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大跌眼鏡

第時間流逝,眨眼時間,一個小時過去了。本文由 。。 首發

一號幸存者基地,區長和眾位負責人處在了會議室。在這裏,有管水,有管幹糧,有管長時間食物也有管短時間食物存放的各位。可以說,負責人來齊了。

“這幾個人,留之難用用之可惜。”區長搖了搖頭。原話是留之無用,留下並不是無用反倒而是用處大了去了。但是不好管教,所以被她改成了留之難用。難用這一點那是事實,畢竟對方是在外麵闖蕩,廝殺過來的,殺氣簡直就是蓋過了她的威嚴,不好弄啊。

“這樣子的一種方式最好了。他們是為了我們而做貢獻,外麵喪屍這麽多,他們動靜這麽大。就算是最後能夠回來,那也得是死傷慘重。而,戰鬥力大打折扣,小團隊也不存在的情況之下我們完全是可以吸收進來。隨即那一路之上被遺棄掉的食物也可以輕鬆地找尋回來。還是應了那麽一句歌詞,老劉唱的,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命中已注定。”副區長笑了笑道。

副區長是一位四十來歲的發福男子。反倒而,區長是一位三十來歲的年輕女子。談性別,談資曆,這麽一個女子都不可能爬到他的頭上。但是事實就是,的的確確爬到了他的頭上。要說他很是願意跌倒在對方的石榴裙下,那也說得過去。但是人家的石榴裙不是他所可以下去的,所以,但其實他表麵之上是盡心盡責用心輔助,心中怨念頗深。

這一次是一個機會,副區長隻要是將區長的這些個彎彎繞展現在大家的麵前。那麽,大家必定嘴上不說什麽,心中也會有點不滿。或許大家自己都沒有發現,到時候他就幫助大家心中的種子萌芽,他就說了,曾經有著那麽一支強悍的隊伍因為區長的猜疑所以灰飛煙滅,壓根就沒有完全適應末日的我們那是如何的來應對這般末日捏?

副區長仿佛已經是看見自己的那個副字去掉的那麽一天,心情十分之愉悅。他現在巴不得鄭小天等人死的就剩下三兩個,回來以後也是戰鬥力全無才最好。一把鋒利的刀在區長的手上變成了一個刀胚,他在以後才方便用這個來做文章呢。

“隻能這樣了。”區長點頭。有著下屬的安慰她感覺這心情簡直就是好多了呢,整個人都是渾身輕鬆的這麽一種樣子。思維的誤區也在此刻而不存在了呢,精神似乎得到了解放,整個人在此刻用一個字來形容最為的貼切了,這個字就是爽!

“那個表兒爽。”這一句歌詞回響在了區長的腦海之中。

“區長!”一位男子來到了會議室。他身高一米八的樣子,身穿著一套休閑裝。休閑裝好在於,誰穿上身都簡直很休閑。但是,即便這一位男子穿著一套休閑裝,你也一樣是可以感受得到這休閑裝之下的肌肉。你一樣也是可以感受的到這肌肉的爆發力。

男子就是一號幸存者基地的保衛部部長,硬漢。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什麽,但是這麽一種取外號的作風可以讓人看得出來這個家夥出自於特種部隊。如果是在特種部隊打聽的話,硬漢的大名會讓你見識到特種戰士的紐幣。

“什麽事?”區長看著硬漢問道。

“剛才我從監控設備之上看見一車一車的食物回來了。”硬漢道。他想表達的是,一車一車沒數量,已經超過了監控的盡頭。換言之整個門口就這麽的被車子給擋住了視線。

“這幫人果然是有戰鬥數值沒腦子。”區長搖了搖頭道:“這車子動靜多大?我們都懂的道理他們不懂。冒著多大的生命危險也就隻是弄回來兩車,幸存下來的人頂多三個,保不齊隻有兩個的說。”

“不是兩車。”硬漢搖頭。

“你不是說一車一車麽,一車加上一車不就是兩車麽?你欺負我長期坐在高位不算數是麽?每次簽字的時候我也得是點點合同是幾張紙好麽。十之內的算法我還能出錯?”區長瞪著硬漢道。

“我說的一車一車隻是形容詞。是一輛一輛的推車堵住了監控的盡頭,少說應該也有十車的樣子。”硬漢道。

“納尼卡?”區長頓時站起身來。她看著硬漢道:“你確定是少說十車的樣子?”“是的!”硬漢點頭,確定了。

“若是十車的話,那就說明是一車堆著一車在前進,一個在前麵扶著,一個在後麵推,動靜又這麽大,兩個人明顯不夠。那麽,他們應該活下來了三個。”區長點頭。

此刻,又有一枚男子進來了。他是硬漢的副手,他邁步就來到了硬漢的身邊耳語起來。

“大家都在呢,有什麽事情直接當著大家的麵前說行不行?”區長看著硬漢,她的言語之中十分之陰沉,這代表著此刻的她十分之不滿對方的舉動。

“是的!”硬漢點頭道:“我的下屬告訴我,對方七個人盡數到了隔離通道之中。現在正在推車十多車的食物進來。然後下屬問我是否開門。”

“七個人……”區長有點不相信了。七個人出去帶著十多車的吃的一個不少的回來了?這是扯犢子呢是吧?開玩笑呢是吧?這事情如何可能發生?莫非外麵的喪屍都尼瑪睡覺了?沒聽說過喪屍有睡眠係統啊。那現在對方都將食物給帶來了還不得是戰神附體?那還不得是狠命的打擊了一下自己的威信?那自己不是更為的不好做了?艾瑪,這事情真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區長猶如是一瞬間老了十歲的樣子頹廢坐下。

此刻,此時,二號幸存者基地。大張旗鼓出去的軍隊精銳在此刻那是運送著一車子的東西回來。從這遮羞布漏出來的一角可以看得見這是一車子的食物。

喪屍王看著既然是食物的話,那就更是說明了對方的食物危機。那要是食物危機的話,這麽一點食物也吃不了多久,如果是為了儲備的話那明天應該會再一次的出門。那麽隻要是下一次出門的時候掌握好火候裏應外合,這不就是成了的事情麽?

因為如此,所以喪屍王才沒有發動攻擊。所以,這一路戰士們這是沒有任何風險的就回到了自己的營地門口。此時此刻,有著這麽一枚喪屍晃晃蕩蕩的出來了。

喪屍王眼睛都看直了,尼瑪什麽時候自己這是下令讓下屬曝光了?艾瑪,這肯定是下屬看見有人肉吃扛不住這樣子的誘惑而自己出去的啊。

監獄門口,第一時間發現了問題的就是連長。不過,他是假連長。

連副伸出手處在了假連長的槍身之上,他是真連副。

“幾個意思?”假連長做戲還是做得很足的,他瞪大雙眼看著自己的副官道。

連副心中點頭,這個家夥是可造之材,即便是在家門口了也米有暴露出來一絲絲。不過,這些情緒他沒有表現出來一點,反倒而,他戰戰巍巍道:“連長,節約子彈並且將動靜放到最小。不就是一個喪屍麽?我出手就可以解決了。”

連副說完,半蹲下身就從小腿之處抽出來了一把匕首,隨即緊握在了手心之中大喝一聲就朝著對方衝了過去。

連副的動作很快,幾個墊步就來到了喪屍的麵前,也就是在喪屍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匕首就噗的一聲沒入到了喪屍的腦袋之中。這一擊,穩準狠啥的那也是不說了。簡直,行雲流水相當之漂亮。

喪屍轟然倒地。

喪屍王在此刻鬆了一口氣,幹掉一個低等的下屬對於他而言沒有什麽。這些那也都不重要,現在至關重要的就是讓這些個下屬管好自己的戰士。媽蛋,今日可以出來一個明日就可以出來十個八個,到時候部隊還怎麽帶?老大還怎麽當?自己不是喪屍王了是咋地?

吱呀!

監獄小門打開,一個班的戰士趕忙就是護送著東西進去了。

“連副,您剛才的舉動太危險了。”假連長衝著連副道。不過並不是指責的一種意思,而是埋怨。他覺得這種事情應該是當兵的上,長官要是掛掉了那誰來帶領他們當兵的?

“剛才小夥子不錯呢。”連副拍了拍戰士的肩膀道:“裝的簡直就是跟真的一樣。我們戰士就是要如此,服從命令為天職。我的長官要是在我麵前讓我裝將軍,我都會將自己真的是當做將軍來做。你是一個好戰士。”

“我們現在聊的是這個麽?”假連長道。

“現在聊的不是這個,隨後我們要聊的是將設備裝上。然後在幸存者之中找一個會玩設備的人出來,我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檢查那個家夥的每一個角落。要是這樣子都沒有問題的話,那就逼供。”連副道。他現在百分之百確定了那個幸存者有問題。要不然一路之上能這麽順利?喪屍都牽走上二環和一環去了?他不信,一點都不相信。

“是!”戰士們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