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智商是硬傷

鄭小天‘迷’糊了起來。爽屍粉,那其實就是那個啥。人類要是玩那個啥的話,倒是沒有什麽,大腦是健全的。喪屍要是玩那個啥,那就真的是很爽了。那個啥本身就是破壞大腦的,本身就是麻痹大腦的,連健全的大腦都可以麻痹都可以破壞更何況喪屍這麽一種殘腦。

所以,人類要是玩那個啥的話,見效不見得很快。但是喪屍要是一下子下去,見效那可是一等一的。眨眼之間,鄭小天就開始在革妖的身上胡‘亂’‘摸’了。當這麽一種無意識但是有運氣一把就‘摸’到不可描述的地方之時,革妖整個大腦猶如是翁地一聲一般直接就是炸開了。自己,那可是無上榮耀的喪屍王。哪一個喪屍看見自己不是畢恭畢敬的?但是,她是喪屍王的同時也是一個‘女’人,這一刻,身體那真的是一陣的癱軟啊。

是不是揩油?革妖十分之狐疑呀,她覺得對方簡直就是故意的啊。但是當她的目光朝著對方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她清晰無比的看見了對方目光之中的清澈,愉悅,沒有任何煩惱猶如是達成了心中宏偉目標的那麽一種感覺。

這個東西……革妖看著桌子之上的東西,現在她已經是百分之百的確定這個東西的的確確那是功效十足了。自己又是一個煩躁不已的‘女’紙,現在又有這個東西送到自己的眼前,那……

啪!首先革妖還是將鄭小天的雙手排開了先,她承認‘摸’著自己‘挺’舒服的。但是,王畢竟是王,下屬畢竟是下屬,更何況外麵還有喪屍站崗的這麽一種情況之下自己要是有點什麽聲音被聽見了,那還不得是被傳著沸沸揚揚的?所以,這不行。

革妖首先是讓外麵的喪屍隔著遠一點,但是,遠一點的同時更是要將自己所在的樓棟防備的森嚴無比,固若金湯,絕對那是不允許一隻蒼蠅飛進來的樣子。

隨即,革妖來到了桌子前方,她一定是要想清楚。首先,現在那肯定是沒有誰搞突然襲擊了。在這麽一種情況之下是不是真的需要放鬆一下下。要是放鬆了一下下出了什麽事情又是如何收場?艾瑪,都已經不是菇涼是喪屍王了出了什麽事情又有什麽關係?這麽緊繃的神經若是繃斷了對自己又有什麽好處?所以……

一點一點,革妖的心靈防線崩塌了,她拿起了關子,隨後……

革妖的大腦殘的並不是很厲害,但是,這不妨礙她也堅持不了多久就‘迷’糊了。在這麽一種‘迷’‘迷’瞪瞪的情況之下她的確是正在完成著自己心中的宏遠,她的宏遠就是自己不用當‘女’強屍,隻用當一個小‘女’屍就可以了。相夫教子,你種田來我織布,到了夜晚叉叉又偶偶。

這麽的,應該發生的那是都發生了。人呀,一旦是在‘迷’糊了的情況之下那就容易做錯事情,然後那就是道德的約束呀什麽什麽的。不過,現在這麽一個末日的情況之下還有何道德?最為重要的是,發生的那是兩個喪屍級別的,那更是不可能有道德什麽的了。

鄭小天這邊麻痹的成分稍微的小了這麽一點點,他頓時就是堅守本心堅守自己的身軀。強製‘性’的控製著自己的身軀禁止而不動一下,雖然腦袋‘迷’‘迷’瞪瞪,但是隨著他的不催發,一點點,一點點,腦袋變得清醒。那清醒的一瞬間,這就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個漩渦將他給吸了進去。

鄭小天恢複意識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三鎮市之中,不過,根據他的感覺哪怕這裏是百分之百真實的地方,但其實,也隻是環境而已。要是他沒有揣測錯誤的話,這裏應該是革妖的幻境之中,隻是,他跟對方之間也沒有鮮血的接觸啊。

沒有麽?革妖可是個黃‘花’大閨‘女’,她被鄭小天給那個啥了還能沒有鮮血之上的接觸?隻是這些都是在鄭小天也‘迷’‘迷’糊糊之中所發生的,所以,現在清醒了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按地位,隻要是能來那就夠了,本來這就是我的目的。”鄭小天搖了搖頭不去想那些個原因,現在他隻需要過程,他隻需要結果。對於如何的收編一枚喪屍,他大概之上也是‘摸’索了出來一套,首先,那是需要這個喪屍的鮮血,這是媒介這是鑰匙。到了對方的‘精’神世界之中要將對方的‘精’神力削弱,削弱到對方即便是在主場裏麵也不是自己的對手。隻要是將對方的靈魂給敲服了,那就贏了。喪屍是服從強者的生物,你比他強他就願意給你當跟班,這一點的話比兩麵三刀的人類還是好得多。

曾經有著這麽一部電影是講張靈甫的,特別是他的一員大將被包圍的時候,那可是舉白旗投降。要是喪屍王舉白旗投降,從此以後他貼心貼肺的跟你幹,但是當包圍者一方上去的時候,他幾個手榴彈直接就是丟出來了,這是要有多麽的不要碧蓮。而,人類基本上就是如此了,兩麵三刀忒虛偽,嘴巴上說的跟心理想的不是一回事。

言歸正傳!

鄭小天開始找尋著革妖的下落了。喪屍橫行,一枚一枚在街上晃‘蕩’。不過當他們看見鄭小天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是身上顫栗了起來。開玩笑,這裏可是‘迷’糊了的革妖的‘精’神世界,換言之,革妖要是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是一個喪屍的話,喪失掉了戰鬥力的她看見鄭小天也得是渾身戰栗。

鄭小天不知道這是如何下手了,諾達的三鎮市,他知道革妖肯定是在這一片。但是諾大的這一片革妖又在哪裏?

鄭小天不敢拖延,他怕一旦自己一拖延革妖就清醒過來了,人家‘精’神方麵可沒有受傷,清醒過來的人家可以輕鬆的將他給拍死。到那麽一個時候,那才真的是……

鄭小天騰空而起,利用自己的‘精’神力給自己幻化了一身道袍,左手一柄桃木劍,右手一塌子黃符。這麽一種無風勝有風,道袍隨風鳳舞一般的感覺簡直就是神仙下凡。

“喝!”鄭小天大喝一聲,右手手心之中的一張一張黃符嗖嗖嗖就‘激’‘射’了出去。反正是幻想的,那麽就算是他搞出來多大的動靜這也是無關痛癢的事情。

轟,轟,轟。一個一個地方被炸出了恐怖的深坑,喪屍們就算是目前沒有被關顧的那看見鄭小天都是戰戰巍巍渾身發抖的等死。

“爾等服不服。”鄭小天指著喪屍們大喝。

喪屍們有一個算一個跪在了地上,服了。

不服就得死,這換做是誰恐怕都會選擇服。喪屍或許沒有智商,但是麵對於鄭小天這等恐怖的威壓他們會很是幹脆的跪下來服從強者。

“爾等隨我上天修煉,從而還給人間一片樂土。”鄭小天下令。

革妖從一處防空‘洞’之中走了出來,她看著天空之中的神仙哥哥心情複雜。她不知道為什麽神仙哥哥會帶著喪屍這麽一種害人的生物去修仙而不是帶著自己等這些凡人。讓凡人強大了,以後才不會害怕所有的災難。這一次讓喪屍強大,下一次再來個僵持,再來個百鬼遊行,人類不一樣是噩夢麽?

鄭小天的雷達係統之中總算是發現了革妖。一切的舉動言語等等,隻有這麽一個目的就是將革妖吸引出來。隻要‘誘’騙著對方跟自己‘混’,發至內心的,那麽自己就可以在對方的靈魂之中種下記號,那麽,收官齊活贏了。

鄭小天踩著飛劍來到了革妖的麵前,灰常之裝幣的緩緩落了下來。

“小姑涼,本大仙將喪屍都帶走了,從此開始還給了你們這麽一片淨土,你們是不是很開桑啊。”鄭小天笑看著革妖道。

“開桑你大爺。”革妖道:“今日這是個喪屍,你來了。下次要是個僵屍?要是個流感?要是個妖魔入侵,要是個百鬼遊行,你在哪裏?次次你都來?你不將人類變得強大,你將這些個該死的玩意帶走又有什麽意義?你真的是可以確定你的大腦不是純新的麽?”

“小姑涼的嘴巴簡直就是很鋒利呀,讓本大仙直接就是無言以對了。”鄭小天搖頭。

“這不是廢話麽?你做的事情沒道理,當然是無言以對了。你要是有道理的話,你直接就是可以辯駁的我啞口無言。”革妖聳了聳肩。

“好,那你說這個解決的辦法應該是如何,隻要你說的我啞口無言,我聽你的。”鄭小天道。

“說是要你將所有人收為徒,那是難為你了。你將我收為徒弟,從而,我獨自回到人間引導大家修行變得強悍。這樣子,人類麵臨下一次的浩劫也不需要你再來了,並且也不會影響到你可能存在的那些規矩,更為重要的是,也不會讓你煩。”革妖看著鄭小天道:“大仙你覺得這樣子的提議如何?”

“如此甚好!”鄭小天心說了,勞資還尋‘摸’著怎麽將你朝著坑裏麵引,現在看來,你自己都尋著進去了。果然,你這智商是硬傷,‘挺’讓人捉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