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勢如破竹

鄭小天看了一眼眼前這麽漆黑一片的地方,隨即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夥伴,道:“我和啊壯打頭,鷹寒和阿穎緊隨其後,鷹仙,鷹任還有林誌處在最後麵殿後。樂-文-我們打頭冷兵器,中間衝鋒槍準備,強光電筒打開,後麵衝鋒槍準備時刻對準身後方向。”

鄭小天的部署就是,三兩個喪屍呀什麽的,直接就是無聲無息的解決。然後,若是遇到了成群的那就是阿穎和鷹寒趕忙動手,並且當即一刻後隊改成前隊直接撤離。撤離的時候需要強大的火力網,沒錯。外帶防空洞這麽一個地方回聲很大,開槍以後壓根不可能分辨槍聲所在,到時候,喪屍也得是蒙幣掉。

部署完畢,鄭小天緊握著一把唐刀就和啊壯走了進去。兩道光束從身後的鷹寒和阿穎身上投射了出來想前方。一陣一陣的涼意席卷到了眾人的身上,這趕腳,簡直就是沒有什麽好事情會發生的。

鄭小天發現,自己的特異功能感知能力在此刻,完完全全失去了作用。防空洞,那是直接在地底或者是山裏開辟出來一條道路和一個空間,換言之你身邊的牆壁壓根不單單隻是一尺厚的牆壁這麽的簡單,你身邊的那直接就是不知道多麽厚實的泥土和泥沙。

鄭小天是有透視的能力不假,但是,那也大概就是根據與人體之水分從而是達到透視。山體之中那都是霧氣,寒氣,這就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外帶這通道又不是一條直接到盡頭的那麽一種感覺,對不對?所以……

鄭小天的特異功能失效了,他隻能聳動著鼻子,利用自己拿超強的嗅覺來分辨到底是不是有著喪屍的蹤跡。經過他的分辨,那必須是要承認的,喪屍的蹤跡是存在的。空氣之中雖然很淡,但還是可以嗅到一點點喪屍身上的味道呢。

“大家小心!”鄭小天右手抬起。這一刻他止住了身形並且大家配合著一樣也是止住了身形。似乎,好像那是要這麽的開始等下去的一種樣子。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是一個終結,更是不知道什麽時候是一個盡頭是一個結束。

鄭小天發現,寧靜之中完完全全沒有一點的動靜。換言之,喪屍似乎是被禁錮住了一般。這又隻是一個揣測而無法確定,一旦操作之上存在於問題的話,他是需要承擔責任的。小隊那是需要承擔損失的,七個人本身就不怎麽夠了,要是折損個吧他也不願意看見。

鄭小天抓了抓頭,一時之間沒有了主意。這一刻,不知道是應該一往無前的向前進好呢,還是應該穩紮穩打緩緩前進好。

“不就是個喪屍麽,還能夠能到哪裏去?”鄭小天看著啊壯道:“你怕麽?”“可能末日一開始的時候還是有點怕,但是,這麽長時間了手上經過的人命也不老少了,別說是個喪屍了,哪怕是個裝神弄鬼的人被宰了我也沒有什麽心理負擔。”啊壯聳了聳肩。

啊壯完全不知道,也就是在此刻的這麽一個時候,他們的一言一行完完全全處在了監控室幾位男子和女子的眼睛裏麵。真的是,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得到了完全的監視。

“雖然隻有七個人,但是這殺傷力真的一旦是發揮起來的話,這不是七個人的事情。所以我的建議是,這七個人還是跟喪屍搏殺一番好了。整好,喪屍我們困住而無法幹掉,若他們的確是老天送來的使者,幹掉喪屍以後什麽事情都可以談。若是天意如此,造化弄人,幹掉喪屍或者幹掉部分喪屍以後他們就被幹掉了,那是老天的旨意。”一位女子道。

女子很會說話,他將一切全部都是丟給了老天爺。因為有句話說的不是很好麽,閻王要你三更死,不會留人多半更。閻王若是不收你,跳樓你都穩落地。她隻是在一個必要的時候做了必要的事情,一切,那還隻是閻王和對方之間的紛爭,僅此而已。

“沒意見!”大家搖了搖頭。

“沒意見的話,那下手吧。一旦喪屍被放了出來,就算是沒有被他們詳盡的幹掉,那也沒有多大的關係,就讓喪屍晃蕩著吧,也可以給我們多出來一層保障。現如今的社會,人心險惡啊。”女子搖了搖頭。

防空洞的走道之中,卡卡卡的聲音不絕於耳。這聲音刺激著喪屍大軍,這聲音讓喪屍蠢蠢欲動。這是關押著喪屍之處的鐵門正在一點一點的收起的聲音。隨著鐵門的徹底消失,一枚一枚的喪屍步履蹣跚的走了出去。

鄭小天等人處在了繼續的前進之中。

突然之間,鄭小天的右手抬起,他開口說道:“大家止住身形。”

鄭小天在這寧靜之中仔細的聆聽著這動靜,他感覺到不止一個人的步伐的聲音。並且,這步伐的聲音距離他那簡直就是越來越近。這麽一種感覺,那是對方總算是按耐不住了是麽?這腳步聲,不可否認絕對是喪屍。但是喪屍剛才不行動現在行動?莫非還有忍受值?並且喪屍之前的那麽一種舉動是開門,喪屍被關著那不是喪屍王所為,這裏有人。

“怎麽了?”啊壯沒有鄭小天這麽好的耳朵,他什麽都沒有聽見。

“這裏有人。”鄭小天道。

“你這是從哪裏看出來的?你是發現了新鮮的果皮紙屑了,還是發現了新鮮的腳印?要不也讓我們來掂量掂量是否猶如是你所說的這麽一種樣子?”啊壯衝著鄭小天道。他其實是好意來著,若是原先四個人,大家都是好兄弟,對方若是想裝幣,隨意嘛,畢竟是自己的小舅子,自己作為有輩分的人自然不說什麽呢。現在,多了三個人,這三個人隻是目前的和大家合作而已對不對?隨時可能有異心。想要隊伍沒間隙,那就得是表現出來你絕對的領導能力啊。

“你如果仔細的聆聽的話,你會感受到空氣之中那步履蹣跚的聲音,在此之前還有鐵門在動彈的聲音。加起來的話,那應該是有人將喪屍給放了,你目的自然是為了消滅我們。人為的做到這一點而跟喪屍又不是一個國度的,那就是我們陰險無比的幸存者哥們們了。”鄭小天道出了自己的分析,句句在理。

“這意思就是,但其實,現在的我們完全是不受到歡迎的,是麽?”啊壯問道。

“大概你可以這麽的來理解。”鄭小天點了點頭道:“不過,現在的這麽一個時候說這些不重要的事情沒有任何重要的意義。當著對方的麵首先是體現自己的價值重要一點。阿穎和鷹寒,做好支援準備,林誌和你的兩個小夥伴做好撤退的準備,啊壯,我倆走一趟吧。”

“可以!”啊壯緊握著手心之中大砍刀的刀柄甩了兩下。

鄭小天等人絲毫不畏懼的正在靠近。喪屍大軍也步履蹣跚的迎來。也就是在防空洞不知道是個什麽地方的地方,雙方之間相遇了。喪屍大軍,前麵有兩個,緊隨著兩個,不知道有多少。鄭小天這邊的七個人都紮堆了,清楚不已,清晰不已。

鄭小天看了啊壯一眼。

“上!”啊壯說完,緊握著砍刀驟然之間就出去了。

鄭小天右腳邁步而出。下一秒鍾踩著在了前麵的地麵之上,那一觸碰的瞬間整個人就是衝擊了出去。

兩個人緊握著四柄冷兵器絲毫不畏懼的迎向了喪屍大軍。

監控室之中,處在監控之中的人就這麽的看著眼前的這麽一種局麵,喪屍這麽一個越來越不好對付的物件在對方的手心之中那簡直就像是豆腐一樣的好切。那真的是,一刀子下去就是一個,刀子落下之際的瞬間喪屍肯定有一枚失去了戰鬥力。

“艾瑪,為什麽我們旗下就沒有戰鬥數值如此一般之紐幣的人?人家砍個喪屍跟切西瓜是一樣一樣的,我們砍個喪屍何其艱難?”女子搖了搖頭。

“區長巨,要不還是將他們放進來算了。若真的是吸收了對於我們而言是有利的。”旁邊一位男子道。

“首先,不管我是願意將他放進來還是不願意,喪屍已經是徹底的都放了。他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首先也得是給我將喪屍收拾了。其次,有利之餘還有弊啊少年。他們的戰鬥數值強,配合也很默契,但是也一樣是不好管教啊。這麽一種野路子跟二號極地那一批軍方的路子性質都是不一樣的。人家那是服從命令為天職啊,他們這是一切簡直憑心情,哪一天心情要是不好了直接離開還得帶走我們一大堆吃的還的是曝光我們的坐標啊。”區長搖頭。

區長這麽一個等級,那心思必須是慎密的。她所需要想的自然是要比旁人要想的多得多。這裏有著好幾百上千人,與喪屍廝殺的隻是七個人。她需要操心的是這上千普通人的生命安全。

“那是一切等對方能夠到來之時再談?”男子問道。

“事情至此再談,到來之際再議。”區長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