好了!”肌肉男一腳踩著在了油門之上,在這一刻拖拉機展現了出來壓根不屬於它的速度。很快,快的簡直就是非一般的。速度達到了麵包車,甚至於是超越以後達到了小轎車。並且,這個速度還在繼續的提升之中。

“這尼瑪是個什麽發動機?”鄭小天也是醉了。就算是給拖拉機換發動機,那也不過就是小轎車的發動機而已對不對?但是這提速感,那絕對不是三五十萬的小轎車可以擁有的。

肌肉男的拖拉機,這發動機說值錢也一文不值,說一文不值在末日之前你也弄不到。警車發動機。

在車體係之中最好的是蘭博基尼?法拉利?都不是,最好的那是警車。在速度與激情之中,那幾個罪犯改車還不夠紐幣?很紐幣。但是人家特警一樣追的上,因為他的車子更紐幣。普通的警車要比沒改的所有車紐幣,然後與改裝車大概在一個平行線或許會稍微差一點點。特警和軍隊的撤,那是世界性能最好的車,比改裝車都要好。

拖拉機之上隻是普通警車的發動機,但是這也就足夠了。提速快,最高速度上限也比沒改裝的車子來的大。

“大家扶好,手牽手,要撞了。”鄭小天大喝之下並且伸出了手。

刺蝟車距離收費站越來越近了,可以理解為那是距離喪屍越來越近了。

來了,徹底的要來了。

噗噗噗!

刺蝟車撞擊到了喪屍大軍的身上。一枚一枚的喪屍被毀容,被分屍,被掛著在了車子的釘子上。這橫衝之下,就算是喪屍裏三層外三層,那也衝到了卡口之處。

鄭小天等人那真的是有點沒回神過來呢。這瞬間的衝擊真的是讓他們都有點蒙的一種感覺。

因為前方喪屍太多,因為幹掉的喪屍太多從而是卡主了輪子,因為喪屍的數量所以車子被徹底的緩衝了下來,所以車子止住在了原地。

“出來,出來!”鄭小天拍打著車頂。

“現在毛辦?”啊壯看著鄭小天問道。

“衝!”鄭小天一把就將後背之上的衝鋒槍拿到手心之中,他對準了車頭前段的喪屍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噠噠噠!

鄭小天開火了,啊壯緊隨其後,大家也頓時輔助。一道口子就這麽的被撕開了。

“不要浪費子彈,節約一點,衝,衝,衝!”鄭小天緊握著刀柄挽起劍花頓時就是踩著車頭衝了下去。

啊壯抓著阿穎緊隨其後。

林誌,肌肉男頓時跟上。

鄭小天等人猶如是一條長蛇一般的朝著員工宿舍聽進而去。前方或許是順利的,但是殿後的一枚男子被抓住了衣領,被咬了脖子,在最後要死的時候他刺穿了喪屍的腦袋。他深深地知道自己要死,所以賣力的揮舞著手心之中的大砍刀,嘴巴之中大喝:“來呀,都到爺爺這裏來。老大,快點跑,不要停留。”

肌肉男回頭看了自己的小夥伴一眼,他抓住了另外一位小夥伴的衣領頓時就跑。差一點,喪屍的爪子距離這一枚小夥伴隻差一厘米。

八人,目前跑了七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