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三環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一周過去了。;

這一周之中,鄭小天等人一直處在吃喝聊之中度過。這裏是三鎮市的邊緣市區,按照環數來算的話那是三環。從四環到三環,也沒有看見幸存者,也沒有看見軍隊,也沒有看見任何的痕跡。倒是喪屍看見的更多了,大街小巷,你能夠達到的地方就能夠看見喪屍。

這一周眾人隻能用過得很順利來形容,每次出來就是找食物,找到食物以後都是在好幾百的喪屍追擊之中莫名其妙的順利跑到新的駐地,然後吃東西,消磨時光,吃完了以後再一次的重複這麽一種過程。

三環很大,一路暢通不堵車的話要開車半個小時以上能夠到二環,坐公交的話需要一個小時左右到二環,步行不停止的話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這麽一種走走停停休息吃東西的前進模式那恐怕要一個月才能到二環了。

二環是否跟三環一樣猶如鬼城一般,誰也不知道。隻是說心中若是有個希望那麽還能夠繼續的找尋下去,心中若是沒有了這麽一個希望的話那就真的是……

與此同時,收費站之處的員工宿舍。這裏易主變成了董卦的天下,從四環著手進行內部清理,好幾天了。整個三環邊緣到四環已經是被他清理了一個透徹。他的旗下也已經擁有了超過十萬的戰士,十萬戰士,十位將軍。不知道是心中音樂的有一個聲音,還是因為有著這麽一種感覺,他為自己的戰士賜予姓氏革。雖然這些都是他的董家軍,但是一水的都是革的姓氏。

“大人!”革命站立身形在了董卦的麵前。

“說!”董卦冷漠道。沒有想到一個四人幸存小分隊之中的一員竟然是會掌握現在的十萬革ming大軍,這麽一種變故總是讓他搖頭失笑。

“經過徹底的查找,四環之中已然全員在此,幸存者一百零八人。喪屍統計人數十萬零三千八百一十三。”革命開口說道。

董卦給革命下達的命令就是徹底的收索四環,每一個活著的人都必須是要抓出來,也都必須是要抓到他的麵前來。他要好好的看看,這些最後的人之中是否有著鄭小天,李軍和周紫月三人的存在。

“將幸存者帶到我的麵前。”董卦道。

“是!”革命領命。

不一會,一百多人裏三層外三層甚至於還有處在過道之中一字排開的一種方式出現在了董卦的麵前。念舊情的董卦開始一個一個的找尋。這些個髒得要死的,麵黃肌瘦的全部都是過了董卦的目。他多麽精準無比的眼神?頓時就是發現裏麵壓根沒有自己的舊情存在。

當董卦目光已經是從最後的一個幸存者身上一閃而過之後,革命開口問道:“大人,這些人是給兄弟都分了呢,還是擴編到喪屍大軍之中?”

“一百零八人,增加了進去那是能夠讓你變得異常壯大還是怎麽地?”董卦看著革命。

“可有可無,有了自然更好。”革命道。

“好不容易找到的幸存者那可不是這麽來使用的。現在三環,二環,一環的情況都不明朗。現在整個北省的情況都不清晰,現在全國的情況都是朦朧的。人類,喪屍的情況完全就是迷糊的一種狀態,我們需要情報啊sao年。”董卦搖頭。這就是自己和對方的區別麽?哪怕是對方都成長到了喪屍王的等級,腦子還是沒有自己好使。自己那是處在人的標準智商之上而優化,對方那是處在了腦癱的智商之上而優化,果然不是一個等級的啊。

“如何處置?”革命歪著頭,還是頗為的不理解。

“現在我們占據三鎮市三環邊緣,而三鎮市是一環,二環,三環鎖組成,我們連個三分之一都沒有搞定。所以當務之急是搞定三分之一,然後將這一百零八枚釘子送入到人類的幸存者大軍之中打探我們所需要的情報。”董卦道。

“老大,我很是不理解。這一百零八個人是如何可以送入到人類的陣營之中還能夠聽從我們的號令?”革命問道。

“仙人自有妙計,老大自有招數。”董卦一笑。

鏡頭切換,三鎮市,三環。

鄭小天等人處在了房間之中,七個人七張嘴,所需要的食物自然是更多。但是,能夠攜帶的兵器,所能夠展現出來的火力網自然也是不小。這一步一步的穩紮穩打並不是小打小鬧的。鄭小天的偷雞摸狗之下,那可是讓喪屍大軍將所能夠找到的武器全部送到了他們能夠輕易路過的地方。現在,長短輕重各種武器足夠裝備一個連。

但是!

鄭小天等人並不是神槍狙擊手,哪怕是也不可能展現出來一個連的活力。哪怕是能夠展現也不可能是將三環之內所有喪屍殺光,還的是找到組織,這是大家的心中所想。這麽一個目標猶如是一座大山一般的壓著在了大家的身上。

相比起來大家的如坐針氈,鄭小天簡直就是好吃好住外帶好睡。誰也沒有辦法誰他什麽,因為這個幣貨的運氣尼瑪簡直就是特別好啊。這個幣貨每次出去不是找到武器就尼瑪是能夠找到吃的,這麽一份別人不可能有的運氣讓人無法指責他的行為。

鄭小天睡醒了,但其實,他是通過了喪屍的容器帶領喪屍大軍又進行了一輪的探索。沒有他這麽一種探路方式,大家可以走的這麽的輕鬆?沒有桑依的喪屍大軍在前方開路,他們能夠到現在都不損員?

“喲,天大少睡醒了呢。”鷹寒衝著鄭小天道。

鷹寒,後來的四人團隊之中的肌肉男。兩個小夥伴都是他一個村子的,一個叫做鷹仙,一個叫做鷹任。在這麽一個安全了的情況之下,當對方三人介紹自己名字的時候,鄭小天真的是心中憋著笑啊。這尼瑪是父母要多麽的跟自己的兒子過不去啊。硬漢也就強一點,這陰險和陰人,那走到哪裏不得是被人家給防備著?

“一覺睡到自然醒,什麽精神都有了。在這麽一種精神十足的情況之下那是什麽事情做不成?所以,要做事情之前率先要有的那是一個好心情。嗯嗯,我是這麽想的。”鄭小天點頭。

“那天大仙是否可以安排一下我們的舉動呢。”鷹寒問道。

現在鄭小天人送外號是大仙,因為這個家夥簡直,簡直就是神機妙算啊。次次出去都有收獲,這尼瑪不是大仙是什麽?

“我覺得,七個人的世界還隻有一個女人,這對於這個女人而言簡直就是不公平的。頭頂之上壓著末日,喪屍,哪天要是崩潰了,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徹底的危險了。所以,我們必須是要第一時間與人類幸存者大軍聚集在一起。”鄭小天點頭。

“從進入到三環之中這就是我們的目標,從第一步邁步開始我們也是朝著這個目標而前進,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過。到現在,人類的痕跡都沒有找到而一絲。”鷹寒道。

“sao年,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找人也得動腦子。喪屍來了,第一時間那是躲避在家裏。第二時間那是想辦法化解,化解不了,第三時間那是掩護大家撤離。若是撤離的了,那肯定是聚集在三鎮市之中的某一處,若是撤離不了,那就是聚集在三環之中的某一處。這一出要麽是戒備森嚴的明麵,要麽就是導彈都波及不到的暗麵,你怎麽想?”鄭小天笑看著鷹寒。

“意思就是要麽從監獄著手,要麽就是朝著最大的防空洞來著手是麽?”鷹寒問道。

“sao年的智商還是可以的,我都隻是剛剛想到而已,sao年也就隻是晚我十分鍾,不錯,不錯!”鄭小天一棒子之後就是甜品送上,不能寒了小夥伴的心嘛。

“我去找地圖。”鷹寒站起身來趕忙朝著門外走去。這個東西文具店有,文具店那就是樓道對麵。隻要是動靜不太大,一個人去,速戰速決一個人回。

與此同時,三環之中靠近二環之處的監獄周邊,幾枚喪屍押著一個人類朝著監獄相反的方向走。是的,完全就是押著走,喪屍竟然是抓人而不吃人?

幾枚喪屍將人類抓到了一棟樓的樓中之處一間房裏。

被抓住的男子簡直就是嚇尿了都,自己出來,距離幸存者聚集基地隻差小跑半分鍾的路程而已,都已經是順著箭頭來了也沒有成功。說是要死亡吧,喪屍竟然是不吃自己,這尼瑪,鬧哪樣啊。這真的是喪屍而不是化裝舞會麽?

現在,男子更是被關在了房間之中無人問津了。這又是一個什麽樣子的莫名其妙的情況啊。讓人,實在是難以理解了啊。

不一會,房門在關閉之後開啟了。一枚渾身腐肉和傷口不可能還活著簡直就是一具屍體的玩意出現在了男子的麵前。單純是這麽一種造型,那就已經是嚇死人了。他如此一般直麵而視男子,沒有言語,隻是這麽的看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