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被當成奸細

鄭小天,革妖,兩個人都恢複到了思維清明的狀態之中。。雙方之間,你看著我,我也看著你。大眼眨巴著小眼,互相看著互相。

“帶著我去修仙?”革妖看著鄭小天一笑。

這一刻,鄭小天眨巴著眼睛不知道腫麽來回答了。回答是,那說明精神世界之中的一切都是他搞的鬼,聯想著這爽屍粉,那擺明就是有預謀的。但是,對方沉浮與了自己,精神印記已經刻下,倒也是一道安全保障。但是,對方若是放喪屍咬自己呢?回答不是,那就否認了精神印記,這也不是很好。但是可以先糊弄過去,隻要是距離到了安全的地方,自己完全是可以跟對方談判,談不攏就折磨對方,一直折磨到對方願意被自己操控為止。精神印記這個東西是好玩的麽?並不是!

現在,鄭小天是與不是都不是那麽好回答了。自己,也算是一個男人。男子漢頂天立地。想到這裏,頓時他就昂首挺胸的看著革妖道:“勞資帶著你稱霸世界喪屍界。”

“喲喲喲,還十分之紐幣的一種感覺呢。”革妖一笑。

鄭小天眨巴著眼睛,這笑容之中好像隱藏頗深的一種樣子。突然之間,一根手指頭出現在了自己的眉心之處。笑容滿麵的革妖笑著說道:“你有沒有想過我一手指頭就可以將你幹掉呢?”“我覺得你不會將我幹掉的。”鄭小天淡然說道。

革妖死死的盯著鄭小天的雙眸,她沒有接下來的舉動,她也完全沒有說多餘的言語和話語。她隻是這麽的看著對方而已。

沉默,五分鍾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你贏了!”革妖放下了手。雖然對方的戰鬥數值不如自己,但是,輸了就是輸了,這也沒有什麽好狡辯的,這更是沒有什麽好說的。對方能夠算計自己,那也是對方能力的一種體現。對方若是沒有這麽一份能力的話,自己也不會被對方給算計。既然是輸了,那自然是沒有什麽好說的就是了。

“那麽,我是否可以認為從此以後,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了。”鄭小天一笑問道。

“老娘的人,心乃至於是精神都被你給俘虜了,那還有什麽好說的呢。”革妖一笑。

鄭小天鬆了一口氣,事情在此刻,總算是徹底的成了。他還以為這事情估計是要頗費周折,哪怕是俘虜了對方那也得是打一仗才行。所以,他的喪屍大軍都已經是布置好了。起碼,在這一棟樓之中他會讓革妖見識到他戰士的威能。但是,這一切都用不上了。

“我想的話,你應該跟革新沒有半分錢的關係,我想的話,我跟革新之間的戰爭是你所挑撥起來的,從而你才可以渾水摸魚來對付我,是麽?”革妖右手抬起撩了一下自己的劉海,目光看著鄭小天等待著答案。

“是的!”這麽一個時候,鄭小天沒有必要否認。

“為什麽要對著我下手而不是革新?”革妖問道。

“你這不是可以叉叉歐歐麽,就算是下手不成功也可以占點便宜。而,革新那邊防備心十足不說,還占便宜不了絲毫和分毫。想來想去還是衝著你下手好了。”鄭小天道。

“最後一個問題,什麽時候對革新下手。”革妖問道。

“快則三五天,慢則半個月。有一句話說的很好,欲速則不達。意思就是,事情那是可以慢慢來的,太快,並不好。”鄭小天道。

“反正你對革新下手就行,要不然,單純隻是我被你收編了,讓人有著一種很是不爽的感覺處在心口,那,就像是壓著一塊石頭一樣,搬都搬不開。”革妖道。

革妖的事情處理完畢,今天沒有什麽事情了。喪屍大軍休整,鄭小天也回歸到了一號幸存者基地之中。也不知道是怎麽地,現在好像睡不著的一種樣子。忙乎了一夜,現在五六點了,身體雖然休息了,但是精神一直沒有休息,自己竟然是不累。

人的精神需要休息,準確的說應該是大腦需要休息。鄭小天已經讓大腦休息了,隻是精神的一種轉移而已,精神是接受累的訊息然後操控身軀進行應對,而,精神本身是不會累的。當然,這些東西都是鄭小天這個沒有高等文化的人所不知道的。

鄭小天起身而來。

防空洞這個地方實話說,雖然有點陰冷但是還挺好的。對人的身體健康有著很大的幫助,隻是對人心裏的健康沒有任何的利處。很簡單的一個現象,一般家養的物種什麽貓兒狗兒,要是斷個腿呀什麽的,吸收一下地氣也就好了。地氣這個東西對人而言那可是相當之有利的。早年間天朝都是平房,早年間的人身體健康吃嘛嘛香。古代又有幾個人得癌症的?自從是水泥房屋多了一種隔絕的效果以後,地氣就少了很多,人也不是那麽的健康了。一般長壽村長壽村,那都是村子,那基本上都是泥土地而不是水泥地。現在,這更是高樓平地起,一樓之下還有地基,哪怕是一樓的地氣那也被地基給隔絕了一個幹淨。

大自然的東西是好東西,隻是人類沒有體會到,並且一點點的遠離大自然。要不然,老毛子的藥物能夠這麽的失敗?若是換做實驗體那些個一世都生存在平民窟的人,那一個一個不都是成功了麽?不成功如何會推向世界從而是將世界給禍禍了?

言歸正傳!

鄭小天一個人晃蕩著,實話說,他還真的隻是晃蕩而已,真的也沒有想過其餘的梔子花的茉莉花。但是,他這麽一種舉動又是這麽一種新來的身份,頓時就是給人一種很可疑的感覺。這不,前麵恰巧幾個人,直接堵住了他的去路。

“兄弟,別鬧,當著我路了。”鄭小天看著眼前之人道。

“說,你的到來到底是有什麽目的。”帶頭一位男子道。

“我要說是給你們送溫暖來的,你們相信麽?”鄭小天實話實說道。他矜矜業業,幾次生死兩茫茫為什麽?還不就是為了讓喪屍大軍更強大籠罩幸存者基地而不迫害?這是不是間接的送了溫暖?隻是這麽一種雷鋒叔叔的舉動隻能做,不能說而已。

“你這真的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帶頭男子搖了搖頭。現在,他百分之百的那是確定鄭小天就是一個奸細。至於是哪方勢力他不知道,但是,反正肯定不是一個普通純粹的幸存者。是的,絕對不是。

“真的,別鬧。小心我找個胖妞一把都娶了你們。”鄭小天的言語之中威脅之意已經是十分之明顯了。

“你這小子,太過混了。”帶頭男子緊握著手心之中的警棍,身形一瞬朝著鄭小天直接就是幹了過去。他必須要讓對方知道一個道理,這裏可是他們保安隊的天下而絕非是對方的天下。今日這是沒帶槍來,要不然,絕對是槍口對準對方的額頭嚇死對方沒多的。是的!

鄭小天搖了搖頭,他隻想說對方全身上下都是漏洞。不知道為什麽,現在他的雙眼竟然是可以捕捉到對方的漏洞。並且,要是按照原來的話,這麽靈力的攻擊他簡直就是蒙蔽了都。但是現在的話,不單單是感覺到了對方的漏洞,並且連應對的方式和方法都猶如是放電影一般的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哪怕是一瞬間學不會,意念一動,自己的雙腿和雙腳已經是動了,這,什麽情況啊。

大家所看見的情況就是,大隊長展現了出來自己的威能。紐幣哄哄的特種兵要在此刻因為一個普通人的羞辱從而是豎立特種兵的形象了。這動作,行雲流水一般啊。看看這小滑步,看看這看似簡單但是淩厲無比的右拳,那簡直,對方屎定了的一種樣子。

但是,想法很豐滿,事實真的是非一般的骨幹啊。當大家認定死了眼前的這個家夥要完蛋的時候,事實壓根不是這麽一個事實。這一拳,輕鬆地就是被眼前的家夥給躲避了過去。並且,一瞬間這個家夥就貼近到了隊長的麵前,並且,那漂亮無比的一拳砸在了副隊長的臉頰之上。怎麽來形容呢,就像是招財貓一般的,一天天機械化的擺動著貓爪子。對方也是這麽的擺動著人爪子,一下子擺動上去,驟然之間命中了副隊長。

副隊長的鼻血在當即就噴了出來,這一刻,鄭小天一個瞬身就出現在了對方的身後,他背靠著對方,雙手卡住了副隊長的腋下,然後彎腰一頂,順著這麽一種勢頭頓時就將副隊長給三百六十度的帶了過來,隻聽砰地一聲。

保安隊員們頓時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這一刻的局麵那真的是不忍直視啊。自己們那凶殘無比的副隊長在此刻,輕鬆地就被對方給ko的完全沒有還手的餘地了都。這情況,這狀態,這氛圍感,艾瑪,這都是什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此刻,真實而真切的發生在了大家的眼前。